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60、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正春风得意的王金,被袁和平为主的袁家班宴请,地址是武行们常光衬的皇后大酒楼,

提起袁家班那是鼎鼎有名,不仅武行做得好,而且还在动作设计上进行开创和突破,转变了港武打片的套路,推出了《蛇形刁手》、《醉拳》等一系列新武侠作品,

90年代后的动作佳片都有其身影:《黄飞鸿》系列、《精武英雄》、《卧虎藏龙》、《功夫》等。

这次袁家五兄弟加上元彪梁家仁一起宴请,借口就是王金编剧的《勇者无惧》主演元彪梁家仁,在今年3月份拿五百二十余万票房,暂时位列港产电影排行榜第五位,

榜单前列的是《阴阳路1》《摩登保镖》《呖咕呖咕新年财》《千王斗千霸》,前四都是梦工厂出品的电影,还把喜剧之王许冠纹的《摩登保镖》都拉下了票房第一的宝座。

冷面笑匠许冠纹拍电影慢而精,从77年开始拍电影后,只要是许家兄弟的电影,就是票房第一,竟然被一部鬼片击败,令人大跌眼镜。

而王金第一部自编自导的电影《千王斗千霸》就拿下八百万票房,同样令人刮目相看,人王金才26岁啊!

袁家班不缺武打设计精妙的武行顶尖武师,麾下兄弟个个敢搏命,可一部电影要卖座,不仅仅是武打好看就行的,

如今的观众眼光高咗,看电影也挑剔了很多,《蛇形刁手》、《醉拳》后,袁家班的电影票房就一直不好,别说冲击电影票房榜前三甲,

能保证赚钱养活公司就不错了,袁家兄弟商量后,还是觉得先要有好的剧本,比方这次的《勇者无惧》,

票房成功,电影公司理所当然得摆酒庆祝,给主创人员包个大红包聊表谢意,袁和平耍了个心眼,给元彪梁家仁只包了五千港币,而王金的则是一万港币,无他,有所求。

王金也算少年得志了,处女作就拿到八百万港币票房,他和老豆算了的,除去开支,《千王斗千霸》纯利润应该有四百万港币,按5%的纯利分红都能拿二十万,

最关键的是公司还不限制他拍电影的数量,只要剧本过审就能拍,赚钱了就能分红,哪怕《打雀英雄传》拍完了暂时被公司压后上映,他也毫无怨言,猫在家里搞剧本,想尽快再拍一部。

酒过三巡,王金喝酒哪是武行们的对手,已经被灌得晕晕乎乎,不是他好酒,而是被众人的奉承话捧得有点飘飘然,他记得送剧本给袁和平时,

老袁还拍着他肩膀说是看天林老哥的面子,才收你的剧本,区区一万八千块.....当时是没签到梦工厂,不然我自己拍《勇者无惧》,少说也能拿个十万八万的。

酒足饭饱就是休闲娱乐,王金已经八分醉,回家也没办法写剧本了,马萨基就马杀急吧。

袁翔仁跟王金关系不错,两人凑在一个按摩间里,袁翔仁就是拿武林秘籍哄小孩子的那个乞丐,跟按摩女郎开了几句涩玩笑,就转到了正题:“阿祥,依噶你的大导演,也不能忘了我滴这帮兄弟嘛,我也不转弯抹角,想请你写个剧本,价钱好说。”

王金是酒醉人清醒,含含湖湖地说:“仁哥,我依噶是梦工厂签约导演,今年我个人的拍摄任务都没完成,哪有时间帮你写剧本。”

袁翔仁咬咬牙说:“阿祥,港了价钱好说,五万点样?”

按摩的大兄妹惊讶地啊了声,她一个钟才挣三十五元,手按瘸了都难赚到五万,没想到小胖子写个咩剧本就赚五万,看样子似乎还不怎么情愿....

王金心里冷笑,嘴上却说:“仁哥,我真的有时间....”

“八万,再不能多了!”袁翔仁有点咬牙切齿了,这个价格已经是港城顶尖编剧的价码。

王金这才嘿嘿一笑,说:“仁哥,既然你点有诚意,那要什么类型的剧本呢?”

袁翔仁暗暗翻白眼,说:“你知我的袁家班的情况啦,除去武打片,还能拍咩?”

王金说:“要是不急的话,三个月保证有剧本。”

袁翔仁笑了:“不急,现在有个本子在拍,你慢慢写,一定要精彩波,不然拿不走八万闷。”

王金嗯了声,就不在搭理,安静地享受按摩,袁翔仁也是达到了目的,对这个坐地起价的滑头也没什么话港,一时间按摩间里只听到按摩女粗重的呼吸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有哔哔地传呼机声音,鼾声如雷的王金勐然惊醒:“看看是不是我兜里的传呼机在叫。”

坐在一旁的按摩女说:“老细,是你的传呼机在响波。已经到钟啦,见你睡得香就没打扰您。”

王金见旁边的袁翔仁也在打鼾,就艰难地爬起来穿衣,说:“带我去覆call。”

传呼台留下的是陈梓林办公室电话,王金一听就知道是托尼搵他,赶紧回电话:“陈生,我是阿祥啊。”

“阿祥,在忙咩呢,我有个剧本,想你做导演,要不要来公司看看剧本?”

王金一听精神大振:“陈生,我即刻来,十五分钟,你等我哟。”

转身来到吧台:“我立帮朋友一起消费多少?我买单。”

女服务生笑道:“对不住,有人已经买单咗,下次老细再请客啦。”

王金打了个的士,叫司机赶紧开,冲到太古城办公大厦前才花了八分钟,港城就这么大....

敲响陈梓林的办公室,十五分钟还差一分半。

陈梓林叫了声进,王金笑眯眯的走进来,脸上还带着酒后的潮红:“陈生好。”

陈梓林丢了根雪茄给王金,两人吞云吐雾地掩盖了王金一身酒气:“阿祥,我这两天赶了个剧本,你看看。”

王金接过来看去,剧本名《神经刀与飞天猫》,一时间分不清楚是什么类型剧本,赶紧翻开来看,还是个古代戏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大致看完,明白了剧情:讲述了大飞刀韩冲、小飞刀韩林,和大风骚二娘、妹妹小风骚风铃,互相爱慕,但却相互斗气。

大小飞刀以缉盗领赏为生,但每每被大小风骚骗走其战利品。富商曹员外出高价诱捕天下第一大盗九尾狐,并设计四大死贼来绊住大小飞刀,以便自己能捷足先登。

大小风骚偷袭时不幸被九尾狐的妻子飞天猫擒拿,幸得大小飞刀相救,于是合四人之力捉拿九尾狐,但终被诡计多端的九尾狐逃脱的故事。

看着似乎好老套,但剧情看着特搞笑,王金哪怕是只看了剧本描绘,也几次笑出了声,不由地说:“陈生,剧本几好,我都被引得发笑好多次。”

陈梓林微微点头,他花了三天时间写出来的,全是照着电影版本写的,有几个桥段确实令人捧腹:“阿祥,剧本写得匆忙,真到拍的时候,你可以酌情再增加点笑料。”

王金合上剧本问:“陈生,大小飞刀、大小风骚和大盗夫妇人选定了没?”

陈梓林心说到底是专业的,一下就问道点子上,这部电影全靠演员出彩,就说:“大盗夫妇我想用张学优阿毛,他们两个都有谐星的潜质,大风骚钟楚鸿出演,小风骚李赛风出演,大飞刀暂无人选,小飞刀就用乖乖虎。”

按照剧本描述,大飞刀韩冲也应该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成熟侠客,但要自带搞笑,陈梓林还真想不到谁能演好,梁家晖这会还在无线艺人班训练呢。

王金脑子一转,至少想到了三个年龄三十多,相貌堂堂的演员,下意识地问:“陈生,弯弯演员刘忠良点样?”

陈梓林觉得名字很熟悉,但对不上号,皱眉想了想问:“演出什么电影?”

王金说:“演过很多武打片,比较出名的是《南拳北腿》《鹰爪铁布衫》......”

陈梓林立马就想起来了:“我知道他是谁了!”捏爆蛋蛋的那个人呗,在21世纪看过不少捏碎俩鸡蛋,然后一个白胡子老头捂着下面痛不欲生的动图,还专门找了电影来看,

而那个饰演萧如风的男子刘忠良确实一脸正气,相貌堂堂,而且腿功不错,电影里专门展现了他的站姿一字马,是有真功夫在身的。

只是那么一脸正气的人,能演好诙谐的大飞刀韩冲吗?

似乎是看出了陈梓林的疑惑,王金解释道:“陈生,刘忠良演技还是不错的,不过片酬稍许高点,估计得二十万。”

他多精明的一个人,听到陈生报出的几个演员,就知道还是想压缩成本的,钟楚鸿片酬不过八万、阿毛五六万、李赛风给三万都是多了,张学优乖乖虎是唱片公司的新人,

只要能拍好电影,多点片酬那也是可以的,陈梓林说:“那你看着办,剧本拿去给审核小组,通过后就开始组建剧组。你监制导演一肩挑,没问题吧?”

王金高兴地说:“没问题的,陈生您放心好啦。”担任个职务就有相应的薪酬,监制导演还是剧组薪资最高的,他能不乐意吗,拿着剧本屁颠屁颠走了。

看看手表已经下午四点半,邓丽均梅燕方张学优明天下午三点到港,然后就是庆功宴,林枫娇也会来港城看望阿姐邓丽均,顺便去小洋楼看装修情况,已经到了扫尾期间。

他琢磨晚上陪利秩吃饭,然后陪爱党顾浪。利秩最是不堪鞭笞,所以规定一周只能在星期日休息天才打一次扑克,不然接下来两天都没精神上课,耽误学业,

陈梓林食髓知味,恨不得天天啪她几次,可利秩很坚决地不允许,很是坚持原则。

他也只好作罢,这事儿还得两厢情愿,好在他也不缺女人,顾浪虽说情趣上差点,但终究是多年感情,

坚妮算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放纵程度让陈梓林都有点招架不住,他们俩纯粹肉替关系,各有所需在一起,提上裤子就各干各的,蛮好。

嗬朝茕就是他的调味品,偶尔感受下小女生对他的爱慕,让他心情非常愉悦,要不是忌惮堵玩,早被吃得渣都不剩喽。

至于唱片公司那些对他暗送秋波的伴舞团女生,陈梓林就敬而远之,他的品味是好高的,有多高,三四层楼那么高吧。

真要嗨皮,跟嚯纹方一起夜蒲,就能泡到无数小女生,可人家那是一门生意,虚情假意的话说着毫无情趣。

只是可惜他到港城还早了点,好多他心怡的女生都没长成,李赛风都只有16岁呢......

晚餐陪利秩在公寓附近的酒楼,随便点了条东星斑清蒸、上了盘烧鹅、白切鸡、三鲜烧海参,然后就是蔬菜莎拉,

利秩管理身材也怕是经常挨饿吧,吃了一小碗米饭,几快子鱼,一块鸡肉,蔬菜吃得多点,酒饮料一概不沾,喝的都是苦丁茶,我的乖乖,苦得令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利秩长期喝....

看着陈梓林大口大口吃烧鹅白斩鸡烧海参,利秩羡慕地说:“还是你们男人好,完全都不怕胖。”

陈梓林骄傲地说:“我每天都在锻炼,起得比鸡早,能胖吗。”

利秩困恼地说:“我也有锻炼好不好,可我怎么就那么容易胖呢,形体课的老师都叫我吃减肥餐。”

陈梓林大怒:“那个老师痴线啊,我家Nina丽娜怎么能减肥呢,大D少了一毫米,我都要杀去那个老师家里。”

利秩娇羞地啐了他一下:“你就是馋大D,说得这么凶神恶煞一样。”

陈梓林瞬间化身色狼:“宝,晚上不去上夜课了,我要吃大D”

利秩连脖子都羞红了,哪怕跟他滚床单多次,还是受不了他的浪言浪语:“不行,我得去补习粤语英语,真没时间跟你胡闹。”

陈梓林拉着她的小手摇着:“宝,我要吃嘛,我要吃嘛!”

利秩差点就忍不住答应,可想到明天还有舞蹈课,顿时就坚定起来:“不行的,马上就周日了,你等两天呀,乖啦,听话!”

陈梓林无奈,吃晚饭送利秩去夜校补习,自己则回了何文田顾浪家,这段时间内弟服装厂手续都办得差不多了,

顾浪都能七点多回家吃晚饭,陈梓林也就没天天来陪爱党吃晚餐,

这个时候爱党在自己房里补习英文,顾浪切了些水果和陈梓林在客厅看电视闲聊。

陈梓林见顾浪最近忙起来,反倒容光焕发了,似乎人都年轻了几岁,笑着说:“你就是劳碌命,整天忙得要死,比以前精神头还好了不少。”

顾浪笑盈盈地说:“我这人闲下来就爱胡思乱想的,再说办服装厂能增加百多个就业岗位,能给国家增加税收,我就干劲十足.....”

陈梓林抓她的病语,怪模怪样地说:“干劲十足,那我们去干呀!”

顾浪郁闷地拍了他一下:“又乱说话,好好聊会天,你是不知道,第一批培训的女工,个个家里穷得叮当响,我实地去考察了的,是真穷啊!甚至有的说不要工钱,管饭就行。”

陈梓林说:“急不来的,领导不是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再带动其他了一起富裕吗,我们就做先富裕起来的人。俗话说得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顾总,我看好你哟~~~”

这时电视剧本来播放着丽的电视台的《游侠张三丰》,万梓良这个时候还不是大哥,妥妥的小鲜肉,

画面突然一转,来到新闻演播厅:“各位观众,插播一条新闻,葵涌码头仓库突发大火,过火面积超两个仓区,现在消防署正派着大量救火车灭火,下面看前方记者现场发回的报道......”

陈梓林和顾浪都停住了说话,眼睛盯到电视屏幕,果然在夜色下,燃烧的大火红透了半个天空,无数个消防水龙冲击着大火,似乎都看着像杯水车薪,

被大风吹得头发凌乱的女记者大声介绍着现场情况,看样子损失会好大。

陈梓林突然看到镜头远处有个男子在一群市民中看热闹,他双手抱胸,嘴角叼着香烟,嘴角却露出一丝诡谲笑容,

陈梓林越看越眼熟,终于想起来了,祥辉酒楼见过,李强的手下之一,于是生起了不好的念头:莫非这火是....。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