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三十四章 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周后。

人声鼎沸的港口。

沙鸥翔集,不少旅人聚集在此地,用携带的食物喂食各类飞鸟。

“它们不怕人诶。”阮梅葱玉般的手指轻抚一只白鸽,笑靥温柔,乌黑如墨的发丝和洁白羽毛形成鲜明对比。

“这个是分人的,阿梅你这么漂亮善良,飞鸟也自然都喜欢你。”

叶雨时笑着贴近她耳鬓继续小声说道:

“我的也一样……”

“什么一样?”

“鸟,男人也有啊。”

“诶呀,你好下流啊,要死啦你!”阮梅脸一红,把手中喂食白鸽的饲料丢在叶雨时身上。

她是个腼腆的性子,两人关上门的闺房之乐时,都会因为某些玩法而难为情,身躯颤抖,脸红的要冒烟一样。

不过细心的叶雨时发现,阮梅虽然害羞,却并不怎么排斥这种调调,反而隐隐有种欲迎还拒的样子。

刺激的叶雨时更想化身为狼,做出更过分的事,真是让人受不了。

“什么叫下流?这是风流。”叶雨时拍了拍衣服,男女间带有颜色的亲密玩笑适可而止,又拿出一袋饲料。

和阮梅并肩喂养起来。

两人的十几米外。

李杰正警惕的观察四周。

这两个星期以来,除了号码帮又有七、八名大老遭到四狼第二轮刺杀,搞得人心惶惶外。

和联胜也早已经乱了,大D和阿乐斗的厉害,夜色降临后,爆发了几次大规模械斗。

伤亡不小。

邓伯等叔父辈,这些天在社团内,劝说过很多分区的大老,最终有两个区的大老决定站在阿乐那边。

更多的大老,类似于鱼头标、大埔黑这些,都保持沉默,隔岸观火。

即便很多叔父辈是各区大老的顶爷,比如串爆是鱼头标的老大,龙根是已经死掉的官仔森的……

但谁都不傻,跟叶雨时和大D斗风险太高,而且还没什么好处。

混社团的人本就大多桀骜,没有多少人喜欢头顶上有一群老人压着。

没帮叶雨时和大D一起揍阿乐,都是看在自家顶爷的面子上了。

而叶雨时身为参与者之一,自然不会做局外人。

除了让东莞仔、阿华、乌蝇这几个社团中坚小弟带队,支援大D外。

几个女人都有高手护着,天养思、李香琴最为忙碌,两人毕竟是少有的女性高手,更适合贴身保护。

龙根那边,叶雨时也象征性的安排了十几个小弟,这段时间还总是往龙根的别墅跑,嘘寒问暖,很高调的彰显一片孝心。

可能是知道叶雨时这边高手多,阿乐、林昆这些人不敢对他率先玩刺杀。

叶雨时插好的靶子——【义父龙根】,根本没有人去碰。

几个女人也是相安无事,无人打扰。

只是叶雨时一直没放松警惕而已。

反而邵美珍差点被阿乐派人绑走。

都说社团争斗,不搞对方家人,祸不及妻儿。

但这只是说说而已,嗨社会能有什么底线,尤其是撕破脸皮的情况下。

原剧中的阿乐,也有前科的。

让手下开车把吹鸡的儿子撞死,还用吹鸡在国外的全家人性命,威胁病床上的吹鸡,拔掉自己的呼吸机,一命呜呼。

大D这边,也让手下长毛,带人去丹尼的学校堵门,准备以牙还牙,对乐少这个唯一的儿子下手。

结果一打听才知道。

林致远同学已经一个多月没上学了,不知道被他爹林怀乐先生藏到哪里去了。

连期末考试都没有参加,校方建议丹尼可以考虑转学了。

……

“等会唐医生就要来了……她那个朋友的事,真的不会让雨哥你感到为难吗?”

阮梅轻身询问叶雨时。

“小事一桩,再说阿梅你都开口了,就算为难,我也要帮。”叶雨时强壮的手臂拦住女人柔软腰肢。

数月以来,经过他日夜埋头耕耘,不懈努力,付出很多汗水和精血后,阮梅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了。

按照她的话来说,除了被叶雨时做坏事的时候,她没有再感受到心季、晕厥、呼吸困难的情况。

这也让阮梅的气色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

她赛雪欺霜的冰肌也少了几丝病态,多了些许红润,更显美艳动人。

“咳。”这时,唐姿礼的咳嗽声在两人背后响起。

已经事先感知到有人接近的叶雨时回头,目光平静的笑道:

“唐医生,好久不见啊。”

唐姿礼是【妙手仁心】的核心人物,除了她之外,还有个程至美的男医生,也是这部评价很高的电视剧主角。

叶雨时让人调查过,此人因为杨主任的排挤,离开仁爱医院后,加入了一家公立医院。

这种技术过硬,业内口碑也好的医科人才,不愁没工作。

叶雨时准备过段时间去找程至美刷一下异化度。

后世,网上有个很火的那个‘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表情包。

便是出自程至美在【妙手仁心】的门诊片段,已经成了一个应用广泛的网络流行梗。

“他叫何德广,是我一个……朋友,也混过社团,几年前,因为意外伤人入狱,现在出来后,借了一个社团的高利贷……”

唐姿礼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但具体是哪个社团,她却是不知道。

何德广自尊心强,本就觉得自己配不上苦等他数年的唐姿礼,一直在躲着她。

叶雨时打了几个电话,很快便弄清了原委。

这件事与和联胜没有关系,并没有恰好是叶雨时手下放贷这么巧的事。

何德广借的高利贷,是号码帮放的。

这家伙本来就是号码帮的古惑仔。

他前段时间做生意遭人设计,赔的血本无归后,被自家社团的收数仔逼得很狼狈,东躲西藏。

没办法,号码帮字堆出名的多,社团内部山头林立,自己人一样斩,是兄弟就来砍你。

尤其你还欠我钱。

叶雨时内心也不禁吐槽。

你说你蹲大牢蹲了七年,早就和社会脱节了,出来后先安安稳稳熟悉下社会不行吗?

刚出监狱大门,就想做生意发大财,心比天高,你以为你是影视作品中的主角,有气运加身啊?

“唐小姐,你既然是阿梅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就叫喊你资礼吧,你朋友的事交给我,让他联系这张名片上的人,会有人帮他渡过难关。”

叶雨时把占米的名片递给唐姿礼。

这件事虽然涉及号码帮,但并不难解决。

尤其是,何德广欠贷的那位号码帮大老,已经在第一轮刺杀中,就死在了四头战狼的斩首计划下。

现在号码帮乱成一锅粥,何德广的事根本没几个人关注。

“谢谢叶先生!”唐姿礼见叶雨时这么爽快的答应,俏脸闪过感激之色,弯腰鞠了一躬,齐耳短发如绸缎般倾斜:

“你喊我Jackie就行了,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Jackie……

叶雨时脸上笑容温和,内心却闪过一丝怪异。

这个英文名让他想起了Ja,那位大鼻子龙哥。

不过这个时期的港岛,很多白领、医生、律师都喜欢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很常见,影视作品中也反应出了这一点。

“Jackie你也喊我雨哥吧,大家正好一起去吃个饭,阿梅和彩婆婆的事,也劳烦了你这么长时间。”

三人交谈的气氛很融洽。

叶雨时也带着两美去了一家高档饭店。

很多人说,牛夫人的颜值巅峰是【九品芝麻官】中的如烟,那一年她21岁,正是很润的年纪。

也确实很润。

但她演艺生涯中最惊艳观众的时光,其实是在早期出演的几部TVB武侠剧中。

如19岁时的【风之刀】凌湘,20岁时【魔刀侠情】古雪,都是满脸的胶原蛋白,笑靥如花,少女感十足,玲珑剔透。

【妙手仁心】时期的牛夫人,是23岁,同样风华正茂,因此唐姿礼的颜值也十分能打。

现实中的牛夫人,也因为唐医生这个角色,在25岁时获得了视后。

至于‘臣妾做不到’的【甄嬛转】皇后娘娘时期,38岁,那就已经朝着演技派发展了。

什么年纪真就该演什么年纪的角色,演得好一样火,一样经典。

对于某些年纪大了,还非要演少女角色,磨皮拉满,活跃在银幕上的某些女明星,叶雨时深恶痛疾。

既然带有‘偶像’元素,那就给圈内年轻的漂亮妹妹们一个机会吧!要丧失男观众了已经!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

达远物流公司。

占米刷着大背头,打着发蜡,西装革履,手腕上戴着名牌钻表,结婚戒指也套在手指上,正审阅一份物流合同,气质沉稳。

任谁看见他。

都不会往嗨社会的方面想,只会觉得他是个事业有成,成熟稳重的商人。

事实上,占米也确实很少再插手社团的事。

他已经计划,过段时间把自己的地盘让雨哥分给东莞仔、大头他们,自己专心处理公司的生意。

这才是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

“这是占米哥!”

花臂男今天穿着件黑色外套,遮住自己的纹身,带着略显拘谨的何德广,走进了占米的办公室。

“事情雨哥已经和我说了,这件事我来解决,你叫何德广是吧,这几月就先在我们达运物流的仓库做事,号码帮的人不敢去那里,工资也不会少你。”

占米看了两人几眼,随口说道,旋即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花臂男他有印象。

过去帮森哥顶过罪,从监狱里出来后,在雨哥的帮助下,开了个理发店。

但社团的人,他现在已经没什么兴趣接触了。

“多谢占米哥,我们就不打扰了。”花臂男满脸堆笑,拉着欲言又止的何德广离开。

这让想说‘工资我可以不要’的何德广把话咽在了肚子里。

“……我朋友来了,你先走吧。”出公司后,何德广让花臂男先走。

“好,你和资礼好好说,这件事是她求雨哥帮的忙。”花臂男见唐姿礼正往这边过来,留下一句话后便离开。

“这件事谢谢你,不过我不喜欢你还来插手我的生活,我们早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各自管好自己就行。”

何德广叹口气后,沉声说道。

“我……”前男友的冷漠,让唐姿礼内心感到委屈。

很快。

聊了几句的两人不欢而散,唐姿礼抹着泪离开。

何德广在原地摇了摇头,拦了辆出租车,准备去物流公司报道。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虽然年少时便误入歧途,成了古惑仔,但性格不算坏,自尊心也极强。

出狱后,唐姿礼的母亲找过他,话里话外虽然还算客气。

但意思很明显。

我女儿现在前途一片光明,身为女医师社会地位也高,你个蹲过大牢的古惑仔,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我这里有一笔钱……好吧,这个桥段并没有发生。

总之何德广很配合,对唐姿礼母亲直言,不会再和唐姿礼产生交集。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唐姿礼等了他这么多年,他不感动那是假的,可惜他也知道自己确实配不上对方。

再加上生意失败,还欠了高利贷,沉重打击下,彻底断了何德广的最后一丝念想。

‘她也本就应该找个能给她更好生活的人……’何德广看着窗外,内心默默想着。

尤其是,唐姿礼还很干净,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当初唐姿礼虽然当过一段时间小太妹,但在何德广这个年纪大许多的古惑仔有意保护下,并没有吃过什么亏。

当时她那么小的年纪,内心有底线的何德广也不忍侵犯。

这也是唐姿礼甘愿等他这么多年的原因。

正常情况下,别说是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的男女朋友,就算是领了证的夫妻。

在丈夫入狱的情况下,老婆两年内就能给他在外面生个娃。

等你?想得倒美,我第一次探你监的时候,你就应该自觉的主动提出离婚,体面这不就来了么……

……

与此同时。

港岛一处钓鱼的风水宝地。

风云变幻,天空骤然间变得阴暗暗的。

“要下雨了乐哥。”堂岛大吾皱眉说道,把手中鱼竿放下。

见阿乐并没有反应。

他目光疑惑的看过去。

今天的事也本就很奇怪,在和联胜现在剑拔弩张的形势下,对方竟然要约他来钓鱼。

港岛钓鱼老的瘾,真就这么大?

这时。

负责警戒和盯梢的两个小弟急匆匆跑过来。

“不好了乐哥!有几辆面包车正朝我们过来!是大D和及时雨的人!”

小弟话音一落,不远处传出枪声,双方的人马在交火。

“上钩了……”阿乐嘴中默念。

他眼角的余光瞟了眼背后。

在他和堂岛大吾的背后山顶上。

一个青年手持改装枪械,目光凌厉,动作极其标准,正瞄准这边。

如果叶雨时在这里的话。

就会发现青年他认识。

赫然是【枪王】的核心人物彭奕行!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