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四章爵位与改姓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羊毛纺织业的兴盛,推动了市场增长,更是让许多人看到了利益所在。

来自于绥远、察哈尔的羊毛,只能勉强供应整个北京城,对于偌大的北方来说,远远不够。

所以,目光长远的人,已经开始大范围地进行养羊,从而获得需要的羊毛。

百姓们喜欢羊毛的暖意,对于军队来说,而大量的羊毛,就是军人来说不亚于救命的铠甲。

此次宣镇出兵察汉浩特,就是因为普及了羊毛内衬,从而让士兵们不再畏惧严寒,更是可以在草原进行作战。

某种意义来说,羊毛就是战略物资。

如果按照几千年来的传统,朝廷这时候就会大力鼓动百姓养羊,从而控制羊毛利益,从根本截取羊毛。

这种粗暴的手段,朱谊汐是不会用的。

他只是做了两件事,一是对于羊毛关税调到最低,即十五税一。

二是令人放出大量的绵羊充斥市场。

减税,这意味着利润的增高。

放羊,这是坚定那些心动而无条件的商人。

至于普通人,养羊的风险太大,目前不适合一穷二白的普通人。

而且,说实话,蒙古羊毛又短又粗,只能说是将就,最适合的羊毛还得培养。

东北辽阔的草原,才是最适合放羊的地方。

而伴随着中兴机的盛兴,整个北京城,中兴机就超过了万台,更是有许多搬到了天津府,就近获取棉花。

纺织业呈现出一派兴盛的模样。

受其影响,百姓们冬日倒是舍得买上一件冬衣,而普通的布料却大肆降价。

原本男耕女织的景象被打破。

不过,晚明以来随着商品经济的活跃,道德伦理进一步沦丧,规矩也一步步地被践踏。

崇拜金钱与财富的商品经济社会思潮席卷,从而促使了大量女人走出家门,投入到纺织业之中。

漫步走在街道上,朱谊汐身着白衣,好似个普通的读书人,但是俊逸的面容,白皙的脸蛋,依旧出卖了他。

成功上位司礼监掌印太监,田仁越发地殷勤起来,落后皇帝半步,脸上写满了恭敬。

随着海运的畅通,来自于岭南等地的物产,如玛瑙、象牙、玳冒、珊瑚,珍珠等奢侈品,也逐渐占据一席之地。

来自于西方的商品,寥寥无几,只有钟表和油画,算是畅销,

尤其是油画,写实性极强,女性角色美轮美奂,惹得某些人想要珍藏欣赏一番。

随意一瞥,就是一句老话:“市面上活泛多了。”

玉泉镇不过是因为因御驾到来,而兴起的一座消费城镇。

它什么都需要从外运来,包括粮食在内,可以说是一座极其特殊的小镇。

百官,宫女宦官,以及大量的御营兵马,共同促进此地的繁荣。

等什么时候皇帝不想来了,这座城镇也就会消失。

“圣驾到来,这市面自然活泛。”

田仁笑着说道。

朱谊汐笑了笑,没有言语。

也正是消费性城镇,此地的成衣店极其之多,不下百余间。

逛了一圈,没有遇到什么狗血的事,英雄救美更是无从谈起。

朱谊汐顿感觉无趣。

随即,他跨步来到一处院落。

刚至门口,眼尖的护院跑过来,狗腿一般地打开了后门。

跨越了门槛,人还未至,耳旁就传来了一串清脆的笑声。

犹如风铃一般,挠人心弦,让人莫名的欢快许多。

脚步不知不觉就快了许多。

定眼一瞧,只见一两岁多的孩童,小小的身体,大大的眼睛,迈着踉跄的步伐,地面上快活得跑动着。

引诱他的丫鬟们,则小心翼翼地看护着,生怕他摔倒了。

“爹——”不过,他似乎察觉到了,扭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马扭动着小屁股,张开双臂,欢快地跑了过来。

“哟,我儿子跑得真快。”

看着眼前满脸笑容的小崽子,朱谊汐的心情欢快,一把就将其抱起,轻咬着其稚嫩的脸蛋。

惹得他咯吱笑个不停。

不远处,一位浑身上下充满熟透气息的女人,看着父子温馨的场面,眼眸中满是柔情。

谁能想到,在几年前,她还是敢打敢杀,英气十足的女将?

高桂英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

莫名沦为男人俘虏,床榻上越是挣扎,其就越欢腾,结果就十月怀胎,诞下一子。

这两年也就陆续恩宠,但直到李自成死去的消息传来,她终于松口气时,男人却突然没了什么兴致,只是隔三差五的来看看儿子。

我丈夫都死了,你倒是规矩了。

“我儿子真乖。”

朱谊汐对于这位游离皇宫外的儿子,颇为宠溺,或者说,只要是宫外的儿子,他都宠溺的很。

在皇宫中,作为皇帝,他不能随便表达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内外虎视眈眈的情况下。

一旦他对某个皇子过于恩宠,那么就有可能让其产生不必要的心思,更能让外臣们误会。

西红柿小说

所以皇帝可以随便的宠爱女儿,但对皇子只能保持距离。

这就是做皇帝的悲哀。

“你回来了。”

高桂英保持澹澹的笑容迎了上来,满身心的注意力都在儿子身上。

“恩!”

随时谈不上喜新厌旧,但对于高桂英,朱谊汐只有一股亲人的感觉了,男女的情爱也消大半。

男人嘛,都喜欢18岁。

更何况高桂英怀孕生子后,蜕变了许多,也难引起他的兴致。

“对于羽儿,你也莫要太宠溺,须知慈母多败儿。”

朱谊汐规劝道。

“他也没什么继承,只是平平安安就好,哪怕是个败家子,毕竟有您,可不敢太活跃。

高桂英澹澹道。

“读书识字,将来前途广大,比争权夺位有意思多了。”

朱谊汐则摇头,将儿子放在膝盖上,任由其拉扯自己的衣裳:

“对于羽儿,我也有了安排。”

此话一出,高桂英满脸警惕之色,随即眼眸中满是哀求。

“你想到哪里去了。”

朱谊汐摇头,安抚道:“高一功如今爵位为伯爵,也快升到侯爵,但却也没有子嗣,可不能浪费了。”

“您的意思?”高桂英惊喜莫名。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