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408放假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兵部大堂里,来自各部的郎中、员外郎和主事都汇聚一起,在谈论着可以从哪里抽调出兵力,而在侧堂上,兵部尚书杨博和两位侍郎则是在讨论剿贼韬略和选将。

现在兵部不得不按照最坏的情况打算,也就是在福建建立两套指挥体系,分别指挥剿贼和御倭。

“你们提议从九边选将去福建,我还是觉得不妥。

诚然,九边大明将门多,可他们的作战环境和南方是天壤之别,以那里复杂的地形条件,个人勇武用不上,会水土不服的。”

杨博对下面二人说道。

之前在讨论选派一名参将负责,统一指挥大军剿贼过程中,因此时南方稍稍有些名气的将领早已被征调到浙江等地防备倭寇,哪里还有合适的将领可供调遣。

杨博之前倒是提到一人,不过却遭到反对,倒不是因为他的籍贯问题,而是因为此人新上任不久,并不合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再次调任。

是的,杨博想到的人就是已经到任贵州的俞大猷。

虽然俞大猷是福建人,可是朝廷在用人方面,其实更加注重的还是文官,文官是不会轻易被派回到所在省任职的,武将虽然也有这样的考虑,但是真正执行起来却也没那么多阻力。

像俞大猷,以他现在担任的参将一职,其实调回福建还真没太多人反对,也就是到了总兵一级反对声音才会多一些。

在兵部官员讨论福建局面的应对的时候,西苑永寿宫里的嘉靖皇帝也在发火。

内阁和司礼监倒是没有故意阻拦福建奏疏的上报时间,但是文书是下午才到的,内阁紧急处理以后就送进了宫中。

司礼监自然也不敢耽搁,这是嘉靖皇帝知道的事儿,谁也没那胆子压下来,只是嘉靖皇帝办公的习惯,只要不是俺答汗打到京城城墙下,都必须等着皇帝把今天该做的功课都做完了才行。

“调兵遣将,从速剿灭,呵呵......”

嘉靖皇帝有个习惯,在他气极之时不会暴怒,而是往往会发出冷笑,只是在身边人看来,这比恶魔的微笑都让人胆寒。

此时,嘉靖皇帝就从嘴里轻轻复述了一遍内阁票拟的最后两句话。

“批红,那就让胡宗宪调兵遣将去剿灭反贼。”

嘉靖皇帝这个时候已经收起那张让人心神不宁的笑脸,依旧选择相信内阁的判断,而没有大半夜的派人持牌子打开宫门,把内阁阁臣和兵部尚书召来。

在周遭太监内侍看来,似乎这就是嘉靖皇帝对内阁阁臣们的信任,对他们的票拟言听计从,可在场之人中,也只有跟着嘉靖皇帝时间最长的黄锦似乎看出了一丝端倪,即便是高忠也只认为是皇帝暴怒之后做出的选择。

心里叹息一声,黄锦什么也没有说,直到高忠带着内侍抱走今晚处理好的奏疏,他也没有对高忠打一个眼色。

“我去睡了。”

就在黄锦侍立的时候,嘉靖皇帝忽然起身往寝宫走去,嘴里一边说道。

“快点,跟上。”

黄锦回过神来,急忙向边上的两个内侍招招手吩咐道,三个人就跟在嘉靖皇帝身后匆匆而去,只是在他要走过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大殿,在摇曳的烛火照耀下显得那么灰暗。

当新的一天到来,百官陆陆续续抵达官署办公,许多官员都在等着西苑的内侍前来传唤各部堂官,结果却是半天过去了,也没见到宫中天使前来。

不过很快,官署路边社就把消息传了出来,宫里批红了,同意了内阁的票拟,公文已经下到兵部去了,剿灭反贼的任务落到了剿倭总督胡宗宪身上,毕竟现在他手上统管着沿海几乎所有军队。

随着新年的临近,京城大街小巷开始充斥起浓浓的年味,走在大街上不时能听到小孩放鞭炮的声响。

这日,魏广德到达裕王府后,很快就从殷士谵口中知道了,钦天监已经派人通知了,腊月二十八封印。

往年都是正旦前两日,今年确实提前了一日。

在魏广德不解的目光中,殷士谵笑着说道:“听说那两日没有吉时,所以提前了一天。”

“哦,这样啊,呵呵.....还是正月初三开印吗?”

魏广德笑笑,随口就说道。

“嗯.....”

殷士谵也是含笑点点头。

多放一天是好事,明朝的假期比前朝就少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钦天监那帮人也想要偷懒,居然定下这个时间。

“正旦大朝会,陛下不会上朝。”

这时候,殷士谵又开口对魏广德说道。

“早猜到了。”

魏广德只是轻笑,“今年是哪位国公领班?”

“成国公朱希忠。”

殷士谵笑道。

正旦大朝会嘉靖皇帝不御殿,命成国公朱希忠率文武群臣朝服诣大朝门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嘉靖二十一年起,嘉靖皇帝就已经不再上朝,京城官场还流传着据说是他说的一句话。

“朝堂一坐亦何益!”

其实,大明朝的公事,还真没几件是在朝会上决定的,在那里奏事不过是走个过场,其实都是已经定下来的,在朝会上就是一个昭告而已。

不过,魏广德在心里还是觉得,平时的朝会可以不去,大朝会还是应该御殿的,毕竟是个仪式。

算算时间,也没几天了。

在裕王府待了一天时间,晚间又是裕王设宴,不过在宴席散场时,魏广德的马车上已经堆满各种王府赏赐。

未来几天,魏广德倒是不用每日都到裕王府来了,或者说,裕王是提前放寒假了。

之后几日,魏广德就回到了翰林院。

翰林院值房,魏广德隔三差五就要回来一次,找点档桉资料,所以芦布也一直留在这里照看着,要么按照魏广德的吩咐在藏书楼中翻找资料,或者帮忙整理。

很快,时间就到了腊月二十八,也就是各衙门封印的日子。

其实这个日子,并不是仅有在京城的官署照办,而是要知会各地,准确说是整个大明朝的官署,在这一天都要封印,停止办公。

当然,这是针对的在京的那些清闲衙门,地方的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而不包括都指挥使司等和军事有关的衙门。

在封印到开印的这段时间里,从京城到地方官吏们可以自由自在地休息、玩乐,不过事情也都不是绝对,各衙门在封印期间如果遇到紧急事件需要启用印信,其实依旧会取出使用,正常办公。

而京师中那些要害部门,更不可能做到封印几天什么事也不管,事关军国大计的重要事宜,必须要及时会同各部上奏皇帝,加急办理。

民间有传说,每当官府封印闭衙以后,街面上混混就会上街胡作非为而无人管理,其实这也是道听途说或者想当然而已。

比如在京城的六部五寺这些衙门,还有应天府、宛平和大兴县衙确实也要在这天统一封印闭衙,不过也只是说不再办公而已。

像五城兵马司这样本身承担着京城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等事的衙门,还有一府二县的衙役却都要被派上街面维持秩序。

当然,抓到的混混只能是往大牢里一丢了事,等到“开印”后由衙门的大老爷办桉。

对于抓这些往日里就游手好闲的混混,不管是巡城兵丁还是府县衙役都还是很上心的。

人抓住了,但是由没有老爷来过问,那些能够拿出好处孝敬的,也就不用在大牢里过年,倒是可以提前离开,反正那时候也没人管。

至于那些背景通天的混混,往日里就已经胡作非为不怕官府的人,自然也不会抽着过年这两天才出来闹事儿,在这几天反而是最安静的,因为他们也要过年,也要孝敬他们背后的人。

所以到了正旦前后到正月十五这些天,反而是最安全的时候,老百姓也能放心大胆的上街游玩。

“封印”和“开印”是衙门里重大的事情,按例在这两天都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届时衙门中要张灯结彩,官员要穿上正式的官服,行大礼。

魏广德和张居正都是在翰林院参加的封印仪式,他们现在都是翰林院六品侍读,在他们上面的也就只有翰林学士和四位侍读、侍讲学士,可以站在翰林院队列的前排。

今日主持仪式的是已经身为礼部右侍郎袁炜,他以侍讲学士的身份掌翰林院事,所以今日翰林院封印仪式只能由他主持。

而殷士谵没有在翰林院,他虽然也是翰林院侍讲,可还是詹事府司经局洗马。

己时,所有翰林院在职官员在大堂前按照品级排列站好,站在最前面的侍讲学士袁炜则双手捧着红木托盘,托盘之上正是翰林院掌院持有的翰林院印章,在庄重肃穆的气氛中,袁炜缓步走到早已放置在大堂上的香桉前,将打印奉上。

放好印章后,袁炜并未退回队列首位,而是从旁取香点燃,恭敬的插入香炉中,退后两步进行跪拜,之后才退到一旁。

在轻烟渺渺中,翰林院官员依次上前点香跪拜,很快香炉中就已经插满众人点燃的香火。

当最后一名官员完成仪式后,魏广德和张居正对视一眼,自然而然的上前两步,冲着掌院袁炜道贺“封印”。

虽然袁炜也是前些天才接掌的翰林院事,可封印仪式由他主持,自然代表着他已经圆满完成了这一年翰林院的公务,当然可喜可贺。

“掌院大人辛苦......”

“掌院大人劳苦功高,今年总算是圆满.....”

魏广德和张居正这会儿都在向袁炜道贺,说着祝大人青云直上的喜庆话,停在袁炜耳朵里自然很是受用。

这时候的袁炜也表现的很是随和,笑呵呵的向他们拱手还礼,“诸位共勉。”

其实现在的袁炜也感觉到了,自己辛苦熬了这么多年,看样子去年和今年进献的青词佳作终于打动了嘉靖皇帝,自己的仕途应该迎来重大转机,从翰林院迁礼部就是一个重要信号,所以听到魏广德和张居正一口一个“青云直上”,“步步高升”就满心欢喜。

对于裕王和景王之争,袁炜选择的是中立,两边都不沾。

不过在裕王地位确认以后,裕王府的二人还是对自己很是恭敬,自然让袁炜不免有些飘飘然。

今年是礼部右侍郎,明年要是能迁到吏部再做一任侍郎的话,那入阁的那扇大门就彻底给自己敞开了,就算是裕王,也要给他几分颜面。

不管怎么说,裕王只是确认了地位,嘉靖皇帝却并没有封他为太子的打算。

太子和亲王的地位,显然是大不相同的。

只不过对裕王府的人,袁炜还是要把礼数做足,他也不是势利小人,知道裕王府的人能交好就绝不能得罪。

魏广德和张居正之后,其他的翰林官们都是争先恐后上来向掌院袁炜道贺,随后才相互道贺,也就在这时,堂外小吏已经开始燃放起鞭炮庆贺封印,搞得和过年似的。

“噼啪噼啪.....”

刺耳的鞭炮声中,魏广德和张居正相互拱拱手,走到了大堂门口,看着堂外电射乱舞,红屑纷飞,周遭那些小吏捂着耳朵躲在一旁,有些则是在拍着手叫喊着什么。

不多时,隔壁院墙那边噼啪的鞭炮声响起,随后更远处官署里也有烟雾腾空。

在这一刻,大明各地的官署都是在这个时候举行“封印”仪式,鞭炮声响彻大明各地。

“也不知道在福建那边,那里的官员们是不是也和我等新区一样。”

魏广德微微张着嘴,露出一副笑容,对旁边的张居正大声说道。

鞭炮声有点大,说话声小了张居正根本就听不清。

“呵呵,估计不会。”

张居正说话的声音倒是不大,却是摇着头对魏广德说的。

实在有点嘈杂,魏广德没有继续和张居正说话,而是等着鞭炮燃尽再继续。

封印闭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放假了,可以各回各家,因为后面还有活动,所以两人都只是在门口站着,等着。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叔大兄打算什么时候去徐阁老府上?”

当堂外鞭炮燃尽后,魏广德这才凑到张居正耳边小声说道。

张居正听了魏广德的话,双眼精光一闪,随即笑着对魏广德说道:“明日我打算去拜见老师,大过年的送些年礼。”

“我也打算明日前往徐阁老府上.......”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