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74章 需要五万块钱的徐英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月连锁酒吧,袁旭东将徐英子送回家以后,他又来了这里,高温文山不在,和他换班的是最早跟着袁旭东的保镖之一何世培,此时的何世培正跟袁旭东汇报道:

“老板,那个经常骚扰赵若芸小姐的林万强被一辆出租车给撞了,人已经躺在了医院。”

“他人没事吧?”

秉性善良的袁旭东满脸关心道,何世培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他没什么事,就是被撞断了两根肋骨,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这么惨的吗?”

袁旭东抬头看了一眼满脸凶残的何世培问道:

“这谁干的啊?暴力能解决任何问题吗?”

“不能,但是能解决掉出问题的那个人,这件事是礼宾部的人策划的,您想要见见他们吗?”

“好吧,那就见见!”

......

......

看着面前的十几个体格魁梧的彪形大汉,一个个的脸上都凶神恶煞的,袁旭东很是无语道:

“咱们星月酒吧礼宾部的人就长这样啊?这一眼看着就不像是好人啊?”

“他们都是参加过劳动改造的好人,已经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何世培非常认真地说道,见他这样,袁旭东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何世培还会说笑话,笑了片刻,袁旭东看向何世培不确定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老板!”

何世培肯定了袁旭东的不确定,他看向那十几个彪形大汉大声道:

“这是我们的老板,大家都跟老板打声招呼吧!”

“老板好!”

“你们好!”

袁旭东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有点儿懵逼了,这要是在水深火热的国外也就算了,可在国内,那不是完蛋了?

心里想着要不要先跑路,袁旭东表面上却是镇定自若道:

“你们都散了,忙去吧,世培,你安排几个人去暗中保护徐英子。”

“好的,老板!”

......

......

翌日上午,凤凰夜总会,孙兴的马仔们正在调教夜总会里负责跳艳舞的姑娘们,要是有谁的舞蹈动作不够勾人,那些马仔们就会用手上的竹条去抽打一下她,即使是被竹条抽打了,可那些姑娘们还是要继续保持着勾人的舞姿,要不然的话,就会受到更严厉和变态的惩罚。

孙兴就在旁边看着,还用自己的手机摄影,记录那些跳舞的姑娘们被打的可怜模样,他的脸上满是扭曲的笑容,可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摄影。

“谁啊?”

孙兴有些不耐烦地接通电话问道,这时对面响起一道故意装腔作势的稚嫩的男声道:

“孙兴先生,或者是叫高赫,是不是更顺耳一些啊?”

“你说什么?”

孙兴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对面继续装腔作势道:

“我不止知道你叫高赫,我还知道你十几年前就被判了死刑!”

“开个价吧,想要多少?”

孙兴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竟然有人讹到了他的头上,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对方既然没有选择报警,那就是想要讹他的钱了,有意思!

......

......

下午,凤凰夜总会附近的洗浴中心里,之前想要讹孙兴的徐小山被人按在了板凳上躺着,他的脸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湿毛巾,旁边还有孙兴的马仔们轮流用桶往他脸上浇水,徐小山喘不过来气,整个人剧烈地挣扎,痛苦至极,旁边孙兴的马仔们却是乐得哈哈大笑地嚣张道:

“你个撒币,就你这样的酒店服务员,也敢威胁我们兴哥啊?”

“别动,你不是挺嚣张的嘛,敢勒索我们老大?”

“撒币,你勒索别人还用自己的手机,你是不是蠢到家了啊?”

“再给他来一桶,挺能耐啊!”

“呜呜......”

“别让他动,兄弟们按住他!”

“好嘞!”

“呜呜......”

......

......

折磨了一会儿徐小山,孙兴让人揭开了盖在他脸上的那块湿毛巾,徐小山被呛得连连咳嗽,他剧烈地喘息着,看了他一眼,孙兴一边泡澡,一边声音平静地说道:

“徐小山,你可真够可以的,讹到我头上来了,啊?”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徐小山才刚刚毕业没有多久,他哪遇见过这种场面,现在被吓得浑身发抖,想要开口求饶,可孙兴只是摆了摆手,让手下的马仔们继续用水刑来照顾他,徐小山吓得痛哭流涕,直接尿了裤子,旁边的马仔们顿时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没多久,就在马仔们准备浇第二桶水的时候,警察终于来了,为首的警察阻止了马仔们继续虐待徐小山。

见警察来了,徐小山终于不再害怕了,一个警察安慰了一下徐小山,为首的警察看了一眼孙兴和他的一群马仔直接问道:

“你们谁报的警啊?”

“我!”

孙兴举起手微笑道:

“是我报的警,他威胁勒索,我有证据的!”

“走,你们都跟我回局里说!”

......

......

局里,徐小山被手铐铐在了审讯椅上,胡所长亲自来审问他,一通警告威胁下来,再加上确实是证据确凿,徐小山很快就招供了,他又被吓得尿了裤子,痛哭流涕道:

“我之前网上赌博,被骗了,欠了很多钱,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还,他们四处找人向我追债,那钱我实在是还不上,所以就起了歹念。”

“起了歹念你就可以敲诈勒索别人了是吗?”

胡所长看了一眼孙兴提供的证据说道,这些证据包括电话的录音,微信聊天记录,孙兴故意跟徐小山说自己身上暂时没有几十万,就只给他微信里转了三千块钱,就是这可怜巴巴的三千块钱,坐实了徐小山的敲诈勒索罪,这时的徐小山早就害怕了,他跟胡所长哭道:

“警察叔叔,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他们那么多的人,他们用毛巾捂住我的脸,然后往毛巾上倒水,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徐小山这样说,胡所长脸色一沉,怒声道:

“他们用毛巾捂了你的脸,怎么不捂我的脸啊?那他们为什么要捂你?”

“我听到孙兴说他以前杀过人,还被判了死刑,他......”

不等徐小山话说完,胡所长就笑着打断了他道:

“小伙子啊,你听见他说他以前杀过人,那他就真的一定杀过人了吗?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啊?”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我有视频,我录下来了,就存在我手机里面,不信你可以打开看看!”

听到徐小山说还录了视频,胡所长的脸色不禁微微变了一下,他找到徐小山的手机打开,在看完了整个视频以后,他看向徐小山确认道:

“这视频你还有备份的吗?还有没有别人看过?”

“没有备份,我很小心的,也没有其他人看过!”

“你确定吗?”

“确定!”

“真的?”

“真的!”

徐小山早就吓坏了,再加上对胡所长身份上的认同,胡所长问什么,他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什么,胡所长觉得徐小山不像是说谎,毕竟他都吓得尿裤子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而已,他看向徐小山吓唬道:

“小伙子啊,你还收了人家三千块钱呢,你不懂法就不要乱说话啊,你现在的问题非常严重,这当事人万一非要告你的话,你可是要坐牢的,你这辈子就完了,你知道吗?”

“那我,那我把钱还给他好不好?”

徐小山吓得浑身直哆嗦道,见他这样,胡所长笑了笑道:

“说你是个孩子,你还真是个孩子啊,你说你把钱还给人家,可现在呢通话记录,聊天记录,还有微信转账的记录,时间,地点,人物,各种证据链应有尽有,你以为三千块钱是小数啊?”

说到这里,胡所长突然变得很严肃道:

“三千块钱,敲诈勒索罪,足够判你三年的了!”

“警察叔叔,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判我刑啊!”

“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赶紧联系你的家人,然后争取对方的谅解,该赔偿就赔偿给人家!”

看着这么大人还跟个孩子似的徐小山,胡所长吓唬他道:

“记住千万别再说什么杀人犯了,你那是敲诈威胁懂吗?”

“是是,我记住了,警察叔叔我......”

最后看了一眼痛哭流涕的徐小山,胡所长将孙兴认罪的那条视频删了,然后就离开了审讯室,安排人通知徐小山的家人,要不是因为孙兴,这件小桉子根本就不用他这个所长来负责,对他来说,孙兴不算什么,可孙兴的背景却是够厉害的,这件事他如果给办好了,那他后面的升迁就有着落了,胡所长一边想着升迁的事,一边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孙兴还在他办公室里等着呢。

......

......

傍晚,徐英子急急忙忙地赶到了警局,有警察打电话通知她说,她弟弟徐小山被抓了,她跟酒吧经理请了半天的假,然后就着急忙慌地赶来了警局,与此同时,孙兴正带着自己的马仔们离开警局,他们和徐英子擦肩而过,徐英子太着急了,没有注意到孙兴一伙人,可孙兴却是发现了她,看见清纯美丽的徐英子,孙兴的嘴角不由地勾起了一丝邪笑,他驻足在警局的门口,看着徐英子焦急地向门口的值班警察打听道:

“您好,请问刚刚是不是有个叫徐小山的被送进来了?”

“徐小山对吗?你是他什么人啊?”

“对的,我是他的姐姐!”

“徐小山涉嫌敲诈勒索,暂时被我们给羁押了,给您打电话呢,主要是通知一下家人,让你们知道人在我们这里......”

......

......

听到徐英子是徐小山的姐姐,孙兴忍不住笑了,然后就带着一众马仔离开了警局,警局里,徐英子什么都不懂,就按照警察的要求走了一整套流程,签了几份文件,就这样的,徐小山的敲诈勒索罪差不多落实了,最后就看孙兴要不要起诉他了。

回到家里,徐英子越想越怕,她想到了自己的同学林浩,他也是警察,也许可以帮她弟弟一把,于是她给林浩打了电话,对方也答应帮忙,不过具体的还要看看情况再说,她跟经理请了几天的假,第二天上午她和林浩约在警局的门口见面,因为林浩的关系,徐英子见到了警局的负责人胡所,当着林浩的面,胡所长那是公事公办,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家属去赔偿人家,求得人家谅解,只要当事人不起诉,那就没事了。

证据确凿,林浩也没有办法,见确实是自己弟弟犯了罪,徐英子只能去求胡所长,胡所长也表示自己会跟对方沟通沟通,然后再想想办法,尽量可以和解了,这样徐小山就不会去坐牢了。

就在这时,林浩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有事离开了,等他离开了以后,胡所长看向徐英子,他故意唉声叹气道:

“你弟弟这件事私下里就可以和解了,你非得整一个大刑警过来,那我跟他又不熟,你这样子做,那我也只能公事公办了,我能徇私枉法吗?我要是帮你的话,那别人会怎么说我啊?”

姜还是老的辣,只可惜胡所长的老辣不是用在了正道上,而是帮着孙兴那样的人来故意恐吓单纯无辜的徐英子,被他这么一吓,徐英子赶忙解释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胡所长,我求求你了!”

见徐英子吓得不轻,胡所长又趁机道:

“这件事我会帮着和解的,你让那个大刑警以后别来了,好不好?”

“好,谢谢胡所长,谢谢!”

“唉~~”

胡所长故意叹息了一声道:

“小山有你这个姐姐也是命好,他小小年纪不学好,在网上赌博,欠了几十万的网贷,这利滚利,再加上逾期罚金什么的,他怎么可能还得起,就打起了歪主意,想要讹人家的钱,徐英子,你这样,你呢赔偿给人家一笔钱,这件事就算是完了,你觉得怎么样啊?”

“好,我可以赔偿的,谢谢胡所,谢谢!”

“那就先这样吧,你现在先回去,后续的事情呢我再通知你好吗?”

“好,谢谢胡所!”

听到胡所长愿意帮忙,徐英子感激不已,她朝着胡所长连连躬身行礼,最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那个胡所,我要赔偿给人家多少钱啊?”

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徐英子,胡所长想了想回道:

“怎么着也要五万吧,你先准备个五万好吧?”

“这么多呢?”

听到要赔偿给人家五万块钱,徐英子吓了一大跳,倒不是她不愿意赔,而是她没有这么多的钱,见她这样,胡所长笑了笑道:

“你先回去准备准备,我这还有事情要忙呢!”

“好的,麻烦胡所了!”

......

......

晚上,徐英子家里,从警局回来,为了凑到那五万块钱的和解金,徐英子跟几个大学同学借钱,结果对方要么说自己没有钱,要么就把她微信给删了,最后只有丁霞借了她五千六百块钱,将这五千六百块钱借给了徐英子,丁霞往自己床上一躺哀声道:

“我找我前男友,还有前前男友都借了,结果没一个人肯借给我,我尽力了,只有这五千六百块,没想到凑五万块钱都这么难!”

“谢谢你啊,丁霞!”

徐英子有点儿难过,同居的室友可以借自己五千六百块钱,大学四年的室友却不愿意,当初的关系挺好的,怎么一毕业就变了呢?

钱还是不够,徐英子看向丁霞问道:

“丁霞,你知道我怎么才能借到五万块钱吗?”

“要么,你就跟你爸妈说了吧,这么大的事,他们肯定不会不管的!”

“我怎么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是什么情况,我爸妈生病还需要用钱呢,他们本身就借钱,而且他们年纪大了,他们要是知道小山这样的话,那就是要他们的命啊!”

“好了好了!”

见徐英子说着说着都快要哭了,丁霞赶紧从床上起身安慰她,她想了想说道:

“我倒是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

“第一,你找你那个老板借钱,他肯定愿意借你,五万块钱而已,对我们来说是很多,可对像他那样的大老板来说,五万块钱就跟五十块钱差不多吧?”

“那第二呢?”

徐英子不想跟袁旭东借钱,毕竟她才见过他一次而已,这时丁霞看了她一眼,显得有些犹豫道:

“英子,你听说过果贷吗?”

“果贷?”

......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