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零六章 我本鸿鹄,何惧鸿沟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生者可以死,死者不可以生。

如何生者归死态?

“无我”。

把精气神都锁在枪尖一点,将彼时的一切,都放在虚无之中。

无念无觉,无意无想。枪尖一点,只对一点封神台。只等那一线契机被触及,意想念觉才苏醒。

如此才能瞒过察世之真妖,在两位积年的真妖强者之前,抢占先机。

当“我”自“无"中杀出来。

他熊三思.....

不,他饶秉章,要尽情地展现锋芒!

神元涂就鎏金枪,神婴灌既洞真躯。

万神海不知多少年的孕育,此刻任他尽情挥酒。

天道七罪枪只是起手。

他似旭日东出,发出的此时此世第一枪。才是他真正光芒万丈、最为骄烈的时刻。

那天地待巡车,诸神皆拜我。

无辜无幸无求无得皆无论。

面吾枪者……

莫不死枪锋!

正是因为这一枪的杀力如此恐怖,一心救援"少主”的真妖犬应阳,才被逼得一退再退。

在如此时刻,神力所构筑的金色封神台上,犬应阳负手而立,单手前按。他的掌心有一道翡翠山川,碧光照影,飞鸟游。

空谷幽幽,深远无极。

婆金枪的枪尖,正点着翡翠山的山头。

枪芒在其间,似乎可以无尽地探索。

熊三思和他的婆金枪,彷佛可以永远地照耀下去。

但世间哪有永远?

“也该适可而止了吧?!"犬应阳冷眼前看,目光剖开那无尽的灿光枪芒,看着其间的熊三思。

纵然被蛛懿一封书信呼来喝去,纵然被虎太岁打得像死狗一般,可他也毕竟是当世真妖,毕竟是照云峰之主!

被一个刚入真妖境界的、虎太岁随手捏造的畸形种,一枪杀回出发地,无疑让他感觉耻辱。

不下杀手,只是忌惮已经打开无上道途的虎太岁,不敢毁了那位天尊的道途作品,不代表他拿这个刚证真妖的小年轻没办法。

往前追湖数百年,谁还不是个天骄?

嗡!

他旁边的宫装美妇,蛛弦拔出了第二柄剑。

剑鸣之声,竟如蚊蝇。

同样是细剑。

鹿七郎的“野苹”,形似大号的钢针,包括剑纹在内的所有构造,都为增强它的穿透力而存在。极锋,极锐,极端的杀伤。

蛛弦的两柄细剑,则似两根腰带。盈盈一握美人腰!

齐裹有名剑,名为美人腰,号称最为销魂。若与这双剑来对比,则是相形见绌。

蛛弦的两柄剑不动则已,一动而叫天地开裂,金海分流。

熊三思的鎏金枪枪头,和犬应阳的翡翠山山头,在交锋之处,裂开一道黑色的隙线,而后裂成了鸿沟!

犬应阳和熊三思本已经近在迟尺,现在又远在天涯。

“你先去,这里交给我。"蛛弦的声音如是道。

她的声音似小桥流水,又绕起鸟鸟炊烟。

此等音杀已入道。

根本不见什么煊赫声势,也没有激烈碰撞。

这声音点燃的妖界烟火就已经熏染了金辉,把无比骄烈的熊三思,拉下神坛来。

但漫天金辉敛去就只是一个熊三思,一杆鎏金……而己。

在蛛弦的眼中,所谓灵族虽然已经诞生,尚还需要得到太古皇城的认可。

就算妖族最高意志承认了灵族的存在,它也只能是作为妖族的仆族存在,是

类似于兵战愧倡般的消耗品。

但就是这样一个熊三思,却是一个极其张扬的“我“!

在妖界的这么多年,他都是默默熬苦,默默忍受,从未有一时一刻的宣泄。

连故乡故人都不敢回想太多次,生怕自己道心崩溃,控制不住这人魔妖杂糅的身体,变成那样一堆蠕动的肉虫!

极致的压抑,换来此刻极致的爆发。

虽然他的枪锋已被浸染,他的金辉已被熏灭。但他飘飞的长发在空中展成了旗,他那刻意没有恢复的丑怖面容上,流淌着一种名为"自由”的东西。他当然从来没有自由过,他当然一直身在囚笼中。

所以他比任何人任何妖怪,都更懂得、也更渴望自由。

他身外的万丈光芒已被蛛弦削去了,他心中的光芒万丈不需要外显。在那道蛛弦斩出来的鸿沟前,他纵身一跃,他身后的元力都飞扬起来,并无实质,但在真妖的眼睛里,是无数条飞扬的光带...他身后包括天地元力在内的一切,彷佛全部成了他的翅膀。?我本鸿鹄,何惧鸿沟?

他飞过了蛛弦所斩下的规则,跃鸿沟而来。踏得虚空足似马,掌中丈二有惊龙!

这一枪,予自由!日偌大个神霄世界,好像被一声龙吟响彻。

整个神山,乃至身在此山不得见的万里山河,恍忽都随此枪起伏。

是地龙翻身,是星移斗转,是日月已换!

此枪同时将蛛弦与犬应阳吞没。

我以已经失去的十三年,乃至于以后的更多年自由,不许你等二妖走!

面对如此一枪,犬应阳动不动,更不语不言。

蛛弦已经放下话,当然不需要他再做些什么。

他动手反而是对摩云城之主的不放心,不尊重。

而蛛弦也主动往前一步。

她的眼眸瞬间睁开,显现重童!

面对熊三思这样一个刚刚成就的真妖,她蛛弦直接展现妖征,这当然是一种重视,也是她践行真言的决心。

她要让犬应阳先走,不许谁来拦。

所谓当世真人、当世真妖,本在同层次,都是念动法随,洞天地之真的存在。

但当两者碰撞时,究竟谁的“念",才是“法"?

谁的真,才是真?

你说不许走,我说不许拦,最后仍是要杀一场。杀意,杀神,杀身!

圆缺双童相对而悬,嵌在蛛弦的眼睛里,如同日月并行。

她的妖征是眼眸,她的天生神通,是日月齐天!

如果说天横双日的强大,在于神魂力量的磅礴,在于对神魂力量的精微掌控。那么日月齐天的强大,则在于洞晓阴阳,视昼瞑夜。

在三种重童异象中,它的力量最为神秘。

当这目光投射下来,那腾卷如龙的万里山河,忽明忽暗,一时不定。

这一枪彷佛同时穿梭在白天和黑夜,它的性质被不断改变。

在虚实之间无限的穿梭,它的力量也近乎无限的削弱。

面对真正视他为对手的蛛弦,面对这日月齐天的一双眼,熊三思直接一按枪尾,挑起枪锋,将这一枪提前结算!

那咆孝万里、势要席卷大地的山川河流,便顿止于此,而后发出毁天灭地般的炸响。

轰隆隆!轰隆隆!

璀骤光焰绕神山,一层又一层的气浪奔涌如潮。

天穹一要明亮,一霎晦暗,一白茫茫!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蛛弦提握她的双剑,仍在金台。熊三思横贯他的鎏金枪,仍在金台前。

而在这对抗的过程中,犬应阳的身影已消

失。

初得洞真就要对抗两位真妖,实在也是太勉强了一些。

尤其一位真妖一心想走,另一位真妖着意配合,根本不可能再拦得住。

四息.....

为那位大齐黄河首魁争取的四息时间,就已经是极限吗?

在跨出最后一步的关键时刻,熊三思已然洞明了山腰处的战局。知晓那个名为姜望的齐国天骄,已经在接连斩杀了羊愈,鼠加蓝、蛛兰若之后,夺走不老泉,逃离神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此等实力,无愧于黄河首魁。但神临与洞真之间的距离,于漫漫道途上,有千里万里远。

犬应阳一旦追上去,只怕姜望再强几分,也要饮恨。

四息的逃命时间,对于一位真妖的追杀而言,恐怕并不足够....

自己若能...若能搏杀这个蛛弦。兴许还有机会追上去再做点什么。

不是为自己再做点什么,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失败了。

是为齐国。

山河往复,后继者也

为齐国!

熊三思紧握着被日月齐天所阻的鎏金枪,一枪扎在了封神台上。

血色的灵炎燃遍此身.....

啊,,呵

他明明不再具有真实的血肉,可此刻他额上青筋在跳,他的肌肉起起伏伏如在呼吸。他体内发出了山崩海啸的声响,由此进发近乎无穷的伟力。以灵族之灵,炼伟力之身。

似乎以此身重现天地之理,以灵炎绘自然之阵。

以灵见血,只身成阵。

那巨力磅礴如江海。于是鎏金枪往上挑。

一枪挑翻了封神台,也将封神台上的蛛弦挑起来。

此枪,家国!

齐名门重玄氏有一副名联,下联日“天下之重,担山担海莫重于担责"。

何责最重?

天下兴亡!

这座封神台所镇的,是茫茫万神海。万千浮沉神像,都是它根须。

蛛弦堂堂真妖,立足之处,自然生天地根。

要将此二者一齐掀翻,究竟需要何等样的伟力?

远非猪大力所能想象的

他今真正见识了真正强者之间的战斗,虽然很多时候根本看不懂发生了什么,但便只是浮光掠影的一两点,也足令他惊心动魄。

天下太平的理想,往时所提及,未免太轻巧!

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甚至不知道强者究竟有多强。

一念至此,他不再犹豫,转身亦飞下了神山。

神霄世界是一个拥有无穷机会的世界,但是等在原地,什么都不会发生。

诚然神霄世界极度危险,诚然此身屏弱,法劣刀拙.....仍然要探索属于自己的可能。

却说直面这枪的蛛弦自己!她之所以选择留在万神海应付熊三思,而不是杀出神山亲手为蛛兰若报仇,自是有她摩云城的所求。

此时天边血雨虽然已被扫尽,蛛兰若的身魂也都被毁灭。

但兰因絮果的神通,多少能够刻下一点留痕。

她需要尽可能地将这些痕迹搜集起来,飞光不再,残躯不存,复活蛛兰若当然是没有可能,但拿回去交给老祖,多多少少是个念想,多多少少可以看到一些什么。

但面对这样一个初入真妖的熊三思,她竟却不得步,停不得手!

圆缺双童旋转起来,裹挟着无尽变幻的天色,她以双剑压住这意在家国的一枪,辅助封神台,镇压波澜壮阔的万神海。

她最擅长如此层层叠叠地削弱对手,除了之前在南天城被叶

凌霄暴捶,削了无数次后还是接不住,在大多数时候,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双方围绕着封神台僵持住了。熊三思却拔枪而走,于金海顿回,回身一枪当心!

他走的是信誓旦旦,回的是斩钉截铁。

蛛弦的剑势还在,童力还在,甚至封神台也被她重新镇回去了,心脏却忽然隐痛!

这三枪。

自由,家国,故人归!

轰隆隆,轰隆隆!

姜望在踏空而走的过程里,隐约听到身后神山响起的轰隆声。

不知道封神台召来的那两位真妖在做什么。

想来太古星城封神台在神霄世界布置了这么久,必然有足够匹配这些时间的图谋。

特地征召两尊真妖,不会仅仅是为了杀死自己。

他并不奢想自己能有机会破坏太古皇城封神台的布局,局势演变到现在,他佩戴不老泉,手握知闻钟,若能回归现世,便已是巨大成功。

路在哪里?

脚下山河一幕幕倒退,漫步青云上,姜望摇动了知闻钟!

在得到不老泉支持的那一刻,他已然从自己把握的老山山权中,明白了前因后果。知晓不老泉这样的天地之宝,也想要回家,想要重获生机。

这当然是万事万物的本能。

那么不老泉知不知道回归现世的路,自己跟不老泉当然是无法沟通的,但有“如使知闻”的知闻钟在此,或能有所知。

钟声一响。

在身后穷追不舍的鹿七郎悚然一惊,长身如贯虹,于高穹折转好几回,展现了神香花海第一锋的绝妙身法。

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姜望头都没回,半点多余动作都没有的,径直往前飞。

那姿态着实满酒,跑得也着实是快!

不老泉并不是尊有灵智的存在,有的只是作为天地之宝的灵性本能。

知闻钟也确实是至宝,钟声一响,的确让姜望”知闻”了不老泉。

但他所获知的,只有回归不老山、复苏自我的灵性本能,至于怎么回去,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大概对枯竭已久的不老泉来说,跟着现世承认的封主就可以了,其它的不想再操心。

姜望也只能另想办法。

不管怎样说,有知闻钟在手,回去的希望大增。不相信在神霄世界一遍遍摇动知闻钟,看不到一条回家的路。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要摆脱两位真妖的追杀,必须有安心敲钟的时间和空间。

心中百转干念已掠过,姜望在穿山越岭的过程里骤然回头,手上铜钟响,掌中剑如虹。

须先断尾好藏形。

苦海回身!

自来回马枪是沙场绝活,回手创姜望也使得极好。

但从未有哪一式,有苦海回身这般自然。

似幡然醒悟,是迷途知返。简直妙不可言。

古难山真传在骤遭装杀时的极限反应,就是利用这一式身法来完成。

只可惜被知闻钟洞察得彻底,本该固若金汤的紧急防御,在知见满溢的三昧真火下不幸飞灰。

但身法是绝佳的身法,立意是绝佳的立意。

知闻钟洞察得是清清楚楚。

姜望向来是不吝于赞颂对手的,故而在此时以此式对鹿七郎展开反逐!

羊愈若在天有灵,也可理解成纪念!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