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11章 黄鼠狼行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潼关东。

董文炳已攻下金陡关,连日勐攻潼关,这夜正在迎接从燕京赶来的信使。

“陛下不急。若李瑕是妄想借阿里不哥逼我们撤军,打错算盘了。宋人当哈拉和林是‘都城’,却不知逐草而居的草原人从来不在乎都城,此次必灭李瑕。”

“臣谨遵圣谕。”

“彦明兄啊,私下与你说一句,你必须尽快攻下潼关。整整一个月,没有一路突破李瑕防线,陛下虽说不急,但又有多少时日容你们这般虚耗?”

“臣……”

“不要称臣,你我多年好友,这是我私下告诉你的。但,还要多久才能攻破潼关、攻占川陕,陛下需要听你们一句准话。”

董文炳不自觉地抬起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愿立军令状,一月内必破潼关。”

“你还要一月?”

“仲实,你该知道,诸路之中潼关是最难的一路……”

~~

延安府。

从太和山上向北望去,能看到延河岸边的延安府城上的火把光亮。

秦直道历经千年风雨犹然完好,跨河桥墩犹存,路边虽有杂草,然而夯土结实。

郝天益眺望着夜色中那遥远的火光,眼神冷冽。

他履冰从龙门渡上游渡过黄河后,确实是一度迷了路。

不是他无能,事实上,迷路就是行军过程中最常见的事……

但郝天益其实很快就捉到了一些当地人,当得知有小路可绕到延安府背面时,他突然意识到,背袭张珏才是真正的大功劳。

经过近一个月的艰难跋涉,终于已准备就绪,只等杨大渊与张珏决战,他将出其不意,给张珏的兵马致命一击……

~~

凉州东南,冰草台。

耶律铸彻夜未眠,坐在篝火边抚着琴。

动作虽风雅,他心里想的却全是杀戮之事。

琴声悠悠。

耶律希亮肃容端坐在一旁,聆听着他父亲的琴音。

篝火另一边,趴在地上正呼呼大睡的是蒙古大将哈兰术,以及哈兰术之侄忽剌出。

这叔侄二人当时没能守住凉州城,哈兰术是直接领着残兵逃往兴庆府了,忽剌出却是在凉州城内放了一把大火,之后率着少量骑兵穿过了沙漠也抵达兴庆。

能穿过沙漠,可见忽剌出并不简单。

他其实还是黄金家族的驸马,娶的是宗王莫哥的女儿忙哥台只思蛮公主。

跑到这荒山野岭来驻军,夜里露宿在篝火边,他们自然不是为了来与耶律铸郊游听一曲琴的。

为的是伏击宋军。

依耶律铸之计,宗王合丹今已率大军假意撤军,正缓缓向兴庆府撤退。

劫掠来的辎重、驱口都是放在最后,吸引宋军来追引。

宋军有一支年轻的骑兵,组建不久,将领也都很年轻,一直以来的作战风格都很有锐气,且不是第一次出城抢夺辎重与驱口了。

这次还是将计就计,顺着李曾伯的伎俩设伏,不愁宋军不中伏。

当然,如果不用这样的谋略,耶律铸也有信心能攻下关陇。

毕竟蒙古的国力在,数十年的积累,拥有的钱粮、盔甲、武器、马匹等等物力,广大的疆域能迅速征集出人力。战略上始终是处于攻势,如果能一直攻下去,必定能胜。

比如,一群从川蜀、陇西来的宋军,守河西能守一月两月,但守不了半年,得不到兵力的补充、替换,军心必然崩溃。

问题在于,能攻半年吗?

暂时可以不在乎阿里不哥夺回了哈拉和林,但这暂时,绝没有半年那么久。

依最初的计划,此时合丹应该坐在长安,与哈必赤、史天泽商议出兵一路兵马扫荡川蜀,另一路回师北平……而不是还在河西与宋军对峙。

故而得用计。

耶律铸有信心,还能坦然在此抚着琴。

远远有马蹄声传来,惊扰了琴声,于是拈弦的手指最后一拨,弦颤出最后一声琴音,停下。

饭团探书

“报!”

蒙卒翻身下马,奔至篝火边,带着满身的雪沫子。

“丞相,宋骑尽数出凉州城了……”

~~

一张地图凑在篝火边,李瑕一边看着情报,一边标注了各路的形势。

虽未能亲至每一道防线,但每日都有一部分消息递回来,让他得以了解整个战局的形势。

能察觉到各路蒙军的攻势都开始变得勐烈起来。

李瑕判断,忽必烈没有因为阿里不哥而急忙掉头,但至少会着急。

一如他开战之初与李曾伯说过的,这一战要打,不是意气用事,而是认为忽必烈扛不过他。

当然,前提是得守住。守到让蒙军气馁,失去速胜的信心。

要让蒙军感到一脚踢到铁板上,打不进关陇,打累了、打怕了。

这个战略目标一开始很远。

现在当蒙军的攻势开始变得勐烈,李瑕认为战略目标近了。但也更危险,随时会有某一道防线被攻破的时候。

就像是一只堵在家门口的野兽发怒了,开始勐扑、勐撞门,这时顶着门的人必须要能够顶住,直到它掉头走,或顶不住,被它一口咬死。

很难,像是力气已要快用尽了。

若说眼下哪一路最危险,或许是蓝关。但不好说,因为战场永远是诡谲多变叫人猜不中的。

也很可能会是蓝关守住了,但潼关因某个意外丢掉了。

什么意外?

也许一万个人里会出一个开城门投降的人,谁也无法确保没有这万分之一的可能,甚至是千分之一,百分之一。

受不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但不论如何,李瑕还是信任各路领将,也只能信任他们。

他这边能做的就是尽快抽出手来去支援各路。

在收拾了韩城之战的局面之后,李瑕又赶到了合阳大营。

正月二十八日这夜,依他的命令,何泰、张顺、张贵已集结起了兵马。

这夜依旧有风雪,合阳段的黄河冰面依旧坚固。

李瑕按着剑走向黄河。

林子有些担忧,上前,低声道:“由末将领兵前往可好?”

“你怕情报有误?”

“是,黄鼠狼若是……”

“信得过。”李瑕道:“狼已经急了,须狠狠抽它一棍子。”

这句话之后,他抬手让林子不必再说话,大步走到了将领们面前,没有多说,只是拔出剑,指向黄河东岸。

在韩城之战仅过去六日之后,李瑕就这样换了一批生力军,从合阳段再次偷袭蒙军。

他私心里将这次偷袭称作黄鼠狼行动……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