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445.娱乐圈圈圆圆圈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怎么不捆手呀?你捆手,我就抬不起来这一招横拳。带不歪你……你捆手、绑手,接左日字冲拳,我就必须要收爪,然后下一招你就可以攻了……”

都不用袁合平开口,杨蜜在做完这套动作后,自己都懵了。

不是……

咏春这种近身短打那么好用的招数你不用,跟个木头桩子一样让我打?

难道……是在让着我?

一下子,梁潮伟的形象在她心里就变得“高大”了起来。

这……难怪是可以用眼神来“杀人”的万人迷。

实在是太有绅士风度了……

可是,在听到了她的话后,无形无质的电脑特效让梁潮伟的脑袋上又冒出来了无数的问号。

什么玩意啊……

你那么快,我怎么可能防得住?

我……我都要死了啊!

他还无语呢,袁合平却顺着她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接下来的招数……

想了想,他说道:

“蜜蜜,你再来一次吧,这次用八卦掌。”

“呃……好。”

杨蜜又退回了原位,但起手式还没摆,她忽然又问了一句:

“是打的直接点?还是好看点?”

“直接点怎么打?好看点又怎么打?”

“直接点就是他要是还小念头起手,我就三穿掌……梁老师,您出拳。”

“……好。”

梁潮伟点点头,来了一招日字冲拳。

他是右手,杨蜜则是身子一旋,左手为掌,在众人的眼里“抹”了一下梁潮伟的臂弯窝,而右手和身子则直接朝前一搪一顶,梁潮伟的胳膊右拳就弯了。

同时,他右拳出去后,侧胸也完全暴露出来。

杨蜜已经收回去的左掌来回动了动:

“这是一掌,打肝脾。”

接着,左掌在贴到了梁潮伟的肝脾部位后,迅速上撩,重新架开了他弯曲的胳膊,画了半个圆后,伸出绷直的左手手掌顺着这个圆架开了他的右胳膊后,已经来到了他脖子的大动脉处。

“这是第二掌,抠抓动脉。”

“……”

“……”

“……”

听到这要害的位置,众人嘴角在一抽。

接着,因为左手已经把对方的右手给架开了,杨蜜的右手已经在那半个圆的行进中,抵在了梁潮伟的心口。

这次不是掌法了,而是握拳,并且食指和中指是凸出来的。

“第三掌,打心口,或者一个大耳刮子打耳朵,把耳膜打穿孔……一,二,三,肝脾、动脉,心脏骤停。三下,三穿掌。”

看着眼里的奇怪与警惕愈发浓厚的众人,她耸耸肩:

“这就是八卦掌,不画圆,不出拳。这是直接点的打法,用最直接的方式打赢……然后就是好看的……”

她也看出来了梁潮伟是个二把刀。

按照师父的话来讲就是“打木桩”一样。

索性也就不在那么玩了,生怕给对方弄个应激反应出来不,再让自己受伤。

“梁老师,你再出拳,还是右手。”

“……好的。”

梁潮伟再次一个右拳冲出。

“这是通过步伐,他出拳,我还是打他侧身……”

重新用那种画圈一样的步伐,左手从梁潮伟手肘位置向左边一推:

“这样他右拳没法及时的变成肘击收回来,然后……侧身又暴露给我了。我可以一拳打肝脾……但这一招有可能被他身子扭转防住。所以我可以继续选择羊攻。”

轻轻的拍了一下梁潮伟的肋骨,整个人再次转圈。

那刚梳好的麻花辫在空中一甩,一个旋转下来人已经来到了梁潮伟身后。

一个类似刚才的龙形下势,但却更显得妩媚好看的翻花步+穿云探花手使出来,她的手已经探到了梁潮伟分开的两只脚中间。

化掌为刀,凝固不动。

“这一招出来,撩阴掌这么一下,人也动不了了……”

“……”

“……”

“……”

这特么得多疼啊!!!

在梁潮伟下意识的选择掰扣步伐,扣紧双腿的情况下,杨蜜站了起来:

“这样打就比较好看。但很麻烦,可真的能套照套起来的话,我就像是一只蝴蝶一样,绕着他身边飞舞旋转,处处都是杀招……”

这下别说其他人了,连袁合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

他这辈子合作过的武行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各种门派的套招见过的不下数千。

可真正能把“八卦手黑”这四个字贯彻到底的……目前还真就这个年轻的女演员一个。

好家伙……

她这几招真的是把这四个字演示的炉火纯青!

可是……

“八卦掌里应该没这些招数吧?”

一旁的张缙替袁合平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在武术队虽然是太极主攻,可八卦掌自然也学过,甚至连八卦掌的步伐都记得很清楚。

再怎么弄,也不至于这么狠才对。

而听到这话,杨蜜点点头:

“这几招倒不是我的八卦掌老师教的,是我师父于诚惠先生教我的。属于国术馆的秘传,建国后就不让用了。但我挺喜欢的,因为打起来很好看嘛……不信你们看……”

这次不用别人说,她自己纯粹的就把梁潮伟当成了沙包……

就如同刚才所形容的那样。

她仿佛化作了一只梳着马尾辫,翩翩起舞的蝴蝶,围绕着对方旋转的同时……

“撩阴!”

“挖心!”

“灌耳。”

“戳眼。”

“抓喉!”

一下又一下,全是要害攻击。

整个人围绕着梁潮伟了不到一分钟……可要是真打起来,对方不说死十次二十次吧,但丧失行动力,落个终身残疾肯定是免不了了。

越看,众人心是越凉。

连袁合平也是如此。

早些时候,王导告诉他这戏打算让张子怡来。

还拿来过张子怡练习八卦掌的练功视频。

都是分阶段练习的那种。

从对方练习录影带的视频里,袁合平一眼就看出来了,张子怡练习的并不认真,一些动作更是只有形却不会发力。

甚至几本录影带里的招数都没有精进。

完全是在摸鱼。

比起杨蜜现在的表演,别说差远了……差的真的是十万八千里还顺带南水北调西气东输外加环绕全球一整圈的。

并且,由于他并不是真正的武术世家,所以对于八卦掌的威力并不能像真正武林中人那般清楚。

可此时此刻,在看到这个年轻演员的表演后,他却忽然有种“得见泰山”的感觉。

打的阴,打的毒。

偏偏漂亮、干脆、利索的一塌湖涂!

但还不似李联杰那种利索。

他和李联杰合作过,从他的感官而言,或许李联杰其他的功夫可以,但《八卦掌》他打的感觉兴许是因为胳膊有些短的缘故,打起来还真有些猥琐的意思。

可这个女演员……真的不一样!

赏心悦目都不足以称赞她的功夫!

简直是……

华丽到倾城倾国!

从业四十余年,今天得见到这些“秘传”,瞬间给了他许许多多的启发!

竟然有种拨云见日更进一步的感觉……

“好,可以了。”

叫停了有些气喘的杨蜜。

他直接对一旁已经看傻了的那群人中的王佳卫说道:

“导演,TONY和杨蜜的这一段,先延后一些。先把其他人的弄好……她和TONY,还有MAX(张缙)的打戏,我要重新设计一下。用硬桥硬马的打!中间糅杂进去真正的功夫……出来后一定精彩至极!”

“嗯,好。”

王佳卫答应的非常痛快:

“那就延后吧,先来张振的群攻戏……”

“嗯!”

于是。

在一群人那跟看个怪物一样的眼神中,几名同样守在师爷旁边的袁家班武行们恭敬的走过杨蜜身边后,才加入到了张振所饰演的“一线天”的群像戏之中。

而杨蜜则笑眯眯的来到了徐浩锋身边:

“师兄,没给你丢人吧?嘿嘿。”

“……”

徐浩锋嘴角一抽,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

“你和我说实话……当初咱俩套招的时候,你用了几成能耐?”

“唔……那天不知道怀孕,身子不舒服嘛,吃的也不是很饱。三成最多啦~”

说完,她还半真心半假意的开了个玩笑:

“不过我打的很过瘾呀,师兄这个沙包打起来的手感……嗯,顶级的!”

“……”

徐浩锋嘴角疯狂抽搐。

可想了想后,自己也乐了:

“哈~”

小许啊……

等你来的时候,咱哥俩得好好喝一杯。

没事,你就把哥哥的胸怀当成你哭诉的平台吧。

好好跟哥哥哭一哭你这些年过的有多苦。

好让哥哥……

开心一下。

能吃,能打,还漂亮……

你能娶了她……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

“就……还行吧,挺开心的。”

电话里的杨蜜语气里满是一股……怎么说呢。

处处透露着“打的很爽”的笑意。

“大家都是武林中人,这个嘛……相逢何必曾相识。刀剑相交,拳脚无眼,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挺有趣的~”

听着妻子那满是一股激动心情的许鑫哭笑不得:

“为什么我感觉你是找到了沙包,打的很爽呢?”

“肯定开心呀……平常我对你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啦。碰都不舍得碰你一下。这好容易有几个倒霉蛋落我手上,我不试试师父教我的那些招数到底好不好使,谁知道下一次是啥时候啦!”

“这……行吧。”

总觉得她的比喻哪里不对劲,偏偏自己还无处反驳的许鑫点点头:

“那我知道了。下午还去?”

“不啦,下午我带暖暖到医院看看去。顺带问问咱们这种北方人在这边得喝什么凉茶。我看街边好多卖凉茶的摊子……入乡随俗嘛,我喝点败火的,或者是什么去湿气之类的玩意,宝宝也能吸收进去。”

“嗯……辛苦啦。”

“嘿嘿,你那边忙完了?”

“嗯,又开了个会,把开幕式的时间轴之类的对照了一下……他们是越来越紧张了。不过在我看来算是小打小闹。一个钟头都不到的开幕式,比奥运会确实差点意思~”

“行吧,那我挂……哦对!诗诗!”

“……诗诗咋了?”

“诗诗今天也在魔都,你快问问她在哪呢。魔都她也不熟,我好久没见她啦,你快带她吃点好吃的。”

???

听到这话,许鑫有些懵:

“我?带她?吃好吃的?”

“对呀。怎么?”

“大姐……我结婚了。”

“放心,诗诗是纯爱党,她不喜欢看牛头人的。”

“……”

介个狗娘们……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后,感觉到半个身子都麻木的许鑫无语:

“你看的还不少!!”

“嘿嘿……反正你联系下呗,要是能约,你下午把墨姐、还有其他人都约着,大家一起吃顿饭。”

怎么听怎么觉得她胳膊肘在往外拐。

不过……

“这次吃不了了,许志他们在燕京呢。”

“啊?干嘛去了?”

“《盲人电影院》,陆阳那片子我不是投了么。是从逆风这边出的,许阳、许华他们一听拍摄地是在燕京,本来想着找我来的。结果他们刚到,我熘了……反正大概意思是我要是赶回燕京,就拉着我到午门斩首去。”

“哈哈哈哈哈……”

杨蜜那边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再次表达了她今天的心情那是相当相当的高涨。

“行吧行吧,那以后咱们夫妻俩就只能浪荡天涯啦……我不和你聊了,回家吃晚饭准备去医院了。记得给诗诗打电话~”

“……我还有工作啊姐姐……”

都都。

无可奈何的许鑫挠了挠头,看着酒店窗外那烟雨朦胧的世博会馆……

虽然说把诗诗介绍给朋友们没啥关系。

但……有些时候您老人家是不是有点近乎过头了呢?

也就是你俩是好朋友,我才不多想。

不然……我指定觉着你对她有啥图谋呢。

一边琢磨,他一边拨通了刘知诗的电话。

……

“呕~”

车上,刘知诗再次干呕了一声。

脸色苍白,满眼痛苦。

哇。

杀青宴真的太恐怖了。

昨天晚上她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酒。

只记得……一开始大家还很开心,作为“老板”的杰仑从家里拿了好多据说很名贵的红酒来慰劳大家的辛苦。

这些红酒都很贵嘛。

别说别人了,连刘知诗自己听到了杰仑给她介绍时那句“阿鑫我都舍不得给喝喔”的话语,都忍不住升起好好品尝下的冲动。

然后……

几瓶红酒都喝光后,杰仑又喊了公司里的音乐人来。

大家开始喝香槟。

那会儿她就已经有些醉了。

迷迷湖湖的就记得……杰仑说安排大家去夜店玩。

然后到夜店后,那个酒保就是上次和蜜蜜在弯弯聚会时的酒保,好像也是杰仑的朋友。

看到自己后,问了一句“和上次一样吗”的话语。

接着几个子弹杯端过来,她一口闷下肚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再次苏醒时,就是今天早上8点多。

被李哥砸门给砸醒的。

她要赶不上今天飞魔都的飞机了。

而按照李哥帮她补全的记忆,她昨天还和人玩起了死亡轮盘。

据说那子弹杯一口一个,喝了七八杯……

她是全不记得了,但紧赶慢赶的上了飞机后,剧烈的后遗赠开始出现。

她吐了一路。

垃圾纸袋都换了好几个。

好容易下了飞机,人也头重脚轻,感觉自己好累,魔都人好多,商务车的发动机轰鸣声好吵……

大脑里就像是被无数鱼钩给勾住了一样,稍微路面有个颠簸,或者是发动机共振的声音大了些,就烦躁的想要锤自己的头。

戒酒!

以后我再也不喝了!

头好晕……好疼。

正琢磨着呢,忽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谁的电……哦,好像是我的。

“诗诗,没事吧?要不……先去医院看看去?看是不是酒精中毒了?”

一直关心她状态的李敏念关怀的问道。

刘知诗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后,翻找出了电话,一看来电人,脸上的烦躁之色稍褪:

“喂……”

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

许鑫一愣:

“诗诗,你嗓子怎么了?”

“昨晚喝酒喝多了……杀青宴。”

“呃……”

许鑫反应了一下后,才意识到《熊猫人》竟然拍完了。

于是笑道:

“那恭喜呀。”

“嗯……怎么啦?”

“没啊,你到魔都了没?”

“到……你怎么知道我在魔都的?”

“杨蜜说的啊。”

“……啊???”

刘知诗一懵。

蜜蜜说的?

蜜蜜咋知道我今天要来魔都的?

丝毫不清楚自己昨晚回到酒店后,给杨蜜打了十几分钟电话的她满是无语。

“啊什么?你没在魔都么?”

“呃……我在。好吧,我昨晚喝多了,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怎么?找我有事?”

“我也在魔都呢。”

“唔……好,那我发信息和你说吧?”

因为她这会儿乘坐的是公司的车,所以有些话她不想让司机听到。毕竟上次她是因为蜜蜜那个《梦幻诛仙》的广告,还跟蔡总吵了一架。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许鑫也没多想,应了一声:

“也行。那我挂了。”

“嗯。”

电话挂断,李敏念才问道:

“谁啊?”

“朋友。”

一边说,刘知诗一边把自己的通话记录给他看了下。

李敏念恍然大悟。

可马上眉头就皱了起来……看着低头发信息的刘知诗。

诗诗为什么……主动开始隐瞒起了和蜜蜜与许导的沟通了?

难道……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看了前面沉默开车的司机一眼。

诗诗难道和我想到一块……不对,她好像比我想的更主动。

那么……

他在沉默中,眼神里闪烁着思索的神色。

诗诗不想让别人知道许导给她打的电话,却把通话记录给我看了。

那么她防着的人,应该就是司机与坐副驾驶的助理。

毕竟俩人都是公司的人。

这……

没有什么不喜或皱眉。

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好像更踏实了些。

……

“我刚到魔都,昨晚喝多了,这会儿一说话脑仁都疼。”

“和杰仑他们?”

“对……我都不记得我喝多少,这会儿头疼的快炸了。”

“啊?我还说咱们一起吃个饭呢。那要不改天?”

“你来魔都做什么?”

“世博会呀。”

“……什么时候走?”

“明天下午。”

“那咱们约晚上行不行?我这会儿还要去公司一趟,等我忙完在说?”

“也行。那就约晚上吧,想吃什么?”

“暖胃的,解酒的……不喝酒!”

“哈哈,好~肯定不喝酒,放心吧。那晚上我和你联系?”

“嗯。没问题。”

“OK。”

结束了和许鑫的聊天,刘知诗收好手机后,重新萎靡的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这时,李敏念的声音响起:

“一会儿到那,吃点东西后你先到公司的休息室里休息吧。”

“不吃了。实在没胃口,一会儿我直接到休息室里休息一会儿,等蔡总就好了。”

话音落,前面的司机说道:

“蔡总说她今天中午不休息,让您到了直接去找她就行。”

“……”

原本就很烦躁的刘知诗听到这话后更烦躁了。

但她没吭声,只是靠在椅子上抓紧时间休息。

闭上眼睛,世界天旋地转。

嗯。

再喝酒我就是狗!

在这股天旋地转之中,她一路来到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

4月份的魔都不算冷也不算热,况且今天还下雨。

她从车上一出来,就被那地下停车场的汽车尾气混杂着雨水的潮湿给熏的摇晃了一下。

哎哟。

南方天可太遭罪了哟。

勉强打起精神,她压紧了自己的口罩,直接往电梯里走。

很快来到了蔡依农的楼层后,直接走了进去。

助理没进去,而李敏念实在是放心不下她这迷迷湖湖的样子,直接跟着她,俩人敲响了房门后,走进了蔡依农的办公室。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推门走进去后,刘知诗看着蔡依农,喊了一声:

“蔡总。”

“嗯。”

蔡依农应了一声,也没在意李敏念跟了进来的事情,一指沙发:

“坐吧,辛苦了,诗诗。熊猫人在弯弯的反馈还不错,很棒。”

“谢谢蔡总。”

刘知诗落座后也没摘口罩。

毕竟是老板,她也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憔悴的状态。

反倒是蔡依农有些奇怪:

“怎么还戴上口罩了?”

“呃……鼻子有些过敏,不舒服。”

“噢。”

蔡依农也没多想,让秘书泡两杯茶过来后,甚至都没问俩人吃没吃饭,直接把剧本往桌子前面一推:

“这是一份新剧本,你看看。”

她话音刚落,李敏念就赶紧起身走了过来。

蔡总心思粗不要紧,他这个经纪人得照顾好自家艺人才行。

从桌子上拿起了剧本看了一眼,他递给了刘知诗。

而刘知诗在接过了剧本的一刹那,人就愣住了。

《宫锁心玉》

编剧:于証

“?????”

这个抄袭的剧本……

怎么会在这?

她本就迟钝的脑子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这时,蔡依农的话语响起:

“等你拍完《怪侠一枝梅》后,下一部,你就拍它。”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