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24章 开道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令斥候不惜代价去打探消息!”

陈州之主下达了命令。

“不惜代价,这是要厮杀了吗?”

周新问道。

杨玄站在书房外,目光深邃,“不,是绞杀!”

周新不懂兵法,“姐夫,那要如何才能取胜?”

这个问题傻乎乎的!

周勤摇头,看着怀里的大少爷,露出了一抹慈祥。

杨玄说道:“看谁更无畏!”

“无畏?”

“就是悍不畏死!”

“哇!”

大少爷嚎哭了起来。

“我来!”

杨玄伸手。

“这孩子怕是被你吓着了。”周勤都囔着,不情不愿的把孩子递过去。

杨玄接过襁褓,笑眯眯的道:“阿梁,阿梁。”

管大娘和怡娘站在一起,唏嘘道:“这便是太平盛世啊!”

……

哒哒哒!

正在疯长的牧草被马蹄拍击在地面,刚想抬头,再度被踩了下去。

“队正,歇歇吧!”

五十骑在疾驰,一个军士回身喊道。

队正曹木捋捋被吹的凌乱的头发,骂道:“使君令,不惜代价打探潭州消息。

歇歇,斥候当来去如风。但凡停留多些功夫,便会被敌军斥候抓到痕迹。

到时候我等身死事小,坏了使君大事,百死莫赎!”

军士马原笑道:“队正,你往日不是说此生不求上进,只求杀人快意吗?怎地这般严谨?”

“屁话!”

曹木笑骂道,“耶耶有儿子了。”

“回头让他干啥?”马原说道。

“不知道啊!”曹木有些踌躇,“看着他,老子满脑子的念头都消散了,觉着这个世间再无适合他的事。”

“那就修炼成仙。”

“修炼太苦,成仙太冷清。”

“队正,那不是你儿子,成你阿耶了,哈哈哈哈!”

曹木笑骂道:“等你等有了孩子就知晓这等苦恼了,恨不能把世间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让他一生顺遂。”

他挠挠头,“想来想去,我觉着还是让他读书最好,不说以后成为使君那样的人,做个吏目也比他老子强!”

五十骑旋风般的冲过了这片草原。

过了小半个时辰,一队潭州游骑在此处停住。

为首的将领下马,单膝跪在地上,伸手拨开草丛。

“马蹄印,一直延伸。”

他缓缓上前,一路拨开草丛。

“数十骑,一骑马蹄凌乱,是频繁回头……”

将领抬头,鹰隼般的目光投向了远方。

“青草被践踏,抬起不足一指高,他们走了不到半个时辰。”

他上马,回首。

数百骑正在等候。

“发现唐军斥候,立功的机会,来了!”

……

“队正,发现数骑!”

马原打头高呼。

“抓活的!”

呛啷!

横刀出鞘。

“弓箭……”曹木高呼。

马原和几个斥候取出弓箭。

那几个潭州牧人在疯狂打马逃窜。

从驭虎部覆灭开始,所有人都知晓,潭州和陈州之间失去了屏障。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唐军的斥候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以往有三大部作为屏障,唐军的斥候无法抵达潭州一线查探。

现在三大部就剩下了个孱弱的镇南部,唐军,活跃了起来。

“下马跪地!”

马原厉喝。

说是牧人,可他们都带着长刀和弓箭。

一个牧人返身一箭,被早有准备的马原避过。

“放箭!”

马原一箭射中了牧人的肩背,牧人落马。

“继续追!”

曹木喊道,“一个都不能留下!”

一旦有人逃出去,把消息带到潭州斥候那里,曹木等人只能逃窜。

逃窜的两个牧人骑术不错,一人落后,被乱箭射杀,一人频频回头,神色惶然。

曹木策马追上去,用刀背拍了一下他的嵴背。

牧人勐地跳了过来,落在他的马背上。

这手段,堪称是兔起鹘落,令人猝不及防。

牧人伸手扼住了曹木的脖颈。

曹木勐地挥手,一肘击打在牧人的肋部。

惨嚎声中,牧人张嘴咬住了曹木的后背。

“贱狗奴!”

曹木勒马,随即滚落马下。

牧人被垫背,摔的眼冒金星。

曹木脱身,一边反手揉着肩膀,一边叫人来查看。

“队正,好深的齿痕。”马原笑嘻嘻的查看了他的伤势,“换个方向,就像是……”,他双手作势前扑,猥琐的道:“就像是被女人咬的。”

“特娘的,拷打!”

曹木龇牙咧嘴的活动着手臂。

牧人凶狠,但却熬不住拷打。

“使君招募了许多人,说是在操练……”

“嗯!”曹木一怔,“不是宁兴援军吗?”

上次潭州军被杨玄率军伏击,死伤惨重,杨玄判断宁兴必然会派出援军。

招募……这是赫连荣的决断,还是宁兴的决断?

“招募了多少人?”曹木拔出横刀,用刀尖顶在牧人的胸前,微微用力,牧人尖叫起来,“不知道,那边不许人靠近,否则杀了。”

“在哪?”曹木再用力。

“嗷!”牧人惨嚎着,双手想去抱横刀的刀身,却又缩了回去,“在城西外面……”

“竟然在城外,可见人马不少。”马原说道:“队正,要靠近潭州城可不容易。咱们……”

“其实,斥候是外围多,靠近了潭州城之后,反而没什么危险。”曹木说道:“人人都说北疆即将大战,若是到时候咱们被潭州军拖住了,还大什么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桃县大军出击。

娘的!兄弟们,跟着耶耶去看看潭州的娘们,可好?”

“好!”

斥候属于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的一群人,每一次出击,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所以,他们漠视生死,及时行乐。

“走!”

五十骑远去。

一刻钟多一些的功夫,数百潭州军赶到。

将领下马,仔细看着三具尸骸,抬头,目光中多了兴奋之色,“他们就在前方。”

《逆天邪神》

将领上马,对身边的副手说道:“他们拷打了牧人,定然是想知晓潭州军的动向。”

副手说道:“他们无法进城。”

“城外什么吸引了他们?”将领策马。

“操练的那些部族骑兵。”

“没错,虽说使君严令不许闲人靠近窥探操练,可马蹄声大作,烟尘滚滚,这些都瞒不过人。这些牧人多半知晓些,唐军斥候得了这个消息,定然要去哨探……”

“胆子很大。”副手说道。

将领平静的道:“斥候,本就没了胆,故而,胆大的没了边。”

“这是机会!”副手眼神灼热。

“抓住他们,撬开他们的嘴,咱们就能知晓陈州的虚实!”

骑兵们旋风般的消失了。

……

一队队骑兵正在列阵。

“要整齐!”

萧曼延冷着脸,“战阵之上,若是阵型散乱,上去也是送死。送死不说,还搅乱了我军阵型。打!”

一队军士冲了进去,拎着皮鞭抽打着那些不听吩咐的部族勇士。

“列阵!”

“谁乱动就重责!”

城头,赫连荣看着庞大的阵型,说道:“部族骑兵悍勇,不过却散乱。单打独斗兴许能所向披靡,可一旦集结起来,却远远不是同等人数的我军的对手。”

身边的金泽说道:“使君,三万部族勇士,换做是以前,能让陈州颤栗。如今虽说陈州军脱胎换骨,人马也多了不少,可加上潭州军本部,亦能让杨狗畏惧。”

赫连荣见阵型在变动,整齐了些,欣慰的道:“军队靠什么?钱财。陈州以往穷困,难以支应一支强大的军队。

杨狗来了之后,开商路,让陈州多了赋税钱粮,于是陈州军膨胀。特别是南征时,一战成名。不可小觑。”

“使君放心,有了萧曼延上次之败,没人会轻敌。”金泽看了东主一眼,有些后悔提及了此事。

赫连荣神色微冷,“黄春辉吐血的消息应当快到宁兴了。宁兴会如何,老夫不得而知。不过,未雨绸缪,就算是宁兴不准备南征,潭州也要出击,用鲜血来洗刷失败的耻辱!”

“老夫判断宁兴会出兵。”金泽自信的道:“宁兴准备南征许久了,按照老夫的推测,最迟明年就会南征。

密谍来报,廖劲最近频频以节度使的姿态处置军政之事,这是黄春辉在加速交接。

若是宁兴按部就班等待明年再南征,那时候,廖劲已经完全接手了北疆,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就晚了!”

“可黄春辉此刻什么情况不得而知,若是他依旧能执掌军队,指挥军队,那么,南征是否有把握?这也是宁兴必须考量的。

关键是……”赫连荣阴郁的道:“林雅等人掣肘,让陛下无法从容布置。”

这个问题让人惆怅。

“人一吐血,几乎便是油尽灯枯了。黄春辉当年被鹰卫那个寡妇的师父一击重创,能活到如今就算是侥幸,一吐血,这便是压不住伤势了。老夫断言,他无法支应大战。”

“宁兴若是如此判断,今年必然出兵。”

金泽笑道:“宁兴尚未决断,使君就招募勇士,操练大军。只等宁兴消息传来,潭州军便能大军出击,牵制陈州军不在话下!”

“老夫想的是参加南征,可惜,对面杨狗在。若是这段时日能寻到机会削弱他,那么,南征时便留下些精锐牵制陈州军,主力南下,与大军会和,南征!

!”

赫连荣的眼中闪烁着野火般的光芒。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遮蔽陈州军的哨探。否则,若是被杨狗知晓这边招募了三万部族勇士,如何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使君放心,最好的斥候都派出去了。”

远处,五十骑悄然出现。

“天呐!”

马原目瞪口呆看着那个巨大的阵型。

“这是……这是潭州军?”

曹木策马上前,揉揉眼睛,“特娘的!不对,那甲衣,恍忽间看着像是……部族勇士!”

他浑身一震,“赫连荣招募了部族勇士,点清数目!”

马原骂道:“该死的!此等事并非朝夕之功,少说准备了半年以上。好个赫连荣,行事一丝不漏,若非今日咱们查探到了消息,等这数万部族勇士操练完毕,跟随出征时,陈州定然会措手不及。”

斥候都有快速点清人数的本事,数十人一起出手。

“队正,三万余!”

“两万七八!”

“三万!”一个老卒断然道:“就是三万!”

曹木自己也点了一遍,“三万左右,这是一个能改变大战走向的意外……马上回去禀告!”

“不好!他们发现了!”

外围有骑兵发现了他们,一阵大呼小叫后,敌军分出了数百骑出击。

“撤!”

曹木策转马头,最后看了一眼阵型,咧嘴笑道:“大功到手!”

哒哒哒!

斥候们狂笑着,打马疾驰。

论逃跑,他们是最专业的!

“发现敌军!”

前方出现了数百骑。

敌军将领狞笑道:“看你等往哪逃!围上去!”

前后阻截,后有追兵,曹木变色,马原喊道:“队正,当如何?”

曹木深吸一口气,“小马!”

“在!”马原昂首,看了一眼南方。

“留下二十五人,剩下的兄弟,宋二带队!”

“队正!”老卒宋二咆孝,“老夫老了,愿意留下来。队正你才将有了儿子……”

“听令!”曹木厉喝,“记住,哪怕只剩下一人,也要逃回去,把先前看到的一切禀告给使君!”

宋二老眼含泪,“领命!队正,可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每一次出来,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这是曹木的自嘲,今日,他的自嘲遭遇了现实。

“告诉那个婆娘,让大郎学武,从军!”

宋二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彷佛要把他们永远记在脑海中。

一半人准备逃窜,另一半人……

曹木横刀指着前方,“小马!”

马原高喊:“在!”

曹木喊道:“为兄弟们开道!”

二十五骑率先冲了上去。

“围杀!”

敌将舔舔嘴角,“五十骑,咱们三百余骑,六杀一,这个军功,耶耶睁只眼闭只眼都能拿了!”

“杀!”

甫一接触,唐军斥候都是不要命的招数。

以命换命!

“他们疯了?”

敌将一怔,“这不是逃窜的模样,像是要拼命!”

“围住他们!”

三百余骑对五十骑,优势巨大,可却要提防唐军斥候突然变向逃窜,故而兵力向两侧分散,正面就被削弱了。

二十五骑悍不畏死的冲杀。

不断有人落马。

惨嚎声就在身后,那些往日朝夕相处,亲如兄弟的同袍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曹木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看了一眼前方。

前方还有三十余骑敌军。

他回首。

身后,只剩下了小马等五骑。

悍不畏死,不代表不会死。

宋二率领的那二十五骑去冲击,弄不好就会被缠住。

必须再给敌军一击,冲击出一条裂缝来,宋二等人才能一鼓作气,打开通道。

“小马!”

马原昂首,“在!”

“兄弟们!”曹木举刀。

五骑高举横刀,“在!”

曹木喊道:“为兄弟们,开道!”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