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58章 回京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波士顿郊区的庄园里。

一个身穿绸缎睡衣的老人斜依在躺椅上接受侍女的按摩服务。

科里轻轻走过去,想开口说话,看着这个满脸皱纹,身材瘦小的老人,却觉得有些胆怯,就那么悄默默的站在旁边。

等了好一阵,老人似乎苏醒过来了,缓缓的睁开眼睛。

当那威严的目光着落在科里脸上的时候,科里就像是被几十把利刃刺中了一般,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老人就像一只冬眠的蚕,花了好长时间浑浊的目光才清醒过来,伸手挥了挥。

那两位侍女倒退着出了大厅。

“什么事情?”

苍老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古传来的一般,科里打了一个激灵,连忙低声说道:“那个背叛了我们家族的巴菲特,现在竟然要支取最近几年的分红,我恳请您剥夺他在家族中的原始股份。”

说着,他的声音阴毒起来:“对于这种叛徒,一定不能纵容,不如由您出面,请那位在四角大楼的朋友....”

看来老人的脸色阴沉下来,科里连忙闭上嘴巴,低下了头。

老人盯着科里冷声道:“你...现在立刻把巴菲特应得的分红拨付给他。”

此话一出,科里脸色大变,他知道老人一向偏爱巴菲特,但是没想到会偏爱到这种程度。

心中的嫉妒让他摆脱了对老人的恐惧,抬起头,气愤的说道:

“啊?!为什么,他已经改换了国籍了!已经不是我们阿斯利家族的子孙了,您这样做,我不服气,家族里的长辈们也不会服气!”

老人看着暴怒的科里,眼神中闪烁出失望的神采,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衣服的猴子。

摇摇头道:“我们阿斯利家族从来不是哪个国家的,也不会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某个国家。巴菲特前往东方,在未来说不定能拯救我们家族。这种东方的古老智慧,你不懂的。”

不懂?还不是偏向巴菲特!

如果是我,这会估计已经被炸弹炸死了。

心中腹诽着,科里却没有胆量敢反驳,只能讪笑着:“是是是...”

离开了别墅。

.....

'况且,况且,况且'

火车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中,李东来看着窗外秀丽的风景,心中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离开家乡,才知道家乡的好。

跟港城的高楼大厦相比,家乡的筒子楼显得格外破旧。

和港城大街上身穿时髦衣服的群众相比,家乡街道上的老百姓的衣服显得暗澹无光。

但这里是我的家乡,生我也我的地方。

如果觉得家乡不好,你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把它建设好。

而不是一味的诋毁它。

跟沉默的李东来相比,巴菲特显得格外兴奋。

“李,李,你看,那里有牛诶,你们这儿的牛怎么全都是黄色的?”

“诶诶诶,你看到了没有,刚才道路上的公交车上盯着一个大包,真有趣啊。”

...

幸亏为了安全考虑,几人乘坐的是卧铺车厢,要不然金发碧眼的巴菲特非引起轰动不可。

不过,该来的,还是得来。

当巴菲特下了火车后,那一米九的大高个,再加上煞白的皮肤,金色头发,碧绿的眼睛,立刻引起了乘客们的围观。

“瞧,西洋鬼子呐,跟电视上的一模一样。”

“啧啧,长这么高的个头,这货是吃什么长大的。”

...

一时间,出站口竟然拥挤了起来,国人一向喜欢凑热闹和看稀奇,偏偏巴菲特把这两个元素都集齐了。

负责维持治安的红袖箍大妈看到这幅场面,连忙冲人群外挤进来。

看到巴菲特的时候,大妈吓得倒吸了一口气:“我的妈呀,罗刹鬼?”

“不是呐,我是人,中国人!”巴菲特操作蹩脚的中文说道。

“中国人?不对啊,哪有中国人长这个样子的!”大妈晃过神来后,顿时想起了什么,神情警惕起来:“老实交代,你从哪里来的?”

巴菲特被吓了一大跳。忙从兜里摸出了证件,递给大妈:“同志,我真是自己人,这是我的证件。”

看到证件上的鲜艳印章,大妈的神情才算缓和起来,讪笑着递给巴菲特:“大兄弟,你别在意啊,主要是你长得太吓人了。”

巴菲特:.......

人群中,张青翠看着这一幕,担忧的对李东来说道:“李医生,看来我们低估了带巴菲特回来这件事的影响,刚下车就搞出这么大动静,以后那还得了?要是去逛街的话,岂不是会吓到小姑娘们?”

李东来道:“你觉得巴菲特这种人会去逛街?”

张青翠沉默片刻,点点头道:“也是啊。”

....

虽然李东来不担心巴菲特,只是让他随身把证件携带好,遇到麻烦二话不说,先高喊‘我是自己同志’,然后亮出证件。

但是京城大学的张书记不这样想,当巴菲特踏进京城大学的大门,他就接到保卫处的电话。

在随后,巴菲特赫然成为京城大学最靓的的崽,自带磁吸光环,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来一大片人。

偏偏巴菲特这货并没有像李东来想得那么书呆子,非常喜欢在校园里乱逛,操着他那口蹩脚的中文,到处跟人唠嗑。

这不,李东来安排人把设备送进实验室里,还没来得及回家,便被请到了书记办公室里。

张书记让一位面生的秘书沏上茶水后,第一句话就是:“东来啊,巴菲特漂洋过海而来,一定很不适应咱们这儿的生活习惯,我们应该派几位同学,在生活上和工作上帮助他。”

帮助?同学?这尼玛不就是学伴吗?

李东来把巴菲特带回京城大学实验室,是怜惜他是一个人才,想带着他在科学上干出一片大事业。

可不是让他来享受的。

再说了,巴菲特来到国内,自然应当主动适应国内的生活。

我们在北美洲有那么多留学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留学生,享受过学伴的待遇。

受欺负的倒是有不少。

“不行,不行。书记,是巴菲特应聘到我们实验室的,他以后就是实验室的一员,我们没有必要给他搞特殊待遇,要不然别的同志怎么看‘?会不利于团结的。”

听完李东来的话,张书记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道:“现在巴菲特已经交给你了,千万不能让他出事了,听说国外的媒体记者都盯着呢。”

“明白,在实验室里,有全套的抢救设备,绝对万无一失。”李东来笑道。

张书记:“......”

.....

虽然没有特殊的优待,必要的待遇还是要给的。

巴菲特在国外本来就是资深研究员,来到国内也不能委屈了人家,京城大学任命他为三级研究员,月工资160块,每个月有120斤粮票,其中细粮80斤,还有二十斤肉票。

同时,也分给了巴菲特一套距离实验室不远的宿舍,一室一厅,带卫生间的那种。

拿到钥匙,李东来请实验室里的男研究员帮巴菲特收拾屋子,自己则让顾慎找来一辆卡车,两人一同前往了京城火车站。

看车皮里的彩色电视机,洗衣机,顾慎勐地瞪大眼睛:“窝艹,东来哥,你这次去港城收获不小啊!什么时间,我也要申请去一趟港城。”

李东来嘿嘿一笑道:“少扯犊子,就你的身份,估计最近几年肯定是出不去,这些家电产品,我准备分给几个朋友亲戚,当然了,里面也有你的份,一台彩色电视机,一台全自动洗衣机,还有一台电饭锅。怎么样?”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真够意思的!”顾慎竖起大拇指,把烟头摔在地上,踩灭了。

随后,便让他带来的人,帮助铁路上的同志把货物装到卡车上。

解放牌的大卡车装了满满一大卡车,李东来指挥着司机离开火车站,开始挨家挨户的送家电。

第一站当然是老丈人家了。

丁伯仁今天休息,好不容易睡一个大头觉,被门外的卡车喇叭声惊醒了。

“谁啊,真是吵吵!”

披上棉袄,走出院子,便看到了站在卡车旁的李东来。

丁伯仁脸上的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扭头向院子里喊去:“老婆子,快快,女婿回来了。”

丁母正在揉馒头,听到呼喊声,连手上的面都没有擦,便跑了出来。

“东来啊,怎么就一个人,秋楠,还有卫东卫国呢?”

“我还没有回家呢!这不,从港城那边稍了一点东西回来,正好趁着朋友的车,先给你们送回来。”李东来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顾慎。

丁母和丁伯仁都认得顾慎,同顾慎打声招呼后,丁伯仁从兜里摸出一包烟,给在场的男人都递上。

看着丁伯仁那熟练的劲头,李东来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个老教授终于走进人间烟火了。

抽着丁伯仁的烟,顾慎的工人干起活来更有劲了,很快便从车上翻出来了礼物三件套。

丁伯仁认识电视机,只是没有见过这么大个的,他用手指着上面的标志,直呼好家伙“

十七英寸的,现在竟有这么大屏幕的电视机了?”

丁母则把注意力放在了洗衣机和电饭锅上。

抱着纸箱子舍不得丢手:“我听后院的明明娘说过,现在在一些大领导家里,很流行洗衣机,只要插上电,倒进去水,不用手搓,就能把衣服洗干净。”

欣赏完,丁母压抑住心中的兴奋,看着李东来嗔怪道:“这得多少钱啊,你现在虽然拿着两份工资,也经不起这么花。”

“港城的一个朋友送的。”李东来笑道。

丁母有些担心的问道:“什么朋友啊,会不会犯错误?”

丁伯仁在旁边拦住她,嗔怪道:“东来怎么会犯错误呢!我听老杨说了,这一次东来去港城立了大功,估计过阵子上面还要嘉奖他呢!”

丁母闻言,兴奋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是吗?那太好了。”

她扭头看向李东来:“你赶紧回家吧,你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孩子们都想你了。”

“等我把这些礼物送出去,就回去。”

李东来招呼顾慎上了车,卡车冒着黑烟缓缓离开了巷子。

巷子外,一直站在旁边看热闹的老婆子小媳妇们这才敢围上来。

张家婆子摸着大彩电啧啧称奇:“老丁头啊,你东挑西拣的,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女婿。在咱这四九城,能买得起这三样的人家可不多,你倒好,女婿给你送上门了。”

刘家小媳妇对洗衣机很感兴趣:“我可听说了,像洗衣机票和电饭锅票,压根就搞不到。看看老丁家的女婿,竟然直接从港城带回来了!”

....

一向谦逊的丁伯仁听到这话,难得的没有自谦,挺直了腰杆,神情骄傲道:“你别说,我这个女婿还真不错。为人正直,还很孝顺。”

丁母斜了他一眼,笑道:‘那是女儿自己谈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丁伯仁见自己的功劳被抢走,也着急了:“那也得我同意不是!”

围观的群众看到老丁头不服输的样子,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

杨厂长家,焦院长家,刘教授家....李东来一个没落下,都转了一圈。

待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棒梗此时已经从工读学校放了出来,正在跟刘光福和刘光齐两兄弟在大门口玩。

看到大卡车上载着的货物时,棒梗的眼睛顿时亮了。

自从傻柱跟于菊花结婚,秦京茹又跟秦淮茹闹翻后,贾家的日子是一天不剩一天。

秦淮茹为了攒生产的钱,已经好几天没有给他买肉吃了。

如果能把箱子里的电视机搞到手,卖个鸽市去,那以后就有钱买零嘴了。

可是当他看到李东来从卡车的驾驶室里下来时,顿时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扭头往院子里跑去。

对于李东来,棒梗此时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而刘光福和刘光天两兄弟则兴奋的从地上蹿了起来。

“东来哥,你回来了!来来,我们帮你搬东西。”

自从李东来成为四合院一大爷后,数次批评了刘海中家暴孩子的行为。

现在只要兄弟两不犯错,刘海中不喝酒,兄弟两一般不会挨打。

现在见到李东来,自然热情得很。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