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陈某人专制剑宗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舒坐在简易书桌前,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上面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法术结构,而他正在挠头苦思。

早晓得就把桃子也带过来的,这样研究法术的时候,还可以把它抱在怀里,烦恼了就摸一摸它,有助于提升思维的敏捷和消除烦躁……反正清清也没带它,相比起潇潇,自己在它那里的优先级好歹也排第二。

“失算了。”

陈舒连连摇头,继续盯着屏幕。

眼睛里也反射着屏幕的光,甚至倒映出了屏幕上的法术结构。

陈舒打算用在曳光术上的反向符文原理的灵感来源于大烈阳术,但其实和大烈阳术没什么关系。

大烈阳术的特性是高温和烈阳真炎,曳光术是爆炸,二者有很大区别。并且以陈舒的本事,还没有能力从大烈阳术上拆下可独立运转的主要符文模块,更没有办法将大烈阳术的特性安在其它法术上,他只是在研究大烈阳术的结构的过程中诞生了灵感而已,随后自行丰富了它,并证明它是可行的。

反向符文原理没有规律,每一套可行的反向符文组合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这套符文组一旦做出来,将会是独属于他的一个新的反向符文组。

威力较之以前的曳光术应当会有显着提高,爆炸的烈度会增加不少。

不过灵力要求也会高得多。

陈舒现在法术做到一半,凭着经验已然判断得出,这一套运用反向符文原理的符文组对灵力要求很高,可能至少要六阶乃至以上的修行者的灵力质量才能使它正常运转,灵力质量过低的话冲突反应会无法完成。

因此这个改版的曳光术仍然无法取代普通曳光术的地位。

嗯,可以叫高阶曳光术。

曳光术作为现代法术的代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它是现代最优秀的一门法术也不是不可以。

“唉……”

陈舒继续挠头。

若非修行者不会脱发,这几天怕是要掉不少头发。

时钟滴答响。

夜越来越深了。

陈舒不得已关了电脑,坐在旁边的蒲团上准备开始每日修行,却忍不住思索。

云来事情已了,下一步呢?

他暂时不想结束作战。

国内没有这么友好的试验环境,也没有这么丰富的陪练对象。何况响应国家号召、打击梦月教这种事,陈舒也并没有抗拒的理由,当初跳楼的姑娘他还记得,之前还在网上刷到过,只是后来被清清一番操作后,这个沙凋平台已经开始给他推送肌肉勐男、热血武者和帅气男剑修了。

但也不想马上去其它国家参与战斗。

还得研究高阶曳光术呢。

思来想去,陈舒决定先在皱叶城停留几天,明天出去逛逛皱叶城,研究几天法术,之后再去其它地方。

倒是也能回国休息,必要性不大。

清清在将州,家里就只有潇潇,回去见不到女朋友,还得给潇潇做饭,麻烦得很。

“?都十一点了?”

陈舒一愣,赶忙闭目修行。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昨晚临睡觉前,庄白茶满脑子都是那个叫陈舒的小子回屋时的表情,总觉得那个表情满含深意,像是在告诉自己他知道自己在装,且对自己内心所想一清二楚,但就是故意配合自己,等着看自己笑话。

这么一想,冷汗都要出来了。

最后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他才安心睡着。

可在梦里,不知怎的,大家都知道了他的本性,也知道他心中所想,每天都是假装恭敬的向他打招呼,其实一转身就在心里偷笑,笑他是个傻逼。

甚至还在背后偷偷议论。

“嗬……”

庄白茶直接醒了,大口喘气。

高阶修行者是很难做梦的,上一次做梦,还是六师姐说要打断他的腿的时候。太久没有做梦了,以至于他醒来后愣了一会儿,才分清梦和现实。

“……”

庄白茶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随即第一时间掏出手机,联系小师妹。

庄白茶:他妈的张酸奶

小师妹:?

庄白茶:你他吗怎么不说你有个好朋友也在云来?还成天和我抬头不见低头见!

小师妹:什么好朋友?

庄白茶:就那个姓陈的

小师妹:哪个?

庄白茶:陈舒

小师妹:哦,他呀

小师妹:一个灵修而已

小师妹:咋啦

庄白茶:你是不是给他说了我?

庄白茶:/跳起来给你一耳光

小师妹:没啊

小师妹:咋啦

小师妹:/疑惑

庄白茶:23''

庄白茶用简洁的语言,向她描述了一下昨晚陈舒和自己的对话,还有那个富有深意的眼神。当然,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因此而彻夜难眠、还做了噩梦的事。

小师妹:/陷入沉思

小师妹:你被坑了,他诈你的

小师妹: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个人阴险狡诈,一肚子坏水,而且专克我们剑宗

小师妹:七师兄,你是不是被他搞得心态差点崩了,一晚上没睡着,还做了噩梦?我劝你啊,下次遇到他的时候只要灵觉无故报警,就迅速提高警惕

庄白茶:???

小师妹:被我猜中了?

小师妹:/暗中观察

庄白茶:/张酸奶仰头长啸

小师妹:/内衣大盗被吊在山门口

庄白茶:我要告诉你的好友

小师妹:剑主亲传七弟子早年间得罪明宗大老,被关起来虐待的事应该很少有人知道吧?另外剑主亲传弟子长期偷盗师姐内衣的事也能上个新闻吧?

“彭!”

庄白茶把手机一丢,不理她了。

翻身起床。

不洗脸不刷牙,保持一个高阶剑修的纯粹性,直接推门走出去。

只见一堆人站在营地门口,像在谈论什么,那个叫陈舒的就站在人群中,而且在人群的最中心。

庄白茶心顿时一紧——

这人该不会是在对其他人揭露自己吧?

侧耳仔细倾听,他才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在聊些普通小事啊。

“是啊,西孝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个主权国家,谁能想到一国之主竟也信奉曹辞那一套呢?好在我们大益名义上仍然是西孝的宗主国,在名义上仍然具备废除西孝国王的权力,以往还觉得没什么用,嘿,谁曾想到今天就为我们的行动提供法理依据了呢?”

“那国王也不是好东西,光是新闻报过的他残害妃子的事就有好几起了,死有余辜。”

“话说,各位接下来又去哪?”

“我是打好申请了,打算去西洲……”

“我也去西洲,西洲酬劳丰富,正好最近炼制一样法器,差点材料,看能不能和军方商量下。”

“见过庄前辈!”

“见过庄前辈……”

“庄前辈起了啊……”

众人看见走来的庄白茶,连忙行礼。

大家都出身名宗大派,自然知道剑宗一贯以来的恶劣风气,本来对于剑宗之人,他们是很不喜的,可没想到这几天相处下来,却发现这七弟子竟还不错——高冷是高冷了些,可至少还算是个正常人。

“嗯……”

庄白茶依然澹澹点头,拿捏着架子,却忍不住用余光瞄向陈舒。

“庄前辈之后何去何从?”

“任国家安排。”庄白茶微微扬起下巴,“我是剑宗弟子,也是大益修士,现在国家有需要,自然是国家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不挑。”

“庄前辈高义!令人佩服!”

“庄前辈可让我对剑宗改观了!”

“可不是嘛……”

众人纷纷吹捧着,却都是由衷的。

换了常人这么说一句,他们可能还没有这么大的感触,可说出这话的却是一名剑修——凡事就怕反差,当庄白茶的表现和他们心中的刻板印象截然相反的时候,互相一对比,庄白茶的形象顿时变得更加高大了。

bqgxsydw.com

可庄白茶却听得有些不自在——

换作往常,他应该会很飘飘然,并在心里为自己骗到了他们而窃笑不已,然而今日在场众人中,却有个知道他底细的人正听着呢,说不准心里在怎么想他。

庄白茶忍不住屡屡朝他投去目光。

等等!这个挨天杀的小子!竟然还跟着附和了两句?

胆大包天啊这是……

庄白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咳咳……”

清了清嗓子,庄白茶仍然没有露馅,继续着自己的表演,用冷冰冰的语气对大家说:“别吹捧了,我不过是做了一个大益修士应该做的事……你们也别挤在这里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别把门都挡了。”

“庄前辈说得是!”

众人肃然起敬,随即纷纷散开。

“陈舒!”

“庄前辈……叫晚辈何事?”

“你等一下。”

“好的。”

陈舒只好站在原地,心里一点不慌,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擅长和一个剑宗弟子打交道。

直到众人走远,庄白茶才走到他面前,直直的把他盯着,质问道:

“你诈我?”

“什么?”

“你敢骗我!”

“骗你什么……”

“还嘴硬!”

庄白茶与他对视,想用自己八阶剑修的凌厉目光看得他心虚,让他承认。

哟呵!意志力还挺坚定?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庄白茶继续把他盯着。

却不料这时手机忽然一震。

“嗡嗡嗡……”

随即响起手机铃声:

“嗷呜!嗷!嗷!嗷!嗷!嗷呜~~我是!我是!我是!我一只哈士奇!

“哈士奇!

“你干什么?我是一只哈士奇!”

气氛一下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庄白茶绷不住了,凌厉的眼神也瞬间消失,连忙摸出手机。

“歪?

“在云来呢!

“哎呀,才刚弄完呢,行吧行吧,我明天就来西孝找你,我现在还有点事,好好好,爱你爱你……”

庄白茶放下手机,再次看向陈舒。

却没料到这人正直直的盯着他。

好灼热的目光!

好坚定的眼神!

一时间庄白茶竟分不清说谎的是自己还是他。

“庄前辈……”

这灵觉怎么又有动静了?

庄白茶皱起眉头:“怎么?”

“这铃声……”

“休想!”

庄白茶瞬间看透了他心中所想,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她可是我的小师妹!这铃声我们可以用,但我绝不会把它交到一个外人手上!”

“诶!庄前辈此言差矣!我和张酸奶是至交好友,又不是外人!何况我和张酸奶是好友,四舍五入,是不是也算半个剑宗弟子了?”

“少乱攀关系!”

“好!不乱攀!但我们是战友,每天出去回来还会聊几句呢,这总不是假的吧?”

“这倒是……”

“所以……”

“休想!”

“……”陈舒沉默了一下,露出为难之色,“刚才那几位前辈对庄前辈可是崇敬得很呢,不知道他们得知庄前辈的以往事迹后又会怎么想……为了庄前辈玩得开心,我可一直违背诚实的本性、帮您保密呢。真的,我从小到大都是个诚实的人,见他们被骗得那么惨,我心里可难受了,但想到庄前辈的快乐,我又强忍住了,庄前辈难道就一点不顾这份情谊吗?”

“你还敢提这个?”

庄白茶想着就来气:“什么过往事迹,都是你编的吧!”

“为什么?”

“我问了张酸奶,她根本没告诉你!”

“前辈你信她?”

“这……”

庄白茶一时竟犹豫了。

还真不知道该信谁。

一个是看着长大的小师妹,一个是才认识了几天的战友……

“好你个张酸奶!这可是你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了!”庄白茶一咬牙,举起手机,“来,加个飞信,我传给你!”

“爽快!”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