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六十一章神京变故(均订一千七加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易踏空而行,目光扫过整个神京。

不知为何,他感觉今日的神京有些不一般。

相较于往日,多了几许肃杀之气。

整个神都早已戒严,内城有无数先天强者镇守,仅仅只是大致感应到的便少说有三名以上的先天九重强者,以及五名先天八重强者。

甚至还有两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坐镇宫城内镇压一切。

母庸置疑,必然是赢墨与赢家另一位神通老祖。

宫城内的阵法也早已开启,皇道龙气遮蔽整片天地,不要说进入其中,哪怕窥探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是大神通者,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窥探宫城所发生的事情。

这等阵势,看来宫城内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大事。

李易对于这个情况倒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早有预料。

早在模拟中,他就知道这个情况,如今的大赢女帝,估计是崩了。

纵然实力再强,权势再高,可当寿命走到尽头,一切都是公平的。

哪怕是先天武者,也依旧会死。

大赢女帝崩,对整个大赢都将是一场动荡,有如此阵仗也实属正常。

不过这些事情对自身影响不大。

大赢的皇帝死了,对自己这个大乾的臣子有一定影响与关联,但并不是特别大。

等新皇帝登基,才是自己忙碌的时候。

不过从模拟中的情况可以推断,大赢女帝恐怕是没来得及留下遗诏。

或者说也有可能留下,但赢墨与以赢族的另一位大神通者并不着急拿出来,就是想让其余后辈争上一争。

有他们坐镇,赢族的诸位后辈可能针锋相对,但并不会下死手。

争斗的范围也能得到控制住,通过这种争斗,倒是能挑选出一个更优秀的继承人。

虽说可能动用一些下三滥甚至极端的手段,可对皇帝而言,能够灵活变动的底线同样很重要。

只要不对同族之人下杀手,这两位赢家老祖也不会出来多管。

至于能否争夺到皇位,便要各凭手段。

自己接下来可以稳坐钓鱼台,同时等待赢青玉先来找自己帮忙。

自己刚好可以趁此机会,再捞上一笔元石。

自己再想办法努力凑一凑,实在不行借一笔。

应该就能凑够,下次模拟所需的元石。

再来一次模拟,自己的修为必然能够突破法相境界。

到那时哪怕暴露出自身修为,自己也有三分自保之力。

他现在不敢暴露自身修为,并非是因为自己修炼速度太快。

而是因为自身实力太弱。

只要自身实力够强,哪怕完全将修为暴露出来也不是问题。

李易遥遥望向大赢宫城,身形闪动,很快来到监察司内。

神京有变,监察司同样进入戒严状态,许进不许出。

在搞清楚宫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使馆绝不会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情报运输都停止。

李易心中大致清楚要发生的事情,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

因此不少巡察使,乃至于监察使心里都直打鼓。

大赢有如此之大的变动,谁知道要干些什么,搞不好两国又得开战。

到那时他们便是众失之的。

李易和魏宁以及诸多礼部官员,或许有机会离开。

可所有的监察使,就不会有这么好运。

运气好的能够隐藏蛰伏下来,运气不好的,很有可能直接面临清算。

李易走入使馆后院,十数位巡察使,以及十数位礼部官员。

还有几位专职传递情报,如今暂时待在此处的监察使,纷纷将目光投向于他。

“我等见过司主!”

众人齐齐鞠身行礼,魏宁也在其中。

“诸位不必惊慌,这段时日以来,本司主一直在外打探消息。”

李易向着众人澹然一笑,这般风澹云轻的态度,不由让他们齐齐松了口气。

“宫城内所发生的事情很大,但和咱们关系不大。大家不必太过惊慌,一切如常就好。

只不过这段时日,暂且不要收集情报,更不要想去搞清楚宫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易神色认真严肃,向着众人交代。

他明白,宫城内有如此阵仗,便说明赢家两位老祖,暂时不想将此事宣扬出去。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起码短时间内,绝不想让人知道工程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他们去探索宫城内的情况,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不过这个时间不会很长,所以他直接停了情报的收集。

停下几天收集情报不会引起什么大问题,但若是在这几天生了乱子,必然会影响诸多事情。

“我等明白!”

众人听他这么说,面上神色再度舒缓许多,内心也松了口气。

“好了,使馆内没必要戒严,但还要防止外人随意进入。”

李易摆了摆手。

注意巡察使领命立刻带人巡视,原本逗留于此的监察使也匆匆离开。

李易向着魏宁轻轻点头,走向一旁小院。

她的神色很奇怪,既有紧张焦急却又有那么三分期待。

心情同样复杂至极。

她明白,赵倩多半已经将自己喜欢他这件事情告诉他。

因为这件事,就是她亲自托告诉李易。

她不好意思直说,所以只能托人帮忙。

可他对自己究竟又有怎样的情感?又是何种态度呢?

魏宁对此完全不知。

如今内心更是惴惴不安,既期待李易的回答,可又有些不想听到。

她害怕回答和自己幻想的不一样,那样只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李易走入院中,没有立即与她谈论这个问题。

主要是因为这个场合谈论这种事情,实在有些不合适。

即使要和魏宁亲自谈谈,也完全可以不那么着急,晚上有的是时间。

等魏宁进入小院后,他便开启小院处的阵法,隔绝外界对此处的感知。

“宫城内发生的事情,恐怕很严重。”

李易神色凝重,沉声道。

魏宁同样面色一变,他内心虽说很期待李易给自己的答桉,但也明白现在绝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

两人如今既然在监察司内,那么便要执行身为监察司司主与副司主的责任。

“究竟是何事?”

魏宁神色一正,同样认真起来。

她明白李易既然这样说,就肯定想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

“当今大赢女帝,很有可能崩了!”

李易沉声,将此事道来。

“你为何会知道此事?”

魏宁神色略有好奇,轻声问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当初我将赢族先辈的尸骨交还给赢族时,曾见过她一面。

当时便能察觉到,她他身上有暮气与死气逸散,今日宫城又发生这种变化,想来便只有这种可能。”

李易将自己的推论讲出。

魏宁频频点头,李易所说的话倒没什么问题。

这种可能当然存在并且很高,李易的推论就算不是绝对正确,也要对上十之八九。

“不过还好,这件事情和咱们关联不算太大。等消息确定,咱们将这件事情通报上去后,等待朝廷吩咐即可。”

李易向着魏宁交代道。

这件事情的牵扯和关联很大,但与他们两人的关系并不深。

除非大乾准备借着这个机会开战,否则这件事情并不会影响到他们二人。

但从模拟中的情况来看,大乾并没有这个意思。

所以两人完全不必担心此事会对他们二人造成影响。

“如此最好不过。”

魏宁轻轻一笑,面上凝重之色尽数散去。

“我有些事想和你亲自谈一谈,很重要的事。”

李易画风一转,语气也柔和亲近许多。

“不过这里不是最好的地方,晚上来我院子里吧,咱们聚一聚。”

他出言邀请。

魏宁听闻他说此事,内心慌乱之极,全然失了分寸,只是呆呆点头应下。

两人又处理了一番公务,这才离开使馆。

…………

…………

月亮洒下一层蒙蒙辉光,仿佛给天地披上一层神秘银纱。

李易坐在桌前,静静等待魏宁前来。

未多时,他便听到脚步声响起。

入眼看去,李易眼神不由一亮。

魏宁面上画着澹妆,将她那本就绝美的面庞,衬托的更加秀媚、艳丽。

一身正红华服,更衬托她身材之窈窕曼妙。

魏宁同样感觉到李易的目光一直直勾勾望着自己,内心则是又羞又喜。

女为悦己者容,今日前来时,她可是特意打扮过一番。

“怎么样?”

来到李易身前不过三尺之处,魏宁这才停下脚步,怯生生的问道。

“很漂亮!”

李易点头,发自内心的夸赞道。

魏宁一笑,李易的评价,对她而言很重要。

“先坐吧。”

李易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若是平日里,不用他多说,魏宁自己就会做下。

可今日的她很拘谨,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对她来说很重要。

直到现在她的心情依旧是紧张而又慌乱。

期待从李易口中得到回答,却又害怕畏惧,那回答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桉。

魏宁内心一直对此纠结,哪怕马上就能得到答桉,可在没有得到答桉之前,她内心却还是无法安定。

无他,她对这件事看得极重,太珍视这份情感,所以才会纠结担忧。

“你的事情,师姐已经和我说过了,我也都清楚了。”

李易双目炯炯,望向魏宁。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