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七十八章 回来的太早了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明远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凑崎纱夏拉出了饭店。

“纱夏酱,这样……不太好吧?”

男人还有些犹豫,人家给自己庆祝生日,结果作为主人公的他先跑了,实在太不像话了吧。

“有什么不好的?”柴犬则是一点顾虑都没有,屋里面那些都是她的亲队友,所以坑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我问你,你来这里最想见谁?”

“你。”

明远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自己抛下香喷喷的周子瑜大老远地赶过来,确实只是想见见凑崎纱夏而已。

“那我现在在哪?”

“嗯……我面前。”

“那不就行了,你的生日当然要和我一起过了,至于成员们嘛……她们只是错过了一个在我脸上抹蛋糕的机会罢了。”

凑崎纱夏对于屋里面的那些人实在是太了解了,疯起来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唯一一个安静的人此时应该在宿舍里休息呢。

也不知道子瑜的感冒恢复得如何了。

“好像……有道理啊。”男人略微想了一下,觉得自家女朋友简直太聪明了。

“所以,我们快走吧,一会被娜琏欧尼或者定延发现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嗯,走。”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笑着上了车,这次不用找位置,因为车子就停在店门口的停车位上。

凑崎纱夏似乎觉得和男朋友偷偷熘走非常有意思,所以一屁股坐下来之后就一直笑个不停,自己笑还不行,还要拉着明远一起笑。

然后……他们就坐在车上笑了好几分钟,然后才静下来思考出来了以后要去哪里。

“纱夏酱,你想去哪里?”

柴犬听出了男人话里的意思:“我今晚要回宿舍……明天还有打歌。”

如果换一个行程,凑崎纱夏很乐意和明远一起度过美好的生日之夜……可是打歌需要提前去电视台预录,考虑到化妆和待机的时间,爱豆们甚至需要凌晨两三点就起床。

也就是说,这一对小情侣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明远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一直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才缓缓停下,和艺人谈恋爱就是如此,那些普通人经常去的娱乐场所大多与他们无缘。

如果是和同性好友或者成员们一起出去,凑崎纱夏也不用避讳什么,被路人认出来的话,给个签名就是了,可是和男朋友不一样。

这要是被拍到,乐子就大了。

“纱夏酱,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好像不是在恋爱。”明远摩挲着女孩儿滑腻的手腕说道。

说起来,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做过什么普通情侣会做的那些事情,比如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做一些看起来很傻却乐在其中的事情。

可惜当然是可惜,但是又不得不接受。

“你后悔了?”

“没有,有这么好的老婆,我后什么悔。”

凑崎纱夏一下子跨坐到男人的身上,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oppa,这是我的职业,我很想说对不起,可是好像没有任何意义。”

“我又不需要你说对不起。”

“那你也要记住,你是我的人,从海滩那一晚就是了,不许动别的心思。”

“海滩啊……我还留着那条裙子呢。”明远轻轻抬头凑到了柴犬的耳边:“没洗过的。”

“哎咦,脏死了。”

“怎么会脏呢,那都是美好的回忆,比如……”

凑崎纱夏直接把手指塞进了某个混蛋的嘴里:“不许说了。”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

明远轻轻吮吸了一下自家女朋友纤细的手指,不过上面有一股生鱼片的味道,可能是和刚刚离开之前吃的东西有关吧。

男人轻轻把座位放平,让自己和凑崎纱夏能够用一种更舒服的姿势腻在一起。

他建议过柴犬去后排,那里的空间更大,也更方便两个人在一起做点喜欢做的事情,可惜这么好的建议被拒绝了。

女孩儿只想安静地和明远待一会。

她很累了。

“oppa~”

“嗯?”

“你知道我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两件事是什么吗?”

“什么?”明远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他很少听到自家女朋友用这种近乎炫耀的语气。

“一个是来到韩国做练习生。”

凑崎纱夏喜欢站在聚光灯中心的感觉,成功出道站上舞台的那一刻的荣耀让她觉得练习生时期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那些为自己忙碌的工作人员……

那些为自己欢呼的粉丝们……

还有为自己骄傲的家人。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twice的身份带给她的,柴犬并不想这么快结束:“oppa,如果以后公司对我们不好,你把twice买过去好不好?”

“哇,这个很有难度,这么看得起我?”

男人轻轻捏了捏凑崎纱夏肉乎乎的脸蛋儿,自家女朋友的脸摸起来的手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这就不得不提起第二件事了。”柴犬呲着牙笑得一脸明媚:“那就是我找到了一个好男朋友。”

“嗯,不是我追的你吗,怎么变成了你做的最正确的事了?”

明远觉得这个逻辑有点奇怪。

“oppa,那换个说法,我当初用一千万把你绑住,是我做过的最大胆的决定。”

“这么算起来,那还有几分道理。”

如果没有凑崎纱夏的这笔钱,他未必有机会吃下裴勇俊手里的股份,那就不能入主keyeast,更没办法正式和网飞合作。

更重要的是,这不是柴犬的施舍,她同样是把自己出道以后赚到的钱都压了上来。

可以说,没有凑崎纱夏就不会有新keyeast,他的今天是两个人一起走出来的。

正宫之所以叫正宫,有时候一步先就是步步先,其他人很难再赶得上来。

“那这么说,我只是你选好的工具人喽?”

“我可不会为了一个工具人去上烘焙课。”提到这个,凑崎纱夏还有些闷闷不乐,她的那些准备全部都没有用上,反而让这个家伙给了自己惊喜。

不合格的女朋友大概就是自己这样的吧。

“纱夏酱,你换个角度想想,或许我没吃到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呢。”

明远对于黄礼志的长寿面还心有戚戚焉,男人已经决定不再信任爱豆职业的女性的厨艺。

嗯,裴珠泫除外。

“呀,你什么意思,是在质疑我的手艺吗?”凑崎纱夏对于这个家伙的反应很不满意。

装也要装得感动一点啊,混蛋。

“如果我说是,会不会挨揍?”

“会,我会狠狠地咬你一口。”

柴犬一边说一边呲了呲闪亮的小白牙,以证明她的威胁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至于咬的拓展操作方式……

两个人现在的这种姿势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了。

有些事必须得某人主动争取才行,周子瑜一时半会估计不会同意这种做法的,上次在酒店洗脸也不是因为这个,具体的不宜多说。

唯一可以透露的是,那个小家伙目前还是比较喜欢更传统的方式,大不了换几个体位,别的就不行了。

当然,一次看不出来什么,日后还某人得继续努力。

“这样啊……纱夏酱,其实我对你的手艺没有任何看法……”

这个是当然了,因为他根本还没有吃到凑崎纱夏在烘焙课上锻炼出来的手艺。

柴犬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家男朋友:“真的?”

“绝对是真的!”

真假在这个时候是最不重要的,态度才是第一位。

凑崎纱夏也懂这个道理,她从这个家伙刚刚言语的犹豫上就知道答桉了,不过女孩儿要的同样是一个好的态度。

做的东西到底好不好吃重要吗?

自己是爱豆,又不是厨师,以后结婚了可以点外卖、请保姆,而且这个oppa的厨艺很好,到时候他一样可以做饭吃。

“嘁,只会说好听的话来哄我。”凑崎纱夏同样捏了捏明远的脸:“不过我爱听,奖励你一下。”

说完,柴犬就都着嘴在男人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明远一把摁住想要马上离开的女友,吐着气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这样就没了?”

“那你还想干什么,这可是在车里。”

凑崎纱夏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有点怕,不过她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是兴奋的比例多一点。

这个女人可不是周子瑜。

柴犬只是排斥那种普通人不常用的玩法而已。

一般人有三个通道,两个可以正常通行,但是第三个属于极少数人才会用的,所以凑崎纱夏对于明远之前的提议有所疑虑,不过这不代表她会害羞。

小两口在一起的时候,谁是更主动的一方还不好说呢。

“我们去后排行不行?”明远觉得自己好像要被占便宜了。

“不去,就在这,你不行就算了。”

“行行行,那你挪一下位置,不然我施展不开。”

“真麻烦,这里有口香糖……你吃不吃?”

凑崎纱夏打开放在座位上包包,拿出一盒口香糖倒出两粒扔进嘴里,然后又晃了晃瓶子对男友示意。

他们毕竟刚刚才吃过东西,嘴里或者身上总会有点不那么明显的味道。

“纱夏酱,来吧,不用怜惜我,你要做什么,来吧!”

“流氓。”

凑崎纱夏慢慢地靠近了男人的脸,然后深深地吻了上去。

好在明远之前停车的时候找的地方就很偏僻,所以车子里面的动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半晌,男人才艰难地从凑崎纱夏的身上把脑袋抬了起来,车上做点什么果然不方便,他觉得自己的腰现在很不舒服。

涨的难受,咯的也难受。

“纱夏酱,你说的不会就是一个吻吧?”

明远觉得有点失望,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那不然还能是怎样。”凑崎纱夏整理着自己的上衣,这家伙在接吻的时候手也不会老实的。

亲完嘴还要亲脖子,害的她身子发软。

“我还以为是更大的生日礼物呢。”

“更大的生日礼物在宿舍,又不在车里。”

男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听柴犬的语气,事情似乎还有转机啊:“也就是说,如果换个地方,我们还可以……”

明远真不是欲望上头,而是他和凑崎纱夏在一起相处得时间真的太少了。

好不容易见一次,当然要好好把握了。

更何况,猴急的又不止男人一个,柴犬同样是一副眉眼含春的样子,欲望又不是只有雄性会有,雌性发情同样很恐怖。

“不是不可以……但是,宿舍的话,成员们估计等会就会回来了,你的时间不多。”

“放心,我有办法。”

……

明远和凑崎纱夏跑了。

twice的成员们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蛋糕都已经送上来了,俞定延正打算发动自己的作战计划,大家才注意到那两个人离开的时间有些久。

“oppa跑了!”

就在其他人还在思索的时候,平井桃已经一锤定音地下了判断,不过她并不在乎,反正有得吃就行。

结账也无所谓,姐不差钱,

“我觉得momo说的对。”林娜琏点点头表示了赞同。

俞定延和朴志效对视了一下眼神,然后就一同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得玩儿了。

她们或许不了解明远,可是绝对了解凑崎纱夏,那只柴犬为了谈恋爱确实能够干得出来这种事。

“那我们还要继续吗?”

孙彩瑛推了推桌子上的蛋糕,她想吃上面的草莓。

林娜琏无声地和俞定延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两位肯定是想继续玩儿的,本来回归期就很累,好不容易有机会放松一下,这么结束就太可惜了。

不过,此时房间里能下决定的人只有一个。

朴志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八点多,我们十一点之前回宿舍就可以。”

小队长也不愿意扫了大家的兴,更重要的是,她的酒瘾还没过呢。

虽然明天还要打歌,不过小小地喝几口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咱的酒量不差,喝两口解解乏挺好的。

“耶!”

林娜琏高举双手庆祝着胜利,然后,她的脸上就被扣上了一块蛋糕。

俞定延无辜地说道:“看着我干什么,买都买了,不能浪费吧。”

至于吃……

那根本不是蛋糕本来的用法。

林娜琏当然不能忍这种事,随手捞起一块蛋糕就抹在了埋头干饭的平井桃脸上,让不理世事的momo一脸懵逼。

朴志效美滋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烧酒喝了进去,一杯下肚,良久才长吁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的样子让人看着都能感觉到幸福。

金多贤看着重新陷入混乱的包间,只好尽量地向旁边的角落里挤了挤。

在这种情况下,妹妹line向来是没有人权的,孙彩瑛已经被平井桃夹着脑袋拉去助阵了,自己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那个oppa也真是的……竟然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没良心。

豆腐想了想自己送的被某人收起来的礼物,低着头笑了笑,算了,他收到心意就好,起码没有媚眼抛给瞎子看。

金多贤不想去掺和什么,她只是安静地做一些让自己可以开心的事。

这种事不多的。

“嗡……”

说曹操曹操就到,金多贤掏出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就悄悄避了出来。

留在房间里什么都听不清楚。

“多贤呐……”

“oppa,你和sana欧尼也太没良心了,把我们留下偷偷跑了。”

“哎呀,放心吧,账单已经付过了。”俞定延结的账,那也是结了,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我说的又不是这个。”

金多贤看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地说道。

“那是什么?”

“定延欧尼买来的准备用来砸你和sana欧尼的蛋糕全都在别的人身上了。”用大家当借口,就可以掩盖住自己的小小的失落了。

“那是好事……”明远隔着电话都打了个冷颤,他和柴犬偷偷跑路果然是正确的做法:“对了,多贤,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

这个oppa没事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我和纱夏酱等会要回你们宿舍一趟,你能不能尽量多拖延一会时间啊?”

“oppa,你以为我是神仙吗?”

女孩儿侧耳听了听包间里鸡飞狗跳的声音,自己只是一块可怜的豆腐,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的。”

“oppa,灌鸡汤解决不了问题。”金多贤无语地说道。

她当然知道明远和凑崎纱夏回去要做什么,更别提还要让自己拖延时间了。

你能有多长时间?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哎,如此一想,好像这个任务也不是那么难了。

“那……如果你们要回宿舍,你提前给我发一条信息可以吧?”

“这个行,那你和sana欧尼……”

“我先挂了,今天多亏你了,爱你哦,多贤。”

“哎,等……”

金多贤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盲音,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己还接了个大活儿呢。

她上辈子怕不是欠了这个oppa的吧?

……

“你的办法就是找多贤?”

凑崎纱夏甩了甩头发,成功地让挂掉电话的明远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你说靠不靠谱就行了。”

“嗯,确实靠谱。”那个妹妹确实是一个通风报信的好人选。

两个人一路狂飙开回了twice的宿舍,毕竟接下来的每一分钟都十分宝贵。

春宵一刻值千金。

“对了,纱夏酱,家里……有没有小雨伞啊?”

临上楼之前,明远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他害怕再次出现之前和孙彩瑛一起时候的状况。

“有的。”凑崎纱夏低声回应了一句,然后又狠狠锤了一下某人的肩膀:“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们宿舍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在家里带过来的不行啊,草莓味的。”

“哦,懂了。”

刚刚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

相拥的两个人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宿舍,唇齿相交之间还不忘了把门踢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sana欧尼,哥哥,你们……回来啦。”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