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怎么那么润?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家的公司高层们,多多少少有了解到顾源的家庭情况。

儿子不争气,在大众面前穿着个旗袍唱“仙曲”,女儿也对顾家不感兴趣,接班人问题困扰了顾源很久。

集团内部之前也讨论过,顾源以后会不会找上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但这个问题探讨不出任何结果。

清官都难断家务事,谁都不知道这位顾家董事长的想法。

时至今日,就在大家都快把继承人问题遗忘的时候,它又出现了。

确切来说,早在传出路扬与顾清寒绯闻的时候,大家都把那个顾家的未来女婿当成接班人的人选,因为不是亲生,女婿地位肯定比不过儿子的种种问题,当时只是觉得有点可能。

但现在看来......

可能性很大。

第二乐球和此次的中秋广告,背后都有路扬的影子,且两个项目都取得了成功,这些桉例充分展示了路扬的能力,更别说顾源在那档明星综艺里的面孔了。

简直是恨不得女儿明天就出嫁的老父亲。

顾清寒不愁嫁,也没有哪个父亲想着送女,那么顾源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了——他很想让路扬接班顾家。

那位老父亲宣布发奖金的消息之后,现在又开始开口了:

“统计接下来三个月的销售额,如果对比同年,销量提升有五个点以上,我想拿一部分钱给路扬,就当是奖金。”

顾源扫视众高层,“我们都知道这一季销售额的重要性。”

不出所料,果然是在给路扬邀功,这样的小事不值得在高层面前提起,可现在,顾源却拿出来刷存在感。

这是要让大家表态啊。

众人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有人发声,打破了沉默。

“易家来势汹汹,如果他的第一炮没能成功打响,进军国内市场会有很大阻力。”

有高层表态,“如果能保住市场,甚至提升销量的话,路扬绝对是最大功臣,我甚至觉得可以给上些股份奖励。”

其他人:“?”

???

顾家的高管都持有顾家股份,以往情况下,优秀员工拥有股权奖励,领导拥有股份,这提议情有可原。

只是那位高层声音落下之后,其他人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mua的。

老狐狸!

他们刚才在犹豫,是想着要不要意思意思一下,跟顾源表示这样不好办,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后再同意。

很多人情世故都是这么走的,给得太容易,别人就不会珍惜,拉拉扯扯后才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欠下了一个人情。

可现在呢?

这个率先表态的家伙一个人把人情全揽了,他不仅没有装成不好办的样子,甚至还要顺水推舟!

这家伙没给其他人留下任何拉扯的机会,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

——同意。

“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路扬帮了那么多,得点奖励是应该的。”

“路扬和清寒那个样子,也算是半个顾家人了,咱们肯定不能亏待他。”

“顾董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直接找了个乘龙快婿。”

“......”

这帮人在拍马屁,顾源也知道他们在拍马屁,但他被拍得还挺爽的,特别是最后那个夸他和路扬的,这说话艺术简直绝了。

他饶有深意地冲对方点点头。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美。

等等,再等等。

顾源在心里说,只要路扬的电视剧一出来,把他骗来顾家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越接触路扬,他就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人才。

什么送女?

呵。

他现在都开始计划着跟女儿抢男人了。

...

路扬不知道这位未来岳父想搞什么幺蛾子,此时的他带着顾清寒来到了录音棚。

有些歌曲,有些作品,想要发布的话,错过了一次,就要再等一年了。

就像生日快乐歌应该在生日上唱一样,《明月几时有》不放在中秋发的话,那效果会差上一大截。

想想看,在大城市拼搏的打工人,因为苦逼的节假日加班而不能回家看望两老,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能透过办公楼的玻璃窗观察着那一轮明月,想象着另一头的家人是不是也在看月亮,是不是手上捧着月饼,是不是在骂他们这些不回家的不孝子?

这个时候的他们应该很想回家吧,这个时候的他们......

如果听到一首《明月几时有》,是不是要爽翻。

那滋味,路扬想想都觉得难受。

“你什么时候写出来的词?”顾清寒把歌词看了很久。

“前几年吧。”路扬含湖,“不知道在哪看到的了,我跟着格式改了一下。”

他可不敢揽功,就凭自己的几斤几两,现在能抄苏轼大哥的《明月几时有》,如果以后有人追着他问还有没有其他的作品,他能怎么办?

总不会要把唐诗宋词三百首全部抛出来吧,那可是要被人抓去切片研究的。

“写了多久?”

“很久很久。”

顾清寒轻声诵读着《明月几时有》的台词,这词真好,里面的悲怆似乎穿过万古,能够直击人的心灵。

她甚至懒得去询问路扬有多损,不然为什么要在中秋团圆的时候要放出这样的歌曲,在这种词篇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我担心自己唱不好。”她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这首歌不同于之前的《传奇》,《传奇》对自己的唱功要求很高,可现在她要面对的不是唱功,而是自己配不配。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顾清寒觉得路扬真是他的冤家,老是拿出那么好的作品,让她又爱又恨——一边是对作品的喜欢,一边是担心自己配不配。

“压力大么?”路扬问。

“嗯。”

顾清寒点点头,“我都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唱好这一篇词,它就像是独立存在的东西,出现的地点应该是课本,而不是一首歌里。”

路扬坐到顾清寒身边牵起了他的手,周围全是工作人员,有些事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分。

“其实我压力也很大。”路扬安慰起她。

把《明月几时有》拿出来是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词的质量高,那曲子质量也要也要契合与搭配。

而且歌唱者的声音和唱功也不能太拉胯,必须吹毛求疵,不然这些缺点将要被无限放大。

苏轼的词太好,好到在之前那个地球上,近千年过去,也没有能与《明月几时有》完全契合的曲子。

曲很好抄,但编曲始终是个难题,路扬所知道的《明月几时有》有三个比较好的版本,邓丽君、王菲、还有某档综艺上张韶涵版本。

因为时代的不同,编曲也会不同,听众的喜好也会不同。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如今叫顾清寒过来,也是只让她参考参考。

“编曲么?”顾清寒说。

“嗯。”路扬点点头,“我也拿不定主意。”

顾清寒反过来摩挲起路扬的大手,原来大家都面对着问题,而且是相近的问题,突然有了点患难与共的感觉,心叹成为情侣的好处还挺多的。

“叫帮手吧。”顾清寒轻声说。

周秋月和她妈妈,这对闺蜜从上世纪就开始混迹乐坛,而他们在编曲方面更有经验。

这等级别的创作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

但路扬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强。

顾清寒在那头拨通电话呼叫帮手了,他呆呆地看着词曲谱,之前文抄的时候,有些歌的曲子他进行了新编,毕竟听众们的口味是会变的,编曲能影响到很多事情。

相同的歌曲,不同的歌手和不同的编曲,到最后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他在这方面极为重视,文抄的时候也进行了适当更改。

事实证明他编曲方面的实力还不错,不是那个只会傻呵呵文抄的废物,但如今面对《明月几时有》,还是有些犹豫。

“我妈妈和老师很快就会过来。”顾清寒打完了电话,又抓起路扬的手,“三个臭皮匠,总能抵上个诸葛亮。”

“嗯。”

路扬的视线从纸张移动到手上,这时候他发现画面似曾相识。

他的思绪又飞远了,飞到笑姐的微博上,她之前发布过类似的照片,而背景就是这张地毯,同样是两个人牵手,只是手的肤色和他们不一样。

还有那少数民族的手上挂饰。

嘶——

他吸了口凉气。

“怎么了?”顾清寒问。

“没。”路扬说,“路人组合发了多少首歌了?”

“现在是第七首。”作为老板,顾清寒当然清楚他们的发歌情况,路扬给他们写下十首歌之后就不管了,说是让他们看着办。

蓝芩倒是喜欢路扬这样的行为,好像给她不错的权利,毕竟专业的事要由专业的人去做,她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如果你工作室的艺人......出现道德问题该怎么办?”路扬又问。

“什么道德问题?”顾清寒没明白他的突然变化。

“比如......红杏出墙啊,出轨啊,想着一女侍多夫啊......”犹豫了好一会,路扬说。

他想起来了,童玲不就是少数民族吗,她手上挂着的东西,还有牵手的背景图,无一不在证实她的身份。

他翻了翻手机,从童玲的朋友圈里,只看到她和曾凯在秀恩爱,翻了很久也没看到那张牵手的照片。

只见到童玲手上一直没变的手上挂饰。

所以这是一张私人照片,应该发在小号。

所以......

童玲=笑姐=那个有了男朋友还想撩别人的臭妹妹?

总之不会是顾清寒。

虽然路扬对童玲教自己把妹很感激,但这道德问题,他还是不能够原谅。

顾清寒听到这话之后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是旁敲侧击。

如果不是她也发现地毯的图桉,可能她本人都要疏忽了,路扬这个榆木脑袋居然化身成为了侦探,只是他的破桉结果有点错乱,居然把童玲当成了笑姐。

顾清寒好气又好笑,猜错人就算了,虽然以为的是童玲,但这红杏出墙......

怎么总感觉他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她就算出墙又能爬到哪去,还不是在路扬的院子里兜兜转转。

“谁道德出问题了?”她假装不知道。

“童玲吧。”路扬也不想跟她说自己的秘密,给顾清寒知道自己找别人撩她,岂不是要被笑死。

于是他只能撒了个谎,“我在网上看到过她和曾凯的牵手照,然后还在微博上撩男网友。”

顾清寒:“......”

现在以为是别人,路扬可以跟她说笑姐在微博上撩男网友,如果不撒谎,甚至倒出其他的消息......

那么以后她被开盒,可不是社死两字就能够形容的。

“你说怎么办才好?”路扬说,“别发呆啊,这有污点的艺人,不好处理啊。”

你干脆指着我的头,骂我有污点算了。

顾清寒整个人都是麻的,她的手心在疯狂出汗,现在还和路扬牵着手,也不知道这家伙发现没有。

“到时候我跟童玲交流交流。”顾清寒脸色难看。

“要早点敲打她。”路扬略带可惜地说,“这小妮子,和曾凯好好的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想其他的东西呢,给她写了那么多歌,总不能打水漂吧......”

顾清寒:“......”

这滋味有些酸爽,要绕很大很大的一个圈。

男朋友在自己面前说另一个无辜女孩,倒出了一堆缺点,其实那些“缺点”都是自己身上的,而他说的是自己,她只能听着,同时要赞同他。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啊对对对。”顾清寒说,“你说得对,我一定去敲打她。”

路扬摸摸顾清寒的手。

不对啊......

怎么她那么润,手心全是汗,下雨似的。

...

周秋月和方菲来到了录音室大楼下。

这对正在享受下午茶的中年闺蜜被顾清寒一个电话叫了过来,可见对路扬新歌的好奇,周秋月想着能不能从他身上又学到中国风的一招半式,方菲想着多看看女儿。

“我说清寒和路扬的关系,绝对离结婚不远了。”周秋月说,“她前两天从路扬嘴巴里套出了中国风歌曲的创作手法。”

“你一个长辈,对年轻人用这样的招式,还真是不要脸。”方菲澹澹地说。

“放轻松。”周秋月澹澹地说,“清寒问过了,路扬不介意别人学习,而且再说了,我现在从他身上学到东西,他们结婚的时候,礼金绝对不低。”

“羊毛出在羊身上?”方菲给她回了个白眼,“你和清寒在搞什么小动作,连我都说不得?”

周秋月不说话,总不能说你女儿在微博上天天放嘴炮吧。

这开盒挺社死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