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四十八章 量身打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四打算给朱浩升官。

明面上不行,但朱四觉得,没有升官的朱浩便等于是没有得到应有的赏赐。

自小接受法家教育,秉承着“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原则的朱四,认为赏罚分明是帝王必须要有的胸襟和气度,于是研究怎么跳过杨廷和,让朱浩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于翰林院中更进一步。

朱四没有对外提及此事。

也就是说,他打算暗中给朱浩升个官,因为他知道,即便跟朱浩说了,朱浩也不会同意。

朱浩一定会严肃地告诉他,现在必须要隐忍,一切都要等到杨廷和等旧派势力倒台后,再考虑这件事。

这天朝会结束,朱四召内阁四名大学士,以及兵部尚书彭泽、户部尚书孙交四人到乾清宫问及有关西北军务。

待军务谈完,朱四有意无意提到翰林院之事。

“……诸位卿家,自从袁阁老病故后,朕一直想在翰苑中增一人入阁,协助尔等完成朝务,也是为避免诸位太过辛苦!却不知……何人有此名望和能力?还有……若是有人补上去,其卸下的官缺找何人递补?”

朱四的问题,让人听来很是“别扭”。

前面的问题还算正常,问翰林院中谁有资格入阁。

后面的问题则显得太过天真烂漫。

朝廷中枢各衙门,基本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人空出位置,自然需要有人增补,但翰林院体系跟别家不同,人员无定制,就好像内阁大学士一般,少的时候三人也行,多的时候六七人也凑合,至于翰林学士出现空缺,多数时候都是由人来兼任,相当于一个虚衔……

作为皇帝难道你连最基本的官场规则都不懂?

没人教过你吗?

居然问出如此天真的问题!

杨廷和听了朱四的问话心里很不高兴。

分明小皇帝又想在内阁中塞人来分薄他这个首辅的权力,或是找人监督他,之前让袁宗皋和费宏入阁,就已让杨廷和做事受到掣肘,到现在他在内阁值房说话都要避讳费宏,如此情况下,还想要加个内阁大学士?

没门!

孙交出面:“陛下,四名阁臣其实已能胜任。大行孝宗陛下时,内阁多数时候都只有三人,却依然能维持平稳,阁臣不在于人多,而在于其本身能力高下。再说了……杨中堂乃治国安邦之能臣,陛下实在无须担心此事。”

这话孙交说出来,很有说服力。

虽然孙交不是严格意义上新皇的人,但也是中立派,属于“旁观者清”的范畴。

朱四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眼前这些朝中重臣,都以为他这个皇帝要为自己在内阁中添置一人,用来争夺权力,其实……他对此还真没什么兴趣,问题就在于他清楚,就算提拔上来一个,也很快会被杨廷和收编,比如说袁宗皋和费宏……能力和威望都有,但入阁后帮到他什么了?

找个人入阁,其实是想在翰林苑中腾出个位置,然后把朱浩推上去,安心为自己做事。

朱浩的本事有多大?

不比阁臣强多了?

所以他说这件事的主要目的是想给朱浩加官进爵。

朱四道:“朕是这么想的,翰林院中人才济济,如今已是夏天,经延马上要停了……以后日讲的时候,能不能找一些年轻才俊来给朕讲课?有时候一些老臣的理念,太过古板陈腐,你们考虑一下。”

皇帝如此关心经延日讲?

大明的经延日讲,分为春秋两季,在酷暑和寒冬不开。

朱四头脑敏锐。

他明白,要给朱浩升官,还不想说出自己跟朱浩的真实关系,那就要从翰林院的体制入手,怎样的方式才算是对朱浩的器重?以及朱浩要怎么才算是熬出头呢?当然是让朱浩进侍经延日讲。

且如此一来,朱浩能正大光明入宫,到文华殿跟他会面,经延日讲的空隙,还能把朱浩单独召过去说上两句话。

如此沟通起来更加方便。

杨廷和此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先前还想找人入阁,跟自己形成竞争,怎么一扭脸就提到经延日讲的问题?还说需要年轻人?

啊不对,这小皇帝想培养自己人,知道那些老臣他笼络不了,干脆从年轻人着手,也有可能是之前经延日讲之人说的“大道理”太过于沉重,小皇帝不爱听,想把老的经延日讲官给替换掉。

杨廷和打破脑袋也想不到,朱四费这么大的劲,就是想给朱浩升官,体现出皇帝对朱浩的重视,所以他压根儿就没往朱浩身上做任何联想,只是想小皇帝是要从年轻翰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孙交先前对于增加内阁大学士之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此时孙交见其他人在经延日讲官的问题上也是默不作声,只能硬着头皮出列道:“陛下此议甚好,翰林院中从来都不乏年轻厚学之士,是该让年轻人多接触陛下,年轻人朝气勃勃,或能带给陛下新思路。”

要说在场人中,隐约能感受到新皇目的的只有孙交。

因为孙交隐约知道朱浩在新皇体系中的地位和价值,小皇帝拐弯抹角提到要在经延日讲官的问题上增加年轻人,很有可能是想让朱浩加入其中。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朱四笑道:“孙部堂是这么想的吗?真好,那杨阁老和诸位……如何看?”

问题再次抛给了杨廷和。

杨廷和先侧目望了孙交一眼,似在怪责对方一席话是在给自己出难题,随后拱手道:“老臣会酌情考量。不过可能,要等到秋日重开经延后才可实行。”

朱四道:“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朕觉得可以再开几天日讲,朕少年便继承大统,深感责任重大,希望能从别人身上汲取到治国方略,只要他们不觉得辛苦就好。”

蒋冕笑道:“陛下向学乃天大的好事。如此下臣等人,会做安排。”

蒋冕顺着杨廷和的话说下去。

既然老杨你说同意皇帝的主张,那我们就给安排妥当。

皇帝一心向学,这不是好事吗?

难道皇帝远离儒者就好了?

正好利用经延日讲的机会,多对小皇帝灌输儒家思想,让其接受我们文官治国那一套……

实在没理由拒绝啊。

……

……

出了乾清宫。

杨廷和跟蒋冕并肩而行,二人不用回内阁值房,因为当晚轮到他们值夜,这会儿得回家去好好休息。

“难道你没听出,陛下想从年轻人中,找一些人用作私利?”杨廷和皱眉问道。

蒋冕叹息:“此等事,堵不如疏。”

有些事,不是一切都要以你杨廷和的意见为准,也不能事事都向你这个首辅的利益看齐。

不能因为你杨廷和觉得小皇帝要在翰林院中培养自己人,就打击皇帝积极向学的态度,咱是同僚,不是你下属或是奴仆。

“嗯。”

杨廷和不再言语,但看向蒋冕的目光有些不善。

……

……

杨廷和回府后,特地派人去翰林院把杨慎叫回家。

杨慎听说皇帝的意向后,脸上满是喜色,道:“父亲尽管放心,翰苑中多都尊崇您的施政主张,没有不循规蹈矩之人……就算陛下想要拉拢,也不会如愿。”

杨廷和道:“那么多人,你能确保吗?”

杨慎面带微笑:“选谁去进侍日讲,不是由父亲说了算吗?”

杨廷和摇摇头。

显然他不同意儿子的说法。

我是内阁首辅,又不是翰林学士,更不是詹事府詹事,你怎么能说经延日讲的人选由我来定?

虽然事是这么回事,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父亲是担心刘学士会从中作梗?”

杨慎问出个关键问题。

现在翰林院体系中,好像唯一能跟杨廷和叫板之人,就是翰林学士刘春。

刘春该死不死,被朱浩完成个起死回生的神迹后,到现在于翰林院中威望日隆,甚至现在要选个人入阁,有极大可能便是刘春上位。

而刘春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什么事都听从杨廷和的存在,尤其制诰方面,经常有自己的主张,对于杨廷和的意见只是作为参考,而不是全盘采纳。

杨廷和道:“陛下既然想在翰苑中培养年轻人,你先去拟个名单,看谁能胜任。”

“嗯。”

杨慎很有信心。

别的事或许不能帮到父亲,但翰林院的事情……杨慎自问能力不比刘春差,甚至可以取而代之,直接帮助杨廷和掌管翰林院。

知根知底的地方,做的又是“寻找年轻翰林”这种简单至极的差事,杨慎觉得自己一定能办得合乎杨廷和的心意。

……

杨慎回去后,率先找到余承勋。

余承勋不解地问道:“年轻人?翰林院可是苦修之所,能混上去的多半都不年轻了吧?以我们的年岁……能进奉经延日讲,不算老吧?”

言下之意,这说的不就是我们吗?

为什么还要找别人?

难道你我不是翰林院中的“年轻人”。

杨慎笑道:“不是有新科鼎甲进士、庶吉士?还有那些留馆之人?”

所谓的留馆,也就是曾经的庶吉士,三年考满成绩优异留在翰林院的人。

翰林院中遴选庶吉士,第一条原则就是年轻。

虽然要混到侍读、侍讲这级别,至少要来个九年考满,但三年留馆的人中,二三十岁的人挺多,虽然平时没什么大作为就是了。

余承勋顺口提了一句:“敬道,好像就挺年轻,比谁都符合条件。”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