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0章 贾旭东受伤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于莉的小心思,李东来一无所知,他沉浸在即将新婚的喜悦中。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除了上班就是跟丁秋楠一起为这个小家添置东西。

医院的人也都知道两人即将结婚了,会主动帮他们分担工作。

这不,中午的下工铃声响起,丁秋楠就拉着李东来直奔京城百货。

李东来有点茫然,他今天本打算等下午下班后,跟丁秋楠一起逛商店的。

却被抢了先。

这傻瓜又要给我买什么?

这些天丁秋楠拿出以前的积蓄,可劲的花。

当然,大部分都花在了李东来身上。

现在李东来中山装有两套,裤子有三条,就连皮鞋也买了两双。

以前那双底磨掉半截,张着嘴的旧皮鞋被阎埠贵寻摸去了。

当然,李东来个子高,脚也比阎埠贵大,阎埠贵穿上那双旧皮鞋,就像划船一样。

不过这难不住阎埠贵,他让三大妈在里面垫了两双鞋垫子。

这操作直接看傻了李东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你有多大鞋,我有多大脚?

...

来到京城百货,丁秋楠径直拉着李东来上了二楼,来到钟表柜台前。

“东来哥,咱们买手表吧?”

“你哪来的钟表券?”

“昨天老爷子学校里发的。”

“巧了,我这里也有一张。”李东来笑着取出一张票券,“正想着给你买一块表的,没想到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丁秋楠水汪汪的美眸中泪花慢慢积累。

“东来哥...”

“快选吧,等一下还要回去上班。”李东来伸手弹一下她的脑门子。

“....”

柜台里摆着七八款手表,有上海牌、海鸥牌、东风牌...

李东来看到上海表,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在前世有穷玩电脑,富玩表的说法。

他来到这个时代后也一直关注手表这种成功男士的象征。

手表中以上海表为尊,明亮的表壳后刻有‘为人民服务’的字样,深得京城民众喜欢。

不过上海牌的表不仅贵而且量很少。

一个月整个京城市面上就十几块的量,往往一到货,就被抢购一空。

今天遇到了自然不能错过。

“同志,帮我拿一块上海表。”李东来笑着说道。

售货员手伸进柜台里,又缩了回来,认真的问道:“上海表有两款,你要哪一种?”

“两款?”李东来凑到柜台前细看,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两只样式不一样的上海表。

“有什么区别吗?”

“左边这一款是半钢手表,售价70块和一张手表票。”售货员也许怕不好解释,干脆把两只手表都拿了出来,“右边这一款全钢手表,售价120元加两张手表票。”

李东来伸手接过,拎了一下,果然右边比左边重许多。

手表的样式也要威猛一些,指针上镶嵌有紫色的宝石,看上去高贵许多。

如果要选的话,肯定是买全钢手表。

钱倒是没问题,手表票却需要两张。

一旦买了全钢手表,就没办法给丁秋楠买手表了。

旁边,丁秋楠见李东来眼睛一直盯着全钢手表看,伸手拉扯他的衣角,小声说:“我听别人说,全钢手表很少,今天能碰到我们真是走运了。不如先把这款全钢手表拿下,等以后有机会,我再买手表。”

李东来笑着摇了摇头,把全钢手表递还给售货员:“同志,我买这款半钢手表。你再把那款海鸥女式表拿出来,让我们看一下。”

丁秋楠嘟着嘴小声嘀咕:“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心中却是甜蜜蜜的。

...

有人心中如蜜甜,有人心中似黄莲。

此时此刻,天气燥热,车间内的机器运行了一上午,散发出来的热气让整个车间变成一个大蒸笼。

大家伙都躲在外面的树荫下休息,贾旭东偷偷摸摸的进入了车间。

他在车间内转悠了一圈,见没有别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蹑手蹑脚的来到一台卷钢机前。

这台卷钢机里有半截白花花的洋铁皮,贾旭东想取下来,缠在腰间等待下班的时间捎到出去。

现在轧钢厂管理严格,几乎没有人能捎东西出去,贾旭东之所以铤而走险是因为他欠了别人不少赌债。

那些人心狠手辣,放出声来,如果贾旭东不按时还上钱,就废了他一只手。

贾旭东知道那些人说得出做得到,可是贾家的钱都在贾张氏手里。

实在没办法,贾旭东只能偷洋铁皮去鸽市卖。

他前两天已经得手过了,很有经验,并没有选择旁边地面上的洋铁皮。

因为那些洋铁皮都是完整张的,一旦被切割,很容易引起工友们的注意。

而轧钢机里的这张洋铁皮已经截去了一大半,再裁下二尺,也看不出来。

虽然车间里没有人,贾旭东还是怕被意外闯进来的人发现。

他一面双眼瞅着外面,一面拿起一把大力钳沿着洋铁皮剪了下去。

好巧不巧,易中海中午吃得咸,返回车间取搪瓷缸子。

这时候,洋铁皮才剪了一半,贾旭东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顿时慌了手脚。

他想大力把洋铁皮赶紧剪断,谁承想钳子的把手碰到了机器上的按钮。

“轰,轰,轰!”

机器瞬间开动,钢棍飞速转动起来,带动下面的钢索。

而贾旭东一只脚正好踩在钢索上,等他意识到情况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剧烈的疼痛后,他眼前一黑。

听到机器轰鸣声,易中海连忙加快脚步跑过来,看到被卷进轧钢机中的贾旭东。

《青葫剑仙》

他连忙拉掉电闸,失声痛哭:“旭东,你醒醒,旭东,我是你师傅!”

很快,听到动静的工友们都赶了过来,看到现场的惨状,忙劝慰道:“易师傅,您先别急着哭啊,我看旭东还能喘气,我们赶紧把他送到医院。”

“对,对,急糊涂了!”易中海忙从地上爬起来,招呼众工友把贾旭东从轧钢机下救了出来。

此时,贾旭东下半身已经血肉模糊。

送到轧钢厂医院后,考虑到形势危急,外科黄医生当即就对贾旭东实施了手术。

李东来跟丁秋楠从百货商店回到轧钢厂医院,正好在走廊里碰到闻讯赶来的贾张氏和秦淮茹。

看她们神情慌张的样子,李东来心中当时一沉。

难道贾家又出事了?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