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九十章 帝宫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幕,神都城。

河两岸的展馆和客栈,挂满了一排排白色的灯笼

灯光与月光交织辉映,增添萧瑟与肃穆。

天子驾崩了,整个乾元王朝,都在为天子服丧。

此为“国丧”,是正统流程。

天子尚未下葬,神都城里,却已见风雨争端。

夜幕落下,神都宵禁,一切娱乐场所全都关闭。

百姓全都待在家中,不得随意出入。

........

........

神都城,大将军府。

大将军杨铭身穿丧服,从宫中归来。

府内的仆人立即上前,为老爷牵马接风。

“都到了?”

杨铭披着厚重的大氅。

冬日尚在,神都城的气温也不高,前几日还下了雪。

雪地初化,地上有些湿漉。

他快步穿过亭台楼阁。

雪树丛中,一座座灰白色的建筑静默而立。

灰墙红瓦燕尾嵴,青石铺路,曲径幽深。

“吱呀——”

他推开一处院门,院子房屋内,有几人围坐在火盆边上烧酒,见到杨铭到来后,纷纷站起来招呼。

“大将军!”

“大将军.......”

几人全都有身居高位之气度。

杨铭伸手,示意众人坐下。

马上便有人搬来椅子,他脱掉了外罩的黑色绒毛大氅,侍者将大氅挂好之后,便退出屋子,并且关上了屋门。

老爷要开始谈事了,最不喜下人听着,这点眼力见,他们还是有的。

随着仆人退出屋门,整个屋子内外,都显得静悄悄的。

只剩下火盆里的烧着,不时发出一些“噼啪”声响。

“再过三日,便是大殓。”

杨铭屋子内,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六人,都是朝廷重臣,与杨铭走的很近。

有些是本来就穿一条裤子的,有些则是近期才重新加入杨铭的阵营。

当今朝堂之上,以大将军杨铭为首的百官阵营与以司礼太监王宪为首的内侍集团形成了对抗局面。

“这帮阉狗属实可恶,大殓之前,非要进行什么告祭仪式。”

“今先帝崩殂,阉党竟妄想染指金杖,真是令人寒心。”

大殓之时,九品官员以上,亲王以下,皇子嫔妃,公主以及朝廷各府各司的人都需要到正殿瞻仰先帝仪容,并行入棺之礼。

大殓仪式过后,先帝梓棺需停放一段时间。

杨铭边上,兵部尚书郭胜雄是集团里的二号人物。

他摇头叹息:“自古以来,都是立长不立幼,今阉党气焰嚣张,非要倒行逆施,此谓不遵常理,枉顾国法。”

“阉党妄图操控帝位,天下人无不唾弃,我等决不能坐视阉党弃长立幼!”

底下的重官,各个都十分愤慨。

在众人的眼里,阉党算什么,以前也不过只是皇帝身边的狗而已。

仗着皇帝的宠幸,气焰嚣张,为非作歹,在神都城里称王称霸。

现在皇帝没了,阉党还想继续维持恩宠的地位,开始与大臣争权夺利。

在众多大臣们的内心深处,还是鄙视阉党的。

有一种完人的优越感。

妈的,鸡儿都没有,也敢来和他们叫板?

就是类似于这种心态。

杨铭摇头微叹,把手放到了火盆边缘处取暖。

“你们呐,心态要放好。”

“阉党之事,朝野内外所有人都看着呢,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站队。”

“立长还是立幼,根本就不会是这几个阉人说的算。”

“纵然是有禁军和三司的部分军权又怎么样?这军队里,有多少人是向着阉党的?”

杨铭先是给底下的人一记定心丸。

斗争尚未全面展开,但风雨欲来之际,正是人心不稳之时。

杨铭身为集团领头人,首要之事便是稳定人心。

郭胜雄笑道朗声笑道:“大将军说的不错,确实如此。”

“阉党非要行立幼之事,此乃丢心之举,朝野之中,心向阉党的将领屈指可数。”

还是有些人和阉党走的比较近的,但大部分人,都不会靠拢阉党。

杨铭其实身份也不好听,沾了一点外戚的光芒。

但杨铭本身是大将军,在此位置上经营多年,门生众多,在神都之中,杨家已经彻底成为了名门之家。

两相比较,杨铭这边人更占据大义。

杨铭把目光放到了秦虎身上,沉声问道:“阿虎,外调的禁军将士,有没有都召回来了?”

禁军三十万大军,八校尉声名在外,然而这几年连翻大战,八校尉麾下大军,也多在外作战。

比如曹肃所在长水校尉营,就因为西州之乱,分割成了好几块。

而曹肃替代封余禅,成为西州实际意义上的禁军首领之事,也早已得到了几位中枢大臣的注意。

“已经通知诸将返回神都。”

“平西将军曹肃已经起兵返回,但他距离太远,虽然麾下都是精锐骑兵,抵达神都,起码也要二月了。”

曹肃之名,众人皆知。

除了之前曹肃在西州战场上出彩的活跃度外,先帝那首诗也是令人印象深刻。

众人不自觉的就把头抬了起来。

议事大厅的墙壁上,正好挂着一副字。

那是先帝写给众人的字,被杨铭表起来后放在了这里。

“弓背霞明剑照霜,秋风走马出淮扬。”

“未收天子河湟地,不拟回头望故乡。”

忠臣呐!

众人微微赞叹,也不知道是说谁是忠臣。

“曹肃麾下精锐,以一当十,这两万余骑兵,可不是普通禁军能比的,在禁军之中,也属于精锐。”

秦虎稍稍介绍了一下,曹肃虽然现在不隶属他管。

但曹肃与他有密切关系,招曹肃入神都,秦虎花了大力气。

“曹肃麾下大军倒也不是很急,他那两万骑兵抵达神都,只能稍稍改变一下局势,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bqgxsydw.com

“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现在的禁军和羽林军身上。”

“禁军还好一些,起码可以争取半数校尉,但羽林军.......”

众人谈着,也感觉比较棘手。

肃卫皇宫的羽林军态度不明,似乎更倒向阉党多一些。

“还有,元宗那边现在也不好说.......”

秦虎谈及元宗,脸色就有些僵硬。

元宗之前就很奇怪,只剩一点点的万平军余孽,怎么都剿不清。

现在好了,天子驾崩了,元宗刚好手握十万精锐铁军,成为了这乱世之中,最有实力之人,成为所有人关注和争取的对象。

.......

.......

神都城,皇宫。

一处偏殿,司礼太监王宪召集众多内侍官员议事。

现在的整个皇宫里,内侍都听王宪的指令做事。

还有部分的羽林军,也彻底被王宪所掌控。

王宪掌握了皇宫,诸多先帝的嫔妃,皇子皇女都成为王宪手中之物。

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先帝驾崩,挟住了先帝家人也是一样的。

在众人眼里,现在先帝驾崩了,首先要听的,便是诸多嫔妃。

这些嫔妃中,其中有一位叫“虞贵妃”。

虞贵妃是杨皇后之后最受帝宠的贵妃,虽未诞下过龙子,但身份尊贵,以皇后姿态自居,且得到了诸多内侍太监的支持。

太监们有意先将虞贵妃尊为太后,这样便更能掌握名义,发号施令。

王宪今年五十多岁,面白无须,样貌阴沉。

他坐在了偏殿主位,沉声发问:“外将联络之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外将联络,是王宪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

王宪也聪明,知道先帝死后,除了掌握“大义”还没用,必须还要有足够的军权护卫,因此八校尉和羽林军,同样也是王宪争取的对象。

然而事情就像杨铭所说,进展并不顺利。

众太监战战兢兢,无人回答。

王宪皱眉道:“怎么?咱们乾元这么大的帝国,连几个真正的忠臣都找不出来了?”

王宪有些不满,他在皇宫之中,已经逐渐掌握了大权,羽林军争取了一小半。

羽林军相当于是皇帝的亲兵,是直接留给嫔妃、皇子皇女的财富。

这些亲兵,死忠于皇帝,有些甚至在皇帝死后,选择了殉葬。

能够争取到一小半人,王宪已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只有羽林军,那只能掌控皇宫,如果禁军争取不来,将来还得要看杨铭的话。

如今王宪野心膨胀,根本不想任由杨铭掌控局势,因此他派遣众多内侍官员,联络外将,拉拢有意投诚之人,以功名利禄来诱惑,依次掌握更多兵权。

有一位太监忽然开口。

这是殿前黄门侍郎,职位也不低。

小黄门开口,犹豫道:“阿父,我认识一位禁军将领,年纪轻轻,忠于先帝,作战勇勐,麾下精锐众多,似乎可以拉拢一下。”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