返回 第三百三十五章 忍界的真相(8K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筒木羽村这个家伙实在有些神神叨叨,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话仿佛印证了夏彦的观点!

哪怕这个家伙一个有用的字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夏彦却有一种自己被看穿了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很糟糕,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感觉却让夏彦有了一种安全感。

因为事情一旦如他所想的话,那么他确确实实是安全了。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夏彦进一步去摸索与探究的,有猜测也仅仅只是猜测,必须要有更多的更具体的细节与信息才行。

说实话,夏彦现在才认真的开始打量大筒木羽村这个家伙。

然而让夏彦感觉到奇怪的是,他明明感觉自己看清楚了这个家伙,可是现在仔细看去,他又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层迷雾所阻隔。

他能看到的只是一个苍老但是却潇洒的老头,除此之外他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种明明就在眼前,却又什么都看不到、感觉不到的错觉,实在让夏彦无比的难受。

夏彦内心微微叹了口气,他只能将其定义为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到实在让人有些绝望了。

“羽村前辈,忍者分析情报的基础,是要有足够的情报。”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夏彦才认真的开口说道。

“我并没有足够的情报,所以我也不敢妄加揣测阁下的意图,毕竟猜错了可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是吗?”

大筒木羽村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彦,不过这一次他到没有让夏彦过于为难。

他轻轻敲了敲桌子,霎时间四周的一切都变了。

淡金色的空间变得就宛若无数的镜子一般,而在这镜子之中则是不断在运转的画面。

夏彦抬起头朝着这些镜子看去,在这一刻他几乎是百分百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镜子之中所播放的不但有过去的画面,有现在原著中的画面,更有原著未来中的画面。

在这一刻,夏彦还是要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真的不太合适了。

很显然,大筒木羽村这样的举动就是在告诉夏彦,他绝对是一个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

这种无声的诉说真的给了夏彦巨大的压力,哪怕夏彦确实早就猜到了有这么一回事。

但是当他真正看到眼前这样的场景,他还是不由得叹息,毕竟想到和真正见到完全是两回事啊。

“那么,现在你得到了足够的情报了吗?”

大筒木浦式笑着看着夏彦,他微笑着开口问道。

“其实我之前就说过,你应该猜到了些什么,而现在我的观点依旧没变,现在你可以说说看了吗?”

“我想,应该可以了。”

夏彦露出了一抹苦笑,他不知道为什么大筒木羽村非要自己说出来,不过既然他想听夏彦也不介意说说看。

“我想阁下一直观察着我,应该知晓我弄到了龙脉的力量。

而我在弄到龙脉的力量之后,我意外的发现这个力量似乎可以打破时间的束缚,不过我并没有进行尝试。

但是这件事却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我猜测这个世界是否有人可以穿越时间的束缚,看到甚至去到未来。”

说到这里,夏彦微微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观察了一眼大筒木羽村的神色。

不过很可惜,这个家伙一点表情都没有露出来,依旧是那副和善的样子看着夏彦。

夏彦知道自己恐怕很难从这个家伙的表情看出什么了,因此他只能把自己之前所想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他说的很慢也说的很详细,反正这也只是基于他的猜测而已。

不过夏彦也有一些疑问,而这个疑问他也没有打算憋着。

“我就是基于此做出的猜测,你们能看到未来,知道未来的情况。

因此我的出现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威胁,甚至我的出现可能会给你们所看到的未来带来改变。

只是我有一些疑问,我所出现的未来并没有影响到你们吗,还有你们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自己去改变未来呢?”

夏彦确实很好奇,好奇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对于自己,还有对于未来的态度到底还是什么样的。

就想夏彦所说的一样,他们拥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不尝试去改变未来?

时间显然是不可能束缚和限制他们两人的,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如同碎裂空间般的镜子所呈现的一切,夏彦真的毫不怀疑。

“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出现我们根本看不到到未来到底如何。”

然而让夏彦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大筒木羽村在轻轻的又抿了一杯茶后,才幽幽开口给出了一个如此的答案。

自己的出现让他们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情况,这怎么可能?

夏彦的神色万分的怪异,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作为穿越者,自己还可以屏蔽掉未来的一切?

“慢着,我不可以不代表有些东西不可以!”

夏彦刚刚现在内心笑一下,结果下一秒他就想到了些什么!

夏彦确实不能做到这些,但是他的身体内可是还有这其他的秘密的东西,那就是他的系统啊。

他的系统到底是什么来历,夏彦不知道,但是夏彦知道自己这个系统的威力真的有些超乎想象。

毕竟自己的系统可是能够从各种材料之中,抽取出符合自己并且适合自己的东西,然后加以融入到自己的身体内。

无论是九尾还是净眼,都已经完美的证明了这一切。

甚至就连自己的血脉,似乎都可以因为自己的系统而不断的提升和改进。

拥有这样的系统,假如真的可以屏蔽掉关于自己未来的信息,那这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啊!

只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就等同于是一个无法被约束的不确定产物,甚至可以说是定时炸弹。

如果换做是夏彦自己遇到了这样的存在,说不定夏彦会以解决麻烦为目的而出手了。

但是这两位似乎压根没有放在心上,也不知道是他们过于自信,还是他们有别的目的呢?

这个问题一时间让夏彦有些纠结于为难,这让他不由得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

夏彦确实是一个很善于思考的人,但是就是因为他过于善于思考,因此他总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别人想不到的东西。

这是一件好事,但有时候这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

因为想得太多有时候就会带入自己,从而产生各种的疑问与纠结。

夏彦现在就差不多是这样,有些事情他实在无法想清楚,而这也导致他现在没办法搞清楚大筒木羽村的意图。

而大筒木羽村抬起头扫了夏彦一眼,看着夏彦那陷入沉思的脸庞,他只是稍微思索了片刻就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夏彦这个鬼样子他要是看不出个所以然,那他可真就白活了。

他观察了夏彦很久,可以说是从夏彦意外打破了这个世界屏障来到这里之后,他和他的哥哥就一直在关注着夏彦。

他知道夏彦的成长经历,也知道夏彦的性格如何,说实话他其实并不喜欢夏彦这样的人。

因为夏彦就好像是一个始终带着面具,让人根本无法接近的家伙,而这样的家伙偏偏又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可怕的成长。

尤其是这个家伙的未来根本不可预知,如果不是他的哥哥想看看这样未知的因素,到底可以给这个他们已经观察过无数次未来的世界带来什么。

恐怕按照他的性格,早就已经把这个小家伙带到他们的身边了。

他不会选择杀了夏彦,不是做不出来而是没有这个想法,同样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何况修行到了他们这个程度,早就已经到了认知自然和感知自然,甚至融入自然这个地步了。

夏彦的出现是一个巨大的意外,但他们何尝不能理解为,这是自然做出的一个选择呢?

自然的选择,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

人们总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自然,可实际上在大筒木羽村看来,所谓的改变其实是自然在就已经存在的东西。

人们不是去改变自然,而是发现了自然曾经对人类所掩盖的东西而已。

既然在认定了夏彦只是‘自然的选择’之一,那么他们就更加没有理由,也有必要动手了。

“不用想太多,想得太多反而会让你陷入误区。”

大筒木羽村轻轻摇了摇头,随后才缓缓开口说道。

“而且,你不是已经知道我们能看到未来了吗,就算因为你的出现我们无法知晓现在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但是对比过去的我们所看到的‘未来’,难道我们还不能得出一个是好还是坏的结论吗?”

“这样吗?”

夏彦听到这个说法,反倒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如果这样说似乎也很有道理。

夏彦的出现虽然改变了太多的东西,但是也因为他的出现让很多事情走向了不一样的,比原著中要好的方向。

就比如波风水门,虽然因为夏彦的瞎搞让鸣人失去了九尾,但是他却有了父母的关爱。

诚然,没有了原著中那堪称地狱一般的磨炼,鸣人或许达不到原著中的高度。

但是他的性格不太一样了,他的实力水准也不太一样了,外加上夏彦还把千手柱间给复活了过来。

这小子成天和千手柱间混在一起,很难说未来这小子就算不依靠九尾,或许也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阿修罗传承者!

虽然说现在的情况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但不管怎么说在夏彦的操刀之下,一切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或许就是这样的变化,让早已经见惯了一成不变,每一次结局都是可预见性的他们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在这样的感觉引领下,他们也想看看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变化吧?

“我想我明白了,羽村前辈。”

夏彦微微点了点头,本来就比较聪明的他在摸清楚了大筒木羽村的意思之后,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消息,至少夏彦确定了自己在这些大佬们眼中的定位,也明白了现如今自己的处境到底如何。

虽然夏彦也有些无奈,自己曾几何时有过那么无奈的经历。

但是夏彦也知道,有时候形式比人强,想要逆转这样的局势他只能不断的提升自己,不断的向前才行。

“多谢羽村前辈为我解惑,至少让我不在瞎担忧,也让我知道很多东西。”

“所以我说过,你不需要想太多,有时候情况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的。”

大筒木羽村微微露出一抹笑容,随后他再一次轻轻敲了敲桌子,这一刻这金色的空间恢复了正常之中。

“好了孩子,看来你已经了解到了我们的对你的态度了,也算是把一些小小的误会给解除了。

而现在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说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了,说实话你这小子的成长实在有些超出我们的想象。

你这样的成长给忍界带来了希望与活力,但同样你也提前引来了一些他们还不应该来到这里的家伙啊。”

“阁下的意思是,大筒木浦式?”

夏彦很聪明,他瞬间就明白了大筒木羽村的意思,恐怕现在要说的才是这个家伙这一次找自己的主要原因吧。

毕竟大筒木浦式自己都说了,他之所以来到忍界,还真是因为被夏彦的瞳力给吸引而来的。

或者说是被夏彦眼睛的进化所爆发的查克拉而吸引,这才跑到了忍界来一探究竟。

他们的到来到底引起了多大的变化,夏彦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简单。

不然也不至于让这个在忍界潜伏了不知道多久的老‘伏地魔’跑出来,然后把自己拉倒这个鬼地方见面吧?

想到这里,夏彦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叹了口气,随后他才略带歉意的说道。

“抱歉,羽村阁下,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或许我确实太不小心了。”

“其实这件事倒也不怪你,但终究这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的。”

大筒木羽村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他才略显认真的说道。

“他们的提前到来可能会大乱我们对忍界的一些布置与计划,严格来说这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微微顿了顿,随后才意味深长的看着夏彦。

“毕竟忍界只有你一个特例,虽然你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忍界的成长还远远不够啊......”

......

大筒木羽村的话,让夏彦不由自主的沉默了。

对于整个忍界而言,夏彦确实可以说是一个极端的个例。

毕竟像他这样手里掌握着‘系统’的男人,恐怕除了和他一样是穿越者的同僚外,就再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不过这个世界夏彦不觉得应该有自己‘老家’的同僚,他在忍界待了那么多年,尤其之前他是在暗部待着的。

如果真有这样的同僚,恐怕在三战的时候就已经冒头了。

苟也是有一个度的,夏彦可不觉得在明面上的忍者,能比暗部的忍者更加的能苟!

因此夏彦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个例,这一点是毫无意外也是不容置疑的。

而且真的按照大筒木羽村的说法来看,夏彦也确实在做一些位于愁莫的事情。

到底他复活了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哪怕复活他们的目的一开始并非是为了针对大筒木这些家伙。

但是他到底还是做了,并且他的做法也收到了不错的成效。

这一次大筒木浦式袭击木叶,如果不是千手柱间的保护,木叶现在具体如何夏彦根本不敢去想象。

不过这些都不算是最关键的信息,在夏彦耳中最关键的信息是大筒木羽村口中的‘忍界还需要成长’!

忍界需要成长什么,需要怎么去成长?

这两个问题瞬间成为了夏彦最值得关注的东西,毕竟他能感受到大筒木羽村这个家伙话里有话。

虽然夏彦知道,六道兄弟是观看了为来的一角,因此他们知道未来会有大筒木这样可怕的敌人降临。

但问题是,能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的人可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传承者啊。

在第四次忍界大战的时候,鸣人和佐助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其他的忍者看似在配合,实际上说他们在打酱油混助攻都没问题。

尤其是在最终对付大筒木辉夜的时候,其他的忍者更是被宇智波斑弄得全部陷入到了无限月读之中,他们完全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做。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忍界还需要成长什么,等着因陀罗和阿修罗成长起来,不也就差不多了吗?”

夏彦紧紧的皱着眉头,他忽然感觉到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了。

只是很快,夏彦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记得六道仙人可是把鸣人与佐助的外挂给收了回来。

而在未来鸣人与佐助也遇到了大筒木舍人,还有大筒木桃式和金式这样的敌人。

虽然没有了外挂的鸣人和佐助最终还是击败了他们,甚至一度被博人那小子一声‘爸爸’给唤醒了力量。

但是他们两人和四战时期比起来,真的可谓是天差地别了。

毫不客气的说,虽然他们依旧是超凡忍者,但是极限恐怕也就是夏彦他们现在这个水准,或许还不如夏彦他们现在呢!

“所以,他们的目的是让忍界能对抗这些大筒木吗?”

夏彦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虽然还有很多的东西无法确定,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思路没有问题。

不过他的想法终究还是太危险了,何况他就算想要确认这一点,也必须要搞清楚一些事情。

想到这里,夏彦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随后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问道。

“羽村前辈,冒昧的问一句,那个所谓的无限月读到底是什么?”

“无限月读?”

大筒木羽村眨了眨眼,随后他才笑着问道。

“这个问题你不是有答案吗,无论是我这个神殿内所记载的,还是你口中在什么宇智波的神殿内看到的。”

“不,羽村前辈。”

夏彦轻轻摇了摇头,这一次他的神色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

“我想知道的,是无限月读的本质,它到底是什么。”

“无限月读的本质啊?”

大筒木羽村看到夏彦这个样子,他自己也不由得严肃了不少。

“这是一个能让世人陷入到梦境之中,并且能满足被施术者所有欲望的可怕的术。”

“只是这样?”

听到大筒木羽村这个答案,夏彦不由得有些失望,如果只是这样解释那么还真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无限月读夏彦已经在监视见过了,他自然是知道这些信息,甚至知道这个术的表现与效果。

但是这显然不是夏彦想要的答案,不得不说听到这里夏彦真的有些失望。

“当然,其实我对这个术还有别的看法与理解。”

就在这时,大筒木羽村再一次开口了,他的神色依旧严肃无比,丝毫没有之前那轻松的模样了。

“我更远把这个术看做是一个交易,甚至是一个强迫式的交易。”

“交易?”

夏彦挑了挑眉头,这个说法似乎有着极强的寓意也有着极强的暗示啊。

“没错,就是交易。”

大筒木羽村点了点头,随后他好像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好半天他才幽幽的开口说道。

“用一个强制性的让人根本无法拒绝的幻术,把人拉入到了一个梦幻而美好的空间内。

让他们在这个幻想的空间中做到一切他们想要做到的事情,得到他们一切想要得到的东西。

无论是俯瞰云巅的权力,亦或是纵横世界的实力,在这个梦幻的世界中都可以轻易的获得。

但是在得到这一切的同时,他们也已经进行了一场交易,一场以他们身体为代价的交易。

他们的身体会被神树困住,他们的意志与身体完全被剥离,他们的灵魂会永远沉浸在梦境之中。

而他们的身体,则会变成一种怪物......”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闭上了双眼,好似在他的眼中已经浮现出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昔。

等待了片刻,他才幽幽的叹了口气,只是当他说出答案之时,夏彦的瞳孔也不由自主的长大了不少。

“变成,一种武器,亦或是一支庞大的军队......”

.......

军队这个词是绝对不能乱用的,它代表的含义是什么,夏彦相信大筒木羽村这个老头是知道的。

而在他知晓的情况下依旧这样来用,那么这已经能说明很多很多的问题了。

夏彦曾经就猜测过,大筒木辉夜这个女人搞出那么多的白绝,目的到底还是干什么。

同样来自前世他也知晓一点,大筒木辉夜制造白绝的目的,大概率是缔造一支军队来抵抗其他人的入侵。

可惜夏彦穿越前,有些事情了解的真不多,同样他也还有一个认知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就是白绝们在四战中的表现,真的是堪称灾难级别的!

用这些家伙缔造出一支军队,然后用来对抗外来的大筒木,这真的是脑子没问题的人想得出来的方法吗?

然而现在夏彦所了解到的现实就是,好像还真特么有人是这样想的,然后还真就这样去做了!

“只是,大筒木辉夜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呢?”

缔造一支军队自然是有目的的,她的目的是抵抗大筒木,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又是一个问题。

就在这时,夏彦脑海中忽然闪烁出了大筒木金式与桃式,同时也回忆起了浦式这个家伙生前和他说过的话。

这让夏彦开始不由自主的猜测,是不是大筒木辉夜这个女人,其实并不是一个人来到忍界的?

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这个家伙干掉了自己的同伴,而她担心被大筒木一族追杀,因此才做一些准备?

想到这里,夏彦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因为他发现这个可能性是真的大啊!

为了对抗和抵御那些大筒木的来犯,大筒木辉夜这个女人要缔造军队自然就要灭世。

而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这两兄弟却又和普通人有着极深的羁绊,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自然就要反抗!

“不过,那么他口中的忍界需要成长,又是怎么回事了呢?”

夏彦感觉自己非常的头疼,因为他能得到的信息实在太少了,他能做出的分析也远远不够啊!

“想清楚了吗?”

就在夏彦万分郁闷之时,大筒木羽村再一次开口了。

“看你的样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亦或是通过我的话察觉到了些我们意图的东西。

不得不说你这小子可真是敏锐,这样的敏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只是.....”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诡异的看了夏彦一眼,随后他才摇了摇头叹息道。

“只是为什么你有问题,不直接问我呢?

我把你带到了这个地方,难道你有些先了解的我能说的问题,我会拒绝告诉你吗?

何况我们也希望你能把忍界带向一个好的方向,而且你的存在某些程度上也是证明我们观点正确的重要依据啊。”

夏彦有些无语的看着大筒木羽村,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个家伙的话就好像是把自己当做了小白鼠一般。

自己的存在是证明他们观点的依据,问题是这到底是什么观点,他们又要向什么人证明?

摇了摇头,夏彦心理默默叹息了一声后,他才开口问道。

“好吧,羽村前辈,我确实有太多的问题需要了解了。

敢问羽村阁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阁下的母亲为什么要防着那些大筒木,难道她做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还有阁下口中的成长又是什么意思,以及我的存在又是什么?”

夏彦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把自己全部的疑惑都问了出来。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一次自己得到了答案,恐怕这会是惊世骇俗的答案!

大筒木羽村听到夏彦的话不由得沉吟了一会儿,随后他才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来你考虑的比我想象中的都要多,你真是一个优秀的忍者,只言片语就能够让你探究到如此之多的秘密。

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你可以知道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再一次端起了茶杯,他轻轻的抿了一口,热气不断的从茶杯中溢出,茶香更是四溢。

他无意识的晃动起了手中的茶杯,随后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我的母亲就是为了防备那些大筒木,而且她也确实做了一些事情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至于是什么事我就不说了,或许未来你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她的做法你也知道了,同样我相信你也猜到了我们的做法。

没错,我们和母亲在如何对抗大筒木这件事上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在母亲看来,那些大筒木是不可战胜的,而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要有一支庞大的军队。

无论这支军队的实力与否,关键是听话并且无所畏惧。

因此母亲决定采取行动,她用自己的力量强行与忍界的所有人形成了一个她自以为是完美的交易。

她让所有人在幻术之中得到满足,而她则能得到所有人的身体从而缔造属于自己的军队。

但是对我们而言,这种事情是无法被接受的,忍界的芸芸众生都是自然的孩子,都是自然缔造而出的。

我和哥哥至始至终都相信,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因为他们是被自然挑中的人。

只要人类得到了足够的锻炼,那么未来他们必然可以对抗那些大筒木。

因为这件事,我们和母亲的矛盾越来越没有办法在控制,直到最后我们封印了母亲......”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深深的叹了口气,而夏彦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现在可以彻底的肯定,自己绝对是猜对了!

果不其然,大筒木羽村很快就揭晓了答案。

“在我们封印了母亲之后,我们也必须要做一些事情证明我们的观点是正确的。

忍界需要成长,不可能依靠着我们的庇护,因为一旦我们现身,到时候遇到的麻烦绝对比想象中的更大。

所以哥哥缔造了忍宗,他将查克拉的力量传播给了世人。

有了查克拉自然就等于拥有了力量,但是拥有了力量如何更好的发挥和运用这些力量,也成为了一个大麻烦。

母亲被封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是我们的弟弟,而他的目的是救出母亲。

因此我们利用了他的存在,同样也等于利用了因陀罗和阿修罗。

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战争是残酷的,但是他们两人的战争却可以让整个忍界所有人都得到锻炼。

残酷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千年战争,让忍界每一处角落都沾满了鲜血。

但是这千年的战争,也让忍界的人们已经可以熟练的、熟悉的并且有目的性的运用查克拉了。

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人类需要自己面对那些大筒木们的威胁。

母亲的到来没有让人类灭绝,但是其他的大筒木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不过战争也是残酷的,因此哥哥一直都在忍界中暗中帮助与培养,真正具备和平理念的人。

这样的人在这千年战争的岁月中虽然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们的存在始终也在给忍界传递着希望。

哪怕这样的做法有些杯水车薪,与这千年战争埋葬的尸骨与鲜血比起来是那么的渺小。

但是有这个信念在,光就不会熄灭,人类在抵抗大筒木时,也必然会因为这样可怕的外敌出现而团结的。

至少我们看到的结局,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村停了下来,他的口吻格外的平静,他的神色也恢复到了淡然。

他静静的看着夏彦,看着一言不发的夏彦,好一会儿他才轻声说道。

“这就是忍界的真相,这就是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