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千一百零三章:牛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期待的目光下,我快速的反编了一套剑法,带然后送到了知照剑道老祖的手中。

那老祖安天宇读取了玉牌,稍微咀嚼了一遍,顿时双目放出绿光:“好!好呀!我们知照剑道终于也有天赐剑道了!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我摆摆手,看了一眼端上来的食物,指了指几样,说道:“这些打包,你们在这玩儿吧,等天下剑道都齐了,再来寻我。”

老祖连忙答应,随后示意女弟子赶紧把盘子给我端阁楼那儿。

我化作青烟而去,再次出现在阁楼露台上时,忍不住摇了摇头。

冥天古宙的情况此刻应该连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都没过吧,我在这儿思考先天气运之剑,却仍旧没有获得除剑魔师父指点外更大进展。

巩固的还是先天气运运用的层次,这多少让我有点失落。

现在两大剑道门派的剑道固然神妙,但和证道天的纯粹剑道比起来,就如初学者一般,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天下剑道万千,虽然以端倪可窥全豹,可总是大海捞针一般,何年何月我才能有自信返回冥天古宙?

个顶个漂亮的七位女弟子,端着特色的糕点水果款款飘来,一个个拘束的放到了角几上面。

“怎么?难道那边没事做了么?”我反问道。

为首的女弟子连忙说道:“前辈,老祖令我们在这里伺候着,若是你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若是我们返回去,定是要受到责罚的。”

“前辈,你可要吃酒?我负责倒酒吧?”另一个妙龄女弟子端起酒壶倒了一杯酒。

“我可以给前辈剥果子……”另一位没完全长开的少女怯生生的说道。

我哑然失笑,这七位少女,至少都是各峰样貌最拔尖的女弟子了,能来伺候我这样的神仙,对她们来说就是巨大的仙缘。

但这些仙缘,可不是白来的,是与生俱来和后天努力挣来的。

当然,换言之,如果能够得到我一些指点,那就是位列仙班的根本了,前面那些仙缘,根本就不算什么。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这段时间确实太过压抑了些,换个心情似乎也不错。

七位女仙样貌各有特色,或者安静,或者活泼,也有妖冶内心活泛的。

不过在我面前,自没法隐藏。

“老祖独派你们几个来,却不派旁人,可是因为你们在各峰更为优秀?”我笑道。

“哪有……其实优秀的大有人在呢,我们斗仙道,人才济济……”

“对,前辈,老祖没有故意让我们来接近前辈……”

“倒是挺会花言巧语,你们两个可以走了,其他人呢?也都说说。”我一挥手,就把两人传送回了阁楼外。

两个说谎被我当场抓住,另外五个都愣了下。

接下来大胆的少女说道:“是师父找了弟子和师姐几位……说让弟子们过来的,我们可任意拒绝,不过师父说了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不排除会一举获得传承剑道,弟子身负重整一峰辉煌的职责,就主动过来了……”

“我是之前在遴选的时候,被筛下去的……回去的时候,心中难过了好几天,一直想着怎么办好,后来央求师父想办法,就得了这么个接近前辈的机会……”另一位弟子说道。

“且不说模样,看得出来,以你们的资质,选择来端盘子,如果不是心中另有想法,那就能证明可曲可伸,是能锻造之才,这样吧,今天如果让我高兴了,传承些剑法什么的,那都是小事,不过我只有一点,不可搔首弄姿,不可对我以色诱之,剩下就自己发挥吧。”我笑道。

几位少女面面相觑,但下一刻大半都松了口气。

“我们还以为……”

“我也是……”

“其实我也问过师父……如果被那个……师父却沉默点头了。”

我笑了笑,心中早知道她们会有这样那样的准备了。

这个层次的界面,被迫在性别上面吃亏并不少见,资源和生命挂钩的时候,这些有时候就是小事了。

所以也不怪她们师父和长辈会有这样的接受度。

接下来少女们果然畅所欲言,除了门中一些趣事外,还有师门中的遭遇,随着跟我混熟,几位少女也不再有防备之心。

“前辈看起来真的好年轻,却没想到竟活了这么长的岁月,连老祖要被称之为小辈,着实有趣。”

“对呀,而且前辈剑法通神,啊!不对,前辈就是剑之神仙,否则又哪里会那么多的剑法!?”

“以前辈之能,已可断日月长短,破天地洪荒,只叹我们不过瀚海苍穹的微尘,终末之时,怕是不被任何人提及呢……”

我笑了笑,说道:“瀚海苍穹的微尘么?其实身处于冥天古宙之中死去,于你们眼里,又和你们所言之微尘又何不同?只有相对如此,却无心心相印的。”

“前辈所言极是,那前辈又为何在那么高的世界之中下凡至此?”

“定是前辈在上面战得乏了,故而下来透透气呢,天上一天,地上万年,弹指一挥间,已是我等自生而灭的时间了。”

“若是能跟前辈遨游天地洪荒……不是,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哈哈,还不是,小晶定是喜欢前辈。”

“哼,难道你就不喜欢么?前辈如此这般开明,与我们言语既是哥哥,又是长辈,如此好的仙家,谁不喜欢?我不信你就不喜欢!”

“我……我自然是喜欢的,可我们不过是沙海纤尘,他带走的才是他的尘,不带走的,却是沙地里的卑微之尘了。”

看着几位姑娘小酌后叽叽喳喳的说着心里话,我不禁失笑。

有时候其实缺的并非是多么高深的剑法,而是相对而言更强的剑法。

看来,我是给夏瑞泽给吓怕了。

总觉得他的剑法可能仍然藏有杀招,但实际上真的有比先天气运成剑更厉害的剑法么?

恐怕有,但未必需要。

杀鸡需要用牛刀么?

或者是杀鸡的人担心,才用上牛刀而已。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