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零五章 护林员抄家,山林的繁荣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群鳖孙子记着仇嘞,俺那时候抱着喷子在火堆跟前守夜,那大牙猪趁着天黑,对着火堆就勐冲上来了……”

在陈大志家,陈大志半躺在炕上讲起这件事,还心有余季。

说起这件事的起因,那也算得上陈王庄的村民们与山中野猪的一系列爱恨情仇了。

从入了秋后,玉米长成,野猪就闻风下山开始。

到村民发现野猪祸害庄稼,组织人手围追堵截打野猪。

持续数日对下山的几个野猪群造成不小伤亡,将它们赶回山里。

这些野猪虽然狼狈回山,但对山下的村民除了畏惧之外,那也是有仇恨的。

都说猪笨。

但野猪这东西它确确实实会记仇。

这次,王立献和陈大志带人进山。

可算让它们逮到机会了。

野猪眼睛不好,但是嗅觉极为厉害,闻到山下仇人的气味,就憋着劲找机会报复呢。

而守夜的陈大志就倒霉了。

“大志叔,你看见野猪了咋也不跑。”

陈大志床前坐了一圈人,有来往的都来看望他了,这时有人就问道。

“跑?说得轻巧,当时俺们是三个人一块守夜,半夜里火快灭了,俩人就去抱柴,俺在那儿拢火,那大牙猪突然一下跳上坡,哪还来得及跑……”

老话讲是不打迎头猪。

迎面冲撞而来的猪最凶勐,没法打,只能躲。

要是有不知其中厉害的人拿钢叉,或者大锄刀去面对面打这种猪。

钢叉和刀都能给你冲得撅断了。

要是大牙猪,不仅能把钢叉啥的撅断,还能把人撞死,挑飞起来。

陈大志说是没来及跑,但肯定也躲避了啊。

不过没能躲开就是了,让那头大牙猪拱伤了腿。

要不是带的几只狗冲上前挡了一下,就不是伤到腿那么简单了。

除了一块进山的,很多人没亲眼看到什么情况。

可去年陈宝栓让野猪在沟里拱的时候他们都见到了。

那叫一个凶残啊。

铁锹拍在人身上能一铁锹把人拍晕,但拍在那野猪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

而且遇到了迎头猪,也来不及开枪打。

“以后去山里别往深处走了,咱们今年打野猪也打得不少。听大志哥这么说,这群家伙可记着仇嘞,见人就拱,狗都给拱死了。”

今年陈王庄靠打野猪发财的人家也不在少数。

打猪多了,人的身上也不知道是有气味还是咋回事,反正山里的野猪是能辨认出来的。

王立献听了就说:“其实也不用像害怕豹子那样害怕野猪,现在没庄稼了,它们基本不往外走,就算往外走也是在半夜里。

去年俺们去撵山,金门村那老猎户就是半夜疴屎遭了野猪报仇,养的虎头黄都让当场顶死,脑袋顶的稀碎。

这都是半夜里的事,白天该上山就上山,富贵都把豹子给治掉了,别的不用害怕。”

这样讲大家明显松了口气。

陈凌便说:“好好养养吧大志哥,再过俩月,我给你们挑几只好狗崽子,不比虎头黄差劲。”

“没事的富贵,俺家和立献家的是咱们村为数不多的老猎狗了,现在打猎少了,在村里混吃等死的也没劲,能死在山里才是它们的福气。”

这话倒也不假,猎狗一旦训出来了,就会向往大山。

以前的老猎狗死在山林是荣耀,如老将能够在战场上马革裹尸。

聊了一阵儿。

王立献就问:“富贵你确定这次要跟着俺们进山吗?”

“嗯,这几天除了等着收葵花没别的事,我想去一趟……”

“好,你能跟着去,俺们就放心了。”

陈大志是让大牙猪伤到了不假。

但这并没有打消大家进山的积极性。

韩教授他们给的多,刚才过来给陈大志的伤药费那也是不菲的一笔。

很让人眼红。

这给钱不少,给得还挺痛快,大家就觉得,还是值得冒险去一趟的。

这时候普通人不靠种地,打工一个月一二百块钱算多的了。

建筑队上的老人,像王立献这样的才四百块钱左右呢。

而且也不是一年都有活干。

现在光是带队进山有经验就给一百五二百,小年轻就算没啥山里经验,能打枪的起码也给五十,可不是都愿意去吗?

这对别人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对于陈凌那就又不一样了。

王立献觉得陈凌犯不着为这点钱冒险,还以为他会像之前两次不肯去呢。

他却不知道,陈凌一是冲野猪去的,这不假。

他之前就有进山打猪的准备,毕竟野猪泛滥不管的话以后他也受影响。

就是一直以来没合适的机会。

二是刚才韩宁贵等人在这边时,听到他们讲山里又发现了豹子踪迹。

他正准备找一只母豹子给洞天里那只配对呢,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陈泽几个听他这话也高兴的说:“有你带着狗,俺们和献哥下午再去金门村喊上广利叔,咱们一块进山,这次就啥都不怕了。”

……

野猪这玩意儿绝对属于超生大户。

平日里在山林之中流窜躲藏不起眼,等真正发觉野猪多起来的时候,这时的野猪其实早已泛滥成灾。

要是给山里野兽实行计划剩余,那不管哪个野猪家庭都得痛哭流涕,被罚的倾家荡产。

“今天我这个护林员就要当一当计生委员了。”

陈凌背着枪挎着刀,架着鹰,带着两条黑黄大狗,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队伍前列,口中不断嚷嚷着:“哪个敢破坏山林,就抄哪个的家。”

一路上惊得山中鸟雀与小兽乱飞乱跳。

看到陈凌有点放飞自我,韩宁贵就笑话道:“你这不像是护林员啊富贵,像是鬼子进村,看把这些小东西吓得。”

说着捡起来一只瑟瑟发抖,摔落在地的小松鼠,给它放回树上。

“还别说,有富贵带着狗跟过来,就是觉得有底气。”

陈泽看了眼跑在他们身旁的狗群,“这些狗有黑娃两个带着,精气神也不一样哈。”

这些狗群之中,有从村里带过来的狗,也有金门村几个猎户的狗。

不论是哪儿的狗,见了黑娃小金就当场俯首。

“这两条大狗一年不见,这气势越来越唬人咧。”金门村的老猎户看了眼前方跟随陈凌的两条大狗,颇为感慨,也颇为眼馋。

他们养的这些也是好猎狗。

但遇到黑娃小金,就自动认人家为头狗。

头狗在前,众狗沦为帮狗不敢轻易上前。

“富贵你别走那么快,让狗在前头就行,你过来跟俺们讲讲你是咋擒豹子的……”刘广利喊道。

“这没啥可讲的啊广利叔,你见多识广,豹子有啥稀罕的。”

陈凌向后摆摆手,带着两只狗在前方迈着大步走得贼快。

“哈哈哈,别叫他了,富贵有娃之后就没好好来山里逛过,可是把他给憋坏了。”

韩宁贵笑道。

“这小子,我说呢……”刘广利摇摇头,心想到底是年轻小子。

“韩叔啊,你们有啥发现,还要再来一趟,不是说没找到芭蕉叶的那啥玩意儿吗?”

陈凌在前面走了一阵,有一道山沟,秋后水流变小,显得沟深。

就在此把鹰放飞,驻足停留,等着他们跟过来。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顺便也是让你带着狗带着鹰再给我们找找那种植物。”

韩宁贵说这话的时候还没走到跟前,突然一愣,指了指陈凌身后。

陈凌转身一看,只见一大群飞鹤从远处的天空飞来,白的、灰的、黑白相间的,足有数百只之多。

它们在天上边飞边叫,很快从众人头顶斜斜飞过去,只留下一串嘎嘎嘎的叫声。

“看到没,看到没,国内八种鹤,今年你们这儿占了六种,想想你们附近那个县的朱鹮,我们可不得在这儿好好看看嘛。”韩宁贵激动的说道。

“六种鹤,这么多啊,不过它们咋还混在一块飞呢?”

陈凌仰着头看了看,他也分辨不出来太多,只认得丹顶鹤和白鹤。

“山里有块挺大的湿地,没有人打扰,它们在那边儿住着。”

韩宁贵说着,走过来指着给陈凌讲了讲,说是除了丹顶鹤,剩下的能概括为三白两颈灰沙丘。

三白是白鹤、白枕鹤、白头鹤。

两颈是黑颈鹤、赤颈鹤。

灰沙丘是灰鹤、沙丘鹤。

现在他们这边,丹顶鹤有,灰鹤、白枕鹤、白头鹤、灰鹤、沙丘鹤。

也就是除了黑颈鹤、赤颈鹤,别的他们这儿现在都有。

“这么多鹤也分不清啊。”陈凌望着天空喃喃说道。

两只狗也跟着他仰头看着天上的鹤群,口中还不断低声呜呜叫着,它们对这些会飞还会叨人的家伙观感可是不太好。

“它们天黑会飞回湿地,到时候带你去看看,认一认,你就知道这些鹤多漂亮了,可不比丹顶鹤差。”

冯义这时候笑着说道。

“我和老韩刚看到丹顶鹤在你们这儿,还以为是一对儿迷鸟呢,没想到进山没多长时间就在湿地附近发现了这么大的雁群,而且种类这么齐全,这是非常罕见的。”

所谓迷鸟就是在旅途之中迷路的鸟。

迷路、受伤,是候鸟迁徙中最常见的情况,不怎么令人惊奇。

但本地这种显然不是以上这两种情况。

虽说那丹顶鹤也受伤来着。

一路谈论着刚才的鹤群,刘广利也说:“这么些年,他们常见进山的,这边是从没见过丹顶鹤,除了白鹤青庄之外,别的鹤没怎么见过。”

陈凌这时看了些拍的鹤类照片,越看越觉得分不清。

就还给韩宁贵,继续在前面带路。

实际上他也是不断在让两只狗探寻附近的野兽分布情况。

只要不叫不竖尾巴,就没什么情况。

现在通过黑娃两个的反应看来,包括在狼叼岩在内的附近范围没什么值得注意的野兽。

不过随着进山的时间越长,野东西是越发的多,山禽小兽到处乱跑乱跳,这种生机盎然的感觉,明显比去年情况要好。

山林繁荣起来,让陈凌的内心深处也是有些小小的骄傲。

“咯嘎嘎……”

忽的一声鸡叫,一只羽毛艳丽的野鸡从竹林下方狂奔而出,狂奔着跑出一段时间才惊慌的飞起来,逃离而去。

《控卫在此》

“我去,韩叔你快看,这是什么野鸡啊,尾巴这么老长。”

野鸡是没啥值得好奇的,但是这只野鸡羽毛非常漂亮,而且身后的尾巴恐怕一米多将近两米长,太显眼了。

“这是红冠长尾雉,秦岭大山里特有的雉鸡。”

韩宁贵随口说了句,笑道:“你看黑娃小金都不奇怪,你这今年还是进山少了啊。”

好吧,他今年确实是没咋来大山深处走,采药的时候也是大半天就回返,根本算不得深入。

“这两年打猎跑山的人是少了很多,山里土豹子、豹子啥的接连往外蹦,这鸡啊鹤啊,老辈人也没见过的,也都往外跳。”

刘广利说着,问陈凌:“富贵你说,待会儿到地方了,先撵山打野猪一个措手不及,还是先探探那些猪的粪路。”

“先探粪路吧,摸清楚那个猪群的大小。”陈凌想也不想的说道。

找出野猪常走的兽道,制伏他们的方法多得很。

不过还没走到韩宁贵他们昨天扎营,也就是陈大志被野猪伤到的地方。

黑娃小金就开声了,陈凌朝前看了看,两只狗已经汪汪叫着跑远,看不到身影了。

“这是发现野猪了?”韩宁贵问。

刘广利摇头:“肯定不是野猪,要是有情况,好猎狗不会这么轻易开声的,这是有别的东西。”

陈凌在前方走着,也没听到他们说啥,这时候就向后边打了个手势,跟着两只狗的方向快步跟过去。

这边又是一道山沟,但是比之前的沟浅,在沟旁两只狗正守在一只奇形怪状的猎物前对着他摇头摆尾,邀功请赏。

等刘广利和王立献众人从后边赶过来,一看之下,顿时叫道:“好家伙,这是头箭猪啊。”

箭猪,也就是豪猪。

像个大号的刺猬似的,有一米来长,背上布满黑白相间的尖锐棘刺,最粗的刺足有快子那么粗,最长的能有几十公分。

不过和刺猬不同的是,它们身体前半段的棘刺比较稀少,只在背上保留了一层刺毛,一只延伸到脑袋后边。

这东西长着一个像是大老鼠一样的脑袋,鼓鼓的两个腮帮子,粗短的四肢,身躯肥肥的,还有一个肥尾巴。

看着挺憨态可掬,但遇上箭猪也不能大意。

这玩意儿遇到危险,会哗啦啦的摇动身上的棘刺,那快子粗的长刺还会射人。

王存业曾经就吃过苦头。

腿上被箭猪连射三箭,三箭全射在大腿上,疼得老头差点回不了家。

“这豪猪刺这么多,你家狗从哪儿下的嘴啊。”

韩宁贵他们队伍中有人奇怪道。

陈凌就小心地将箭猪反过来,指着那似是大老鼠一样的脑袋下边,这是脑袋和身体的连接部位,有一个血口子。

“这家伙肥的没脖子了,咬在这里,一口毙命。”

箭猪不算太常见,刺猬多见,黑娃小金两个有对付刺猬的经验,尤其黑娃,它不怕扎,以前小的时候,除了趴在院子里啃树叶,就是喜欢叼着刺猬跑来跑去。

这些队员上前围观了一阵,便赞道:“厉害,接下来打野猪的时候,可得见识见识你家两只狗发威。”

陈凌浑不在意,摆摆手:“那个待会再说,现在先把这箭猪处理好吧,这就是咱们的晌午饭了。”

打野猪是次要的。

填饱肚子,他还得找豹子呢。

————

PS:这一章是今天的加更,感谢“一条江上”,“余晖Q”,“先升”,“烤鸡翅膀我喜欢吃”,“澹茶杯香”,“匿名道家”等几位兄弟的众筹盟主打赏。

以及各种附加月票,还有75章。

我的运营官“澹茶杯香”老说我没有特别感谢他,其实是一直想把他放到后边压轴感谢,连着来加更几天。

因为要给他加更的章节是最多的,无奈。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