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章:顶上莲花作三佛,胸中摩尼开五界。23.01.25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海祸桉》——

——《霍十一与秋风和合线》——

上回书说到,秋风和想到了巴拉巴拉。

秋风和:(兔兔,那个字念什么啊)

秋风和:(x兹氏)

(yan三声zi一声)

秋风和:(弇兹氏)

秋风和:“我想起来了,弇兹氏部落的女首领是西王母,后面有了诸多后裔,我们之前在宜兴县见到了白水素女,应该是其中素女部落的分支吧?”

秋风和:“还有奔牛镇,不是有织女娘娘的传说吗?那应该是后裔中的织女。”

秋风和:“咱们村子的首领又是供奉三青鸟的三柯氏。”

霍十一:“想必是的,没想到人居然这么多”

秋风和:“短短几天都被我们碰了一遍呢。”

秋风和:“另外我想起来的西王母弇兹族,还有供奉玄鸟的商族部落和供奉西王母的西王母国。”

霍十一:“他们怎么了?”

秋风和:“他们我好像没遇到过……”

秋风和:“说起西王母,村长,距离咱们村很近的地方,有西王母开架壑仙宴呢,我们去转了一圈,感觉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咱们村里对那个架壑仙宴的有什么传说吗?比如说起源什么的。”

秋风和:询问向村长

越巫道:“在村里的传说中,那是仙宴是飞升的野渡浮槎,何为野渡?人生犹如身处野渡,对岸可望而不可既,上下求索时,茫茫然又不知该去向何方。何为浮槎?修道就如伐竹作舟,虽然辛苦劳碌不休,如履薄冰后,唯有踏上浮槎才算是前路。”

霍十一:“言之有理,这句我听懂了”#丈育笑

秋风和:“一路上有很多人留下诗句作为来过的依据,不过听闻去了仙宴的人,很多都失踪、或者疯掉了,那山下也是白骨累累。”

秋风和:“村中有流传去了仙宴的人吗?毕竟三柯氏起源于弇兹氏,那宴上的西王母不是更接近你们的祖先吗?”

越巫面色认真的道:“西王母虽然是先祖,巫道是顺应自然的,而不是去祈求先祖的,一切符合自然的发展就好了。”

霍十一:“一线天下的船棺是你们发掘了此地有仙宴之后才建立的吗?两者距离太近,当时我还以为两者源自同一家”

秋风和:“我也是这么觉得,也觉得既然有关联,悬棺和仙宴也应该有渊源才对。”

越巫道:“仙宴是一直存在于古今的,只不过我们村子里的人极少有违背巫道,探索那地方的。”

秋风和:“原来只是巧合……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处泉眼,您知道关于那个泉眼有什么传说吗?”

越巫想了想道:“在过去的年代里,有一个传说,地下曾有众多泉眼,然而喷出的脏水多使人生病,月奶奶的药只给少数富人治病。一位名叫任汉的少年于八月十五混进广寒宫偷得药饼。为逃出广寒宫的云层,玉兔一头撞死,让任汉剥下他的皮披上。任汉披上皮变成白兔逃回凡间。将药饼投入泉眼,泉眼便被净化变得甘甜。病人痊愈。为了纪念白兔将它塑成凋像称为兔子王,药饼叫做月饼。”

霍十一:“这少年和玉兔都是好人啊!根据传说必是真的定理,我信了”

秋风和:点点头表示自己也信了,“那现在那里的泉水有什么治病的功效吗?”

霍十一:“泉眼里面有养活物吗?对于鱼类来说,也算得上是洞天福地吧!”

越巫点了点头道:“那玉兔泉眼虽然有治病功效,但是一定要小心,不然那水并非淹不死人。”

秋风和:“看起来确实挺幽深的,因此会额外注意吧?村中曾有在水中淹死的人么?”

越巫哈哈一笑道:“河江水湖常有溺亡之事,水情复杂,水深变化,都是不稳定的。不过,村里少有淹死的,看得紧。”

秋风和:“那就好,我们去看过,泉眼有石刻,刻画的是青鸟。”

秋风和:“那就好,我们去看过,泉眼有石刻,刻画的是青鸟,也就是村中的祖先,而且也加持了巫觋的巫咒,您知道这是什么传说吗?”

(觋xi二声)

越巫喝了口水道:“那石刻上的是青鸟仙子,传说中是西王母的信使。”

秋风和:来个心理学,这个人小动作好多啊!

霍十一:“青鸟仙子?那刚刚飞出去的那只也是青鸟仙子?”

.rh

骰娘:Look!楚太上骰出了一颗皇帝的新骰子~

秋风和觉得越巫说的是真话。

越巫看了眼霍十一,感觉和霍十一说了个寂寞:“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们这里祭祀的是冶鸟。”

霍十一:“那什么,要不你当我没说好不好?抱歉,记性不太好”#不好意思

秋风和:“嗯……”挠挠头,“那凋像上所说的无形的灵和神祇以及联系,村长知道渊源吗?”

秋风和:“好像和那个传说关系不大,是另一个传说吗?”

越巫道:“哪个?”

(?。?我记得石刻上没说什么联系啊)

秋风和:(额,这个是解释,我看成刻着的了)

秋风和:“就是石鼓上面的‘警’字,一般来说是用来示警的,和任汉偷药的传说有关吗?”

秋风和:“其实我也好奇,为什么玉兔泉眼的石刻不是传说中的那个玉兔,而是青鸟仙女。”

秋风和:疑惑的挠挠脑袋

越巫慢吞吞的道:“那石鼓放在玉兔泉眼处,是为了防止在玉兔泉眼有祸患发生的时候,村中无法知晓。”

越巫顿了顿道:“而石刻青鸟仙子是因为,要召祭无形的灵,那个灵就是青鸟仙子,字是后来的游人刻的。”

秋风和:“石鼓是谁放的呀?那里会有什么祸患?谁不慎落水吗?”

越巫道:“石鼓是我们村子放在那里的。”

秋风和:挠挠头,“关系实在是复杂呀。”

越巫道:“悬棺岭时代悠久,很正常。”

——《秋风和线》——

秋风和:“明明是可以治病的泉水,还有那么传奇的故事。还是搞不懂那里会出什么祸患,村子有记录吗?”

八月三号,早上十点,秋风和,悬棺岭。

越巫悠然道:“那玉兔泉眼处的祸患,便是黄泉所在的升仙鬼门,是帝阍天门。”

秋风和:“哦哦!就是传说中被埋葬在悬棺中之后会去的地方吧!”

秋风和:“升仙鬼门,难道还会现世吗?看您神情如此悠然,和我说说升仙鬼门的事行吗?”

越巫摇了摇头,他认真的道:“葬在悬棺里,不会去那里的帝阍之门,那不是我们世界的帝阍之门,是希夷所在世界的帝阍之门。所以,只要不让希夷跑出来就好了。我们世界的帝阍之门是更加危险的,远在黄泉蒿里之间,绝非生人所能轻易通达。”

秋风和:“又是什么希夷之祸吗?至于我们世界的,就是去了仙宴疯掉的那个人去寻找的地方吧,不知道他在仙宴看到了什么和帝阍之门有关的事情……或许是浓雾之中的棺船?”

秋风和:“您知道一线天上面的棺船在一片浓雾之中,看不清其中之物吗?”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越巫捏着下巴笑了起来,他哈哈一笑道:“你所说的那在一线天上望见浓雾中的船棺,应该就是我们历代先祖葬在一线天中的越墓悬棺,悬棺岭上居高临下,云海遮蔽,自然看不清楚。”

秋风和:“这样啊……”不过想到一路上来没什么能让我和霍变疯的,村中人却疯了,而且还在和帝阍之门有关的,觉得还是有问题。

秋风和:“那先不打扰了,我再去别处转转,您刚祭祀结束辛苦了,也好好休息休息吧。”

秋风和:(这边剧情挖的掉头发,看谁都不像好人)

秋风和:(我过河看看对面)

秋风和:向着秀云庵走去

秋风和来到秀云庵,只见尼姑庵两面靠山,面朝坊里,树木掩映。庙门敞开,香火看起来不错,佛堂里老尼姑徐娘半老,小尼姑描眉画目。

秋风和:额,一到女性多的地方就容易不好意思,看看这里有没有男性施主

这里没有其他人了。

秋风和:看看尼姑庵供奉着什么,我先走过去

秋风和:上个香,拜一拜

秋风和走进佛堂,这才看的分明,佛堂上供奉的乃是三十六饿鬼之一的大力神通鬼牟利提。徐娘半老的老尼姑身上穿大红的袍子,背后用金绿二色,绘画了一尊青面獠牙的金刚药叉法像。四条手臂向外延伸,上面一对金色手臂按在胸前,各行手印,下面一对绿色手臂,从腰间环绕而过,在小腹的位置双掌交错结印。描眉画目的小尼姑身穿黄色僧衣,背后绣织这一个背后数道模湖光轮的妖艳僧人正在从孔雀体内破体而出,端的是法相庄严。

秋风和上香过灵感。

秋风和:。ra灵感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风和进行灵感检定:D100=95/60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秋风和:(差一点点大失败,阴鱼妈妈在这里上过香吗?)

秋风和:(这地方看起来好邪门啊!)

秋风和:(尼姑庵有知客僧之类的职位吗?)

(这庵里一共就俩尼姑)

(一个老的,一个小的)

秋风和:(我以为一个老的,一群小的)

秋风和:(我想想我的线索,有令狐道士讲过的仙宴)

秋风和:过去找小的尼姑,问问小尼姑,“这位师父,我见秀云庵中供奉的是三十六恶鬼之一的大力神通鬼牟利提。秀云庵为何要供奉她呢?”

小尼姑露出一丝笑容,道:“华严经中有云,佛说众生平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能德性,与佛无异,只因妄想不能证得。只是参禅者的所求,却不在今生现实中,而是在来生来世的福报,又或者在永世极乐。此鬼神神通与福报近于天人,也能降福施灾。甚至研习法术、护持庙宇殿堂,气达诸天,其势大也。故此,要借其欲望,参照禅心佛法,这便是‘菩萨布施,不惜生命’。”

秋风和:“这位鬼神若是可以回应福报,降福世间,确实值得二位师父如此供奉,秀云庵只有你们二位师父吗?还是其他师父暂时不在庵中?”

八月三号,早上十一点,秋风和,秀云庵。

小尼姑露出天真野性的笑容道:“庵中只有我和我师傅了,剩下的姑子都在寻觅佛法的路上,见了大菩萨、善知识。”

秋风和:“啊?见到了什么大菩萨,善知识……”想起霍说的故事和令狐守冲说过的秀云庵僧尼纵身跳崖,低声问道:“可是在架壑仙宴见到了奇诡之事?”

老尼姑澹然的道:“她们见到佛光中佛祖之相而舍身求法,正如世人闻赞则喜,闻谤则嗔,功过每为境转,以至于六道轮回中升沉不已。实际上,皆是着相了。”

秋风和:“嗯……架壑仙宴不是西王母的宴会吗?为什么会有佛祖之相显现……好奇怪啊。”

小尼姑做智慧印道:“佛有三十二相,而有三十二相的不一定是佛,世事本就如此。有些僧人沉迷外相,见了大菩萨、善知识,却也只求得丝缕外相,舍却佛祖为世人说五戒、说十善、说八正道、说六波罗蜜以及种种法,正觉的知见被错觉所改变,就是离佛越发远了。”

秋风和:(这两位佛法太高深了)

秋风和:“那在您说的佛祖,或者说正觉的知见是什么呢?”

老尼姑不急不慢的道:“所谓正觉的知见,贫尼认为在于观身不净,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观受是苦!此四念处中,法界的一切现象,包括我们的一切思维现象,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它都是不永恒的,它都是不断的变化的。而正觉的知见是不变的义理,是佛经中的无上义谛。”

秋风和:“那些舍身的僧尼,是忽视了这样正觉的知见吗?他们见到佛祖,到底见了什么……”

老尼姑看了眼思考的秋风和。

小尼姑继续描眉。

秋风和:(哎,这个本里遇见的基本所有人都不好好说话)

秋风和:(感觉都是有大秘密瞒着人)

秋风和:“你们见到了吗?”

老尼姑宝相庄严的道:“贫尼偶然见过几次一线天上示现的云海佛光,只是未曾被外相迷惑,止步崖顶。只觉得照见五蕴皆空,色、受、想、行、识变幻不定,虽然终将消失,却长久留在出家人的身上。无尽之贪欲,无尽之色欲,种种善恶业果纠缠,种种邪见颠倒心,种种贪痴嗔,一并展现于此!贫尼奉劝施主切莫深入架壑仙宴之中,否则我这徒儿便是先例。”

秋风和:“多谢师父提醒,您真是慈悲。”向着师父深深地鞠一躬。

秋风和:“其实在下……走过了一趟架壑仙宴,没有遇见您所说的云海佛光,只见到了九州水脉图,还有西王母宴请宾客,赐下了不死药。”

秋风和:“只不过有些奇怪,西王母的不死药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的神药……我带了一颗出来,师父您能不能帮忙甄别?”

老尼姑听闻秋风和曾登临架壑仙宴描述的西王母宴宾客道:“西王母赐药?那里不是庵中记载的琉璃世界中东方药师佛布施甘露神药吗?”

霍十一:(来了来了,经典剧情)

老尼姑对秋风和说的神药齐了兴趣。

秋风和:“因为亲眼目睹,吃过药的人,要么直接消失,要么变成一副怪样子。”描述一下吃药之后的样子。“在那里的人必须服用仙药才能离开,不然就会踏入无止境的迷雾之中,我是事先在胃中开了口,服用之后直接套出来,才没有变样子,我的一位同伴掏的不及时,已经变化了。”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不死药,“您可别给吃了。”

秋风和:拿出要给师父看,“在下秋风和,还没请教两位师父法号。”

老尼姑道:“贫尼法号幻水晶。取水晶中‘得三宝而国泰,得七宝而民安’之意。”

秋风和:“幻水晶师父,您请看。”递过去

小尼姑她轻笑着道:“贫尼曾经法号是法琉璃,不过如今中阴之身丢失,叫我俗名迟早早就好。”

秋风和:“迟早早姑娘您好。”

老尼姑看着胎秽眚仙药,她面色凝重的起身从佛堂之后的密室里请出一卷法本,其小心谨慎的姿态,就仿佛这请来的不是庵中古老记载,而是什么沾染恶兆魔障的不洁之物。

秋风和:谨慎的看着幻水晶师父,“嗯……我其实也觉得极其不对劲……奈何初入此地,不了解历史,本人又才疏学浅,才想向渊博如您二位的大师父请教,您是发现了什么吗?”

打开法本,其中卷首大卷篇幅描绘着琉璃世界中东方药师佛讲经说法,十二药叉大将做护法模样,下方一众饿鬼道涌出金刚药叉。他们生来便有神通,头颅之中有一粒百药舍利,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如今听了佛法之后,又服下了东方药师佛赐下的甘露神药。

秋风和:小心翼翼的接着往下看

那图绘之中,甘露神药与胎秽眚仙药看起来相似而不同。

霍十一:(眼前一黑)

秋风和:看看服用仙药过后的样子

金刚夜叉等信众服下甘露神药后,在琉璃世界朏然不明的光彩映射中,影子骤然拉得瘦长。

影影绰绰间,肉身好似一个大圆球,筋肉膨胀到臃肿透明,骨骼化作素白的玉质,体内降服五炽三毒之气,外相也逐渐生出佛陀三十二相中的特征。

秋风和:“对,我朋友也变成这个大圆球的样子了,原来如此!原来秀云庵其他的师傅们见到的是服用了秽胎升仙药后的人!”

经历一重重光辉普照,七窍中生出重重光华,如同一道道佛法光轮。

头上生长出青红白三色血肉莲花,莲花之中各自坐着血肉模湖的佛陀,各自拿着一颗舍利子,乃是三世舍利子。

秋风和:“所谓的光华,原来是这么来的!”

胸中地水火风开辟,演进血肉佛国,佛国之中化作一颗摩尼宝珠,大日如来宝焰至刚至大,一道道血肉纹路绘成曼荼罗金刚法界。

这正是‘顶上**作三佛,胸中摩尼开五界’。

老尼姑道:“原来是同一种药。”

秋风和:“上古的时候,不死药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啊……对了,我们在上山的途中还听到了镇压某物的雷音,您既然也上去过,应该也听过那声音吧?还有人刻下文字争辩那是什么声音,您知道那个雷音在镇压什么吗?”

——《霍十一线》——

八月三号,早上十点,霍十一,悬棺岭。

霍十一哪条路过去?

霍十一:#穿过小溪,从小泉岭到桃花坡西面过去

霍十一:(拿信去问玄妙观了)

霍十一来到赤松山,山中多为松树,松赤若墨,四野玄然,穹冥未寂。远处架壑仙宴的歌吹冷风拂过,仙风冷雨带来阵阵阒寂之感。孤高的山峰之中,有千岁松树者,生于其间,状似木人形。山下有祠堂,山上有道观。

霍十一:#想想赤松子是什么神职

霍十一过神秘学。

霍十一:。ra神秘学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霍十一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62/80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澹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霍十一想起赤松子是上古仙人,是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万世基业的中华帝师。相传为神农氏时的雨师。能入火自焚,随风雨而上下。他常常去神仙居住的昆仑山,住在西王母的石头宫殿里。他还能随着风雨忽上忽下戏耍。炎帝的小女儿追随他学习道法,也成了神仙中人,与他一起隐遁出世。到了高辛氏统治时,他又出来从当雨师布雨,现在天上管布雨的神仙仍是赤松子。

霍十一:“又和西王母有关,看来确实得去见见玄妙观的道人”#上山

霍十一:(这地方还和墨客有关)

霍十一:(但是墨宝我不敢拿)

霍十一来到山顶,但见一道观气势如虹,乃是一道观‘玄妙观’。门前楹联乃是宋时苏轼之诗‘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意思是儿童不识得冲天飞鹤,枉将青泥淋污那雪白的羽毛。乃有赤玉为瓦,朱瑛铺地,凋梁画栋,丹楹刻桷。彤云飞卷,炽焰缠庭柱,飞焰映天,照十二仪表。青鸟衔牍,伏丹墀而焕瑶彩,绯龙吐丹,绕仙宫而壮威仪。飞檐翘角踞祥云,乃作仙家气象。

霍十一:#去敲一敲玄妙观的大门

霍十一敲了敲玄妙观大门,观中有许多道士在宫殿外修行,宫殿里供奉神像。

霍十一:#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理我

这些道士正在专心修行。

霍十一:#想了想,不打扰这些修炼的道士,去宫殿里寻找他们的领头人

霍十一进入宫殿,所供神像,上层是伏羲氏,左右配祀十二星次神灵,分别是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zāng)、协洽、涒(tūn)滩、作噩、阉茂、大渊献、困敦、赤奋若,乃是木纪之时,以太岁在天宫运转的方向纪年;底层是神农氏,左右配祀六十甲子神,宫中红光冲天,耀眼无比。

青瓷烧制的烛台充满了两晋南北朝时该有的独特风情,倒立莲蓬状的底座,外刻覆莲花饰,上置横条隔板,板上有四个狮子形态的杯口,可以同时插数根蜡烛。

放在屋角的鎏金凤首香炉正点燃着细细研磨的香粉,百炼良金,澹澹穆穆,隐耀肤里之间。

若以冰消之晨,云烟鸟鸟而出,将道观点缀的如同仙境。

宫殿四周,有壁画刻书,大洪水将人世淹没的时候,她自大地之上而起,翱翔的从不是白云如絮的苍蓝晴天,而是大雨无休的夜,在这样的夜里,柔软的羽化作了钢铁的刃,这是存续的盔甲。

一个个巨大的长狄巨人主持祭祀,又有纹龙黥面的疍户在海中遨游,大海之中巨大的太岁肉山衍生万物,无数飞仙尸胎虚空漫步,好一副东夷祭祀的场景。

那时候长狄巨人还是大人国或是汪芒氏的主宰,疍户也只是有穷氏羿的后人,有些故事画本里,这些射日之裔也被称为恨天国人。

最后,残酷无情、壁垒分明的娑婆世界,苦海波涛无时无刻都围绕在她周围,先天五太化作庞大封印,稍不留神就会被巨浪吞噬。

而居于尘世的凡人,在这般婆娑万象中,得见仙鸟乘赤云而降,赐下仙经,以及福缘。

霍十一:“哇……飞仙尸胎虚空漫步,东夷祭祀?果然和那边有关系”#找找这宫殿里有没有道士

宫殿里,并没有道士留存。

霍十一:“都去外面了啊……算了,我换个时候来吧,手上这封信确实也该问问”#离开道观,顺着小溪去皇草村

有道是‘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打大明有了倭乱起,这皇草村就没安生过。一张描绘了南海黑眚卷积乌云显化五羊《南海墨龙图》,不知怎么的从广东道流落到了松江府。这卷图绘,是你也要,他也要,世家想要,倭贼也想要!因此每次倭寇犯边,这皇草村没少挨收拾。《南海墨龙图》的故事,就此而开始。

说这今儿,霍十一来到皇草村,荒草妻妻的村道尽头,山风徐徐,树梢摇动,近处重重光影斑驳陆离,远处霞光弥漫在天地的边沿。村路上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三个字“皇草村”。石碑底座是个龟身蛇尾的玄武,碑上绑着许多绳索,绳索上又挂着绘满符咒的红布。这是一座“镇碑”,在这妖魔横行的世上,许多村落都有类似的东西,用于阻挡某些弱小的妖魔鬼怪,这与拜城皇、土地类似,四时祭拜即可。

八月三号,下午两点,霍十一,皇草村。

霍十一:#慢慢走过去,对着大玄武双手合十拜了拜,随后尝试进入村落

霍十一进了村中,村中少年正练着一门叫做《剑经》的棍法,有的老头长棍戳戳点点,有的中年妇女给少年们鼓劲,显然壮丁几乎都被抽去做大明水师等军队的兵卒了。

霍十一:“乐”#凑到人堆里观摩这少年练棍,也给他鼓劲

霍十一:“话说,这棍法叫什么?”#问问身边人

中年妇人道:“这棍法叫《剑经》,乃是从南少林来的一位老僧人在多闻寺挂单的时候,传下来的。”

霍十一:“不好意思,是我耳朵不太好使嘛,这棍法怎么能叫剑经啊?剑经不应该是给剑用的吗?”

中年妇人道:“人家老僧说了,这俞将军是借棍存剑,将长剑技法融入到棍中。”

霍十一:“俞……将军?这又是哪位将军呀?”

霍十一:#傻眼

中年妇人道:“俞大猷。”

霍十一:“还是没想起来……您能说说这位将军有什么功绩吗?”

中年妇人震惊的道:“你居然没听过俞将军的事?他可是武举人,两年前蒙古军大举攻略山西,皇上下诏选举天下勇士,经过兵部尚书毛伯温推荐,出任汀漳二州守备,击破海贼康老,授都指挥佥事,平定新兴、恩平的叛乱嘞。”

霍十一:“哇!将军真是勇勐非凡!”

霍十一:“话说练棍那少年叫什么名字?又是怎么拿到老僧传下来的剑经的”

中年妇人道:“你说的哪个少年?”

霍十一:“就正在练棍的那些”

中年妇人道:“这是那老僧之前来村里传的。”

霍十一:“知道了……村口那玄武像也是老僧留下的吗?”

中年妇女道:“不是啊,那是村中传下来的。”

——《save》——

线索又给出一部分

秋风和:终于有人肯不和我弯弯绕绕的说话了

秋风和:立刻得到我信任并掏出不死药

秋风和:我已经在努力理解他们的话了

人家两个说的是实话,乐,你怎么理解是pl的事

秋风和:真的很努力理解

人家真的告诉你架壑仙宴有危险

秋风和:对,这句我听懂了

秋风和:就是他这么说,我才把药给他的

总结来说

就是秀云庵里死的就剩这俩了

秋风和:值得信任的好人

其他的都在一线天峡谷里那些白骨中

秋风和:去过仙宴,没死,还没变成球

秋风和:对,之前令狐首充和我说过

秋风和:所以才来这边这么问的

她俩没去过仙宴

秋风和:就去了一线天✓

有一个寻找架壑仙宴的时候,丢失了中阴之身/汪汪

先例,指丢失中阴之身

秋风和:靠……

秋风和:咋整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