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15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火不断的在燃烧着,因为酒有乙醇的存在,所以火焰就这样一直附着在坛子里所装的酒的表面上。

浓浓的酒香不断涌出,足以见得这老酒的年份绝对是足够的。

就这样,他们一直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坛子里面的火焰自然熄灭。

“这火一定要等到它自己灭掉才行,才能确保里面的酒被全部烧干,没有了酒之后,剩下的这些就是我们要的。”

陈年点了点头,将这记了下来,虽然自己昨天的设想被推翻了,但是把酒里面的乙醇烧干用剩下的液体是陈年以前没有想过的操作。

而这也被他们叫做炒酒。

霍先生让陈年搭手,将这装着酒的坛子抬起来,然后把装着食材的瓦罐上面的荷叶撕开,把黄酒倒了进去。

此时已经没有了酒味儿,反而是浓浓的粮食的香味儿。

“你一定要记得在做这道菜的时候一定要把酒控制好,就像是很多人在自己家里酿酒的时候没有酿好,反倒是让酒变成了醋,而我们这也一样,如果弄不好的话,把这个倒进去做出来的佛跳墙就是发酸的。

你想一想酸味的葡萄酒那能好吃吗?”

陈年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不好吃。”

“这就对了,所以在熬的时候一定要控制好酒,把我刚才的步骤都记住,而且你还要牢记一点,酒的好坏和年份和成品也是有关系的,总之在佛跳墙中每一味食材都有它自己的作用。”

陈年想想感觉也是,这种级别的菜每加一味调料,每放一种食材都有自己的目的,其中的任何两种食材之间合不合味道对于它来说都很重要,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提供什么样的味型都是经过不断实验的。

否则的话不可能从现在一直发展到以后,佛跳墙的做法都没有产生太大的改变。

唯一改变的可能也就是一些厨具罢了。

在将处理好的黄酒倒入瓦罐中之后,简单搅拌了一下,使其均匀,然后霍先生重新找了一块儿荷叶盖在上面,再在瓦罐的脖颈处系好绳子,避免漏气。

上面还被放了一个盖子,将荷叶压的紧实。

这么做是煮是炖也是闷,由于气体出不去,所以那些从表面上蒸发起来的雾气来到荷叶上之后,凝聚成水珠,又重新滴回了瓦罐中,如此一来也就使得这汤越来越香醇,越来越浓厚。

再加上这次放进去的多是些鸡的零部件,搭配着后倒进去的粮**华,越熬味道也就越加的厚重。

“好了,回去休息吧,今天的工作不多,等一下这个要炖八个小时,做好就已经到下午了,你下午的时候再过来。”

随后霍先生说道。

陈年点了点头:“师父,那这边不需要人看着吗?”

“不用。”霍先生显然对自己的佛跳墙很有信心,毕竟每年他在船上都会做几次,对于这其中的步骤早已经熟悉的不能更熟悉了。

“只要一直用小火慢慢地煨就好了。”

听到霍先生不需要人在这边守着之后,陈年这才将厨房里其他的地方收拾了一下,然后准备回去休息一下。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虽然早上他也没做什么工作。

但既然师父要给自己放假,陈年也觉得没必要去矫情,在这个时间里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东西,就算想要练习也不差在这一时半会儿的,更何况早上刚刚吃过早饭,陈年现在一点都不饿。

随后二人就这样离开了厨房。

霍先生还有很多日常的事务要进行处理,所以暂且不回去休息,陈年倒是有心帮忙分担一些,但一想到这些大部分都是决策方面或者是财务方面的事务,自己参与进去也不大合适。

只是在二人分别的时候陈年还是又说了句:“师父,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让人来叫我,我会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放心吧,你可是我的徒弟,我不用你用谁,你先回去休息吧,需要你干活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听到这话陈年才放心的回去休息了,不过哪怕是在回去的时候,陈年想着先前用火烧酒,然后再拿酒汤来对原汤的操作有点惊艳。

“这一招真是妙啊。”陈年感慨了一路。

回去之后陈年甚至又好好的琢磨了一下,自己以后回去再研究其他菜的时候,也可以用这种方法。

但具体要怎么运用,那还得等到后面再慢慢的琢磨琢磨才行。

由于自己被放了假,所以陈年中午也不需要再去厨房里。

中午吃饭陈年有三种选择,第一是到上面的厨房里面自己去做,第二是到别的厨房里面蹭别人的员工餐,以自己的面子肯定是能够吃到饱的。

第三就是去餐厅里面点菜吃。

想来想去陈年还是选择了第三个,反正自己现在又不缺钱。

于是陈年就在中午的时候来到了一层的餐厅之中,点了两道菜和一碗米饭。

结果吃着吃着忽然感觉面前站了一个人:“帅哥,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当然不介意,这里是公共区域。”陈年耸了耸肩并没有拒绝。

一眼看去,对方是个金色长发大波浪美女。

有一说一还是挺好看的,陈年不禁心里感叹道。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又继续低下头干饭了。

“帅哥,我每天都来餐厅里吃饭,怎么之前一直都没有见过你?”

坐下之后金发美女先是给自己点了一份以鱼肉做的前菜,一份牛排,一份甜品,喝一杯咖啡之后,这才好奇的看着刚才答应让自己坐下之后就一直没有抬过头看自己的陈年问道。

“我很少来餐厅吃饭。”陈年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米饭和菜之后,这才回答道。

但说完又埋下头继续吃饭了。

陈年的吃饭速度极快,这又不是在什么必要的场合,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所以也顾不上什么优雅。

而那金发美女看着风卷残云一般的陈年,几次想要开口,但最后发现陈年根本就没有朝着她这边看过来,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

同时她心想着明明陈年看起来有气质,长得也很帅,虽然是东方人,但又特别高大。

点的菜也都不便宜,怎么看着吃起来就好像是有人跟他抢一样呢?

硬生生的把好几十美元的菜吃出了几美分的感觉来。

就像是吃牛排不切着小块儿吃,而是直接整块儿大口的吃。

可她不问陈年是注定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

以至于陈年在吃完之后直接叫来了服务员付钱。

“陈师傅,一共九十美元。”

陈年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百美元来:“辛苦了,这些麻烦你收拾一下,剩下的是小费。”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擦了擦嘴。

“谢谢陈师傅。”那服务员一下收到了十美元的小费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这个时期的十美元比得上后世的好几百块了。

光是陈年的这小费就抵得上他将近两天的工资了。

付完钱之后,陈年又对着那名女士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转头就走。

这举动反倒让那名金发美女有点儿不太自信了。

“你刚才说他叫什么名字?”

“陈师傅?”

那服务员听后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位客人,不是的,陈师傅是他们中国的一种称呼方式,他是我们这里的一名厨师,而师傅是一种敬称,所以我们一般都称他为陈师傅。”

结果金发美女听后心中一惊:“他是船上的厨师?那中午他怎么没有做饭,而是跑到外面来吃了?”

“是这样的女士,陈师傅和其他的师傅不一样,他是我们船上总厨的学生,如果是上一次船只从香港到旧金山的话,您还能吃到他做的菜肴,但现在他只给总厨帮忙了,想要吃到他做的菜确实是不太容易。

当然了,如果您能吃得到我们总厨霍先生的菜的话,说不定其中也有这位陈师傅参与。”

金发美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但不管金发美女怎么想,这对于陈年来说注定只是一个小插曲,虽然她觉得人家好看,但这只是一种对于美的欣赏而已,如果要陈年看到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他也是会心中有这样的想法的。

在美这件事上不分男女。

甚至也不分物种。

下午陈年在房间里又看了一会儿书,记了一些笔记,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又上楼来到了霍先生的厨房当中。

虽然现在距离师父所说的小火慢煨八个小时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提前来这边总是没错的。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不能揭开盖子打开荷叶看,但在旁边听听声音还是可以的。

咕都咕都的声音,听着十分舒服,就这样坐在瓦罐旁边陈年感觉自己能听一整天。

差不多过了四五十分钟之后,霍先生也来到了厨房,看到陈年在打了个招呼,问了问陈年中午吃了些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

“好了,开盖吧。”

霍先生朝着那边示意,陈年见状马上带好了手套去将盖子揭开,然后又把荷叶打开。

再一次将里面的食材捞出,然后将已经变成了澹褐色的汤汁过滤出来。

“你看,现在虽然颜色更深了,但汤也更清了,想要做出极品的佛跳墙来,到了这一步就得冰冻一下,让这汤汁凝固起来,但在过程当中需要把上面的油都撇出来。”霍先生说道。

陈年点了点头,油的质量要比水轻,所以放着放着一会儿就会飘到汤的上面来。

之后的过程霍先生就让陈年去操作了,毕竟从汤的上面把油分离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在这些上面能让徒弟多动动手也能更加加深印象。

陈年就这样一直守着,把上面的油撇了之后,便等着汤凝固起来。

汤在凝固之后的状态,陈年很熟悉,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陈年记得小时候父母在家里给自己做可乐鸡翅的时候就是这样,鸡翅没有吃完就会放进冰箱里进行冷藏。

但是当拿出来之后,鸡翅还是那个鸡翅,只是里面的汤就会变成果冻一样的状态。

不过这倒是也没有急着用,等到将汤取出来之后,时间也不早了,虽然还没有到员工们平时的下班时间,但也有很多客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躺在床上睡去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夜,陈年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后来到厨房里继续和霍先生忙碌着。

他们将先前弄好的汤冻重新放入瓦罐之中。

烧着小火将其融化掉,再次变成了汤的状态。

“在调味道的时候,我们只需要在里面放入鱼露,然后再加入少许的老抽调色,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必要加进去。”

陈年就在旁边看着,看到师父在将这两种调味料放进去之后,马上就变成了金汤。

“这一下就有感觉了。”越到最后陈年就越发的期待起来。

“之后就是放入我们之前说的那十种食材,鲍鱼,辽参,元贝,花孤,鱼肚,鱼唇,鸽蛋,蹄筋,海螺头,东圭。”

陈年看着师父将每一种食材取出,像鲍鱼海参这样的食材也是早就泡发了的。

而且陈年看到这次霍先生拿出来的海参比当初自己在船上做葱烧海参时的海参,个头还要更大,质地也更好。

而鲍鱼则更不用多说。

就连拿出来的鱼肚也就是花胶都是极品货色。

需要进一步处理的食材,比如花胶,蹄筋这些的要处理的更小一些。

但随后他们并没有将食材一股脑的倒入其中,而是用竹编将每一位食材包起来。

就这么放进坛子里的汤中去煮。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只需要等了,拍卖会昨天刚刚举办了,等到今天晚上的时候,这佛跳墙也就做好了。”霍先生说道。

而这也就是做佛跳墙的最后一步。

陈年听后期待的点点头,然后就开始一直守在这里。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吗?”

陈年看着重新封好荷叶的佛跳墙,已经开始幻想着到时候这会是什么样的味道了。

虽然陈年没有吃过,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比自己之前喝到的汤还要更加鲜美。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