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10 等东风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近五年,和义海对内投资达15亿港币以上,其中超一半在基建项目,有三分之一投在商业地产。”

“义海集团带动的投资超25亿港币,其中有洪数集团,港灯集团,大业集团,和合集团,新世界发展……”

“我个人替您办的事也不少,和义十二万兄弟都尊一个祖国政策,台岛和义加大了跟内地的贸易。”

“你在我身边安卧底,摧毁的并非一人之信任,而是天下洪门之信任,往后,洪门兄弟该如何处事?”

张国宾不禁感叹:“人啊,就怕走错路。”

“让人看低一辈子!”

柳文彦摇摇头:“张先生,您的心情我理解,不过,我同安全部属于两个部门,一个管辖经贸合作,民间交流,一个管辖安全范围,我希望您理解。”

“陈稷这几年跟着您一直勤勤恳恳,照规矩办事,有些针,是为了引线,不是为了害人。”

张国宾摊开双手:“江湖规矩,有二心者,诛!”

柳文彦咽了口唾沫,据理力争:“为了国家,为了信仰,张先生能不能小节先放一边,上述的两个地块国内银行可以全资放贷。”

“您递一份标书上去,相关程序我来打通,售出后还贷就行,按最低息计算。”

这等于是免费送地、送资、空手套白狼。

张国宾不相信陈稷和一个同志两条命能值80年代五百万港币的利润,相关利益让出来是为了弥合双方关系,平复他的怒火。

张国宾作为一个江湖大老,底色却是一道灰,有利益又怎么会不赚?

拿到手的利益才是真,其余一切都是谈利益的价码,为一个卧底把数年心血付诸东流不值得,所以,他在猜出陈稷是卧底的时候,并没有立即拆穿陈稷身份。

留到现场就是等着拿到主动权,既要做出有豁出去的勇气,又要留给对方谈判的空间。

若是对方硬骨头拿枪顶着他交人,他也会交,不把事做绝,但却只能立即割舍对内地的投资项目,该换到欧洲、日韩其它国家,再转身去北美接管大公堂。

现在他赢了,拿到了利益,又能下台阶。

于是他笑了:“拿钱堵我的嘴?”

“改和义海的规矩?”

柳文彦恭维道:“朋友间的互相帮助罢了。”

张国宾吸了口烟,弹弹烟灰,面色严肃却沉声答应:“好!”

“干的好!”

“江湖规矩,为义立,为利改,你做的对,唯有钱才可以堵我的嘴,改我的规矩,这两年我确实需要很多钱,换作社团里别的人来,你都谈不拢,唯有跟我才谈的拢。”

“人我全须全尾的交给你,但是除了上述的条件外,你们要把陈稷留在我身边。”

柳文彦表情惊讶:“张先生,你留下陈稷是想要……”

“若让人知道我收的门生有内鬼,我向你保证,陈稷躲不过的,和义海那么多兄弟抢着立功,我压都压不住。”

“我要是压住了,江湖上边个惊我?”他说的很直接:“所以,陈稷必须留下,继续帮我做事!”

“你们喜欢针,就插吧,不要搞得鬼鬼祟祟。”张国宾畅快道:“朋友间,坦诚些。”

柳文彦不禁叹道:“张生,你这胸襟。”

“害。”

“就算陈稷留下来,该插的针还是会继续插。”

张国宾道:“我懂!”

“以防万一嘛。”

“不过,不红的人身边才没针,你们插的越多,代表我越红。”

柳文彦点头道:“稍等。”

“我们商谈一下。”

张国宾望着他起身离桌,走到餐厅门口同孔sir聊了几句,又拨打电话一阵汇报。

五分钟后,柳文彦弯腰走进餐厅,点点头:“张生。”

“照你说的办。”

张国宾满意的道:“ok。”

他拿起大哥大打出一个电话,干脆利落道:“放人。”

“送到公司楼下。”

东莞苗接到电话,满口答应:“知道了。”

“大老。”

十几分钟。

一辆面包车抵达大厦楼底,几名兄弟把陈稷和一名警察送下车交给孔sir,孔sir见到二人没有刑讯、拷问的伤势,表情好了不少。

张国宾笑着道:“要不要送你们走?”

“不用。”

孔sir扬言拒绝:“我们有车。”

两分钟后。

三辆车就驶抵现场,把孔sir和两人拉走。

张国宾回头看向柳办:“老柳,往后不要把生瓜蛋子派来跟我聊天,有关安全的小事,让陈稷直接跟我沟通。”

“大事通过保安部,有差人帮忙,我也插不上手,什么经济贸易、庆祝活动,出席有关会议之类的好事情你在来找我嘛。”

“我们这么好的关系,别被人搅浑了。”

他拍拍朋友肩膀:“是不是有人眼红你?”

柳文彦吓了一跳:“这可不能乱说。”

心底却琢磨着……

这件事情东莞苗全程没有过问一句,凌晨,莫妮卡酒吧,李成豪却不满道:“大老,怎么把人给放了?”

张国宾双手握着酒杯,轻轻一笑:“呵呵。”

“阿稷是自己人。”

“现在回去探亲,过几天就回来上工了。”

李成豪瞪大眼睛:“自己人?”

“看他思想觉悟好高,半点不想古惑仔,你这样……”

大头坤适时的把一瓶酒放在前边:“豪哥,饮酒啦!”

“宾哥做事有道理的,我们一班打仔好好干活就得。”

“去去去。”

李成豪举起酒瓶,不满道:“老子是食脑的!”

他饮下了酒。

倒也不再询问。

在其位,谋其政,打仔往前冲,负责打就行,话事人负责的人是公司前景,社团兄弟前途,做事方法自然不一样。

张国宾根本不是重利、而是重情!

若为一时之气把兄弟前景毁于一旦,那才是真正的大不义!

“讲真的,傍晚跟柳文彦算账的时候,心脏砰砰跳的可快!”张国宾喝了一口威士忌,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场景,不禁也有些后怕。

怕!

谁不怕!

可有胆子玩下去才叫魄力,才有钱赚。

“大哥!”

“警察把陈稷和黄海送过口岸了。”

楚坏推开门踏入办公室,叫道:“这两个人是张国宾亲手送给警察的,张国宾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

“他是我们的敌人!”

“嗙!”

沉鑫一掌拍在桌面,整间办公室顿时寂静。

随后,他静静阅读完一份文件,起身说道:“敌人?”

“如果每一个得罪你的人,你都当成敌人,世界上还有的朋友吗!”

楚坏握拳道:“我去解决那两个人!”

“不行!”

沉鑫果断讲道:“陈稷名义上是张国宾的门徒,动他就是打张国宾的脸,实际上更是警方卧底,动他更是打局里的脸!”

“黑白两道你都得罪,你胆子真大。”

楚坏低下头。

沉鑫叹了口气,摘下眼镜:“这件事情不怪你,看来各方都算计好了,有人见上头风向变了,就想踩远鑫试试水。”

“明面上,和义海依赖我们远鑫集团赚钱,暗地里,我们远鑫集团也依赖和义海。”

“虽然大部分财路是我们给和义海的,但是,没有和义海,这些生意也不好做,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一件事情。”

楚坏看见希望,问道:“哪件?”

“等!”

“等?”

沉鑫讲道:“等风来。”

“等东风。”

……

半岛酒店。

张国宾跟海关总监督上官高翔见了一面,吃了一顿晚餐,今年,负责荃湾码头的上官高翔表现优异,再度晋升。

当中,少不了和义海为之活动,拉拢关系,贡献资金。

上官高翔是海关内彻头彻尾的义海人。

除了没有斩鸡头,喝血酒,录入海底名册,其余同义海兄弟相差无几,地位甚在义海大底之上。

老晋、元宝、咸水等涉及关口贸易、水路生意的大底,常常都跟上官sir一起饮酒吃饭。

《青葫剑仙》

陈稷回到香江以后,继续负责欧洲跟香江间的日化原料线,对于内地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一切彷佛都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他到刑堂走了一遭,钱勋基、孟池等兄弟,有意无意跟他多了一层隔阂,或许是怕受到牵连,或许是察觉到什么,其余门徒渐渐开始以钱勋基为首。

这个二黑代威望上涨不少,何况还受到叔父们看重,身边汇聚了一些骨干,开始接管欧洲路线的实权。

正常江湖人受到同门竞争都会奋起直追,陈稷却表现得非常佛系,导致钱勋基事情办的很顺利。

人各有志,有时候江湖,真的更欢迎江湖人。

月余后,陈稷运了一批货回港,来到和记大厦拜见大老。

“阿稷啊?”

“什么事!”

办公室里。

张国宾语气随意,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陈稷却面色严肃,语气郑重的道:“张生,内地警方希望协助帮忙摧毁远鑫制毒集团。”

前几年和义海放弃**生意之后,全盘市场就被远鑫集团接手

可以说,远鑫集团旗下的工厂已经发展为世界最大的一个制“冰”工厂!

也许走粉老牌社团都有渠道,但是制“冰”,只能一家进的货够纯、都正、都便宜!

“你连我一声大老都不愿意叫了?”张国宾笑着放下钢笔。

24K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