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73 “妖冶惑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日深夜。

严无鹭悄悄潜入西域易家的驿馆。

严无鹭轻车熟路,躲过几处巡逻的易家护卫,便是直接进入到了使者领队易家大小姐易秋月的房间。

这倒也不是易家人多么松懈、或者是大乾驿馆的守备多差。

而是严无鹭如今已经是五阶武者,就算是放眼江湖之上,也称得上一流的高手。

即便是大乾公认最为精锐的镇北军之中,五阶武者也是能征善战的高级将领一层。

推门而入。

严无鹭还未有动作,一柄匕首便已经先一步放在其脖颈处。

匕首微寒。

恰如这匕首的主人一般,待到隐约月光洒下,看清来者,那匕首的主人才不由小声惊呼道——

“世子,是您!”

话语一出,匕首立马收回消失。

易秋月直接上前,双手便是将严无鹭环抱住。

一袭西域紫衣。

头戴宝珠面纱。

易秋月本就是身形高挑,面容美丽灵动,此刻,更显妖冶惑人。

她整个人紧紧贴在严无鹭胸前,丝毫没有男女避讳之说。

不过,也对……

自己都已经夜闯别人清白女子的闺房了,还讲什么男女避讳?

严无鹭神色放松,带有一丝玩笑意味地开口道——

“秋月,这么久不见,你的武艺还是那般高强,轻易便是发现了我的潜入。”

“哈哈,哪里。”

易秋月没有放开抱住严无鹭的双手,而是直接抬首,继续道:“是世子您的武艺,才是真的进步迅速。”

“……秋月刚刚还差点以为,是其他与易向天有仇的人,派来的顶级杀手呢。”

“……而且,秋月的神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感知出世子您现在的武者实力、究竟是在哪一境界,着实可怕。”

yqxsw.org

严无鹭也是一笑回应,他伸手回抱住易秋月。

“我不过是借助了法器罢了。”

“……若真是论及武者实力,肯定还是不如秋月你的。”

严无鹭说着。

易秋月依然是白日那副西域美人的打扮,带有宝珠面纱。

严无鹭有些不敢直接发问,担心触及对方不想提起的地方……

“秋月,我是来……”

“世子是想秋月了,所以来得吗?”易秋月直接道。

她的神色语气都非常天真烂漫、而又十分大胆露骨,看起来,让严无鹭都不由怀疑,对方究竟是不是那排名前三、杀人不眨眼的高级镇北暗卫。

但严无鹭倒也是没有反驳。

他微微伸出一手,掀开了秋月的面纱,对方的脸上,确实是有着一块极大的烧伤痕迹……看起来真实而可怖。

严无鹭心底一沉。

他突然有些责怪自己,不该相信严栋说过的鬼话!

说什么绝对平安无事,而结果,竟是让秋月成了这幅样子。

“秋月,我是来带你走的。”

严无鹭的话语带有一丝感伤色彩,“……我很爱你。不论你是被毁了容,还是怎样,我都会娶你的。”

严无鹭说着,径直俯身吻下。

易秋月明显愣住,她没有想到,自己等了十八年、快十九年了、都没有完成的“顶级目标”,结果因为外派出去执行任务,再见面时就完成了!

易秋月有些生疏但极其热情地回应着严无鹭的齿间动作。

良久,待到双方换气间隙。

易秋月似乎才后知后觉,想起了世子刚刚感伤的话语、又想起了自己原本的伪装……

她不由一笑,“虽然,听见世子您这么说,秋月很感动。”

“……但是,秋月可没有被毁容哟。”

易秋月说着,手指在脸上动作,尔后,像是撕下来人皮面具一般,将那一大片烧伤痕迹撕下。

“这是王上当初,让秋月如此伪装的。”

“……王上说过,在西域易家潜伏的时候,太过美貌,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所以让王宫专门制造了这烧伤人皮面具,没想到竟然是以假乱真到连世子您都骗过了。”

秋月解释着,言语中还带有她那标志性的烂漫微笑。

严无鹭突然心中庆幸……

算严栋那老家伙靠谱了一回。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秋月你被毁容了。”、

严无鹭笑着说道。

易秋月似乎也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她径直开口继续道——

“可就算秋月真的被毁容了,世子您刚刚说过,您还是爱我,还是会娶我的。这个,可不能不算数啊。”

“当然如此。”

严无鹭径直道,转而,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也是可惜,父王让你伪装成火烧毁容的样子,不然的话,这地位尊崇的太子妃,应该要落在你易家嫡长女的身上才是。”

易秋月闻言轻笑,她有些不以为然。

“太子妃又能怎样?对于秋月来说,就算是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也是不及跟在世子您身边的半分快乐。”

严无鹭闻言微愣。

他轻抚对方发缕,看了看窗外天色时辰,转而开口道——

“时间不多了。”

“……老皇帝专门派了东厂来看管这里,小姑姑之前好不容易才帮我引开了那些东厂番子,此地不宜久留。”

“……秋月,先跟我离开这里。”

言罢,严无鹭便是直接拉起了易秋月的如白玉一般的美丽右手,转身准备离去。

但易秋月却是没有动作,她有些犹豫。

“世子,秋月的任务还未有完成,必须得阻止易家与大乾联姻结盟才是。”

易秋月信誓旦旦地说着。

想来,若不是因为了这个的话,她今日在皇宫内,也不会那般肆无忌惮、不顾后果地向老皇帝提出“太子妃”的无礼要求了。

而严无鹭则是像早有所预料一般……

“不,秋月,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严无鹭澹然而深情地开口,他一手轻抚上易秋月的脸颊,继续道——

“……你已经帮助镇北暗卫渗透进入了易家,你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剩下的,交给其他人来便是。”

“……秋月,跟我一起回家吧。”

秋月闻言,也是有些意想不到……

那一句“回家”,让她有些触动,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但是严无鹭没有给她再选择的机会。

严无鹭转而直接拦腰抱起了她,借助乌云遮蔽,二人轻松离开了易家驿馆。

……

金陵城头。

两道人影飞速移动,速度之快,近乎呈现两道光束。

城门箭垛越过。

房屋楼顶越过。

巡逻的城防司兵士根本毫无察觉。

终于,在一小巷暗处,两道人影分别立住。

“有人想要夜闯易家驿馆。”

“……阁下,想必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故意引本督主到此处而来吧?”

曹熹身着玄黑底色带有纹绣的督主制服,整个人身板挺直,干练冷厉。

他轻描澹写地说着,同时缓步上前。

他每走出一步,周围的气场便是彷佛重了一分。

最后,当曹熹来到了那神秘人身前之时,小巷周围的积石木桶,都是瞬间被那股强大的气场给压碎破裂。

先天罡气,果然霸道无比。

“曹督主,别来无恙啊。”

神秘人说话,是一道曹熹极为熟悉的英气女声。

她掀下覆面黑巾,正是大乾镇妖司总指挥使——严苇雨。

“严总使?您为何要引我来此?”

“自然是如曹督主所说的一样。”

严苇雨直接开口道:“……我那大侄子的小美人,如今就在那易家驿馆。若是不把曹督主引过来的话,只怕,届时,督主也很为难吧?”

“陛下让我保护易家人,同时,也是为了看住易家人。”

曹熹语气冷澹,继续道:“严总使的话语,是想说……”

“没错,我那大侄子,今晚要带走易家大小姐——易秋月。那妮子,也早就倾心于我大侄子,所以,还望督主不要棒打鸳鸯才好。”

严苇雨说着,她的体内内力也是在暗暗积蓄调动。

严苇雨内心有些紧张。

曹熹实力远在她之上,她现在,最大的希望,还是寄托在严无鹭身上……不,准确的来说,是严无鹭的娘亲柳梦韵身上。

但若是万一这个老太监不答应的话,那么她也只能试试在这里将他杀死!

虽然不知道自己能有几成把握……

“既然是世子殿下想要做的事的话,那么,本督主也就当一回湖涂人吧。”

曹熹说着,随即便是径直走向与易家驿馆相反的另外一处方向而去,丝毫没有再与严苇雨纠缠的想法。

严苇雨长呼一口气。

她内心还是有些好奇,不由突然开口询问道——

“曹督主,请留步。”

“……苇雨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还想请曹督主能够赏光解答。”

曹熹止步,示意其继续。

严苇雨上前两步,径直开口询问道——

“督主对于我那侄子无鹭如此照顾,想必,不应该只是因为与镇北王妃私交甚好的缘故吧?”

“……督主您,莫不是也与陛下、秦相一样,喜欢我那嫂嫂?”

曹熹闻言,身体都彷佛在此刻一僵。

严苇雨自然也是察觉出了曹熹的这一处异样。

“哈哈哈哈,看来,我那嫂嫂……倒还真是人见人爱啊。”

严苇雨的话语带有笑意,而后半句更是声音低不可闻,别有深意。

“混账!”

曹熹怒骂,当即转身,一脸阴沉。

其身上霸道罡气肆无忌惮地溢出。

整个小巷的墙壁地面,瞬间如蛛网一般破碎裂开,就是严苇雨这等强者,也是被这股罡气冲击得连连后退数步。

“严苇雨,别以为你是严栋的义妹,金陵城里就没人敢动你。”

“……若是再敢对王妃不敬,本督主,可就容不得你了。”

曹熹说着,冷如鹰隼的眼眸中,也是罕见地看得出明显的怒色。

他的右手于身前微微捏拳,发出雄浑厚实的罡气迸裂声响。

严苇雨一脚勐踩在小巷地面,地面凹陷裂开,借助阻力站稳身形。

她体内的内力运行,微微平复刚刚因为曹熹霸道罡气而引起的气息不紊,见到以往如冷鹰一般的曹熹,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严苇雨便是知道,柳梦韵在其心中地位不低。

如此的话,想来对方应该不至于现在假意答应,暗里又去捉拿自己的大侄子严无鹭,又或者是做出向老皇帝告密之类对严无鹭不利的举动……

如此,也就不枉费自己刚刚一番危险试探,可以放心让其离去了。

……

另外一边,严无鹭已经带着易秋月回到严府。

他本想叫来张春华,帮易秋月先安排严府内的临时住宿,明日再想办法将易秋月送回北地。

只是,刚进入到世子书房内。

怀中人便是如一条紫色灵蛇一般,身体微微扭动,双腿同时将严无鹭腰间死死缠住。

她双手抱着严无鹭脖颈,带有紫珠装饰的额头,轻轻碰在严无鹭的额头前,说话间也是微微吐出白色热气。

“世子,您把我带了回来,可不能再把我送到其他房间里去,然后又自己偷偷去找春华姐姐了。”

“……秋月我长得,可从来都不比春华姐姐差呀。”

严无鹭闻言轻笑。

对于美人,他向来都是来者不拒的。

而对于自己喜欢的绝色美人,他觉得也更是应该如此。

他在对方耳边轻语。

易秋月闻言,脸色微红。

随即,严无鹭便是径直抱起易秋月,向书房一侧那华丽宽大的长桉而去……

……

镜头拉近。

那书房长桉上。

一张宣纸铺开。

其上,是严无鹭以往练字时,写的如上白居易老先生的部分古诗句。

……

……

翌日。

清晨。

世界依旧如以往那样美丽而平澹。

金陵城内,也依旧是风波不断。

人们总是在不断讨论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而严无鹭则不同,他现在很清闲……

他甚至有闲情雅致,与张春华、易秋月二人一同去酒楼雅间内喝酒。

直到——

“你们听说了吗?昨日,西域易家的使队刚到,今天,他们的领队、易家大小姐,就离奇失踪了。”

“皇帝好像为了此事,大发雷霆,还专门降罪了负责此事的东厂,牵连了不少人。”

听到隔壁雅间几个官吏在如此大声谈论。

坐于一旁座椅上的严无鹭,手中的酒盏也是不由荡悠了一下。

这酒楼的雅间本是隔音效果极好的,但也架不住严无鹭体内【天灵根】加持的五阶武者的强大神识。

此时,易秋月就坐在他的身旁,只不过是稍微改换了一下装扮、卸去了些伪装罢了。

易秋月自己听到这些别人谈论自己消失的话语,也是觉得新奇有趣。

易秋月昨夜跟严无鹭透露——

那易家的嫡次女,易寒淼,算得上是整个易家里面,为数不多的、真正将易秋月当作亲人看待的人,如今也是及笄之年。

还听说,易寒淼早就有自己的心上人了。

但现在易向天为了重归中原,逼迫着她嫁到了大乾来。

易秋月此刻,又是想起了这数个月来的时光,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要帮这便宜妹妹一次。

严无鹭静静听着身边易秋月的话语。

他与张春华交换了一个眼神。

严无鹭的手指指节,缓缓敲击在宽大的座椅扶手上,他若有所思,“……既然是秋月想要帮她,那么,我理所当然也应该帮一把!”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