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14章 南柯一梦醒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林没有丝毫的畏惧,仰头看天,其识海之内补天经第四层的经文疯狂的运转。

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就如同化为了混沌,充斥着黑暗与庞大的威压。

戎狄大军和这边剩下的数千残余士卒都看到了这一幕。

戎狄士兵无不显露出惊恐表情,纷纷从马上跌落,连跪带爬的朝着远处退去,口中还在不停地喊着:“妖魔来了,妖魔来了。”

数千木国残余士卒也纷纷后退,聚拢在了一起,他们虽然内心也十分惊恐,但却并未逃走,而是看着萧林,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数十丈大小的域外天魔眨眼之间就飞临了萧林的头顶上空百丈,正缓缓化为无形,从其下扑的头顶开始,逐渐消失无踪。

但萧林明白,这是域外天魔展现了无形状态,他心中已经产生了一股强烈的警兆。

萧林缓缓盘膝坐下,随着萧林坐下,周围原本的庞大威压,纷纷消散开来,就连远处那无数道通天彻底的龙卷,也纷纷消散开来。

萧林识海之内,突然浮现出了一团黑气,黑气显化出一个双头三臂的妖魔,狰狞的死死盯着对面的萧林。

萧林还未曾有所动作,眼前斗转星移,下一刻,他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山林之内,在他的对面,正有一只花鹿,低着头,喝着溪中的清水。

萧林手中捏着一杆长矛,正猫着身子,缓缓地朝着花鹿靠去。

正当他手中的长矛缓缓举起,准备攻击之时,一声虎啸响彻整个山林,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影一窜而过。

伴随着一声嘶鸣,那只花鹿已经被一只一丈多长的斑纹老虎咬住了脖子,鲜血滋滋流淌下来。

萧林恰好已经站起了身子,长矛即将脱手,也许是一种感知,那老虎立刻看到了旁边的萧林,虎目之中放射出了几分寒光。

其口一张,已经奄奄一息的花鹿掉在了地上,继而一个虎扑,越过数丈的距离,朝着萧林扑去。

半个时辰之后,萧林大口喘息着,躺在了地上。

在他旁边丈许之外,那只斑纹老虎倒在了血泊之中,而萧林身上也是被撕扯出了一条条伤口,鲜血早已经将他身上的粗麻衣服染成了暗红色。

正在喘息的萧林眼前突然场景一换,下一刻他就看到几名强盗,正拖拽着他的妹妹,朝着后山而去,强盗的狂笑声和妹妹的哭叫声交织在了一起。

萧林的眼睛瞬间红了。

战场之上,数千残兵看着自己已经变得极为年轻的将军,正面容扭曲的盘膝端坐着。

身躯不时的微微颤抖着,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萧林的眉心处闪烁出一团碧青灵光,这点碧青灵光很快就化为了拇指大小的一个旋涡,疯狂的旋转着。

而在萧林周围,原本已经呈现暗红之色的泥土之上,竟是诡异的长出了无数的花草,而且生长的速度,就是肉眼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一幕惊人的景象让诸多士兵无不目瞪口呆,忍不住纷纷的跪了下来。

“啊~这...难道是?”萧林识海之中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继而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萧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团白光刹那间闪烁而出,天空之上的乌云,飞快的开始消散,片刻之后,天地之间又恢复了平静,阳光洒落,照耀着大地。

要不是萧林脚下百丈之内,那正随风飘动的花草,所有的士兵怕是都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不可思议的梦境。

“南柯一梦醒,逍遥大道行,任凭劫千重,吾自守本心。”

萧林仰头看天,声音在九霄之中激荡飞扬,继而其袖袍一挥,大片的墨绿灵光爆闪而开,待灵光散去,其身影已然是无影无踪了。

......

“宋师兄,傅师弟的陨落,透着蹊跷,而且从其尸体看来,其很可能是死于九子母天魔功之下。”

昊阳山大殿之内,几名首席长老正齐聚在了一起,而在他们的前方大殿地上,躺着一举中年文士的尸身,尸身整个干瘪了下去,就如同一副骨架,包裹着一层人皮。

而且其面容竟然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傅逸仙师弟,可是大修士的境界,且不说许欢娘在百多年前被宗主重伤,被约束九婴血炼圣宗之人,千年之内不出魔极山,即便真是许欢娘,以傅师弟的境界修为,也不至于陨落在其手中才是。”

宋古摸了摸胡须,脸上显露出思索的表情。

宗主外出游历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在这一百多年里,原本可谓是风平浪静,大皇浩然天宗在经历了与九婴血炼圣宗和北冥幽都天宗的大战之后,已然是奠定天古第一宗的地位。

如今仙道大昌,九婴血炼圣宗和北冥幽都天宗又相继宣布封山千年,邪魔外道几乎已经失去了踪迹。

他这位代理宗主,基本上也就是处理一下宗门内的日常管理,算得上清闲。

但数日之前,突然得到消息,首席长老傅逸仙竟然陨落了,尸体就被扔在了昊阳山脉之中,傅逸仙在首席长老之中排名第七,执掌昊阳山九大偏峰之一的曲竹峰。

傅逸仙首席长老一身浩然罡气早已经修炼至化境,而且精通数种木系神通,竟然无声无息的陨落,并且尸身还被扔在了昊阳山脉之中,未曾毁损,这明显是对方赤裸裸的在示威。

这也是宋古将众位首席长老召集过来的原因。

“从傅逸仙师弟的死状来看,是陨落在了九子母天魔功之下无疑,只是这天底下,修炼了九子母天魔功的,除了许欢娘,会不会有第二人?”

“断然不会,九子母天魔功修炼的条件,堪称苛刻到了极点,这天底下怕是都不会存在第二个人具备修炼这部魔功的条件。”

“凡是没有绝对.....”

“如果真是许欢娘,那么我们这一次定然不能放过九婴血炼圣宗,魔道宗门修炼的魔功,许多都是靠吞噬凡人的精血和魂魄来提升修为,本就违背天道,正好借此机会将魔道彻底消灭。“

“不可,九婴血炼圣宗虽然在我们昊阳山铩羽而归,但本身实力并未遭受损失,如今更是宣布封山千年,我们贸然攻打,怕是在道义上站不住脚。”

“王师兄未免太过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如今仙道大昌,我们大皇浩然天宗身为仙道唯一领袖,完全可以发布大天令,召集诸多仙道宗门,联手攻打魔极山,将这群魔道之人全部消灭干净。”

“不错,铁师弟所言甚是,傅师弟的仇必须要报。”

正当诸位首席长老议论纷纷之际,宋古转头看向站在下首的一名美丽女子。

“銮贤侄,宗主如今可有消息?”

女子正是萧林的干女儿-銮铃,其在萧林和林雪莹两人外出游历之后,就一直待在大皇浩然天宗,苦修火系神通。

在其身后,还束手站着一名二十二三岁的艳丽女孩,静静的站在銮铃身后,沉默不语。

如果萧林看到此人,怕是一眼就能认出,这女孩正是陶灵秀,当年那个被他赐予了机缘的炼气期的低阶女修,如今她已然是进阶到了金丹期,而离萧林和她分离,实则已经过去了将近百年时间。

銮铃显然正在发愣走神,闻言才回过神来,但显然并未听到宋古长老的话。

身后的陶灵秀俏脸之上显露出了几分无奈表情,其凑到了銮铃的耳边,悄悄地将宋古长老的话重复了一遍。

“啊..哦,我义父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呢,不过他在临走之前,曾经给了我一枚仙符,在危机之时,只需要捏碎仙符,他老人家立刻就能感知到,很快就能赶回来了,要不要我通知他老人家?”

宋古长老闻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傅师弟被偷袭陨落,虽然也是一件大事,但却并未导致我大皇浩然天宗面临生死存亡之机,不必惊动宗主,御林师弟,这件事情还需要麻烦你一下,派遣一些门下弟子,外出探寻傅师弟陨落的真相,尤其是需要注意九婴血炼圣宗以及许欢娘的踪迹。”

“遵旨。”御林战天闻言,拱手说道。

“各位师弟,在这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还请尽量减少外出,以免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另外还需要提醒各大仙道宗门,如果真是许欢娘所谓,未必会仅仅针对我们大皇浩然天宗,说不定是对整个仙道宗门的挑战。”

“遵旨。”

“那我们今天就商讨到此,銮贤侄师徒还请留一下,其余诸位师弟可先行各自回山。”

待众位长老悉数离开之后,宋古才转向銮铃:“贤侄,不知最近袁贤侄可曾回山?”

“你说袁大哥啊,他这家伙修炼成狂,数年前曾经回来过一次,看望过我之后,就又跑了,听说是去了万妖海,找妖兽修炼他的炼体神通去了。”

宋古闻言,也是暗自赞叹不已,宗主的这位徒弟袁洪,天生就是个痴人,修炼可谓是不要命一般。

其不但已经修炼至了元婴中期,而且还修炼了和宗主一样的炼体法决,而且修炼到了极深的境界,他曾经亲自看到过袁洪,仅仅是凭借肉身,就击败过宗门内的一名元婴后期长老,那位元婴后期长老神通秘术也极为了得,但在袁洪的强悍肉身面前,竟根本无转圜余地,一直被压着打,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认输。

宗门之内的诸位元婴长老,十之七八都被袁洪挑战过,到了如今,宗门内的诸多元婴长老一听到袁洪之名,就纷纷躲避开去,躲不过去的也会寻找各种理由,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绝不与其动手。

到了后来,袁洪也感到无趣了,就开始外出历练,这对于诸多元婴长老而言,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喜事,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袁洪外出历练的第一站,就是万古森林,万古森林除了三大妖王,其余的化形妖修也是苦不堪言,三大妖王在知道袁洪是萧林的亲传弟子之后,也是对其处处忍让,同时严格约束手下,不得围殴袁洪。

当然袁洪也并非是傻瓜,他之所以不断地挑战,正是为了磨炼他修炼的圣鳞焚天功,如今他的圣鳞焚天功竟然也修炼至了玄鳞五层,达到了圣体之境。

他虽然对自己的战力充满了信心,越一阶对付元婴后期的修士和妖修,还是有一拼之力的,但要是想对付大修士和大妖,却依旧是力有不逮。

所以他虽然让三大妖王的属下苦不堪言,却并未直接去挑战三大妖王。

到了后来,他在万古森林之中竟是碰不到一位化形妖修,这才悻悻而回,在宗门待了几天之后,又辗转去了东域境万妖海了。

不过在知道了宋古前往了万妖海之后,宋古也有些担心,萧林和三大妖族中的雷鹏一族和龙凰一族可是有着极深的矛盾的,要是他们知道了袁洪的身份,怕是会对其不利。

“宋师叔,我义父他都走了一百多年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人指导我修炼火系神通秘术,不如宋师叔指点我一番如何?”

宋古闻言,一张老脸顿时成了酱紫之色,心中充满了无奈,接连摆手道:“老夫修炼的并非是火系功法,对于火系神通也是一窍不通的,我们诸位首席长老之中,只有祝师弟一人修炼的是火系功法,贤侄可以去找他切磋一番。”

宋古说完,心中暗暗向那位祝师弟道了声歉意,銮铃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可是地地道道的元婴后期的境界了,境界提升的速度,甚至还要超过那位袁洪。

就连宋古也心中惊叹,萧宗主怎么专门收了这些怪胎。

而且銮铃的火系神通已然登峰造极,就连他要是稍微大意一些,怕是也须发不保。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你说的是祝师叔啊,之前找他好久了,一直没有找到,这次本来想着能碰上,竟是也未曾前来,好吧,那我就前往赤烛峰,找找她去。”说完,招呼了陶灵秀一声,就离开了大殿。

宋古看着銮铃离去的背影,才暗自放下了心。

突然宋古脸色一变,身形微微一晃之下,就消失无踪了。

昊阳山山巅之上,宋古看着天空,尽管依旧风和日丽,但整个天空竟然化为了五彩之色,显得有些诡异。

“化神之劫?”宋古看到五彩之色,立刻惊呼了一声。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