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82章 槐花自救,损人利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槐花一听雷大头这么说,心中一阵抵触。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雷大头是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她很怕雷大头来到家里。

但是最让她感到恐惧的,是一家人对雷大头的态度。

嫂子和三个孩子也就算了,毕竟都是外人。

姐姐小当装湖涂也情有可原,毕竟以后都要嫁人各自成家的。

可妈妈秦淮茹明知道雷大头是对自己有意思,却还对雷大头这种态度,显然是有接纳他的意思。

即便是家里困难,也不能牺牲自已啊?

槐花是很抵触雷大头的,首先,雷大头比她大了六七岁。

其次,雷大头跟棒梗一样是个惯犯,前科一大堆。

最后,长得也太难堪了点,活像个周扒皮。

偏偏雷大头还自视甚高,一般的女孩都看不进眼里,高不成低不就的都二十五了,跟个光棍一样。

槐花的眼光很高,在她眼里,雷大头跟陶卫兵一样,就不是个进化成功的人类。

也就林栋林梁能算得上英俊。

而林栋和阎家大女儿阎英楠向来走的有点近,也就林梁独来独往的一身潇洒。

槐花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经常想着能嫁给林梁,享尽林家的荣华富贵。

因此不管什么事,贾家和林家闹矛盾的时候,槐花从来不跟着吵,总是躲在后面装懂事又可怜的人。

但不管她怎么装乖乖女,都没有引起林梁的一点注意。

即便没有引起林梁的好感,但槐花还是幻想着嫁入前院。

尤其是现在林祯开起了酒楼工厂后,槐花更想着摆脱贾家这种困境。

她不像小当那样雷厉风行,敢明着跟唐艳玲抢林家。

即便被小当问起来时,她也口是心非的说自己不做嫁入豪门的梦。

但实际上,槐花的心里一天也没放弃嫁入豪门的幻想。

槐花跟秦淮茹一样,性格隐忍有毅力,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

她跟小当不一样,小当的性格有些像贾张氏,遇到想要的就明争明抢,争不过了,也就放弃了。

槐花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找机会跟林梁走到一起。

她能等到明年林梁高考完后去上大学,甚至上完大学了,她也不放弃。

自己原打算慢慢的等下去,但雷大头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

想了想英俊潇洒的林梁,又看着又凶又丑的雷大头,槐花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被人强喂了一只绿头苍蝇。

“妈~我不去!”

“槐花,去吧,你雷哥一个人不好掂,你想吃什么才,让雷豹给你点就行。”

小书亭

雷豹笑道:“是啊,走吧槐花妹妹,咱去街头饭馆就行,不用去八萃楼了,太远。”

槐花道:“那你干脆往八萃楼打个电话,吃什么菜喝什么酒都让卫兵哥带来不就行了,到时候花多少钱你再给他报了,非拉着我去干什么?”

陶秀容笑道:“槐花,打电话不白白浪费个电话费吗?有那个钱,还不如给孩子买块糖吃呢。”

“雷豹不是有钱吗?也不在乎那几毛,我上一天班了,腿疼,我不去!”

槐花说着一噘嘴跑了出去。

雷大头笑道:“腿疼还跑这么快?”

秦淮茹微微叹气道:“雷豹,你要不给卫兵打个电话让他下早班带回来吧,槐花就这脾气。”

“行,没事婶子,我去打电话。”

槐花一出门赌气跑到了后院,准备去找小姨和表妹抱怨几句。

结果许家的人都没回来呢,槐花失望的蹲在了许家门口。

正悲伤发愁间,月亮门那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笑声彷佛晴朗的阳光驱散了阴云,给人一种重生的希望,让人听了不觉精神倍增。

槐花急忙抬头一看,是何飞彪回来了。

他这是刚在中院里跟东户的一奶奶打了个招呼,手里掂着一个袋子,要送到老妈刘玉华的屋里。

见到飞彪过来,槐花心中一动,急忙站起身来。

“飞彪,你放学了?”

“呃……对呀,有什么事吗?”

“帮姐一个忙行不?”

何飞彪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种话了。

尤其是从小当和槐花的嘴里说出来,简直比听到用勺子刮碗底还让他头皮发麻。

“你别这么说,我能帮到你什么忙啊?你要是借钱的话,我是一分也没有的。”

槐花撇嘴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借给我们一分钱的,连傻爸都没那个面子,我才不会张这个嘴呢。”

何飞彪本来回家时有一副好心情,被槐花两句话给扫没了。

不禁皱眉道:“我现在跟我爸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似乎没有把我当儿子,而是把你们兄妹三个当成了孩子,我当然不会替他借钱给棒梗补窟窿。”

槐花笑道:“都说是不是问你借钱的了,你就别提傻爸了。”

何飞彪冷冷道:“既然他那么疼你们,我觉得你们没必要喊他傻爸,不想喊爸可以喊叔,非加个傻字干什么?你跑遍整个四九城打听打听,有哪个喊自己的爹叫傻爸傻爹的?我要是见面喊你傻花姐你乐意听吗?”

槐花嘴一噘,当即反驳道:“我又不傻……”

何飞彪不禁冷笑道:“对,你不傻,你们一家都不傻,就我那个生身父亲何雨柱傻!”

槐花自知说错了话,赶紧赔笑道:“哎呀,飞彪,你较真儿干什么呀,我们兄妹三个跟傻爸关系好,都叫习惯了没想这么多,等会我回去跟家里人说说,以后不那么叫了,行了吧?”

何飞彪澹澹道:“跟我没关系,我只是看不惯听着刺耳才多说一句,我也管不着,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

槐花立即漏出期待的眼神,道:“我想让你帮我问问林梁,最近忙什么呢?怎么想躲着我走一样,我有些话想当面跟他说,你问他有没有时间?”

何飞彪瞥了槐花一眼,肚子里骂人的话差点脱口而出。

幸亏本身的休养够高,才强憋到了喉咙里。

“不好意思,这话我是不会帮你传的,四哥正跟三哥一起准备上大学,他也不会看上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哎哎哎,飞彪,你走什么呀,我话还没说完呢!”

见何飞彪转身就走,槐花急忙拉住了他的胳膊。

“帮姐传个话怎么了?有不是掉块肉,也不是借你钱的,你怎么这么小气?”

何飞彪被槐花缠得心中烦躁,一阵厌恶之情突然生出。

他跟老妈刘玉华一样,是个性情中人。

本来就在强压心中的火,被槐花恶心的再也压不住,当场翻了脸,一把甩开了槐花的胳膊。

“你有毛病啊?四哥就在前院看书呢,想说什么自己去,缠着我干什么?把我当成我爸了啊?我不是他那种好赖不分的人!”

“何飞彪,你,你混蛋!”

“我看你是个女的,又是个做姐的,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别试探我的底线,惹急了我,我,我……”

何飞彪想说逮着棒梗暴打一顿出气,结果棒梗跑了,贾家没有男人,动手打谁都不合适。

气得他一甩手道:“以后别再来烦我!”

槐花被何飞彪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心中又羞又愤。

为了自己的幸福,一咬牙,她还真转身往前院跑去了。

再不争取,自己就真被老妈秦淮茹推给雷大头了。

不管林梁能不能看上自己,只要能帮自己镇住雷大头也是好的。

槐花一口气跑到了前院。

林栋刚好出去,林梁一个人在家里看书。

一抬头见槐花来到了门口,不禁皱眉问道:“槐花?你有什么事?”

槐花道:“林梁哥,我想问你,你确定明年参加高考吗?”

林梁疑惑道:“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我,我想知道。”

林梁澹澹道:“我当然要参加高考,要不是上半年没有提前回来,我今年就参加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槐花脸上一红,低头道:“没什么,我想问你要是参加了高考,去上大学,那不是耽误结婚了吗?难道你不想赶紧成家?”

“哦?有意思,我的事,你跟着操什么心呢?”

“我……你……难道……”

“行了行了,别吞吞吐吐的了,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我还等着看书呢。”

林梁的这种态度让槐花心中一凉。

与此同时,雷大头去街头电话厅打完电话返回四合院,刚刚走进大门。

槐花一听大门口有人走进来,就猜出是雷大头,立即提高了几分嗓音。

“林梁哥,我跟你从小青梅竹马的长大,有些话我不说,但想必你肯定也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这辈子也只等着你,你如果真要高考上大学的话,我会一直等着你毕业,哪怕再等五年我也谁都不嫁!”

林梁一听差点气乐了。

“你吃错药了吧?快回家吧,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再有下次别怪我说难听的让你下不来台啊。”

槐花好像没听到一样,依然大声道:“林梁哥,我知道咱们两家有矛盾,但是我不在乎那些,我心里只有你,只要你愿意……”

“停停停!没完没了啦你?赶紧走,别耽误我看书!”

林梁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的人。

赶紧连推带攘的把槐花给撵了出去,一扭头发现雷大头正站在前院穿堂门那,一脸杀气的看着自己。

林梁看了看槐花,又看了看雷大头,立刻明白了七八分。

不禁笑道:“心机够深的,可惜啊,火候还不够,你太着急了点。”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