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39【一死一重伤】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中,一男一女如闪电般掠过街道,向着药帮总堂赶去。

“师兄,你没事吧?”

“无妨,伤了两条煞脉,估计得休养一段时间。回去之后,立即给师父写信,让其他师兄来此,解决煞尸。”

高杰一边回应着师妹的询问,一边从怀中掏出瓷瓶,从中倒出一粒散发着药香,外表乌漆嘛黑的丹丸服下。

丹药入腹,他苍白的脸色上,马上多了一抹血色,看样子伤势缓解了些许。

第一次遭受血尸攻击,要不是有中等法器级别的金缕衣,以及煞气护体的双重保护下,备不住真的会嗝屁。

虽然勉强抵挡下来,但体内五脏六腑如遭雷击。怒火攻心下,强行催动法器,结果一招差点把自己给打死。

即使因法器的法术,使他脱离险境,亦是伤上加伤再加伤。最近一段时间,暂时不能动手。哪怕及时吞服疗伤丹药,照样要躺床上修养半个月。

《仙木奇缘》

“四春城的府衙是干什么吃的?城内失踪了许多人,竟然没有派人调查。害的我们两个狼狈逃窜,等你伤好之后,我必杀之。”

王符使咬牙切齿道,她忘记自己当初是怎么对待贺曌的。府衙里面的大老爷,对贱民的失踪,其实抱着一样的态度。

反正出事的又不是富户、读书人、有钱人,一群泥腿子罢了,死就死了呗。一百多万人口的大城,消失不见的人加一块,连个水花都扑腾不起来。

“师妹,宁王手下,禁止互相残杀。答应我,别让师父他老人家难做。”姓高的不想找个人泄愤吗?

想!

可关键时期,你把官员给杀了,投靠宁王的其余官员会咋想?

他们不会认为,是两个人私下动作,而是下意识觉得,一切是上面的意思。

骤时,人人自危下,定然会出乱子。

“哼,算他走运。”

夜色下,姓贺的全力催动盘踞于丹田内的雷电真气,令自身的速度暴增,勉强跟上了两个人的行进速度。

一路尾随,他逐渐察觉到,自己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了呢?

‘等等,不对。不是我变快,是他们二人变慢。’

“呼呼呼~”

王符使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之前她一口气从百里之外的平安坊,马不停蹄赶回来,消耗本就很大。

再加上,本地帮废墟连续两次出手,使出规模庞大的法术。又带着师兄逃窜,不累才是怪事,没有当场撂挑子,算她基础打得不错。

“师妹,停下吧。那头煞尸不会追过来的,我服用了一颗青松丸,伤势有所缓解,不着急。”高杰见到自家师妹满头大汗的模样,不由得心疼说道。

“好...好......”

法术解除,两人的速度跟正常人行走齐平。

“慢慢走回去吧,咱们距离药帮不远了。”

一直跟在后面的着名狠人,隐藏黑漆漆的角落中,脑海中正思考着,到底该先对谁下手?

男人身受重伤,走路需要人扶着。女人到是没受伤,可他们之间的对话,一字不落听在耳中,加之额头上大颗大颗滴落的汗液,能够想象此时有多么疲惫。

思前想后,心中有了决断。

‘男人!’

无他,高杰此人经验比较丰富,无论是果断下令,驱逐废墟内的人。或是,从血尸借火龙杀人,反被其死里逃生,无一不证明这家伙不好惹,是个硬茬子。

女人呢?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跟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没区别。加之体力、气息耗尽的双重表现,威胁不如重伤的男人。

‘等。’

王符使扶着自己师兄,慢步向药帮总堂的方向走。高符使则不然,他始终保持着警惕,不时张望一下四周。

觉得时机不对的某人,并未选择鲁莽偷袭,而是隐忍下来,静待最佳的机会。

‘快了,快了。’

眼睁睁看着二人愈加接近目的地,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越加小心翼翼,生怕任何异常,引起对方的警惕。

不一会儿,两人艰难的走到了总堂。

“使者大人?”

守着大门口的精锐帮众,见到男女符使归来,心下大惊。

口中打着招呼的同时,迅速与之拉开距离。

没别的,帮主吩咐过,离女符使远一点,人家有洁疾。

心情不好,一巴掌拍死你,算你小子倒霉。

两个人看着像是遇见勐兽般的帮众们,各自陷入了沉默。

“算了,师妹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哼!”

女人冷哼一声,扶着师兄走进了门扉。

‘时机,来了。’

“噼里啪啦~”

霎时间,丹田内雷电真气爆发,贺曌全身上下,浮现出一道道电弧。

‘不够。’

“噼里啪啦!”

‘还不够。’

“噼里啪啦——”

雷电真气连续两次暴涨,遍布全身的撕裂感,宛如浪潮般,一波一波涌上心头。

“轰!”

他脚下一动,大地登时崩裂,显现出一巨大深坑。

“嗖......”

黑夜中,众人见到一抹电光,一闪而逝。

一帮人一度认为,刚刚是幻觉。

直到,一个人影飞至宁王使者二人的头顶。

“死。”

盘踞心脏的炽白火焰,经过其双臂,于手掌中爆发。

他整个人凌空倒悬,一对无坚不摧的铁掌,由上向下俯冲。

烈焰滔滔,掌势好似陨石破空,给人以一股极大的压迫力。

“金衣......”

“嗡——”

一抹金光迅速笼罩高杰和师妹,彷佛披了一层金丝薄纱。

“轰!

双掌勐一接触金光,炽白火焰顿时如火山爆发,一片火海顷刻间淹没了三人。

退开一段距离的精锐帮众,连一声惨嚎都未能发出。只是稍微沾染了一点点火星,然后化作飞灰,随着风飘远。

“噗——”

不顾伤势,强行施展法术的高符使,只觉一股斐然巨力倾泻。

“卡卡卡...卡察......”

覆盖二人的金光薄纱,表面裂开一丝丝蛛网裂纹。

“噼里啪啦~~~”

雷电真气异常狂暴,更大的爆炸紧随其后。

不等压榨体内煞气补充,炽白焰火夹杂着电弧冲击,立即将法术破开。

二者交手,看似时间很长,实则短短一秒不到。

凶勐的双掌,击碎金衣术的保护,狠狠印在高杰的头颅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砰!”

紧接着,他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撞碎总堂的墙壁,身影没入黑暗。

半空中,一抹鲜血溅出一道弧度。

“师兄!

王符使大惊失色,不由得惊呼出声。

万万没想到,他们师兄妹躲过了煞尸,却没躲过无名之人的袭杀。

贺曌落地,飞快暴起,冲向惨遭重击的高杰。

临走前,抬手又是一掌打出。

烈火真气+第三式·铁壁·气墙!

煌煌烈焰席卷十方,照亮了整个药帮。炙热火浪犹如海中惊涛骇浪,瞬息之间吞噬了患欲要上前的王符使。

大火弥漫中,她本想依靠自身的护体煞气,强行冲开重重焰火阻拦。可是,炽白烈火的质量,貌似不比煞气低。

高温焚烧下,体表的煞气像是融化的冰块,顶多能坚持个五、六秒。但,不足以支撑其,冲出烈焰的包围。

无奈,只能止步,快速向后退去。

连连后退十余步,恐怖的白色火焰,方才堪堪熄灭。

即便如此,她的煞气护体,已经破除。

甚至,头发都被烧掉了一小半,自己更是灰头土脸,不复先前精致面容。且,凡是没有衣襟遮盖的皮肤,俱是因炙热大火,烧的起泡。

“啊啊啊!”

本身有洁疾,再加上毁容,她尖叫出声。

另一头,高杰摊在地上,强行直起上半身,口中不断吐血。

伤上+伤+伤+伤,着实无力反抗。

“卑...鄙......”

“死!”

夜色中,唯一一抹颜色,急速接近。

待到眼前,神秘的袭击者,抬手打出一条烈火长龙。

烈火真气+第一式·推山!

狂暴的力量与火焰集中一点冲击,力发千钧下,宛如火龙攻坚,摧枯拉朽,锐不可当。

“轰——”

一掌正中高杰额头,他的气息马上衰败下去。

“若...是我有...我有法衣,岂...岂能...能让你...你得手?”

“噗通!”

话音落下,气绝身亡,仰面倒地,了无生息。

全程姓贺的只出了三招,看似简单实际凶险。

但凡男人那层覆盖全身的金光,稍微多坚持一秒。身边有个经验丰富的队友,迅速反击下,也不会死得如此草率。

或者,薄纱金光没有盖两个人的身体,而是只披在姓高的自己身上,对方未必没有机会死中求活。

可惜,对师妹下意识的保护+师妹菜到抠脚的战斗经验,导致了其必死的结局。

“呼......”

轻舒了一口气,他迈步上前,一把抓起尸体,扛在左肩上。

双方战斗闹出来的动静不小,李帮主自然听到,领了一大批人,快步赶到大门口。

入眼,一片焦黑。

好好的大门,焚烧成灰。

周围的土地、墙壁,要么干枯龟裂,要么直接融化。

于灯笼的照耀下,一个凄惨的女人,仰天尖叫。

“王符使?”

言罢,便欲要上前。

“砰!”

黑暗中,一个身穿夜行衣的神秘人,落在了女人身前。

“师......”

王符使见到高杰的尸体,童孔勐地一缩,下意识要喊。

兄字尚未脱口,贺曌抬手一掌。

手掌电光四射,眨眼间击中胸口。

“轰——”

雷电真气接触外人,突兀爆出巨大的轰鸣。

女人伴随着的巨响,整个人高高飞起。

“砰!”

没有煞气保护,她显然承受不住,雷电的冲击。

重重坠地,气息变得微弱。

“......”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对方是自己安插的卧底。

否则的话,遭受袭击,为啥不跑?

她师兄都伤成那样了,还有机会活命嘛!

‘以后,遇见的人要是全像她一样蠢得话,那该是何等美丽的世界。’

心里感慨了一句,上前单手将之扛在右肩上。

正迈步的李帮主,抬起的右脚,悬停空中。

他倒是没想过伸手搭救,开玩笑,两个炼煞士全部让人打趴下,似他们一帮凡人,能帮啥忙?

若是动手打起来,那不是上杆子送人头么。

“过来。”

贺曌指着姓李的,示意对方上前。

“大人......”

李帮主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真过去能有他好果子?

“一次。”

啥意思?

姓李的看向神秘人,伸出的一根手指。

“啪!”

一只炽白手掌,打中了他的胸膛,随后飞了起来,坠入人群。

“嘴巴严实一点,消息泄露的话,杀你全家。”

话音落下,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紫色气息,席卷全场。

随后,如鹏鸟般扶摇直上,身影没入黑夜。

“噗——”

落地后的小李,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只是这口血与平时不同,充满了炙热的气息。

“帮主!帮主!”

众人急忙扶起,屁都不敢放一个,埋着头去找医师了。

李帮主为难了他老贺一次,他还给对方一掌不过分吧?

要不是曾经毫不犹豫,允许姓贺的沐浴《奔马体》的药浴。以及保护了范钟全家上下,今夜肯定不是一掌那么简单,咋地也得要了其性命。

当然,假如不是需要对方帮助他封锁消息的话,搞不好也可能会更加狠辣一点,直接掌毙。

不过若是李帮主知晓其心中所想,估摸着会选择让人一招打死了事。

无他,刚刚一掌颇有讲究。

乃是烈火真气+第二式·摧心的结合,一缕极其微弱的毒火,透过肌肉钻入五脏六腑。如附骨之疽般,难以剔除。

日后,想要与人动武,难如登天。

一旦强行运气,火毒攻心下,烈焰焚身的滋味儿,能尝到饱。

不动手,修身养性?

呵呵,每日午时,阳火旺盛之际,需承受五脏俱焚的痛苦。要命倒不至于,就是非常难受,疼的人抓心挠肝,恨不得剖腹,活生生掏出内脏。

市面上任何丹药,无法医治驱逐,除非有人能把火毒强逼出来。

李老抠甭想了,能跟煞气对抗,乃至融化的烈火真气,岂是普通真气能对抗的?

炼煞士出手的话,倒是一定能解除火毒之苦。

但,非亲非故,凭什么呀?

若是意志力足够坚定,能忍耐三年,火毒自然消散。

那股力量乃无根之萍,随着时间流逝,会慢慢消耗掉。

不过头一年,肯定是最痛苦的,之后逐渐减轻。

小黑本上记得第一笔账,划掉、划掉!

接下来,该算第二笔账喽。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