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58章 这些东西早点给你们,免得到时候是遗物了!【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场馆后台,齐云成和师父挂完电话之后,看了一眼师兄弟们,准备出去一起吃饭应酬。

虽然很想再看看闺女,但听到要睡了还是算了。

还有几天就能回去,不差这点时间。

只是想起曦曦,他们这一对当父母也够可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在外面跑。

要是长大了,估计会有情绪。

谁不希望父母在家的。

可不能不赚钱,只能到时候演出带着一块儿。

怎么熏不是熏。

反正她是肯定要处在这个环境的。

“师哥,打完没有,打完了走啊?”忽然烧饼说一声。

“走吧。”

收拾收拾一群人脱下大褂,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离开场馆。

虽然有一定的遮掩,但一队人马出来,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别说人山人海的体育馆附近,就是他们去饭店的时候,依旧有人认了出来。

看见他们一堆人进去,外面好几个小姑娘站住脚看,不断的拍照和拍视频。

但比起这个,他们更想要签名和合影。

“齐云成,能要一个合影吗?”

大老远的,五六个姑娘当中的一位喊了一下,但相隔得不近,齐云成似乎没听见带着头进去了。

这种情况很常见,演员有时候太忙不一定有注意力注意到周围。

几个女生也没什么,慢慢放下了正在拍摄的手机。

但忽然一下,齐云成冷不丁从酒店大门出来了,望着刚才的几个姑娘。

“你们喊我?”

瞬间几个女生激动疯了,差点抱在一起,接着再喊一声,“能要一个合影吗?”

“大晚上的早点回家,这都多久了。”

“能要一个吗?”

齐云成一个人在门口无奈,“来来来,过来啊!我把栾队一块儿给你们叫出来,拍一送一。

栾队!”

这一下,几个女生是真的激动了,哗啦一下全跑过去,一个接着一个的合影。

同时也要了签名。

在签的时候,齐云成上下打量的一下她们,“南京的大学生?”

“嗯!”

“真好,我媳妇儿我也上过大学。好好学习,早点回去吧。对了,之后南京有小剧场,我们可能会去,如果买不到票了,不要买黄牛票。

之后网上有转播。”

“好。”

答应之后,几个女生要到东西就慢慢的看着齐云成和栾芸萍两个继续进入了饭店,但拿着东西的时候不知道多开心。

一点架子没有,别的明星还有人护送,他们接触起来就是平常的人。

也正是这一点,德芸演员的路人缘很不错。

当然对于女生来说,大多喜欢上的是他的样貌然后再是他的相声。

这个时代长得好看,哪怕说相声的也有了好处。

而在上楼进入饭店包厢,齐云成等人开始了聚餐应酬,又一场万人商演下来,今年一年他在德芸赚的钱可谓是越来越多了。

加上伪装者的,怎么也能以千万为单位。

这还是除开德芸分成以及杂七杂八的东西,再且他不经常上综艺,要是上综艺,钱绝对不止。

综艺很赚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录制连续的好几期,类似真人秀那种。

不过现在的他赚钱再多也没奢侈。

因为之前的钱不少还了房贷,师娘当初帮看的一两千万房子,最近一段时间升值了很多,可房贷还得还。

好在依旧没什么压力,且马上就能直接还完。

另外需要花钱的地便是闺女了,在她身上投入不少。

只要她用的,齐云成都给买的最好。

两世为人的他终于有了一个孩子,不好好照顾怎么能行,恨不得宠到天上去。

媳妇儿那边自然也是。

“云成!今儿你喝酒吗?”

一群人外加主办方在包厢落座吃饭的时候,栾芸萍在旁边问了一声。

“我算了吧,不想喝得太多,免得起来头疼,不过少喝一点没关系。”

“那行,我跟烧饼来挡。演出了这么大的场子,主办方准得不少敬你。”

“嗨,还不都是一群人演。”

“可主办方认你这个角儿啊。”

“……”

齐云成没了话,只能用笑容回答,角儿这个词放在现代的确是太陌生了,不过这一顿饭一群人吃的不错。

主办方的确热情,不少敬酒说话。

其实来说,现在德芸的商演合同当中都会有一个规定——不和外人吃饭。

像师父、大爷他们一场商演结束,主办方肯定得约当地的领导以及其他人跟着演员一块儿吃饭。

德芸之前因为这出过事情,主办方请了一个其他演员助场,但当天没来,庆功宴的时候来了,人家挂不住脸掀桌子,还把他们所有演员的机票给退了。

所以往后合同加上了这一条。

不和外人吃直接一了百了。

即便吃,也是他们演员一起或者自己熟悉的朋友。

而今天这个主办方说的上是朋友了,举办过不少次商演,甚至齐云成他们还得喊叔,同时今天除了演员外也就他一个过来。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自然不存在跟陌生人闹出事情。

就这样,一顿饭热热闹闹吃完,演员们带着醉意回去酒店休息。

包括齐云成,虽然喝得不多,但也喝了。

之后第二天起来,他们还有目的。

需要去南京分社看一下,所以当天晚上又一番热闹,热闹完一个队伍赶去长春接着演出,长春又耽搁几天表演几场。

齐云成终于回到了燕京。

回来那一刻,跟着师父且带着闺女看望了一下金先生。

过去便是四世同堂。

曦曦得喊老祖,虽然还不会喊,但一群人在一堆是高兴的。

尤其老爷子极瘦的脸上给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新一辈出生,老一辈退居幕后,世间都是这个循环。

同时带着曦曦,齐云成跟在边上学到了几篇书。

很想多学,可一时半会儿学不了太多,肚子里有就可以了。

“小祖宗长得倍儿漂亮,以后定是一个大美女。”看着齐云成怀里的孩子,金闻声坐在太师椅上探着身子说一声,还拿手指碰了碰她的小手。

但碰到的时候,齐云成心里像针扎一般。

先生的手指苍枯暗沉,和小丫头白净嫩嫩的手指一对比,的确看着太不好受。

要知道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快一个世纪。

看了一下孩子之后,金闻声笑着点点头,嘴里一个劲念叨好,孩子的孩子都有孩子了,心里说不出的美。

不过这一次因为得刚过来了,叫了一下他的昵称。

“来,小五!跟我去书房,云成你们也来吧,都不见外。”

看着要起身,齐云成把闺女交给了蓝蓝,这一次过来肯定有带她,然后赶紧地过去扶先生。

扶着走了几步,来到一个干净的书房。

书房不大,但走进去齐云成觉得肉眼可见的安静,明明安静是用耳朵听的,但就是看得出来每一样都静的不像话。

书桉上的笔墨纸砚,书架上的书以及墙上的字画都是如此。

可能是觉得金爷爷年纪大的关系,总认为它们也上了年纪,而且有点冰冷。

不过他扶着老爷子的手温暖的。

“我找找啊,你们等会儿。”

郭得刚和齐云成两个人守在先生身边,周顾蓝则抱着曦曦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瞪着眼睛看。

她也好奇,跟着师父的时候见过太多没见过的东西了。

等大概半分钟,金闻声翻找出了几样东西。

东西拿出来便妥妥有了岁月的痕迹。

第一样好像是一本手写的手稿,手稿页面泛黄斑驳,但上面金闻声写下的基度山以及其他几个字却苍劲有力,不知道多少年了还那么清晰。

第二样、第三样、第四样分别是两把扇子、一块醒木、一对西河大鼓钢板。

银晃晃的钢板之上写着金闻声三个字,另一块则是凋刻着他的简单肖像以及西河大鼓几个字。

东西全部放在书桉上。

金闻声转身,把那一本写着基度山的手稿交给了孩子手里,交的时候还不断解释。

“介本书叫做基度山恩仇记!是一本外国的书,当初我说的时候翻几遍就能说了。

外国的名字难记,但我都记住了,可观众记不住所以我一个个给他们起绰号。

你师父他不太可能说,年轻人可以来,所以云成介给你了。

里面是一些评书提纲,另外还有一本三侠剑,待会儿我给你找找。”

“谢谢爷爷!我一定学会了!”

“嗯!我去找找。”

说完,金闻声转身去找东西,可齐云成拿在手里,好家伙,沉甸甸的。

爷爷不知道多久的心血这是。

不大一会儿,又一本拿了出来。

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了不少,最开头的便是最为瞩目的三侠剑三个字。

然后下面有历史也有提纲非常详细。

给了两本书,金闻声便把扇子、醒木什么的留给了郭得刚。

知道他好这个,孩子就差点,不太喜欢文玩。

“这些东西还是早点给你们,免得到时候你们过来拿的是遗物,就晦气了。”

“爹,瞧您说的,我们一定好好珍惜。”郭得刚不得不开口。

金闻声摆摆手,“反正我也不能说了,我介个年纪再上台口齿不清是对观众的不负责。

你们好好说吧。

今儿瞧见云成介闺女啊,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有这么老了。

还能有几年就歇几年吧。”

越到了一定的岁数,人越知道自己之后该做什么事情,于是几个人出了书房重新来到客厅。

不过想到什么,金闻声又起来拿东西,最后拿了一个小玩具给小丫头玩。

来回一趟,最后才安安稳稳地坐下。

其实他可以让其他人帮忙拿,奈何要自己拿。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都到这年头了,小五我发现你也没之前年轻了。”

听见师父的话,郭得刚全程矮着身段,并看向齐云成他们,“孩子都这么大了可不得老了。

另外最近孩子要弄鼓曲社,但在鼓曲社之前,孩子要跟王惠补办一个拜师礼。

打小就在她那学的大鼓,拜其他老先生,辈分上又说不过去了。”

“好哇!到时候我去看看热闹,别看我八十多岁了,还能走动走动。不能老跟家里待着,不说书了,哪都能去。”

“您说的对,不过还得注意身体。”

“有嘛注意的,我自己清楚。来,我再看看介小祖宗。”

小祖宗的称呼出来,齐云成无奈抱过来闺女,没办法,他老人家要这么叫,还能管得着。

不过等在先生这里玩了一天后,时间再稍微晚一点。

一群人坐车去看了一下剧场,之前说好要盘下来的,在齐云成演出的时间里已经商量到差不多。

马上要签合同。

地理位置便坐落在天精HB区的一个地方,进去之后,各处灯一打开。

舞台、观众席以及各种设施呈现在一起,显得干净利落。

人数能坐接近三百。

不过一切还得到时候重新弄弄。

弄就不是郭得刚他们来弄,孩子说好的自己操心,他再犯不着,得累他一段时间。

齐云成站在空无一人的剧场里,感觉出师父的状态,嘴角上扬,“我说了要操心肯定会操心的。真开业的那一刻,您看着吧。”

金闻声此刻也跟在一起,孩子要干剧场,他肯定过来瞧瞧。

“剧场看着不赖,干鼓曲能干红火。”

“爷爷,借您吉言。”

望着偌大的剧场,齐云成很高兴,高兴的点,他也说不出来,可能就是期待师娘上台外加这里能时不时唱鼓曲,吸引一些观众过来。

同时自己还多了一个身份,这里的经理。

一开始他没觉得当一个负责人或者经理有什么,但到了这一刻,还真爽。

因为一个剧场彻底放任自己干,想想都没有过。

“我看你高兴吧,到时候有你累的!”

“师父,您放心吧。”齐云成清了清嗓子,立刻矮身对金爷爷说一声,“要不要看一看?我陪您逛逛?顺便您参谋参谋需要弄什么。

演员唱鼓曲是一方面,摆设也是一方面。”

“走吧。”

“好嘞。蓝蓝,你抱一下曦曦。”

“嗯!”

周顾蓝乖乖地答应,可抱归抱,她的眸子也早已经开始乱转,这里是师父未来的场子以及她未来上台演出地。

怎么可能不好奇。

只是望着种种,她嘴唇轻咬,因为这里是天津,曲艺之乡的天津。

到时候如果让自己上台演出,唱砸了给师父丢的面子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怎么也要给师父争一口气,好好的惊艳一次。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