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苍生怜我,我怜苍生!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生世界的高天,迷雾尽吹散,天空是惨惨的白。

曾经有数十万人信仰的“无生极乐、永世无忧”,其实是这么空洞、单调的一个地方。

所有的养分,都被无生神主给吞食了。

甚至是连一个能够稍微告慰亡魂的幻象都未保留。

而在这空洞的天穹之下,张临川悬空而立,静静感受着那种力量极速流失的感觉——并不会影响他的本躯力量,但影响的是他的无生世界,影响的更是他的长远未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奋斗,终究化为泡影,一个一个的破灭。

现世真神沦落为毛神。

数十万信徒的无生教一夜倾塌。

七魄六命,苦心积虑的经营一一碎灭……

这其中任何一个,都是足以倾覆人生的打击。

而他一一承受。

此外什么寿减命衰,什么众叛亲离,什么千夫所指、人憎鬼厌,相较而言都是稀松平常。

人生究竟所为何事?

一世努力为谁辛苦?

一手握着霜白色不周风的他,怅望远方。即使心志坚定如他,也不由得叹了一声:“现世如此广阔,东南西北皆无尽处,难道容不下一个张临川?”

所有教内高层都断离,数十万信徒都散尽,全部的亡魂都已消解。

在此刻这空茫茫的无生世界里,自然只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他——

“天能容你,地能容你,我不能容!”

姜望拔身而起,剑撞高穹!

他虽然不能准确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枚陈旧刀币上的血珠,可是他亲手抹上去。阮监正对张临川命途的阻隔,正是他鏖战至此,所等待的变数之一。

张临川的稍一停滞,即是他所看到的胜负之由,生死之门!

剑仙人统合自我,剑演万法,每一点强化都会在杀力中有所体现。神通不周风的开花,把他往更强的道路上推进了重要的一步。

这是第一个被剑仙人统合的开花神通!

这一刻五府同耀,剑仙人绽开,遍身浴火,一剑撑天而起,撑的正是这无生世界。此时此刻,这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剑——

此世浑噩恍惚,应以人字两分,顶天立地,而后划分清浊!

正如人类的文明起于火,人字剑的这一刻,也被三昧真火所点亮。

随着知见的丰富,三昧真火只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容易洞穿张临川的防御。而自临淄至此,太多的努力,都是为这“了其三昧”。此刻赤焰高炽,长相思高举,辉煌一似漫漫长夜里点燃的第一根火炬,照亮了这个惨恶世界,分解了无生世界的阻隔,为生死之争开路!

剑仙人状态下简简单单的统合,为这个世界翻开了新篇。

而张临川只是冷漠地低下头来,看着越来越近的这一剑,看着也如烈焰一般在燃烧的姜望,淡漠地道:“我行我道,道也简单。天不容我,打破这天。地不容我,打破这地。你不容我……杀了这你!”

一把捏碎了手里的霜风!

整个人身外,燃起了黑色的火焰。细看来,那岂是火光?每一缕火光之中,都是无数幽暗的电光在跳跃。它们影影绰绰,它们邪恶喧嚣,它们也生机勃勃。

神霄幽雷禁法!

仍是幽雷禁法的框架,但是加入了现世真神的神道理解。强化了杀力,丰富了未来,拓展了边界。

远远看过去,空茫的天穹背景之下,身缠黑焰与身缠赤焰的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高穹的半边是幽暗的,幽雷电掣千万里。

地面的半边是灿烂的,赤焰朵朵烧浊世。

在这个苍茫的无生世界里,这是从未有过的碰撞,这场血淋淋的厮杀,是开天辟地的一幕。

黑与红,一触即分。

赤色的在坠落,赤海在退潮!

那幽暗的只是稍一顿止,便不可挽回地再倾落,压着那文明的火光往下坠。

即便五命皆死,六替皆失,九劫已败其五。

至少在这无生世界里,张临川还是无限接近于现世真神的存在。

他承认姜望对战机的把握妙到毫巅,但是在实力的碾压之下,战机把握得越准确,死得就越快。

姜望一路下坠,一路吐血!

而张临川一路直追。

在无尽幽雷赤焰中,那双赤金色的眸子始终与他对视。

早在枫林城,这双眼睛里就从未有过软弱,一直不卑不亢,坚定自我。这种坚定,让张临川恍惚觉得他嘴角的血迹,都有一种不朽的坚持。

张临川并不觉得可敬,当然也不会觉得可笑。

他只是有些遗憾,他这一路走来,自认每一步都走得尽量完美了,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到了能力范围内的极限……但没能提早扼杀姜望,或许是一个瑕疵。

他不是一个苛求完美的人,偶有疏失,弥补即可。

现在就是弥补的时候。

他握住了他的拳头,往后一收,幽雷暗芒在他的拳峰上游走。隐约间引起了天地的共颤。

生死当头!

然后他看到,姜望眸中那不朽的赤金之色,这一刻耀遍了周身,映得其人如金身佛陀。在仿佛永无休止的坠落中,他又挑出了雪亮的一剑。

道途一剑!

天下皆敌的时刻,非独张临川一人拥有,姜望也曾经历过。

但即使是被镜世台公开通缉、被天下人唾弃的时候,也始终有人相信他,始终有人支持他,始终有人为他的清白奔走。

当然也一直有人在为张临川奔走——或是想着怎么跑远点别被他连累,或是想着怎么追到他杀了他。

姜望有过最晦暗的时候,也有过最辉煌的时候。

晦暗时天下皆以为通魔,辉煌时天下皆知绝世天骄、一言而灭无生教。

在这晦暗和辉煌之中,在这低谷和巅峰之间,始终不变的,是那个“我”。

于是有了这一式真我道剑——

非我誉我皆非我!

这是他自“斗柄指北,天下皆冬”后的第二式真我道剑,乃是在逐杀张临川的万里遥途中感得。

此剑分为两式,压则举世谤之,抬则举世誉之。

在无休止的坠落中,姜望抬以此剑!

如雪的剑锋竟然斩出五光十色。

那是无数赞美,无穷吹捧,无尽现世奢靡的浮光。

光怪陆离飘飘然。

在此剑之上的一切,好像都失去了质量,丢失了“自我”。无数幽暗雷光,变成了一个个虚幻泡影,失去了本质杀伤。

就连张临川本人,也被这剑意侵袭,身躯明灭不定,由一个真实恐怖的强者,向一个虚幻不定的泡影转变。

这一剑对神道的杀伤性太强。

神道在很多时候都是虚幻的凝聚,是信仰之力汇聚成神,是妄想结真。

而这一式道剑,是以虚妄夸张虚妄,以梦境妆点蜃景。

因为太过浮夸,太过伪饰,而抹掉了神道那一点“真”的可能。

赤潮的坠落已经顿止。

五光十色的剑锋上抬。

姜望的道剑如此强大。

但在一个个破碎的幽雷光影里,张临川淡漠的眼眸中,清晰映照出长相思的轮廓。

剥离了光怪陆离,窥见了剑的本真。

而后拳砸剑尖!

曾有信徒数十万,个个奉我为神。

举世誉之又如何,可曾移我道心?

你姜望的举世誉之,我张临川也早有感受!

铛!

拳剑竟作金铁鸣。

此声真如警钟响!

咔咔咔咔。

清晰的骨裂声中,姜望持剑的右手寸寸断裂,垂落了下去。他的左手一探,握住了脱手的剑。整个人却是再一次坠落,血洒长空。

而张临川屹立高穹,看了一眼自己被剑锋切入过半的拳头,以及拳面上不断滴落的、不能够完全遏制的鲜血——太锋利的剑意在其中肆虐,即便是他,也需要时间来仔细清理。

他有些复杂地看着坠落的姜望,恰是这一式道剑让他有些情绪难言,并不是因为这一剑的强大,而是它所体现的万世不移的求道之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姜望和他是一样的人。都从一个小地方走出来,都坚持自我,万世不移,每一步都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唯独是他的选择总是“于我最好”,而姜望在很多时候,都是在为别人拼命。他绝情灭性,从不会相信任何人。同样注视过深渊的姜望,却还保有信任的勇气,还留存爱人之心。

命运由此分岔。

他的确取得了个体上的更强大,在黑暗的世界里强壮了羽翼,却也真个感受到了对面这人大势加身的辉煌。

他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同时也不会否定姜望的选择。他一直相信一点——没有谁对谁错,死的那个,就是错的。

“我之前在越国遇到了一个相似者,一度让我感怀。但我想,你才是我的同路人。”

张临川如此说道:“我想我们大概是一类人。我们都很努力,我们都不放弃,我们都很坚定,甚至可以称得上固执……姜师弟,我承认你若是能够活下去,的确拥有与我巅峰相见、角逐最强的资格。”

妄言“最强”!

现世何其广阔,强者无以计量,便是衍道真君也并不罕见,绝巅之上更是还有伟大存在。

而区区一个最高成就为真神的毛神,竟然在这里妄言“最强”!

可是当这个人是张临川,你很难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你甚至会觉得……未必不可能。

轰!

张临川已然开始极速坠落,他从高穹向地面冲锋,他向姜望冲刺,向姜望出拳:“我承认你有非同一般的心性与器量啊姜师弟,所以至少在这第四劫……让我打死你!”

杀人从来只是顺手的事情,从来只是达成目标的一种方式。而张临川真正尊重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把杀死这个人,作为目标本身,而不附加任何其它的价值。

无穷无尽的波纹,以此拳为核心,向四面八方扩张。

他的拳头轰开了一个平面,轰下了一片天,他像是把整个无生世界的天空砸了下来,要带给姜望无处回避的毁灭。

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个声音回应了他。

姜望还在吐血,姜望还以残存的左手紧紧握着他的剑在准备反击,所以不会是姜望。

这个声音是这么平和但疏离的……轻问。

“你是个什么东西呢……他需要你的承认?”

极速坠落中的张临川,感觉自己的拳头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细一打量,竟像是……一根鱼线?

一根没有鱼钩的鱼线,竟然钓住了他。

钓住他直往高穹拔!

张临川感受到了一种沛然难御的力量,感受到了一种不可改变的规则,更感到了一种巨大的荒谬!

他在自己的无生世界里,遇到了难以抵御的力量?遇到了贯彻他人意志的规则?

他以最大的冷静重新审视环境,没有抵抗,便任这鱼线将他上拉——

他被钓到了云上!

什么时候聚拢的这云层?

遥遥渺渺似千万里。

张临川还没有找出答案,便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这是他自己的眼睛,他自己的鼻子,他自己的五官,是他自己的脸……是他的原身!

王长吉!

“真是缘来不可挡!”张临川定定地看着他,审视着这具自己无比熟悉、但又很陌生的躯体:“你来送还我的身体吗?”

相对于张临川的惊疑,王长吉却是毫无波澜,只道了声:“找到你了。”

两个人同是枫林城出身,同为那座小城里所谓的三大姓子弟,但从来没有过交集。他们两个人唯一一句对话,是当初张临川谋夺白骨圣躯时,王长吉所留下的那句——“等我来找你。”

而今天他说,“找到你了。”

张临川后颈寒毛炸起!

一只鱼钩不知何时已经钩住了他的后脑,而后猛地往上提,整个颅门都像要被掀开!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太过剧烈而突然的痛苦,激发了张临川的本能反应。恐怖的幽雷之光遍身燃起,煌煌有灭世之威。但只是扑腾了一下,便骤然熄灭!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早在庄国境内的那座山洞里,王长吉就已经了解过他的幽雷禁法。

他张开了嘴,发现嘴里也有一个鱼钩!

而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七窍四肢,遍身挂满了鱼钩!

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拔身而起,与自己无生世界的联系正在被切断。

数不清的鱼线在他头顶上方交织,如蜘蛛结网,是一团乱麻。他好像成了一个提线木偶,在造物者玄妙的手法操纵下,一步步走向未知而可怖的结局。

他从中感受到了“道”的力量!

因而他狠狠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眼皮被那鱼钩挂破,呈现一个丑陋的破口。

瞳仁里的惨白色,便自这破口中流溢出来。如琼浆、似玉液,像是月光洗了满身。他终于从那遍身布满鱼钩、遍身缠绕鱼线的恐怖里脱身出来……

又回到了无生世界。

天空还是惨惨的白色,脚下还是不知何时凝聚的云层,不远处还是站着那个手提钓竿的王长吉。

“很好,不枉我们同行一场。”张临川轻轻抚掌,赞叹不已:“很不错的力量表现,拓展了我对世界的认知。”

便看到王长吉轻轻一提钓竿——

他这时候才发现,王长吉身前的钓竿不只一副。

刚才钓的是他本人,那另一副?

他感受到姜望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青衫之上,血迹斑斑,右臂无力垂落身侧,左手握着他的佩剑长相思。

整个人的气势已经远不如最初煊赫,但却更显得锐利、凶险。

张临川微微侧身,整个人在无根神通的影响下,介于有无之间……他既不能背对王长吉,也不敢背对姜望。

“你什么时候来的?”姜望隔着张临川问王长吉。

“来了很有一阵。”王长吉隔着张临川回答道,目光疏离地看了看四周:“一直在研究这里。”

他们之间好像有一种不为人知的默契,彼此并不需要其它的交流。

“研究出了什么没有?”张临川笑着插话道。

此时他站在中间的位置,姜望在他的左方,王长吉在他的右方。

听到他的问题,王长吉平静地移转目光,看向了他。

张临川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然被定住了!

这一刻他的眼中只能看得到王长吉,看得到他无比熟悉的那张脸。

而左侧暴起一点极锐利、极纯粹的杀意。

无生世界白惨惨的天穹,映照出了四座形态各异的璀璨星楼,那是姜望之道途在此世的映照!

而星楼与星楼之间,星路折转相连,勾成了七星之路。北斗就此折转,斗柄指向北方!

在屡次的生死搏杀之后,在三昧真火一次次的烧灼之后,姜望强大的道途力量开始侵入无生世界!

张临川此刻根本无法移开目光,也根本看不到七星映世。但是感觉得到星光流照,感受得到天地霜冷似入冬。

第一次真正有了“死之将至也”的危机感。

滋滋滋,滋滋滋。

他的身周冒出白色的气,如蒸汽一般沸腾。但并不灼热,反而寒凉。

此为无生之气,是他对无生教信仰之力的异化运用,触之杀魂,信者无生,不信者无生永苦!

因为早就预留了与信徒切割的手段,在无生教崩塌之后,过往累聚的信仰力量也未损失多少,此时被他再不吝啬的挥发出来,与王长吉的目光、与王长吉那不可见的鱼线厮杀,纠缠!

他的右手则反抽肋骨为刀,头颈不移,而身自转。

以刀迎剑。

以无生之刀,迎真我之剑!

狭长的白骨刀锋与雪亮的青锋长剑对撞,有一声激越神魂的铿锵。

刀气和剑气疯狂对撞,神念和神念争夺生死。

他们的道途也在无生世界的根本层面碰撞!

噗!

而他听到入肉的声音,如此突兀地响在耳中。太荒谬了,太不可思议。一柄疯狂的、残暴的、杀机凛冽的剑,贯入了他的后腰!

“啊!”

这一刻他发出痛楚的低吼。

无生之气如白龙绕身,他瞬间斩开了姜望、挣脱了王长吉的目光,发现了身后的那个人——

一个双眼血红的,状极疯狂的年轻人,因为太过用力,整个身体都绷紧,每一块肌肉都绷紧,整张脸都扭曲成一团,青筋暴起如蚯蚓般丑陋。握着那柄堪称残暴的剑,还在拼命地往前捅!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说话的力气也要用在这一剑里。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过一次,只死死地看着他。

好似一生一世只有这一次出剑的机会一样,恨不得把身心魂灵所有的一切,都填进这一剑中。

王长吉之前提的那一下钓竿,提进无生世界的是这个人!

他之前问王长吉研究出了什么?

这突兀而至、贯入后腰的一剑,就是答案!

而张临川绝不肯接受这个回答!

四方世界,响起了邪异的诵念声——

“我自来苦海中,即以皮囊浮沉。凡六败七命者,皆有恙众生。为三哀八苦者,是无辜世人。苍生怜我,我怜苍生……”

一声、两声、百声、千声……数十万声诵念,数十万声祷告!

在张临川的头顶,有一本惨白色封皮的道书,轻轻地翻开了。像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向观众展开轮廓。其上每一个文字,每一点痕迹,都是他的人生,他的道途。

他和他身周的空间、疯狂破坏他身体机能的那一剑,以及将那一剑送入他后腰的人,同一时间变得似虚似幻,真假混杂。

这一刻,他已陷入“无生永明、非想非在”之境。

这是无生道经里,长时间只存在于设想中的境界,因为维持它的每一刻,都需要燃烧海量的信仰。

凭借此境,短暂地避开王长吉和姜望的追击,而给自己一定的时间处理伤势,处理这个双眼血红的……找死之人。

刷!

他手中狭长的白骨刀,只是随意一撩,一颗头颅就已经飞天而起!

此人剑术有些可取,实力却太弱,若不是王长吉和姜望在干扰,根本不可能刺中他。哪怕是偷袭也不可能,

他也不存在什么叙旧的心思,就像当年随手一记雷法诛杀其父一般,杀死这个隐约叫什么鹤的人,也不需要有什么想法。

嘭嘭!

心脏一痛!

不对!

在长刀划落的同时。

张临川心中骤然生出警觉来——

不该杀他!

他反手一抓,抓住其人残魂,想要塞回其人体内。

但已经晚了。

方鹤翎被斩开的头颅在狂笑,在完成了所有的“使命”之后,他终于可以狂笑:“枫林之废物,有份于张临川之死!!!”

那眸中的血色仍在,光芒却黯淡了。

他已经死去了。

可张临川苍白的白骨圣躯,却开始洇出血色!

那血色蔓延在他的四肢,在他的面目,甚至于在他的无生道经!

何为残剑术?

是至凶至恶之剑。

所谓“天残地缺人绝”。

所谓“离一分魂,割两分骨,斩三分肉,切四分血。以身为炉,以命为火。”

号称“生而洞天缺,动则游地裂!”

是飞剑时代的禁忌之术!

即使是站在超凡绝巅的燕春回,提及此术,也要称一声“凶剑”。

以方鹤翎的才具,催动此剑太过勉强。

甚至可以说,即便付出所有,他也不够支付这禁忌之剑的代价。

而在王长吉的帮助下,他用了源出恨心神通的“系命噬心”之秘法,将残剑术同自己的性命联系在一起。杀之如杀剑。

也就是说——

他使用完整残剑术的代价,要让杀死他的张临川来一起承受!

张临川现在所承受的,是完整残剑术的反噬!

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生出愤怒的情绪,在革蜚那里受伤,在姜望那里受挫,这些他都可以接受。但他愤怒于自己竟被一个无能之辈所伤!右手直接握紧,力量晕染而出,已将方鹤翎的残魂,关入无生囚笼,使其承受永世之苦。

然而即使在那透明的囚笼之中,方鹤翎的残魂,痛得都在崩解的边缘了……却还是在笑!在癫狂大笑!

轰隆隆隆隆!

天穹流动着浩瀚如海的雷电。

那是雷池神通?

怎么会有如此浩瀚的雷池!

直如沧海覆人间,而无穷水滴皆电芒!

不周风打开了天缺,三昧真火烧透了规则,雷池替代了天罚……这个无生世界被一点一点地侵入了!

张临川血白交杂的圣躯渐而凝实,那“无生永明、非想非在”之境,已经在内外交困之下,被打破了。

哗啦啦!

纸张飞速翻页的声响,竟然震耳欲聋。

天地之间有一道美丽的弧线,一柄雪亮的长剑因此贯破长空……那本无生道经被击碎成漫天的白色飞屑。

他的道被斩断了!

呼呼呼。

霜冷的不周风,冻杀了时空涟漪。

于是神魂也无处逃脱。

而他的脖颈被扼住,被王长吉紧紧地扼住。

死之将至矣!

张临川心中再次生起这样的觉悟。

原来第四劫,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落幕么?

“那么,身体还给你。”张临川最后仍然维持了体面,平静地这样说道:“姜师弟,王兄,两位旧友,我们还会再见的。”

“我会找到你的。”王长吉只是这样说。

手上一用力,已经捏断了这具白骨圣躯的脖颈。

被白骨尊神觊觎、被张临川侵夺、亲手杀死了王长祥的这具身体……他当然不会再要。

而姜望也极默契地按下一掌,将此身焚于赤焰,用三昧真火将这具所谓的神躯,烧得干干净净,也焚尽了张临川留在此身的所有暗手。

天上开始落黑雪。

空茫茫的无生世界,开始崩溃。

最后姜望和王长吉静默地相对悬立,在他们之间,悬着一个惨白骨柱构成的囚笼。囚笼中的方鹤翎,痛得浑身抽搐,却看着张临川消失的位置在笑。

尽管他已经先一步被张临川杀得干净。

魂入无生牢,永世受苦,不死不去。

“给你一个痛快吧。”王长吉淡声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在这最后的时刻,方鹤翎强忍着万蚁噬心、寸刀剐肉的痛楚,却是转头看向姜望:“我想问……”

他抽搐着,强行把话说完整:“你们以前……在我还没有成为人魔的时候……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姜望没有想到他最后在意的是这个,没有怎么犹豫,诚实地说道:“其实我们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讨厌过你。至少对我自己来说是这样。唯一有一次,是鹏举死了,你却很得意的时候。”

即使在魂灵的状态,方鹤翎的眼睛亦是血色的,他就那么猩红地看着姜望:“那为什么我每次要跟着你们,你们都不肯带我?”

姜望略想了想:“只是觉得你年龄还小,不该跟我们一起打打杀杀,以及……逛青楼。”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拿着一壶酒,要跟你们干杯,结果方鹏举把我扔了出去。”

姜望认真地想了想,但还是这么说:“没印象了。”

方鹤翎一时怔住。

那些让他痛苦不堪的想象,原来从来没有成为别人的波澜。有些事情,并无深意,是他多想。

这时候他竟然好像感受不到无生牢带给他的痛苦了。

感受变得很模糊。

耳边却清晰地响起了一些很久远的对话——

“去去去,小孩子喝什么酒?杜老二,你要是敢灌鹤翎的酒,我今天非把你胡子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孩子凑什么热闹?杀人是好玩的事情吗?滚回去!”

脑海里转过好多好多的画面。

有的清晰,有的模糊。

原来人在临死之前,真的会回忆一生吗?

方鹏举孤零零的尸体。

黄阿湛被斩下的头颅。

李叔隔着阵法的怒骂。

以及最后……父亲被雷光电得焦黑的尸身。

“我真的……该死啊。”

他这样喃喃说道,看向王长吉,那眼神已是在等待一个痛快。

王长吉于是抬起了手。

他又嗫嚅地、像当初那个躲在方鹏举背后的小男孩一样,怯怯又忐忑地问道:“等我死后,见到我爹,见到李叔,我可以说自己不是个废物了吗?”

王长吉总是会实话实说的。

实话是,你已经死了。现在的残魂也马上烟消云散。你死后见不到你爹,见不到你李叔,你死后什么都见不到,什么都没有。源池那里是一片空。

但这一次,王长吉竟然没有那么说。

他只是道:“我想是可以的。”

方鹤翎闭上了眼睛,流泪满面:“王大哥,送我回家。”

而后连同无生囚笼一起,被王长吉覆掌碾化。

无风无雾,白烟袅袅。

姜望没有说话,王长吉也没有。

在一段时间的酝酿之后,这个崩溃中的无生世界,打开了一扇幽光流转的门户,他们并排往里走。

……

没有真正来过幽冥,很难理解什么是幽冥世界。

所谓“感之无觉,五识如沦,悲之无泪,恨之无心,谓之幽冥”(载于《朝苍梧》)

幽冥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世界,所以进入幽冥世界的第一件事情,是要适配幽冥规则,为自己重新建立“知觉”。

当然,对于神临修士来说,灵识完全可以完成这个过程。

幽冥也是去往源池的途径,是死亡荒野中最大的一个营地。所以它并不算是一个纯粹的亡者世界,仍然有生命之火,文明之光。

陆琰向往幽冥世界已经有太多年。

却从来没有到访过。

一开始是实力不足,后来是不敢靠近。

直到这一次,张临川传了他“纸衣替魂法”。

他对张临川并无怨恨,当然也不存在什么忠诚,从始至终,他们都只是各取所需的合作关系。

虽然他的付出已经很多很多,而他的“需”,一直到现在才取到。

他已经仔细地审视过很多遍,确认这门秘法并没有问题。才敢披上“纸衣”,潜入幽冥。

幽冥不是那么好进的,他没有张临川从容进出的自如,选择的入口,是现世罕见的薄弱地段——为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

他的渴求固然不值一提,他的爱恋固然轻如鸿毛,他的努力固然微不足道。但他所做的一切是有结局的……

他仍是一步步地走到今天,熬成了神临,熬到了幽冥世界里来。

亡妻的魂魄在哪里,他不知道。

为寻妻所搜集的三百七十一种秘法,他正一个个地尝试。

他必须足够小心,因为幽冥是一个太危险的地方。白骨邪神绝不会放过他,幽冥神祇也非止白骨一位。哪个都不是善茬。

在试到第三百二十三种秘法的时候,他的眼球忽然动了一下,秘法发生了微弱的感应!

陆琰欣喜若狂,但紧接着在下一刻,这颗眼球就直接炸了,炸出了眼眶外!

这一刻天旋地转,五识淆乱。

“不!”

他痛呼。

这一刻他明白——

“纸衣替魂法”的确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自己!

在过往漫长的相处中,他的身体早就被张临川种下了手段。供奉了一段时间的无生经,他的灵魂也早被无生神主所污染。张临川果然为自己留下了最后一条退路,而不幸的是,他就是那条退路!

狂暴的力量波动中,痛苦的嘶声之下。

陆琰仅剩的那颗眼睛骤然翻白,那是他在动用天生冥眼的力量抵抗,但是在下一刻又翻黑。

“找……找……”陆琰最后挣扎着这样喊道,食指颤抖地指着一个方位。

“好,我答应你。”他又这样说道。

下一刻这具身体就已经恢复了平静,一探手,将那颗炸出眼眶外的眼球抓住,慢吞吞地按回了眼眶内。

“这具身体……”

已经消耗了最后一次替命的张临川,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很有些不舒服。太笨的身体,太粗糙的修业,这具肉身开发得太差了。

不过到了今时今日,他也再没有别的选择。

这最后一次替命,他珍视非常,原本是要留给一个足够影响现世格局的关键人物,又或寻回自己的本躯。他自然准备了其它撤入幽冥的办法。

但在之前的战斗里,王长吉封锁了他的无生世界,姜望斩断了他的道、斩碎了他的无生经。

他留在白骨圣躯里的层层暗手,也被三昧真火烧得干干净净。

对于那一具绝巅之上所创造的圣躯,王长吉和姜望竟然没有丝毫觊觎!

无欲则刚,无漏可行。

不得已之下,也只能委屈追随自己创教许久的护教法王,借此躯而替,且替在幽冥。以此斩断现世所有因果,一切从头再来。

他永远不会屈服于天意,永远不会畏惧失败。

他永远有重新开始的勇气。

因为他本就是一无所有走到现在。

脑海里转过幽冥世界的种种情报,张临川大致判断了一下方位,选定了一个方向,转动着冥眼往前走。

这方向,和陆琰最后意识消逝前所指的方向,完全相反。

是的,他答应过陆琰……

然后呢?

他还答应过几十万信徒,要创造永世幸福的无生世界呢。只要能够有助于完成目标,什么话他都能应,什么誓他都敢发。

别人的故事他从来不关心。无论那个人是叫月兔、姜望、陆琰,还是别的什么。

他的故事他也不会对人讲。

并不需要。

弱者的同情、认可、崇拜,又或鄙夷、厌恶、仇视……实在是太没有意义的东西。

除开吸收神道信仰的时候,他绝不会在意这些。

他的脚步并不沉重,他从来不会让已经过去的事情束缚自己。于真正的强者而言,再大的失败,痛苦也应该是短暂的,因为痛苦的持续,等于延长了失败。

他只会向前看,向高处走。

未来仍然有无限的可能。在幽冥世界里,也可以开始他的新生。

或许应该以白骨的权柄为基础……

但脚步又顿住。

因为在他的面前,正好出现了一扇流动幽光的门户。

而两个不久前才聚会过的老朋友,从中走了出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想过再见,未想过来得这么快。

在这一刻,张临川的脑海中流光万转,他瞬间打开了陆琰记忆中被封锁的一幕——

那是在一 条清澈的小溪前。

扑通,陆琰将一个人偶扔进了溪水里。

泛起涟漪。

恰在小溪的对面,有一个持竿的垂钓者,那么平静而疏离地看了过来:“我说,你吓跑了我的鱼。”

画面一卷即碎了。

这段记忆,连陆琰自己也不记得。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被张临川所捕捉。

原来在那个时候,王长吉就已经追上了陆琰,从而在陆琰身上也留了手段。

也就是说,王长吉其实可以更早解决他张临川,无论是借用景国、魏国、须弥山哪一方真人的力量,只要给足了信息,他当时就是必死的结果。可是王长吉所求的,是他张临川死得彻底!

所以要在他掀开全部底牌、做完所有努力之后,再出场!

原来姜望一直以来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疲于奔命,都是笃定地在等待明暗双线的交汇,他和王长吉的默契,比想象中更早,也更深!

原来!

这才是他的第一劫,这涉及生死的劫难,最早仍然要追溯到燕云山……

道心坚定如张临川,眼神有一刹那的恍惚。

原来他对抗天意的九劫法,其实第一劫都还没能渡完!

那么戏弄诸方真人、挑衅各国强者的勇气,算是什么?

那么动则灭国、搅起天下风云的手段,算是什么?

那么六劫同渡、敢与天下为敌、敢争天意的雄心,又算什么?

一切是一场空!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今时今日方知,为何那么多英雄豪杰,盖世强者,都免不得作此痴儿叹!

不!

张临川蓦然抬眼。

纵然青史英雄亦成灰,纵然王侯将相尽白骨,我不服!

此生只走那最强之路,只求那最强之名。

纵览青史,无人似我!

以尚未适应的陆琰之躯,无论对上王长吉和姜望中的哪一位,都没有获胜的可能。

张临川一直是一个非常清醒的人,所以他完全能够看得清现实,看得到前后皆无路。

但他仍然张开双臂,长发乱舞,浑身鼓荡着无生白气,以拥抱的姿态,同时向两个人冲锋——

“今于我无生世界,得享无生之福!无生之寿!无生之禄!”

在这一刻,他高高跃起,越上长空。

意识跨越了时空的阻碍,跃升到了未知之地。

他以至高无生玄法,燃烧道途,点亮神性,强渡命运长河,要看一眼自己尚有可能的未来!

但他只看到,一张繁复绚烂的星图,铺满了他的视野。

上下左右前后,无论他往哪个方向看,看到的皆是繁复星图。

卦道真君阮泅,早已经阻住了他的未来。

他已经毁灭了过去,失去了现在,也被截断了未来。

这一刻他目眦欲裂。

而后一对冥眼真个裂开,炸出可怖的浆体,涂了狰狞的老脸。犹有雷光跃于眼眶之中,像两座小小的雷池。

《金刚不坏大寨主》

他所有的野望和坚定,都于此刻被囚禁在身体里,双腿无法抬动。

“不可越雷池一步!”

而霜风吹过幽冥世界,姜望简简单单地进步,抬剑,横抹——

老态毕现的头颅已高飞!

两分的尸体又尽皆燃起赤焰,三昧真火只是一燎,原地空空,连灰也不剩下一粒。因为太了解,所以烧得太干净!

本该无知无觉的幽冥世界,因为鲜艳的三昧真火,而有了一点声色。

幽暗中有伟大的意志巡过。

但此地空空,那两个不礼貌的现世访客,已然消失了。

来去匆匆,如大梦一场。

……

……

秋日已尽了。

临湖的窗台上,还盛开着春景。

在潇潇霜意中,繁花满枝的盆景,反而显得有些寥落,似在追忆那不能够再挽回的时光。

朔方伯鲍易负手立在窗台前,叹息道:“飞鹤湖,飞鹤湖,我从来未见鹤冲天。”

“这事儿简单。”刚走进来、一脸喜气的鲍仲清道:“儿子明天就给父亲捉一群仙鹤来,叫它们一只一只地冲给父亲看。”

眉眼和顺的朔方伯,并没有搭这个话,只是道:“你有什么事情?”

“玉枝已经生啦!”鲍仲清欢喜道:“您的嫡孙儿健康极了!外间冷,儿子没敢抱出来,父亲可要移步去看一看?”

鲍易仍然看着远处烟波,良久才道:“你恐怕不止是要说这个。”

鲍仲清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但还是灿烂地笑着:“父亲,儿子也已经是个父亲了,该有自己的事业啦。您看看湮雷军那边……”

“你知道什么是父亲吗?”鲍易忽然问。

鲍仲清愣了一下,反应很快地答道:“自然是像您一样,上报朝廷,下安百姓,顶天立地,这就是父亲!”

“父之一字,以其形而述道,是以手持杖而教,以手持斧而劳。”鲍易回过身来,眉峰轻轻挑起,那种富贵平顺的感觉,顷刻间变成了果毅嶙峋:“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我没有教育好你,我也没有保护好伯昭。”

鲍仲清的脸色变了:“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鲍易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来,抚在鲍仲清的脸上,然后就那么……按了下去。

窗台上的三日凋,依然开得灿烂鲜艳。

……

……

“哇哇哇~”

小床上的婴儿,哭声嘹亮,

苍术郡郡守之女苗玉枝,一脸麻木地躺在大床上。

对于丈夫看到儿子的第一时间,就跑去找公公要权这件事,她并没有什么意外。当然也谈不上难过。

她也是会笑的,会笑得很幸福。

但此刻旁边没有人在,也就不必勉强。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有些恍惚。

有时候会想起很小的时候,扎着羊角辫,在花开蝶飞的原野上奔跑。

有时候回想起……在人群中踮着脚尖偷看的那个少年英雄。

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啊,究竟被谁偷走了呢?

恍惚之中她好像听到有个孩子的声音,那孩子在说——

“娘亲,娘亲,我亲爱的娘亲。”

“鲍伯昭死得无声无息,鲍仲清娶得不甘不愿。”

“从来没有人问过你,你愿不愿意,开不开心。

“娘亲,我亲爱的娘亲……”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虚弱地扭头看过去,小床上的婴儿,仍然在哇哇哇地哭着。

她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也以此拦住了泪水。

也正因为如此,她没有看见——

那小床上哇哇大哭的婴儿,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忽然间转成了惨白!

……

……

……

【本卷完】

【感谢大家的陪伴,我们又一起走完了一程。“人生多风雨,岂是我独行?”

休息五天,我们下一段旅途再会。】

------题外话------

本章一万两千字,其中4章为白银大盟“纯属娱乐琳”加更(4/10)!

明天大概不会写感言。

我可能会躺几天再说。

祝大家好。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