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90章 要命的神通,就要掌握在自己手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黄风怪,又名黄风大王,本体是灵山脚下一只得道的黄毛貂鼠精,修成了神通三昧神风!

说起来,这黄风怪算是孙悟空西游路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给他带来麻烦的妖怪,那三昧神风吹起,直接将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吹伤。

不过在原著中,对于这三昧神风的描述却十分吓人,随意摘选几句——

“五百罗汉闹喧天,八大金刚齐嚷乱。”

“文殊走了青毛狮,普贤白象难寻见。”

“老君难顾炼丹炉,寿星收了龙须扇。”

“雷音宝阙倒三层,赵州石桥崩两断。”

“这风吹到普陀山,卷起观音经一卷。”

“白莲花卸海边飞,吹倒菩萨十二院。”

好家伙,这一口风吹出来,几乎要天庭大乱,灵山遭劫。

不过在陈洛看来,原著这么描写,无非是要凸显这风儿的厉害,倒不是真的有这些效果。不然这貂鼠精也不至于偷喝了一点如来的灯油,就“惧怕金刚擒拿”,逃出了灵山。

最终的伤害结果嘛,就是站在核心地带的孙悟空被吹伤了眼睛,而躲在不远处的猪八戒却屁事没有。

写到这里,陈洛停下了笔。

“有点麻烦了!”陈洛喃喃了一句,放下手中的毛笔,陷入了沉思。

按照《西游记》的写法,这一篇文章写出来,毫无疑问南荒会多出一道“黄毛貂鼠”的天道血脉。

在南荒待了那么长的时间,陈洛对妖族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这貂鼠类的妖族,并没有什么强横的血脉,在南荒当中算是实力最弱的那一批妖族了。

正是因为弱,所以貂鼠类并没有自己的地盘,往往与其他妖族混居,所以并没有如青丘、羽渊、俊疾这般形成组织,更像是走单帮的流浪妖。

这些貂鼠妖承受天道血脉可能没有黑熊精、猪八戒那么顺利,甚至是福是祸也不一定,但是陈洛却有点不想写下去了。

无他,只因为文章中“三昧神风”这道神通。

以天道的尿性……不,以天道的脾气,一旦黄毛貂鼠的天道血脉出现,那这三昧神风大概率就会成为这道血脉的天赋神通!

按理说,妖族血脉领取天赋神通并不是一件坏事,譬如猴族就能领悟“筋斗云”和“七十二变”,而天蓬血脉也会领悟“三十六变”的天赋神通。

但是这“三昧神风”的针对性太强!

说起三昧,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三昧真火,然后就会想起三昧真火炼悟空。但这里有一个误区,那就是太上老君炼悟空的并不是三昧真火,而是六丁真火。

其实所谓的三昧,是佛教的术语。

三昧是佛教的修行方法之一,意为排除一切杂念,使心神平静。所以三昧神风可以认为是吹散一切杂念。

但是反过来,如果心神不宁,风助火势,就会让心火更加旺盛。

再来看看原著,这三昧神风几乎吹瞎了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为什么?因为孙悟空是心猿,此时正是取经初始,心猿不定,这三昧神风一吹,立刻心火上升,将那一对本就是火炼的火眼金睛也弄瞎了。

在陈洛看来,原著在这个阶段突然安排这么一尊战力几乎能排进整个西游妖魔前十的大妖拦路,就是为了表明孙悟空这一路上将会面对重重危机,而这危机的根源,便是他无法进入三昧的状态!

若是未来成为斗战胜佛的孙悟空再遇到黄风怪,恐怕任由三昧神风呼啸,也不会伤到一丝。

可是原著能这么写,他却不能这么写!

要知道,他落笔的一切,都会被自己的混沌演化入天道之中,化为现实!

而武道八千里,正是心神不定的心猿境!

假设真有黄毛貂鼠血脉存世,那这道神通几乎就是人族心猿境的克星了!

神风一吹,心境崩溃!

不是修到这个境界的武者没用,而是这个神通从诞生之刻起,就是应对人族武者这个道境缺陷的!

况且貂鼠繁衍能力强,这一道血脉,谁知道百年后会是什么情形!

不能给人族留下这道隐患!

陈洛写《西游记》,陈洛凝聚天道妖族血脉。

他是要妖族强大吗?不,他是要妖族听话!

即便如今他和南荒诸多妖族关系不错,但是站在人族的角度,他依然记得麟皇教导他的那句话——

对于南荒,一字曰:牧!

人族利益,才是根本利益,以人族为先的原则不容商议!

如今的他,是武道道主,人族亿兆族人都踏上了他的武道之路,他的每一个决定,已经和人族的命运息息相关。

所以,这道针对人族武道的神通,断然不能掌握在妖族手中!

不过,这章节也不能废弃,否则凑不齐八十一难,或许会影响到整部《西游记》;而换一个角度,这三昧神风倒也并非没有用,只要人族武者能自行掌控,反而有助于修行。

陈洛想了想,闭上了眼睛,心神落向了冥冥中的七彩大道上!

又要再次动用道主的权限了!

……

陈洛再次睁开眼睛,已经站在了武道之上。

这一次,他没有多看,而是直接抬起头,只见那武道之上有两道锁链横空。

其中一道,是方家禁令,禁止方家血脉踏入武道。

另一道,则是升血禁令,禁止使用同族血脉修行升血境。

“第三道禁令!”陈洛深吸一口气,朝面前的虚空一指,顿时一本《西游记》的虚影浮现在他的面前。

随即陈洛挥了挥手,那书页翻动,停在了第二十回的模样。

“武道道主禁令!”

“封天道妖族血脉黄毛貂鼠,封神通三昧神风!”

“此血脉,不入妖族;此神通,武道独享!”

话音落下,陈洛心念一动,那七彩大道中立刻升出一条锁链,将他面前的《西游记》封锁,随即拉入七彩大道之内。

当书籍虚影消失在武道大道之中的时候,冥冥中突然一道炸雷响起,似乎有什么力量将陈洛锁定!

……

于此同时,南荒,梧桐林。

星空之下,正躺在桃树林中休息的青龙帝皇微微皱眉,睁开了双眼。

青龙帝皇面色严肃,从躺椅上站起来,抬起头,望向了天空。

片刻后,突然间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劈向了青龙帝皇。那雷电极快,还带着一丝天劫气息。

“嗯?血脉劫雷?”

青龙帝皇那原本佝偻的身影猛然挺拔起来,浑身气势冲天而起,他朝着那雷电伸出手指一点,那根手指立刻化作一棵树木,迅速生长,转眼间就长成了一棵参天巨木,正好迎上了那道雷电。

只听“咔”的一声巨响,电光几乎照亮了整座梧桐林。

随后,那雷电消散,而青龙帝皇手指化成的参天巨木也被雷电击毁,寸寸崩塌,最后青龙帝皇重新变回苍老的佝偻模样,只有刚才迎接雷电的手指上半截化作了焦黑色。

“帝皇,发生什么事情了?”被惊动的蒹葭大圣第一时间飞了过来,关切问道。

青龙帝皇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语气无奈:“替孙子挡劫了。”

“老朽真的是欠了那个小孩儿!”

蒹葭大圣一脸茫然:“啊?陈洛?”

……

方寸山。

从冥冥中退出来的陈洛抹了抹脸上的冷汗!

至于吗?

不就是动用道主特权将貂鼠血脉给封印了吗?

用得着上雷劈吗?

陈洛连忙给自己浇了一壶冰泉酿压了压惊!

他刚才封印了貂鼠血脉,但是没想到天道不乐意了。

说不乐意也不准确,毕竟天道没有人族的那种思维,不过陈洛转念一想,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

其实就是天道已经准备好了这黄毛貂鼠的血脉,但是陈洛一道封禁,等于让武道承受了这道血脉力量。

问题是这血脉是给妖族准备的,被人族大道拿去,这力量道理上出现了一些偏离,这偏离的道理就形成了一道天劫。

看来这种法子不能常用啊!

万幸的是,自己的本体在幽冥,那劫雷锁定了自己的木身,随后似乎又根据木身,锁定了别的方向。

“应该是青龙帝皇挨揍了吧?”陈洛心中喃喃道,“他老人家厉害,应该没事的!”

随口安慰了自己一句,但是陈洛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是平白连累了老人家!

得补偿!

紧接着,陈洛眼前一亮。

(??ω??)?

有了!

师外公,你等等啊,唐僧他们很快就到五庄观了,到时候我拿人参果树给您老人家道歉!

那满树的人参果果啊!

就这么决定了!

想到这里,陈洛感觉心中那一丢丢的负疚感消散一空,于是重新提起笔,继续写起后面的故事来。

得赶紧写完,然后加急送到文昌阁去,争取明天就能发行。

主要是看看封印后的效果如何!

至于南荒妖族,谁知道自己封印了貂鼠血脉啊。

他们只会看到自己这个万妖之师,不仅仅提拔那些巅峰强族,即便血脉天生弱小,也是他梧侯的关照对象!

稳一把人设!

想到这,陈洛又是叹了一口气。

唉,到底还是被儒门带坏了。

七窍玲珑心√

……

红日初升,金色的晨曦撒向人间,驱散了黑夜的寒寂,带来了人间烟火的温暖。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清脆的歌声在中京街头响起,那些早起用餐的人们一个个投来异样的神色。

现如今,《大玄民报》已经是大玄发行量最高的报纸,也有不少人追随着梧侯的步伐,在上面登载自己的文章。其中倒也不乏优秀的文章,只是其中能悟出的东西与梧侯的文章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聊胜于无吧!

报童小队依然是每天清晨卖报,不过现如今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只有报纸上登载了梧侯作品的时候,才会唱响这首耳熟能详的“卖报歌”。

正因为如此,当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惊讶。

不是前两日刚刚发了两章《西游记》,定下了猪八戒的血脉吗?怎么今天又更新了?

梧侯转性了?

“小童,过来!”一个食客朝着一名卖报童招了招手,那卖报的孩子立刻跑了过来,一脸笑意:“伯伯,买报吗?”

“买!”那食客笑嘻嘻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碎银子,一边递给报童,一边问道,“今日上面还有梧侯的文章?是《西游记》吗?”

“怎么之前没有消息?”

那报童伸手接过银子,从斜跨的包里抽出一份报纸,递给对方,口中说道:“听说是为了庆祝万妖来朝,梧侯专门加更的!”

“原来如此。”那食客接过报纸,只见第一页赫然写着:惊喜加更!

再往下看,两篇章回的标题异常显眼。

第二十回:黄风岭唐僧有难,半山中八戒争先。

第二十一回:护法设庄留大圣,须弥灵吉定风魔。

“梧侯这一次又打算弄什么妖族血脉?”这食客摘下帽子,竟然是一尊狐族大圣,他迅速将报纸翻了一遍,皱起眉:“貂鼠一族?”

……

“貂鼠?”南少林中,阿达摩看着手中的书籍,微微皱眉。

倒不是貂鼠有问题,而是阿达摩在看到黄风怪这个角色时,心头居然一颤,平静的心思渐渐有了涟漪。

“有古怪!”阿达摩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异动,继续往后看。

在后面的内容中,孙悟空被暗中护法的众仙佛治好了眼睛,得知须弥灵吉菩萨的讯息,于是前往小须弥山求见灵吉菩萨,并从对方口中知道了黄风怪的来龙去脉。

接着,灵吉菩萨跟着孙悟空一起前往黄风岭,动用了如来赐下的定风丹,定住了三昧神风,最终将黄风怪降服,带回了灵山请如来发落,而孙悟空与猪八戒也顺利就回了唐僧。

至此,这两个章回的故事就此结束。

看完最后一句话,阿达摩想了想,又重新翻回去,再一次看了起来,这一次的两个章回,让他感觉——很怪!

需要多看几遍!

……

此时此刻,南荒妖族的关注点在貂鼠血脉上,阿达摩的关注点在那异常的心境波动上,而还有一处,关注点却落在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地方。

比如,虎先锋!

威虎山。

“哼!”

风南芷生气地将手中的文稿揉成了一团。

“这个混账,之前只是写一些虎类野兽,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到!”

“现在居然开始写成妖的虎精了!”

“若是有天道血脉的也就罢了,居然只是一只貂鼠妖的帐下先锋!”

“这是在嘲笑虎族吗?”

“金乌,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风南芷站起身,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敢笑你娘亲?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发兵人族边境了!”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要不是有你在,你娘我现在已经是祖妖了!”

“哼!”

就在此时,殿外突然响起一道通报声:“陛下,七长老有事请奏!”

风南芷面色一肃,重新坐下,恢复一副威严的模样,面无表情道:“进来!”

随即,一名虎族大圣低着头走了进来,恭敬行礼道:“老臣该死,打扰陛下清修了!”

fqxsw.org

风南芷看了对方一眼,淡淡道:“无妨,并非坐死关。七长老,你有何事?”

那虎族大圣连忙说道:“陛下,今日老臣出门办事,偶遇一位老友。是他想要求见陛下。”

“嗯?”风南芷眉头蹙起,这七长老糊涂,她堂堂女帝,是能随便让人见的吗?

感觉到座上女帝的沉默,一股无形的压迫朝身上袭来,那七长老连忙说道:“陛下恕罪!”

“只是这位老友身份特殊,老臣才不得已亲自引荐,老臣以性命担保,绝无问题!”

风南芷看着面前跪倒的大圣,面色稍稍缓和,说道:“是谁?”

“陛下一见便知!”

风南芷眼神一眯,但还是点了点头:“宣吧。”

那七长老闻言大喜,连忙朝风南芷行了一礼,随后跑出风南芷的寝殿,片刻后,风南芷就看到对方带着一名浑身被黑色斗篷遮住的人走了进来。

那斗篷似乎是特殊材料炼制,神魂竟然无法穿透。

七长老将对方带到风南芷御前三丈处,停下了脚步,缓缓站到了一边,此时那神秘来客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斗篷,随即恭敬行礼道:“狼族遗民,郎狱,见过女帝陛下!”

风南芷眼中寒芒一闪:“郎狱,你没死?”

这郎狱,也是狼族天骄,在狼族声望不亚于风不归在虎族的声望,乃是当年狼灭管理狼域的心腹,更与狈后结拜为姐弟,被公认是狼灭之后下一任狼族主君。只是血脉潮汐一战,狼域大破,狼灭狈后相继身死,狼族也被万妖联手分割,有人看见这郎狱自爆。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郎狱居然没死!

“郎狱命大,躲过了一劫!”那郎狱起身,淡淡说道。不过从他那已经毁去了半张脸来看,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般轻松。

“既然没死,找个地方躲起来好生修炼便是,你要见我做什么?”风南芷惊讶之后,脸色恢复肃然,冷冷说道。

“郎狱自然是想与陛下谈一笔生意。”郎狱说道,“让虎族稳赚不赔的生意。”

风南芷挑了挑眉头:“仔细说说。”

郎狱点点头,说道:“之前狼灭君上欲图以三世法突破帝妖,并且为狼族留下帝妖血脉,因此以秘法集结了狼族七大祖妖血脉!”

“只是可惜功亏一窥,不仅自己身死,那血脉中的祖妖虚影也一起崩散!”

“换句话说,我狼族如今并无祖妖血脉!”

风南芷点点头,这并不是秘密,南荒最高层几乎都知晓,也正是因为如此,狼族才没有被赶尽杀绝!

“但是狼灭君上并非没有考虑过失败,所以留下了一道后手!”

说到这,郎狱笑了笑:“不过启动这道后手,需要三名祖妖携手!郎狱此次前来,就是希望陛下恩准,派遣三位虎族大祖为我狼族重新开启血脉之源!”

“怎么做?”风南芷继续问道。

“事关我狼族未来,陛下先答应我,我才能如实相告。”郎狱摇了摇头,“但是郎狱以性命保证,绝无危险!”

“事成之后,百年内,狼族凡有祖妖,皆先在虎族听命十年,权做此次虎族出手的报酬。”

“陛下以为如何?”

风南芷轻轻笑了一声:“不感兴趣。”

“你走吧!”

郎狱脸色一变,连忙说道:“陛下,我请您再认真考虑。”

“我可以立下血脉誓言,最迟二十年,狼族就会有新的祖妖出现!”

“百年内,祖妖不少于三尊!”

风南芷依旧摇了摇头:“我累了,退下吧!”

郎狱有些不甘心,说道:“陛下!”

“如今南荒大势已经偏向人族,虎族早晚独木难支!”

“你们需要帮手!”

“我狼族将是虎族最可靠的合作伙伴!”

“合则两利!还请再做考虑!”

“放肆!”风南芷眉头皱起,怒目圆瞪,望着郎狱,“我虎族六脉,十四道祖妖传承,怎么会独木难支!”

“威虎山以下,四大从族,各个也都有祖妖传承!”

“还需要外界的合作吗?”

“就算整个南荒都投靠大玄又如何?待我修成白虎帝妖,一样可以君临南荒!”

“我虎族行事,需要什么帮手?”

“不要以为外界以虎狼并称,你狼族就真的可以与我虎族平起平坐!”

“莫说狼族如今的状况,就算狼灭在位的全盛之时,我虎族也没放在眼里!”

“还不退下!”

郎狱怔怔地望着此时霸气外露的女帝风南芷,咬了咬牙,拱手一礼,转身离开寝殿。

“陛下……”那七长老见郎狱离开,犹豫了一瞬,上前说道,“陛下息怒。”

“老臣是想着,多一些炮灰也好……”

“七长老的心思我明白!”风南芷语气稍稍缓和,淡淡道,“问题是,这狼族稍有起势,恐怕又要行险。”

“什么三尊祖妖开启血脉之源,只怕这事一旦开始,我虎族就摆脱不了。”

“你把他当炮灰,他把你当屏障。”

“你见过富家翁与破落户一起合作的吗?”

“我虎族行止随心,不必与他族联合!”

七长老连忙行礼:“是,老臣知道了,老臣告退!”

望着七长老的背影,风南芷微微摇头,心中叹了一口气:“狼族血脉源头被断,此时若是那没良心的为狼族写一道天道血脉,岂不是收狼为狗?”

“那个时候虎族还和他郎狱合作,被怎么卖了都不知道!”

“不过……要不要他提醒一下……”风南芷正想着,眼神又落到自己揉成一团的文稿上,立刻面色一冷。

“提醒他做什么!”

“他被狼族坑了才好!”

“哼!”

“不过……算了,他那副心肠,怎么会被坑!”

“哼!”

……

时至黄昏。

南少林。

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最新章回的阿达摩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那纸张之上的雅文文字好像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道七色光芒从文稿上飞出,直接射入了阿达摩的神魂之中。

“嗯?”阿达摩勉强打起精神,感觉自己神魂海内有一道虚影缓缓凝聚。

很快,那虚影凝聚成形,竟然是一只黄毛貂鼠。

接着,黄毛貂鼠鼓着嘴巴,突然在神魂海中吹出了一口气,顿时神魂海翻腾不休!

“噗!”阿达摩吐出了一口鲜血,紧接着眼前一亮。

“三昧神风!”

“看书可于神魂海中生出三昧神风!”

“以三昧神风炼心境!”

阿达摩瞬间了然:“梧侯以武道封印了这门神通,武道之人,行至此处,就能从书中感悟这项神通!”

“这是八千里的修炼之法!”

“武者入八千里后,想要定心猿,就要承受三昧神风的考验,在神魂中修出属于自己的定风丹!”

“这是心境修行之神通,正合八千里之道!”

“是我愚钝了。”

“梧侯藏在这两章里的道理并不复杂,想必东苍城的师弟师妹早就领悟了吧!”

阿达摩豁然开朗,站起身,朝着北方方寸山方向深深地合十一礼。

------题外话------

七夕了。。

求个票吧。。

八万姻缘月票池开启,投了月票后能看到七夕限定祝福词哦。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