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祖宅剑鸣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罗父的小院,迎来一波又一波的客人。

二伯带着一位,伯母娘家的外甥女,说是恰好在家里做客,四叔是一样的理由,便是一向脾气躁的五叔,也扭捏着带来一位义女,跪在地上娇滴滴的喊着“三叔”。

几位供奉则要明显的多,但凡适龄的家中女子,几乎都被带了过来,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许清清也来了,见到罗冠时她有些尴尬,虽说长大后便与少年疏远了,但彼此终归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能通过少年眉角眼梢,一些细微的表情,察觉到对方的不耐。

“爹,三长老需要静养,我们走吧。”

许泰供奉察觉到女儿的眼色,顺势起身,“也好,那我们父女,今日就告辞了。”

其他人见状,也不好再呆下去,纷纷告辞。

经过罗冠身边时,许清清低声道:“对不起啊,我不想来的……可是我爹他……”

“没事,我还得谢谢你。”罗冠摇头,等人都走了,这才道:“本以为不惊动外人,咱父子俩能清静些,哪想到家里也这样……您也是,何必强打精神,端茶送客便是。”

罗父揉了揉眉心,“终是一家人,族中这些年,对你我父子不薄。”

罗冠叹气,“您先喝杯茶,我再替您检查下身体。”

玄龟出手,又仔细探查一遍,状况还好,跟预想中差不多。

“爹,药浴跟食补方子,我会做些调整,之后还请是金鼎商会配送,您千万记得按时使用。”

罗振阳点头,“知道了。”父子两个又说了会话,他起身,“走吧,你大伯他们应该都到了,咱们不要迟到。”

“嗯。”

父子来到罗家,新修建的大殿,今日宴会在此举办。

“三叔!”

“罗冠哥!”

一路上,不断有人问好,皆满脸笑容,语态恭敬。

罗振阳对任何人,都微笑点头,偶尔还会停下,与同辈交谈几句。

罗冠便跟在旁边,安静等待。

因为是家宴,没有太多客套,族长罗振山简单说了几句,看向罗父时他摆手拒绝,宴会便就此开始。

这是罗振阳的意思,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被特殊的对待。

哪怕如今,已不可能再有人,将他视为一个普通罗家子弟……但至少,表面还如最初一样。

罗冠的位置,在一众小辈间,他虽未与父亲沟通,却已通过观察,明白父亲的心意,此时主动举杯,笑道:

“诸位,不是要与我喝酒吗?今夜且放马过来。”

罗家一众小辈,彻底兴奋了,很快就有人喝大,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罗冠……咱们是真没想到……你竟能有今日……以前对不住的地方,别往心里去……”

“哈哈,咱罗家如今,便是江宁第一族……不,便是放眼青阳,也没几家可比!”

“风光,咱们兄弟如今,似彻底风光了,出门到哪提起咱罗家的金字招牌,谁不得给几分脸面?再没有人,敢欺辱半点!”

“这一切,都是罗冠你挣来的,咱们心里清楚,家里都念着你的好。”

罗成挤眉弄眼,“嘿嘿,咱家里的男丁,如今可都是香饽饽,不知多少大族女子,都想着嫁到咱们家。可她们也不瞪大眼瞧瞧,如今咱罗家,是她们能高攀的吗?”

他满脸通红,喷着酒气,“罗冠,今个长辈们都在场,喝的不痛快,等下哥哥带你去个地方,包你满意。”

罗宁皱眉,道:“罗成哥,你喝多了……”

罗冠挥手将他打断,“罗成哥你准备,带我去哪里玩?”

罗成眼神一亮,来了精神,“嘿!西城一家酒楼,新来了几位侍酒的小娘子,其中两位据说,是出身大族的世家小姐,受父辈连累才流落至此,那模样、身段,简直就是天仙……”

他还想再说下去,却被旁边人打断,待看清对面,罗冠淡下去的脸色,酒劲瞬间醒了大半。

“呃……哈哈,那个我开玩笑呢……罗冠你别在意……”

啪——

罗冠放下酒杯,声音并不大,可小辈们这一桌,瞬间针落可闻。

大殿中,各桌面上的眼神,一直都关注着这边。于是,热热闹闹的家宴,突然就冷清下去。

罗冠沉默一下,突然道:“罗勇哥,你已凝聚通天骨了吧?”

罗勇急忙起身,“是……多亏了你帮忙,我回到江宁不久,便顺利凝骨。”

罗冠点点头,“你哥呢?他现在怎么样?”

“身体已基本与常人无异。”

“那就好。”罗冠道:“我还记得当日宗祠外,罗勇哥你说的话……你哥哥其实,只差了一次凝骨的机会,否则也不至于落得如今下场。”

见罗勇面露慌乱,他摆手,“我提此事并非翻旧账,而是要提醒诸位,就在一年前,我罗家子弟还要为一次凝骨机会,而全力争夺。”

“我拿到三次凝骨机会,罗勇哥哥便失去了,踏足修行的可能,之后更差点沦为废人。

“当然,第三次机会我也没能成功,是我爹赌上自己的通天骨,为我换来进入天火渊的机会,第四次凝骨成功,这才有了我今日……”

罗冠环视众人,“今日的罗家,但凡有修炼资质者,都至少可以得到,三次凝骨之机,可你们扪心自问,如今还有多少心思,放在修行上?”

“此番归返江宁,我看到了崭新的大宅,看到了罗家的权势、地位,看到了各方的尊重、敬畏……但我希望,罗家依旧是当初的罗家,大家可以改变,但不要变太多。”

声音很轻,可话中的意思,却让大殿中不少人,脸色微变。

罗振山沉声道:“罗冠的话很对,族内这段时间的一些改变,我也看在眼里,你们当记住……”

族长训话,众人恭听,罗冠也顺势微笑着坐了下来。

之后的宴会过程中,他没有再表露什么,直至结束。

送罗父回住处,罗冠道:“对不起啊爹,我忍了的,但是没忍住。”

罗父摆手,“族里一些变化,我也很不喜欢,先给他们提个醒,总好过日后犯下大错。”

他微笑,“为父虽然希望,你能摆正自身,不要在亲族中落得凉薄之名,却并不迂腐,你做的没有错。”

上午损耗了太多精神,罗父有些倦怠,回房中午休。

罗冠则在自己的院子,见到了罗宁,“罗宁哥,你怎么来了?”

罗宁道:“罗冠,罗成哥让我来,替他跟你道歉……之前喝多了,你别往心里去。”

罗冠摆手,“一家人,我没那么小气。”他不想再提这事,“你家闺女怎么样了?听我爹说,最近有些没精神。”

罗宁笑道:“说来也奇怪,昨个还有些蔫,今个你回家后,小丫头马上就好了。”

“那就好。”

又说了几句,罗宁告辞离开,以罗冠如今身份,时间何等宝贵,即便他平易近人,与当初没有变化,但做人最重要的,便是要有分寸。

目送他离开,罗冠想了一下,又来到祖宅外,这里并无人看守,他直接推门进去。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当初,他便是在这里,找到“炼实为虚”那把剑仙留剑,才顺利突破百夫境,化解罗家危机。

一切历历在目,恍若昨日,可当初的小城少年,如今已成是帝武少院,踏临九天!

点燃一炷香,罗冠躬身一拜,“此来,是为告知前辈,小子并未辱没了,您所留之剑。”

嗡——

此时,一声剑鸣突然响起。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