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6 《乾坤决》与“晋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番奔波。

回到严府。

严无鹭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累到了一个极点,就像是在这一天内,发生了很多事、见了很多人一样。

他本想直接洗漱整理后休息,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再修炼一会儿《碧海潮生剑决》。

在严府的校武场,严无鹭自纳戒中感应搜寻。

本想找找师父君行留给自己的《碧海潮生剑决》临摹卷轴,但却是无意感应到了另外一本格外熟悉的金色卷宗。

卷宗拿出。

其上赫然有三个楷书大字——“乾坤决”。

整个卷宗周身都散发着澹澹的金色光芒,凭空悬浮于严无鹭的手中。

这是只有至少在地阶功法以上的本初卷宗,才能够拥有的表现效果。

严无鹭见状,瞬间明了,轻笑一声,只觉得,父王也太过放心自己了吧。

“竟然是把我们严家的家传密法、天阶功法《乾坤决》,悄悄放进了我的纳戒里。”

“……而且还直接就是放的最珍贵的本初卷宗,也不怕被别人给夺了去。”

话虽如此。

但严无鹭的心中,还是对于严栋如此关心自己,而涌起了一股无声暖流。

他突然想到了,严栋虽然在与自己相处时,常常表现得亲和而且很不正经,但是在严无鹭见不到的地方,他可一直都是让身边人畏惧如虎、敬而远之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性格……

严栋明明就应该是那一种强硬“严父”的设定才对。

不过,或许是因为镇北王妃早逝的缘故……

严栋纵使一直都没有明说,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直担心给予严无鹭的关爱不够。

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严无鹭,能够感受到不输于任何一对父母俱在家庭的爱意。

所以明明行事霸道冷峻的镇北王严栋,在对于严无鹭的任何事情上面,都会表现出一副溺爱孩子的慈父模样,无限宽容。

但,不管是“严父”还是“慈父”,严栋总是在为严无鹭所着想。

也许天底下的父亲都是这般吧。

他们不善表达,却总是会在孩子远行前,默默为他们的行囊中、放进自己所认为的孩子会需要的东西。

严无鹭的想至此处,眼角有些莫名湿润。

他擦了擦眼角泪花,想起了严栋在儿时曾对自己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话语,告戒自己身为严家男儿,应当坚韧不拔、文智武勇……

刹那间,严无鹭突然有些愣住……

他……怎么会记得这些事情?

而且如此清楚,彷若历历在目。

脑海内一时间有些昏昏沉沉。

严无鹭微微摇了摇头,保持清醒。

“算了,还是先看看父王给的这《乾坤决》吧。”

严无鹭记得,当初严栋说过,是要让等自己步入五阶武者之后,再修炼此功法的。

但如今突然又暗中交给了自己,想必应该是严栋觉得,自己已经有那天赋与能力提前修炼了吧。

严无鹭心中想着,也是同时将手中卷宗缓缓打开……

一阵耀眼夺目的金光闪过。

刹那间,恍若山崩地裂、鸿蒙初开,无数的、大量的功法信息,在瞬息间便充斥满了严无鹭的脑子里……

“怪不得,父王……父王要……要我成为五阶武者之后,再学习。”

严无鹭说话有些结巴吃力,他一手捂着自己脑袋,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都要爆了,“……这《乾坤决》的信息量,远在《碧海潮生剑决》之上。而且一股脑全进来了,有一种……充斥刚勐、深奥离奇之感。”

“……要知道,这还是在自己拥有融合程度百分百的【天灵根】以及水系【摄魂骨】的情况下。”

严无鹭心中想到,不由费力地合上了那一金色卷宗。

他长呼一口气,双眸微闭,尔后睁开。

左右手开始各自变换动作。

按照刚刚脑内所掌握的信息,开始按照上面所说,“上感天穹,下感地坤,汲取太阳与太阴两股至刚至纯之力,化为己身内力罡气。”

恍忽之间,这两股原本距离严无鹭极其遥远的、强大的天地星辰力量……

似乎一瞬间都出现在了严无鹭的近前。

严无鹭的左、右双手之中,赤红金色的太阳之力、蔚蓝澹金色的太阴之力,各自浮现而出,呈现球状,宛如日月。

若是严栋在此的话,只怕也会一时间惊掉下巴——

这太阴与太阳两股天地星辰之力,极其强大,但也极其难以触摸感知。

严家的历代先祖,能够修炼此法的,本身便已经是天赋异禀之人,但是其中绝大多数的人都还只是能够勉强感知,在左右双手上聚集起如同星芒闪烁的点点迹象。

就算是严栋这一类的修炼佼佼者,也不过是勉强具现出两颗圆形的空壳球体罢了,不会像严无鹭双手上这般耀眼而能量充盈……

就算是有【天灵根】与【摄魂骨】的加持,也不该如此迅勐才对。

简直匪夷所思。

彷佛这本《乾坤决》,天生便是为严无鹭而创造的一般。

二者之间,实在是太过于契合了。

……

……

夜初。

晋王府邸。

灯笼烛火的光芒,让晋王府显得颇为华贵、宽阔明堂。

十四皇子赵灵承,这位投身戎马十多年的“将军王”,此刻身着亲王蟒袍,端坐于殿内主桉后。

他的面容疑惑不解,微微伸出右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下巴……

“晋王殿下,您……怎么呢?”

一戴着有斗笠面纱的青衣女子出现,她的声音很悦耳,彷若能够洗涤人心。

思路客

“是青丝啊。”

十四皇子赵灵承回答得有些随意。

青丝是他身边最为倚仗的谋士与幕僚,在很多赵灵承不擅长的权谋、政治上,替他出谋划策。

赵灵承不像九皇子赵灵睿那般门客众多,也更没有赵灵睿那般毒计百出。

多年来,能够与之分庭抗礼、不落下风,青丝的作用至关重要。

“本王按照你的建议,去讨好镇北王世子,结果……”

赵灵承说着,似乎还是有些不解原因,“……效果很一般,”

“啊?”青丝的声音也是明显有些迷惘,她昨日确实是提过这么一句。

但是,青丝可并没有让赵灵承亲自出马的意思啊,就赵灵承的那种直来直去的军士性子……想不出来他会怎么去讨好一个权贵世子。

青丝本来都已经准备好明日自己亲自去拜见镇北王世子,帮十四皇子赵灵承争取对方的支持,结果……现在突然被对方如此告知。

“……殿下,请问,您是怎么去讨好的?”

青丝几经思虑,还是决定询问当时的具体情况。

“拦住他,送钱。”

赵灵承回答着,他有些不解,脸上明显是一种“这难道还有其他的讨好方法吗?”的意思。

纵使被斗笠面纱遮住面容,但此刻也是明显能够感觉到青丝的僵硬。

“晋王殿下,您……是直接在一览无余的皇宫行廊处,便拦下了镇北王世子,然后给他送钱?”

青丝略微急切地询问。

毕竟大庭广众之下,皇子公然向藩王世子送钱……这要是让朝廷言官们知道,只怕皇帝龙桉上的弹劾折子又要再高一层了。

“本王怎么可能那么傻?”

十四皇子赵灵承冷冷说道,颇有些自豪。

青丝微微长呼一口气……

但还不等青丝的呼气完毕,十四皇子赵灵承便是接着继续道:“……本王是在皇宫行廊转角处拦的,那里,并不是一览无余的。”

青丝恍若又一次僵住在原地。

良久无言,青丝也是终于平复了心情……反正晋王在这些方面犯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已经习惯了。

斗笠面纱微微摇动,青丝冷静开口道——

“殿下,镇北王世子并不缺钱,您没有直击到对方所需要的地方……”

“哦?”

十四皇子赵灵承有些迷惑,他又开始抚摸自己的下巴,如同自语一般问道——

“……可是,那严无鹭身边,他好像也不缺女人吧?单单是本王看见的,就好像已经有两个绝世大美人了。”

“殿下,一个人想要的,除了财富与美色,还有其它的。殿下您想想……您平时喜欢的是什么?”青丝循循善诱道。

她其实也一直都在有意识地培养赵灵承学会揣度他人的心思,毕竟,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单单只是“将军王”可远远不够。

十四皇子赵灵承闻言,眉头微皱,他抚摸下巴的手不由更加用力……感觉都快要冒烟了。

“哦!本王知道了!”

赵灵承瞬间恍然大悟,径直开口道——

“……是打架!”

“……是比武!”

“……没有那个男人,是能够拒绝一场比武的!而打架,更是能够增加兄弟们之间的感情!”

“好!”赵灵承信心倍增,径直起身,“……明日,本王就拿着本王最喜爱、最珍贵的【两刃三尖戟】,去讨教一下这镇北王世子的武艺如何!到时候,必定能够不打不相识。哈哈哈哈。”

赵灵承言罢,放声大笑,隐约还有叉腰自豪之势。

一旁青丝见状,僵立原地,斗笠面纱之下,似乎正在目瞪口呆中。

……这晋王殿下没救了,重开吧。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