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29章 帝剑到手,认错人了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罗剑帝的求救之声,眼看就要消失在星空的尽头。

然而,随着鬼帝的一声鬼叫,一阵虚幻的波动,如涟漪一般席卷而出。

“噗。”

星空的尽头,天罗剑帝的求救波动,被鬼气冲散。

这不由得让天罗剑帝心中一寒。

鬼帝呼啸间,张开嘴巴吐出了一杆黑色的幡子,如树杈一样,上面分出了九个幡叶。

每一片幡叶上,都如同一座鬼蜮,蕴藏着数不清的鬼影。

每一座鬼蜮深处,都至少有一尊恐怖的鬼王坐镇。

每一头鬼王,都散发着大圆满王者的气息。

而在幡子中心的主干上,则是悬浮着一头长着八对翅膀,眸子通红如血的帝境鬼影。

“吼!”

此刻,这头帝境鬼影咆孝一声,引动了九片幡叶上鬼王咆孝,进而让所有的鬼影,掀动了鬼哭狼嚎。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刹那间,整个星空,一下子仿佛陷入了鬼国之中。

天罗剑帝手持青王帝剑,浑身形成了一方剑域,绞杀着漫天的鬼影。

然而,这些鬼影无穷无尽,纵然剑气锋芒无匹,但杀不穿鬼蜮也无可奈何。

九重幡叶重叠化为的鬼国,有九大鬼王镇压,其上还有一尊帝境鬼器灵镇压。

可以说是,直接被天罗剑帝镇压的死死地。

早这样下去,早晚要玩完。

施展出了鬼幡镇压住了天罗剑帝后,鬼帝通红的眸子朝着远方望去。

避在星空深处的天陨老祖,顿时被这双眼睛吓了一跳。

他都跑这么远了,怎么还不放过他。

没有犹豫,天陨老祖化为了一颗流星,继续跑路。

不跑不行啊,人家天人族家大业大,死一个帝境就死了。

他孤家寡人一个,死一个就等于灭族了。

这么多年,能够修行到帝境,天陨老祖不觉得自己神通有多么强横。

主要是自己会审时度势,有一副好腿脚。

……

“啊……”

一声惨叫响起,被困在鬼幡中的天罗剑帝,身上趴上了几头鬼王。

当他将鬼王打爆之后,帝境的鬼灵已经扑杀而下,锋利的爪子,在他的身上带着了大片的血肉。

连续交手之下,天罗剑帝的模样已经十分凄惨。

在鬼帝的攻击下,他只能疲于抵抗。

在这样下去,十有八九要被鬼帝镇杀,他可不想成为鬼幡中的鬼魂。

这种情况下,越是往后拖,危险性就越大。

等到自己的气力消耗殆尽,就只能任人宰割。

这一点天罗剑帝看的清楚,鬼帝的手段和境界,都比他要强横太多。

为今之计,只能拼死突围了。

“去!”

心中既定思绪,天罗剑帝手中打出繁琐的法印,手中青王帝剑上青光大盛。

对于这柄剑器,他了解不多,目前还没有完全炼化。

但此剑跟脚不凡,是通天灵宝的根基。

当初青王剑宗的人,想要掌控此剑,用的是以身化剑灵的方法。

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被他截胡了。

由于此剑跟脚雄厚,又有形成的特殊剑灵,在得到手中后,天罗剑帝毫不犹豫的将其祭成了自己新的剑宝。

此刻,为了保命,也顾不得其他了。

随着天罗剑帝打出法诀,青王帝剑上浮盈出了一个句偻的老头虚影。

模样正是青王剑宗的上一代宗主。

只不过这老头被一枚剑印封禁,如同傀儡一样,目光呆滞。

如今的青王剑宗上代掌宗,已经成了这柄剑器的剑灵。

天罗剑帝眼中闪过一抹冷厉,几口精血落到了封禁的剑灵上。

这一刻,剑灵吸收了精血后,一下子锋芒大盛,连带着剑器都发出了无尽的锋芒。

“人剑合一!”

天罗剑帝双手抓住青王帝剑,化为一缕剑光融入了剑器之中。

与此同时,剑器上的剑灵眸子,一下子从呆滞化为了灵动。

“斩!”

惊天剑音响起。

这一刻,漫天鬼蜮之中,一缕璀璨至极的剑光亮起。

“噗。”

一声轻响,笼罩在天罗剑帝周身的九重鬼蜮,一下子被剑气撕开。

大片的鬼影,如同风化的枯骨,缕缕消融。

眼看切开了鬼蜮,剑光闪烁,朝着边洲大陆的方向遁去。

鬼幡子破开,大片的鬼气淹没星空。

“轰隆!”

星空中响起了轰鸣,虚空开始坍塌,无形的力量汇聚成了一只鬼爪。

“卡察”一声落到了遁走的剑光上。

“噗。”

吐血中夹杂着惨叫,剑光铮铮,一柄锈迹斑驳的剑器,在鬼爪的拍落下,翻滚着飞出去。

剑器上的剑灵爆开团团灵光,一道身影更是狼狈的横飞出去。

“哐哐。”

青王帝剑横飞,划破虚空,朝着黄泉洞窟中落下。

从剑中被打出来的天罗剑帝,模样凄惨,整个帝躯被洞穿出了五个窟窿。

但帝境强者确实是有点强很,被揍成了这个样子,依旧跑的飞快。

顾不得青王帝剑遗落,天罗剑帝燃起血火,继续狂奔。

然而,三道纹的剑道规则锋芒,在五道纹的鬼气中,如同陷入了泥沼。

想跑,却跑不了。

虚空凝成了浆湖状态,鬼气如黏液,天罗剑帝刚开始还跑的飞快,到了后来直接原地扑棱起来。

不仅如此,凝成泥沼的鬼气,正在被鬼帝的大嘴巴吞噬。

陷入鬼气泥沼的剑帝,眼看就成了鬼帝口里的点心。

“小小鬼魅,安敢放肆!”

星空中,轰鸣声音响起,可怕的气息席卷四方,掀动了无边的空间巨浪。

一只庞大无比的手掌浮现,将这片星空全部都笼罩在了手中。

大裂缝蔓延而出,一条条如同大凶的嘴巴,吞噬着附近的星辰、陨石。

在天地的深处,一道伟岸无匹的身影出现,天地万道在其身下泣鸣。

“三太上!”

看到来人,天罗剑帝有种快要哭的感觉。

有救了。

出现的天人强者,大手落下的刹那,一切鬼气统统化为了虚无。

鬼帝在发现天人太上出现的刹那,重新执掌了鬼帝幡,想要抵御降临的威压,却直接被拍进了黄泉洞窟中。

“三太上,我的帝……”

获救之后,天罗剑帝想到了自己掉入黄泉洞窟中的剑器。

然而,看着天边站着的伟岸身影,话语还是落了下来,没敢继续说下去。

天边,站着的是一尊身穿黑袍的老者,周身有五行汇聚。

这五种基础的大道规则,在其身上衍生出了无尽的玄妙,形成了六重规则道纹。

黑袍身影并没有停留多久,很快就消失不见。

天罗剑帝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同为帝境,在三太上面前,他就是个弟弟。

三太上能出手,已经让他捡回一条命。

这次,真的是倒了血霉。

不但是帝剑丢了,身上还受到了重创,浑身鬼气森然。

依靠他自己的实力,想要驱散这些鬼气,最起码的花费上千年的时间。

再次看了一眼黄泉洞窟的方向,天罗剑帝心中有些不甘。

此刻,他却不敢下去了。

只能养好伤后,在来看看。

……

黄泉洞窟下方百万丈处,一粒尘埃吸附在破碎空间上。

一道青色流光,从上方穿破重重空间,扎落下来。

下一刻,尘埃泛起青光,一把将坠落下来的流光捕捉。

青铜棺内。

“初代青王的剑。”

看着抓在手里的剑器,李慎之神色有些唏嘘。

本以为,想要帮初代青王找回剑器,还不仅需要很长时间,还要经历一场大战才行。

万万没想到,这柄剑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他面前。

初代青王真是显灵了。

神识没入其中,一片被打散的灵识,如同游丝一样汇聚在一起。

整个灵识之海中,鬼气灵性意念,混合成了一团。

此剑的器灵,已经受到了重创。

李慎之从其中感应到了剑宗的老家伙,可惜这家伙现在有点惨,已经成了一滩,没有人样了。

连续在剑器上下了几个封印,李慎之将其送到了神秘存在身边。

这柄剑被剑帝掌控,虽说现在残破了,但其中的联系还没有彻底被打散。

放在神秘存在身上,是他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

剑帝算什么,有本事亲自来拿。

……

神识一点蔓延出去,检查着四周的动静。

上方传下来的阵阵恐怖气息,让李慎之小心又小心,唯恐受到波及。

“轰隆隆。”

空间破碎轰鸣,恐怖的鬼气从上方,砸碎了无数的空间坠落下来。

之前赫赫杀伐的鬼帝,被打的浑身爆裂,从上方砸了下来。

由于这个坠落的速度太快,李慎之都来不及反应,连收回神识都没有。

然而,他就看到了鬼帝的惨样子。

惊鸿一瞥后,李慎之吓得神魂胆颤。

把剑帝揍得和龟孙子一样的鬼帝,竟然被揍成了龟孙子一样。

很明显,剑帝家的家长来了。

还好,鬼帝下落之后,并没有寻李慎之的晦气,直接朝着洞窟深处落去。

直到破碎的空间重新愈合,数不清的空间重叠,再次恢复了平静,这才让李慎之心中微微放下心来。

帝境的征伐,果然恐怖,以后要小心再小心才行。

“轰隆隆。”

然而,没等李慎之开始跑路,黄泉洞窟中再次响起了轰鸣。

滚滚阴气,从洞窟下方涌出,击碎了重重空间,将无边的阴气,冲出了洞窟之外。

之前因为帝境大战,毁灭的四周星空,重新被阴气笼罩。

滚滚阴气,如同海啸一样,从星空席卷入了边洲北方大地。

在阴气寒潮中,青铜棺随波逐流的飘着。

……

棺内。

李慎之三人正在……

额……

天运捋了捋散乱的头发,没有好气的说道:“这刚算是脱离了危机,你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做鬼也得风流不是。”

李慎之很是脸厚回应着,他也不想啊,这主要为了修炼。

三人一起打架,对于凝练阴阳之气有很大的帮助。

“现在在哪了?”

冲出了黄泉洞窟,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次前来边洲,虽说过程坎坷,但之前想要做的事情,都超额完成的。

神识蔓延而出,李慎之发现已经随着阴气寒流,回到了边洲大陆。

原方大陆之外,冲天的阴气形成了蘑孤云一样,于星空外屹立。

……

山野丛林中,一道干瘦的身影出现,神魂穿着绣着日月星辰的袍子,面容上神光闪烁,丝毫看不出带着一张面具。

这正是李慎之,带着之前从烈山昊手里得到的衣袍。

既然超额完成了之前的任务,他准备接触一下边洲北方的人族,看看能不能收为麾下所用。

这方阴气浓烈的区域,可是逐鹿学宫轮回殿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或许是这次事故的问题,黄泉洞窟喷发的程度,远超以往。

大陆上弥漫上了浓烈的阴雾气,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已经从边洲北方,开始席卷其他地方。

无形中,让之前天人族建立的净化阵法,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对于边洲北方的人族势力,李慎之没有接触过。

只知道最强大的王者,名讳阴蚀王,也是边洲北方人族能残留下的支柱。

所以,他准备去和阴蚀王盘盘道。

在边洲北方,有一条大江,绵延千万里,其中湖泊无数,泥沼相连。

在大江流域的中心位置,是一片黑水巨湖。

这里就是阴蚀王的修行之地。

阴蚀王修行的水域中,其下遍布了无数的暗道地河。

传闻中,阴蚀王修行中有大造化,祭炼了一件宝物,可以让其身融大水。

这也是其能够在天人族强者手中,屡屡逃脱的原因。

站在黑水大湖外,李慎之打量着一望无际的黑水大湖。

在这次阴气寒潮的冲击下,黑水上已经凝聚上了厚厚的冰晶。

这里的河水是能让阴蚀王屡屡逃出杀手的原因不假,但面对天人族帝境,阴蚀王就算是躲得一时,还能避开一世?

对此,李慎之还是有所怀疑的。

接着,他的身影在湖边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湖中心的位置。

这里的区域,并没有其他人族武者,水下方洞窟交织,不知深多少万丈。

下一刻,李慎之身影落入了下方洞窟中,神识更是先一步落下。

在大水深处,有一片黑色的水草交织的地域,潜藏在洞窟深处,其中悬浮着一座石殿。

当李慎之落到石殿外的时候,石殿门缓缓打开,一条乌黑如流水的身影,从石殿中游了出来。

黑影如泥鳅一样,化为了一道黑袍身影,朝着李慎之下拜。

“阴蚀,见过主上。”

ps:今天就一更了,早上起来肚子就不舒服,现在还在……噗噗……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