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30章 秦淮茹最后的挣扎!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两个在林飞手里吃过的大亏,绝对是棒梗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

更是这辈子,最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

而且,他这两次招灾还好死不死的都是因为林飞的缘故。

这种情况下,棒梗怎么可能还会不怕林飞!

他看了林飞,简直就是看见了这世上最恐怖的魔鬼!

恨不得,当场就钻自己奶奶贾张氏的怀里去犯!

棒梗玩了命的想要往后退。

躲开那个,在他心目中,比恶魔还要恐怖一万倍的存在。

就好像是下一秒,林飞都会变成吃人的魔鬼,直接把他一口给吞了一般!

可奈何,这棒梗是被两个身强力壮的警察和保卫科工作人员给提熘在手里。

两双铁钳一样的大手,训练有素,虽然不至于,以小欺大,让他感觉到疼痛。

可是任凭这熊孩子怎么的挣扎,也别想动弹分毫。

倒是林飞,眼看着这熊孩子露出了这么一幅活见鬼的样子。

非但没有感到惊讶,反倒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

再度把头靠近了棒梗几分。

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熊孩子之王几分。

然后忽然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各位,先别忙着带走这秦淮茹和贾张氏,我还有点事情,得要搞清楚。”

林飞忽然朗声开口,对李主任和那一众派出所和保卫科的工作人员说到。

“嗯?”

听见林飞这话,包括李主任在内。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毛。

李主任更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小飞,贾张氏和秦淮茹这两个罪大恶极的人,就交给派出所的同志们去处理吧,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呵呵!李主任,您别误会,我不是有话要问这秦淮茹和贾张氏……”

听见李主任的话以后,林飞哪里还不知道这位的意思。

当即就是摇了摇头,然后指着那还在不断挣扎躲闪的棒梗说到。

“我想要当着这秦淮茹和贾张氏的面,问这棒梗一些问题……”

“棒梗?这熊孩子知道些什么事情?你有啥好问的……”

听见林飞的这番话,李主任脸上的不解之色非但没有变少。

反倒是变得更重了!

在她看来,这棒梗虽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一肚子的坏水,早早的长歪长残了……

可是说一千道一万,这家伙到底就是一个熊孩子而已。

林飞至于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一个熊孩子的麻烦吗?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有什么是其他街坊们都不知道的隐情?

李主任一头雾水,在场的那些其他街坊邻居更是不知道这林飞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就连棒梗的亲奶奶贾张氏也是不知道林飞想要做些什么。

被臭抹布堵住嘴的她,只能一个劲的不住的发出呜呜的猪叫声。

唯有秦淮茹!

精明的和得了道的千年老狐狸的她,听见林飞这似笑非笑的话。

瞬间就明白过来,林飞打算要做些什么。

更是一下就猜到了,接下来林飞想要干什么。

当即就吓的连头顶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哪里还敢让林飞开口,去套棒梗这个熊孩子的话。

当即眼珠子一转,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再度挣扎着,大声叫喊了起来!

“小飞,林飞兄弟,我错了,我知道这些年,我和我婆婆,甚至是我们整个老贾家都做错了!”

“我向你道歉,向你认错,我给你跪下了,我甘愿认错,甚至愿意付出我的生命,来换取你的宽恕!”

“但是,我的儿子是无辜的!我的儿子虽然不懂事,可是他到底是个孩子啊!”

“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放过我儿子一命吧!他只是个孩子啊!……”

“你有什么仇有什么怨,都冲着我来,不要对我儿子下黑手,不要伤害棒梗……”

“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不可以这样啊……”

秦淮茹的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那叫一个可怜卑微。

一边哭嚎着,一边整个人就好像是被抽掉了骨头一样。

软软的跪倒在地,也顾不得自己的两条胳膊都还是被派出所和保卫科的工作人员扣押着。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一个劲的想要想着林飞的方向磕头,想要以此来博取同情。

那场景,仿佛是她真的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真心悔改。

又仿佛真的是一个慈母,尽管作恶多端,机关算尽,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

为了能让林飞不对自己“无辜”的宝贝儿子下毒手。

心甘情愿的束手就擒,认罪伏法一般。

看见秦淮茹这凄惨可怜,甚至已然是带着一些疯癫的举动。

原本还对秦淮茹,对棒梗冷眼旁观的一众围观群众中。

却是有不少心肠软的的,慈悲心,圣母心泛滥的街坊们,都开始了心软模式。

一句“他还是个孩子!”

直接就让他们忘记就在不久之前,这棒梗还是四合院里人嫌狗厌的熊孩子。

甚至有些圣母心泛滥一点,见识浅薄一点的老头老太太们。

心里都开始觉得,林飞做的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这贾张氏和秦淮茹都已经落得这样的下场了,这林飞居然还要对棒梗下死手。

未免也忒不近人情了一点!

毕竟人家秦淮茹都已经给林飞跪下,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至于这样赶尽杀绝吗?

秦淮茹到底不愧是得了道的妖精,成了精的盛世白莲花!

即便已然是身败名裂,身陷绝境。

可依旧是能在临死之前垂死挣扎,爆发出最后的手段!

妖精,到底是妖精!简直是死性不改!

不过,这也已经是秦淮茹最后的回光返照了!

即便是能靠着自己的演技,靠着这院里人心里这点有限的同情心,挣扎一波!

可又能泛起多大的浪花来?

再说了,林飞是什么样的存在,秦淮茹这朵盛世白莲全盛的时候,都没有能在林飞身上得到一星半点的好处!

更何况,是眼下这种局势?

这秦淮茹不知悔改,还想着垂死挣扎?

简直是痴人说梦!

……

“打住,打住,秦淮茹,赶紧收起你假惺惺的那一套!”

还没等四合院里那些已经被秦淮茹这个盛世白莲给蛊惑的老头儿,老太太们开口,替这朵修炼成精的盛世白莲花求情。

林飞就抢先一步,直接冷冷的打断这秦淮茹的施法前摇。

不带一点同情,冰冷的就如同是万年寒冰一样的声音,好似寒冬腊月里的一盆冷水一般。

直接就把这些刚刚升起一点点同情心的街坊们,给硬生生的冻的冷静了下来。

更是直接直接把秦淮茹在心里好不容易才升起来的那一点点的希望之火。

给扑灭了个干干净净!

原本还哭的梨花带雨,涕泪横流的盛世白莲秦淮茹,瞬间就愣在了哪里!

万分震惊的看着林飞。

“不是,我……”

这妖精原本还想要给自己再解释两句。

谁承想。

林飞这家伙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

直接冷冰冰的自顾自说道。

“别不是,不是的辩解了……秦淮茹,你别摆出一幅可怜兮兮,像是我冤枉了你,害的你家破人亡的可怜样子!”

“你要搞清楚,我才是受害者!我的父母还有大伯,还有那对那些可敬的,为了种花家,为了我们所有人献出生命的人!”

“他们才是被你们羞辱,被你们辱骂,你们最最应该跪下认错,祈求他们原谅你们的人!”

“再说了!你们落到现如今的地步,也不是我林飞坑害的你们!”

“老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们的下场,那叫活该!“

“你要搞清楚,你,还有你们这一家人,现如今落到这个地步,全都是因为你们自己造孽,一天天不干人事!”

“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纯粹是你们咎由自取!”

“如果不是你,一天到晚的算计来算计去,不知廉耻的靠着自己的演技,去蒙骗院里的街坊们……”

“如果不是你婆婆,作恶多端,坏事做尽!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祸害院里的所有人,甚至连谋杀亲夫这种恶毒事情都做得出来……”

“如果不是你们整个贾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部都坏透了,烂透了……”

“老的作恶多端,小的偷鸡摸狗,不老不小的更是不知廉耻,不思进取,不干人事……”

“你们又何至于,会落到这样人厌狗嫌的下场?”

“现如今,你说你知道自己错了……你还说什么求我不要赶尽杀绝?放你们一条生路!”

“你们早干嘛去了?”

林飞这一番话,越说道后面越是火大,越骂到后面,心里就越痛快。

到了最后,更是直接就骂出了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说句实在话,林飞的性格还算是沉稳的,从来不主动与人交恶。

甚至,即便是和人争吵,哪怕是真的冒犯到林飞。

逼的林飞直接不惜以后雷霆手段,强行制裁,压制这些家伙。

林飞那都会或多或少的,给这些家伙留下的点退路。

绝对不至于会赶尽杀绝。

曾经的管事大爷刘海中,就是最好的代表。

即便这家伙也是得得罪过林飞。

更是因为林飞的原故,才被送进轧钢厂的保卫科坐拘留。

但是,林飞到底也是没有做过赶尽杀绝的事情。

恰恰相反,在刘海中他们家最落魄,最倒露,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

最后也还是林飞向着他们家伸出了援手。

这其中虽然说林飞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私心。

想要买下刘海中家的房子。

但是,毕竟林飞也是向他们伸出过援手。

综上所述,林飞虽说不是什么圣母心泛滥的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唯有贾家,由始至终,林飞是对他们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

不仅仅是因为林飞早就已经看过剧情的发展,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这一家子老小是什么样的货色。

他还不至于这样看人下菜碟。

而是因为这贾家人早早的就已经是招惹到了他的头上。

贾张氏和棒梗就不用说了,这对黑心肝的祖孙俩,看见林飞的日子好就不痛快,不仅企图偷他家的东西,用各种恶心手段,讹诈他林飞,

更是还用各种各样的下作手段,算计他林飞!

最最过分的,还是贾张氏那张破嘴。

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辱骂林飞这一世的父母和大伯!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人人敬仰,为了种花家的发展不惜献出生命的烈士啊!

这贾张氏算计林飞,恶心人,甚至是辱骂他林飞。

林飞都能忍,都不会对他们一家这么赶尽杀绝,把他们一家全都送进派出所!

唯有侮辱他的父母和大伯,侮辱烈士这一点!

林飞绝对不能有半点的容忍!

烈士不可辱!羞辱烈士者,必须死!

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把贾张氏送进派出所,吃花生米一点后路都不给留下的最根本原因!

至于秦淮茹,也同样是如此。

自打一开始,秦淮茹就是因为林飞的大伯在轧钢厂上班时不幸牺牲。

这家伙眼红轧钢厂送来的,他大伯的阵亡抚恤金,而企图算计林飞手里的那两套房子!

然后被林飞义正言辞的拒绝,心生怨恨。

进而一步步的得罪林飞,甚至后来彻底的疯魔,和林飞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

最终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林飞也是因为这一点,执意要把这家伙也彻底的一脚踩死!

虽然说,林飞现在的日子过的如火如荼,和自己的妹妹日子过得比院里所有人都好!

可是,那是因为林飞是一个穿越者,有着两世为人的经验,系统加持,有远见之明。

能够一步步的瓦解了她秦淮茹的算计!

可是要是换了林飞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呢?

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早早就没了爹妈,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妹妹,不愿万里的来到四九城,无依无靠,就靠着那一点抚恤金活着的少年!

这样的一个烈士家属,这样的一个可怜人!

这杀千刀是怎么忍心算计,狠心得了手的啊?!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