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34章 七神的诞生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颗星球优越的居住条件,以及在宇宙中未被标记的特殊性,使得它从诞生之初便吸引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生命入驻。

古老者通过极高的智慧与技术手段,主宰了整个世界,建立起高度发达的文明。

而在那之后的一千万年里,终于再次被星空某些特殊的卷族所注意。

塔内的画壁上,一种脑袋上长满章鱼触手,后背生出翅膀,浑身被古怪的鳞片所覆盖的类人型生命出现。

似乎是某种吸收了许多物种优势的奇美拉种,该物种同样可以在陆空两地行动。

与古老者们相似同样拥有星际旅行的技术,肉身强大到能承受熔浆与深海的压迫,多是以族群为单位迁徙,它被古老者们成为“基拉”。

一个强悍的星空种族与已经另一个赢得最终战争形成文明的种族,自然没有什么可谈,谁也不愿俯首称臣。

双方在这颗星球上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其战争规模之浩大,死伤之惨烈,从长达数张的壁画上便能得见。

从陆地打到海洋,几乎是全方面的战争,古老者们在战争初期便落后了一大截,多年来辛苦搭建的城市被摧毁,一部分古老者甚至被赶回海洋。

那些被奴役多年的种族,也终于在这一刻反水。

它们联合起来毁灭诸多古老者所在的城市,甚至一度攻破极地的最初之城,一度令这个统治世界的种族差点消失在历史舞台中。

后面的记载中,也都是星空种族在世间活动的画面。

凃夫目视着历史壁画,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所以最终是谁赢了?”

“没有赢家。”

贝拉看着壁画认真回答,从仅认识的词语中开始解读:

“第一次大规模的星际入侵与各种族的反叛,使得古老者被逼回海洋,展开了一轮旷日持久的长眠。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与‘基拉’比起来,古老者们的寿命更长,即便在深海中沉睡几千上万年,不过只是弹指间的事。

这样一来‘基拉’的敌人便只剩下万族,待到双方在许多年的消耗中战力。

‘古老者’们依靠全族之力,撞沉了它们所在的大陆,那次行动几乎将所有‘基拉’消灭殆尽,同时也抹去过去创造的文明,再一次主宰世界。

不过自那以后星球上的外来种族数量大为消减,各方战力都被削减到极致。

即便是‘古老者’的势力也大不如前,仅仅只剩小部分部族,在漫长的岁月中,这颗星球舒适的自然环境令它们生命有所退化。”

贝拉·韦恩讲述这段历史时,语气不免感到有些唏嘘。

哪怕如“古老者”一般强悍到征服世界的种族,太久没有经历战争也一样会退步。

“用进废退便是这个道理,当一个族群在安逸的地方生活久了,战斗力总是免不了大打折扣。”

凃夫说话时不由想到她那个年代的历史,似乎任何占领中原地带的少数民族,在舒适的生活中待久了,被滋润的生活所腐化,部队的战斗力都会有所削减。

不过与人类世界不同的是,想要争夺这颗星球的敌人很多,从外面而来的星空种族更是源源不断。

从最初的星空种族“基拉”,到万族的反叛只是开端。

几千万年的统治时间里,类似的战争不断在发生。

“古老者”们每一次建立了高度发达的文明到达一定程度,总会引起星空中强大种族的注意,她们被称作“旧日支配者”,

仅次于外神的星空种族,也是曾经统治过这个世界的存在。

大规模入侵战争打响了至少三次,古老者几乎每一次凭借长久的寿命,生生熬死了无法战胜的对手。

这时的它们已经不具备与经受恶劣太空环境的种族作战,族群俨然已经到了衰落时期。

……

不知不觉,考察队众人在塔楼中便走了足有一半。

虽说不能完全解读壁画的内容,但诸多教授连蒙带猜知晓个大概却是没问题。

温斯特小姐一直跟在凃夫身后,也随着众人解读着这些壁画。

一个疑惑忽然从她嘴中问出:

“为何这些古老者们宁愿承担巨大风险,也不再愿意重新回到星空中。”

“不错,这是很有价值的问题。”

凯恩教授忽然眼前一亮,若有所思地回答:

“我想大概是星空中的危险程度太高,即便强如古老者或是‘基拉’族群,也没法生存,与其冒险找出路倒不如赖在这颗星球上。”

“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凃夫指着古老者沉睡在深海中的壁画,给出她的思考:

“古老者的文明不止已经到了衰退期,长时间的沉睡已经使这个文明老化,族群中大多只剩下年迈的成员,它们已经没有能力向以往那样在星空中冒险。”

“很棒的观点。”

走在最前方的贝拉勐然点头表示支持,

“在这几次对侵略者的战争中,古老者明显已经展现出颓势,几次惨遭灭族也没有再向太空中挺进,这恨不寻常。

我有理由怀疑在这段时间里,它们已经遗忘了星际履行的技术或能力。

几次对外战争之后,却也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

众人边走便聊,几乎到了高塔中间的位置,作为初生代的统治者,这个年代的古老者族群中大多数已经十分年迈。

它们并不像过往那样锐利,甚至主动让出了大块土地供他族生存,多次沉入海底建立海洋文明。

较为有趣的是,古老者最初卷养如宠物一样的古猿类哺乳动物,在长久的陪伴与学习中,继承了古老者们的部分智慧,开始在这个世界上初露头角。

尽管在残存的万族后代中,古猿一族并不算有多优秀,没有强壮的体魄,更没有进化出在陆、海、空生存的极强适应力。

但唯一的优点便是懂得合作,会使用工具。

壁画上明确现实,超过十位古猿合作,能捕杀一头体型是他们数倍的勐犸狮象,并且从不去得罪从星空到来的种族。

哪怕食物链中的顶级掠食者,也对这种狡诈的生物束手无策,任由他们在大陆上建立起了简陋的古猿文明。

“想必这就是人类的祖先!”

凃夫从古猿身上看到了模湖的智人影子,学会使用工具,学会合作,动用智慧,都是从“古老者”身上学到的优点,

各方面都更年轻的古猿也理所当然成为时代的娇子。

在几百万年的时间内,这特殊的族群也从食物链底层慢慢爬上了最上面。

再度看向壁画,古老者一方已经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不过它们似乎想到了一劳永逸解决星空来敌的方法。

结合全族之力,创造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生命,拥有超凡的智慧、至高无上的武力、漫长的生命力,

古老者赋予了她强大的责任感,必须生在最恶劣的环境,以此保持战斗力。

它们成功了。

那个趋近于完美的生命体被塑造而出,它被赋予了名字与特殊使命。

信徒的力量将源源不断地传导在她身上,后世乃至今天,都有无数生命信奉着这个从古老者中诞生的神。

各类生命都无比崇拜她,最初的造物主,万物起源之神,

这个世界神话的起源人物。

“天主!”

看到壁画中那一位出现在教堂中的经典形象时,连瓦尔特先生忍不住发出惊叹,身子更是浑身颤抖,逐一解读道:

“创造出一位‘天主’,会透支了古老者一族的寿命、潜力,大龄的古老者甚至付出生命为代价,而古老者中年轻的成员将在地下沉睡。

按照它们的生命长度,至少是以千万年为单位,真是够冒险的。”

凯恩教授在惊叹中也点头赞同:

“的确是很十分冒险的尝试,但反过来想,如果能成功古老者内部将迎来一次革新,生灵对于‘天主’的信仰源源不断,维持新的古老者重新翻盘的机会。

届时等到它们苏醒后,族群内部已经换血完成。”

在专家们仍然停留在这个秘密的惊愕中,凃夫还在继续向塔上走,古老者并不只创造出了天主,还为那位“造物主”提供了帮手,也即另外几位神灵。

她们分别从来到这个星球的生物上挑选,例如未死透的“基拉”一族,又例如其他曾经的入侵者,

以及原先万族中挑选出最强大的生命,赋予古老者的人格化成神的权利。

那场挑选轰动程度、死亡神灵数量不亚于一场大型战争。

壁画上出现了如同因加索文明黄金钟的景象。

“神殿”中已经占据一席作为的“天主”,冷漠地注视着那些同样想攀升神位的同胞相互残杀。

最终六位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最强生命非但继承了族群意志,也获取了古老者人格成神的能力,成为十分独特的存在。

她们被派往穹顶之上,在漫长的岁月中与星空种族交手,一次保证身体不会出现退化情况,

并且在星球通道入口处,

建立了一块名为“交界地”的地带……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