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15章 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哦……小友,不必这么客气,如果看得起我,叫我一声虺大哥就行,你一个人出来的?是去天稷星?”

虺的话语依然很和善,可是,他那竖瞳、信子和狼首,怎么看怎么恐怖。

“晚辈是和几位同门一起出来的,陪我家公子去天稷星。”

都副宗主或许是受到了虺的蛊惑,情不自禁的就将家底都暴露了,虺不由得心中大喜。

“这么说来,这几个房间都是你的同伴?”

“是的,虺前辈。”

“不错不错!”

虺连连说着不错,眼神中都是喜悦,令都副宗主有点一愣,也因为这刹那的愣神,他突然醒悟了!

我……我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把我们的老底都泄露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此人眼中的喜色,似乎得到了什么宝贝一般,难道……

《仙木奇缘》

难道他是针对我们而来的?

不应该啊,我们也不认识他啊,再者说,他一个神级,我们又有什么能让他看上的?

都副宗主开始仔细回忆两人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他敢断定,此人和自己不认识,那更不可能认识公子等人了,那他喜从何来?

一股不祥升起,内心的警惕让他后背发凉,神魂深处,那印记在他的默默催动下,发出了察不可觉的信号。

这信号极为特殊,毫无声息的唤醒了屋内的博山。

博山猛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寒光一闪,一挥手,打开法阵,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门外。

“你是何人?无缘无故为何蛊惑我手下?”

“哈哈哈,小兄弟,你多心了,我只是无意间路过,刚好遇见这位小友聊了几句而已,所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在这破船上还不知道要呆多久,着实无聊啊!难得和这小友聊得投机,也算是聊以解闷吧。”

虺哈哈一笑,那笑似乎在开解博山,又似乎是看到宝贝的大喜,自从博山出现后,他的双眼就没离开过博山。

“哦?一位神级前辈,和我等小辈,应该没什么共同语言吧?抱歉,我等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

随着博山的话语,一道一道门打开了,麟天等人陆续走了出来,站在博山身旁,众人冷漠的看着虺。

虺的眼睛从众人身上扫过,在经过麟天时,眼中又是毫不掩饰的惊喜之色,没想到啊,一行七人,竟然有两个宝贝啊!

哈哈哈……

老子今天简直就是运气爆棚了,苦尽甘来,苦尽甘来啊!

“实力不错,非常不错!七人联手,恐怕连一般的一重境也能抗衡吧?不知小兄弟来自何方?有这么多半神保驾护航,小兄弟的身份也不一般啊!”

虺开始赤裸裸的打听起博山的背景,这可是犯了大忌,博山眼中寒光一闪,此人气息独特,应该也并非普通的神级,可竟然如此轻慢自己,说不得,今天不能好好收场了。

但他始终想不明白,此人为何会盯上自己一行人,都副宗主身上也没什么特别,他怎么会拦住都副宗主呢?

“你找我等所为何事?”

博山的声音越来越冷,对方却

没有生气,反而继续温和的说道:

“小兄弟,老夫想和你做比交易,如何?我一定不让你吃亏,反而让你有一场莫大的机缘,相信这机缘,足以让你顺利进阶神级修为!”

虺的声音依然带着诱惑,那神魂的冲击悄无声息的想要影响博山的神魂。

博山的神魂猛然一动,一道无声的龙吟透过那神魂冲击传入了虺的魂海内,毫无准备的虺受到这龙吟的攻击,反而一阵眩晕,眼睛也刹那迷离了。

他悚然大惊,强压住龙吟的冲击,脸色一白的说道:

“四爪金龙?你是……”

虺瞳孔一缩,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刚说完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闭嘴不言。

他很清楚四爪金龙意味着什么,整个南船星座可只有一个一等星,这一等星只有一个金龙之神!

可是,面对灵气,他岂能轻易放过,一不做,二不休,本想着抢夺这小子的灵气而已,如今,必须弄死他了!

否则,别说是他,整个宗族都会因此而被灭!

“交易?没兴趣!告辞!”

博山单手一伸,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驱离的意味已经很明显。

“哈哈哈……既然小兄弟不想和老夫打交道,老夫也不勉强,告辞了。”

虺竟然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离去了。

博山目送着他离开,眼中不停的思索着。

“公子……”

麟天打断了博山的思考。

“各自回去休息吧,记住,这算时间大家提高警惕,先不要闭关,如果有什么情况,随时相互支援!”

“明白了,公子。”

各自散去,博山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榻上,他百思不得其解。

“魇龙前辈?魇龙前辈?您能看出他是什么族类吗?”

博山打算请教一番魇龙。

魂海中没有魇龙的回音,博山有点失望。

“一条小爬虫而已,也值得大惊小怪!不过天赋神通倒是有点意思,也不知道你小子能不能……”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然后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再次沉默,也再没有其他话语传来。

“爬虫?是什么爬虫?是不是神兽一族?魇龙前辈?魇龙前辈?”

可无论博山怎么呼唤,再也没有了魇龙的声音。

无奈的他眉头一皱,魇龙前辈想说什么?能不能什么?

天赋神通?对方有天赋神通?

难道,他拦住都副宗主是因为他有天赋神通?

那都副宗主身上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呢?

陷入沉思的博山没有发现,就在房门下沿角落处,一道细小的影子在无声的沿着门框吞噬着法阵威能,这法阵竟然没有发出丝毫异样,而对法阵极为放心的博山也没有放出神识去防备,只是一心沉醉在自己的分析中。

很快,沿着门框,那法阵被咬出了一道上下的缝隙,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从缝隙处钻了进来,正是那已经离去的虺。

刚进入房间的虺早已蓄势待发,一只狼爪猛然攻向博山后心

处。

他的出手搅动了室内元气的凌乱,《失魂落魄诀》小有成就的博山此时终于发现了异样,可他想要出招也已经来不及,只能身子一扭,同时猛然之间盔甲附体。

嘭~

一声闷响,后心旁,一片火星四溅,那狼爪被震退了,而博山也会打得一个前扑,差点摔倒在地,好在他肉身强横,加上黄金圣衣的变态防御,就地一个打滚,消去了大部分攻击,只觉喉咙泛起一丝甜味,一口精血差点喷出。

而虺则大惊失色,他千算万算,如此偷袭,竟然还是无法伤到这小子,这怎么可能?!他的身体怎么这么变态,身上的盔甲竟然也是神级宝物!

我擦啊!不愧是天稷星的祖姓啊!

虺真是又羡慕又嫉妒又惊喜,一样又一样的宝物啊……

那细小的影子是他趁着和博山搭话时放出的一缕毛发,虺的天赋神通不仅能发现特殊的气息,也能遮掩自己的气息,连博山不经意间都着了道。

可惜,他再怎么算计,博山有《失魂落魄诀》,刹那的反应,就足以让《失魂落魄诀》自动作出反应。

“是你?你敢擅自发动攻击?不怕星际战舰制裁你?”

“嘿嘿,制裁?只要以最快时间搞死你,他们能找到什么证据呢?小子,受死吧!”

并非所有的敌人都喜欢唠叨,反而绝大多数敌人都不会啰里八嗦的浪费良机,虺眼中寒光一闪,再次攻向了博山。

博山也是艺高人胆大,面对一位神级一重小境界,丝毫不惧,因为空间狭小,无法使用蟠龙枪,他只能依托黄金圣衣来施展《观山咒》的练体术,一时之间两人打得难解难分。

虺越战越心惊,他没想到这小子一个半神境界,竟然能如此强大,真让他突破到神级,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了!

哼!这定然是他的先天灵气的作用,越想虺越是贪婪和激动,而他更不敢拖太长时间,万一被发现,或者这小子鱼死网破,直接将房间给拆了,那麻烦大了,必须速战速决!

羡慕嫉妒恨、惊喜恐惧贪,各种情绪纠葛,虺眼中厉色一闪,必须灭杀这小子,而且,必须知道这先天灵气哪儿来的!

如果来自天稷星,那等自己突破第二重境界之后,必须找到那源头。

一旦突破第二重境界,在天稷星即便面对八大祖姓的高手,应该也有自保之力了。

可是以博山的实力和神通,他又岂能轻易得逞。

已经突破半神巅峰的博山,如今的《观山咒》凝气境已经再上一层楼,体内灵气已经再次被压缩了一遍,较之前,实力翻了足足两倍有余,面对一个神级一重小境界,有自信能战而胜之。

不过,他也不着急,毕竟,和神级的战斗很少能经历,特别是像这样的近身肉搏,他刚好可以练练手,也好早点熟悉神级的实力和战法。

因此,他没有使用任何绝技,纯粹以黄金圣衣和肉身硬扛,可正在此时,突然,莫名的一股危机涌上他的心头,他只感觉背后和头皮发麻,仿佛在黑暗中,有一头巨兽正在朝自己扑来,想要将自己碎尸万段、吞噬干净!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