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三十六章 接着挖坑接着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看着曾诚和刘怀文等一众大老们都十分抵触这个玩意,朱劲松倒也不为己甚,反正祸害欧罗巴是一个长期任务,从沙鹅弄石油的办法更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种办法。

而且朱劲松也觉得这种玩法不太好——某本山曾经说过,忽悠人的最高境界不是让人毫无知觉,而是让被忽悠的人能真心实意的感谢你。

朱劲松觉得这种玩法很有挑战性,他想试试。

暗自斟酌一番后,朱劲松一边屈指敲着桌子,一边慢悠悠的问道:“咱们大明这些年可没少从奥斯曼那边儿买石油吧?”

刘怀文躬身道:“回陛下,咱们大明这些年一直在向曼斯曼买石油,前前后后花了得有三、五千万,再过上两三年的时间,怕不是得有上上万?”

朱劲松嗯了一声道:“那你们说,奥斯曼赚这么多钱干什么?”

被朱劲松这么一问,在场的一众大老们都有些懵逼。

众所周知,刘老抠在说国库某项收入的时候永远都是“多了那么一点儿”,比如说一万万龙元多一点儿的税收听上去好像不太多的样子,实际上却很可能是“一万万多两万万龙元”。

除了正式提交给朱皇帝的报告,你永远不知道他后边那个多一点儿到底是多了多少。

同理,刘老抠在说花销的时候往往也会夸大其词,比如说“得有三、五千万”,实际上最多最多也就是三千万,而且谁也不知道这个三千万后面的单位究竟是白银还是龙元。

如果是三千万龙元,换算成白银大概就是三百万两。

三百万两白银……搁在普通百姓家里能算得上是天文数字,可是搁在大明对外的军械贸易上面,三百万两甚至连个浪花儿都溅不起来。

哪怕就是三千万两白银,搁在军械贸易方面也算不上什么。

更重要的是,奥斯曼卖给大明的石油基本上可以说是贱卖,而大明卖给奥斯曼的军械却从来没有贱卖的说法。

换句话说就是奥斯曼这些年卖石油的钱,大部分都已经换成了大明的军械,而且还是被五军都督府淘汰下来的,已经落后一代以上的军械。

零点看书

现在你朱皇帝居然还有脸问人家奥斯曼赚钱干什么?

就在曾诚和刘怀文等一众大老们暗自腹诽的时候,朱劲松朱皇帝却又接着说道:“正所谓钱是王八蛋,花了再赚,又所谓武力才是财富的保证——朕以为,奥斯曼既然已经赚到了钱,那就应该多买点儿火枪火炮什么的,不能放任沙鹅再继续嚣张跋扈。”

朱皇帝的话音落下之后,曾诚先是一愣,接着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懂了。

既然奥斯曼已经通过卖石油换到了钱,也拿这些钱买到了火枪火炮,那么奥斯曼就该支愣起来,最起码也要跟沙鹅硬刚一波正面。

因为大明需要奥斯曼跟沙鹅打起来。

毕竟沙鹅的农场主们并没有比东林党的那些正人君子们强到哪儿去,农场主老爷们只顾着自个儿享受作乐,根本就不在乎普通百姓的死活,更不会向沙鹅的国库交税,所以沙鹅经济实力也一直不咋样儿。

经济实力不行,就意味着沙鹅的军事实力也大受限制——别看沙鹅又是跟大清签订尼布楚、恰克图条约又是强占海参崴、贝加尔湖,实际上不是因为沙鹅的军事实力有多牛逼,而是因为大清足够烂,因为大清的那些明君圣主们崽卖爷田不心疼。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沙鹅为什么一直跟奥斯曼过不去。

因为奥斯曼一直都是赫赫有名的西亚病夫,和大清帝国堪称一对惺惺相惜的难兄难弟,甚至在有些方面还不如大清。

比如说,大清最巅峰时期的领土面积有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而奥斯曼最巅峰时期也就只有五百多万平方公里。

大清治下虽然民族众多,但是人家大清靠着一手八旗制度和杀杀杀外加文子浴的本事,硬是能做到以奴驭主,整个国家的权利都掌握在夷酋的手里,而奥斯曼治下的各个民族及相对扁平化的治理却让整个奥斯曼像是个巨大的“马赛克”。

对比此时已经逐渐发展起来的欧罗巴诸国,牙口不太好的沙鹅当然要挑软一些的柿子捏——东方挑了大清,西方就挑了奥斯曼。

只不过,大清那是真的烂,而奥斯曼虽然也够烂,但是人家好列还能跟沙鹅撕巴两下,甚至还能跟欧罗巴一众国家打的有来有往。

比如说上一次跟奥斯曼开片,虽然最后逼得奥斯曼割让了大片土地,但是从彼此的伤亡数据以及战争成本来计算,实际上沙鹅也没能捡到多大的便宜。

再加上被哈布斯堡家族联盟忽然给摆了一道,甚至连莫思科都差点儿被烧,而哈布斯堡家族又他娘的拔鸟无情,捅了沙鹅一下之后抽身就走,保罗一世跟亚历山大父子两个肯定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急需一场胜仗来转移沙鹅国内此起彼伏的农奴叛乱。

所以,朱皇帝想要挑动沙鹅跟奥斯曼开片,其实不用专门去挑动沙鹅,只需要让人挑动奥斯曼就行了——因为这些年没少被大明和沙鹅欺负,人家奥斯曼的心里可也憋着一股火呢!

更关键的是,奥斯曼那边儿已经闹过一回乱子,先是穆斯塔法四世带领奥斯曼传统派的贵族们叛乱,干掉了当时的素丹兼哈里发塞利姆三世,接着马哈茂德二世又在阿朗达尔·穆斯塔法·帕夏的支持下干掉了穆斯塔法四世。

这场动荡对于奥斯曼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首先就是奥斯曼都城尹斯坦布尔城中偏向于改革派的贵族在穆斯塔法四世叛乱期间被穆斯塔法四世给清洗了一遍,等穆斯塔法四世登台之后,传统派贵族势力又遭到了马哈茂德二世和阿朗达尔·穆斯塔法·帕夏的大力打击。

要命的是无论偏向保守派还是偏向改革派的奥斯曼贵族都在这一场动荡中倒了大霉,连带着整个奥斯曼的贵族统治体系都已经摇摇欲坠,奥斯曼朝廷的权威性也饱受质疑。

在这种情况下,马哈茂德二世也只能继续向前推动改革,而这又势必会遭到奥斯曼地方行省传统势力的反抗。

也就是说,奥斯曼现任素丹、哈里发马哈茂德二世急需一场对外的大胜仗来提高自己以及奥斯曼朝廷的威望,从而将塞利姆三世没能完成的改革继续推动下去。

想到这里,曾诚不禁笑道:“启奏陛下,臣回去就派人召见奥斯曼的使节。”

朱劲松却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曾卿不必召见奥斯曼的使节了——倘若你召见了奥斯曼的使节,那谁来召见沙鹅的使节?倘若两个使节都召见了,回头奥斯曼跟沙鹅打起来的时候,曾卿却不有挑唆之嫌?”

曾诚寻思着我见不见奥斯曼和沙鹅的使节,咱不都得挑唆他们干起来?反正都得有人背锅,恰好老夫今年的年纪也不算小了,再过上几年也差不多该告老还乡,背这个黑锅不正合适?

就在曾诚愣神的时候,朱劲松却又将目光投向了柯志明:“回头让人往沙鹅跟奥斯曼那里走一遭,让哈布斯堡家族跟英格兰背这个锅。”

眼看着柯志明毫不犹豫的就躬身应下这个差事,曾诚不禁有些傻眼:“陛下,臣倒不是怀疑柯指挥使和锦衣卫的本事,只是让哈布斯堡家族和英格兰背锅这事儿,只怕不太靠谱吧?”

朱劲松呵的笑了一声,问道:“怎么不靠谱了?”

曾诚躬身道:“回陛下:哈布斯堡家族之前组建过联盟军进攻沙鹅,差点儿毁了沙鹅的莫思科,如今已经全线回撤到欧罗巴,而英格兰之前跟法兰西开片,虽不能说是元气大伤吧,起码也算得上是伤筋动骨,如今也在舔舐伤口,这两家几乎是最没有可能挑动沙鹅跟奥斯曼开片的?”

朱劲松却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这两家最没有可能,所以这两家才是嫌疑最大的——曾卿可还记得,哈布斯堡家族的赤字夫人已经给乔治三世当了情人?”

待曾诚点头之后,朱劲松又接着说道:“哈布斯堡家族的联军差点儿毁了莫思科,肯定要想办法避免沙鹅的报复,对吧?乔治三世身为弗朗茨二世的便宜女婿,肯定也要帮着自个儿的便宜老丈人,这也没错吧?”

“只要能挑动沙鹅跟奥斯曼干起来,哈布斯堡家族就可以争取到一丝喘息之机,英格兰也能趁机卖掉一些他们自己研发出来的火枪火炮——只要有人在中间牵线搭桥,奥斯曼找英格兰买火枪火炮也是件很合理的事情吧?毕竟英格兰的东印度公司还在天竺那边儿,离奥斯曼很近。”

“更更关键的是,其他人信不信不重要,只要沙鹅跟奥斯曼相信就可以了,毕竟沙鹅找不到比奥斯曼更软的软柿子,而奥斯曼现在也绝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进攻欧罗巴。”

“别忘了,奥斯曼在历史上可没少跟欧罗巴开片,但是开片的结果几乎每次都是奥斯曼挨揍。”

“现在奥斯曼经历过穆斯塔法四世叛乱和马哈茂德二世登基的动荡,断然不可能有多余的精力去进攻欧罗巴,相对而言,沙鹅就成了比较软的软柿子。”

眼看着曾诚和刘怀文等一众大老们都十分抵触这个玩意,朱劲松倒也不为己甚,反正祸害欧罗巴是一个长期任务,从沙鹅弄石油的办法更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种办法。

而且朱劲松也觉得这种玩法不太好——某本山曾经说过,忽悠人的最高境界不是让人毫无知觉,而是让被忽悠的人能真心实意的感谢你。

朱劲松觉得这种玩法很有挑战性,他想试试。

暗自斟酌一番后,朱劲松一边屈指敲着桌子,一边慢悠悠的问道:“咱们大明这些年可没少从奥斯曼那边儿买石油吧?”

刘怀文躬身道:“咱们大明这些年一直在向曼斯曼买石油,前前后后花了得有三、五千万,再过上两三年的时间,怕不是得有上上万?”

朱劲松嗯了一声道:“那你们说,奥斯曼赚这么多钱干什么?”

被朱劲松这么一问,在场的一众大老们都有些懵逼。

众所周知,刘老抠在说国库某项收入的时候永远都是“多了那么一点儿”,比如说一万万龙元多一点儿的税收听上去好像不太多的样子,实际上却很可能是“一万万多两万万龙元”。

除了正式提交给朱皇帝的报告,你永远不知道他后边那个多一点儿到底是多了多少。

同理,刘老抠在说花销的时候往往也会夸大其词,比如说“得有三、五千万”,实际上最多最多也就是三千万,而且谁也不知道这个三千万后面的单位究竟是白银还是龙元。

如果是三千万龙元,换算成白银大概就是三百万两。

三百万两白银……搁在普通百姓家里能算得上是天文数字,可是搁在大明对外的军械贸易上面,三百万两甚至连个浪花儿都溅不起来。

哪怕就是三千万两白银,搁在军械贸易方面也算不上什么。

奥斯曼卖给大明的石油基本上可以说是贱卖,而大明卖给奥斯曼的军械却从来没有贱卖的说法。

换句话说就是奥斯曼这些年卖石油的钱,大部分都已经换成了大明的军械,而且还是被五军都督府淘汰下来的,已经落后一代以上的军械。

现在你朱皇帝居然还有脸问人家奥斯曼赚钱干什么?

既然奥斯曼已经通过卖石油换到了钱,也拿这些钱买到了火枪火炮,那么奥斯曼就该支愣起来,最起码也要跟沙鹅硬刚一波正面。

毕竟沙鹅的农场主们并没有比东林党的那些正人君子们强到哪儿去,农场主老爷们只顾着自个儿享受作乐,根本就不在乎普通百姓的死活,更不会向沙鹅的国库交税,所以沙鹅经济实力也一直不咋样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