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十九章 指剑为阶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漫天凋落的剑花之中,姜望终于同宁霜容迎面。

即使是完全沉浸在剑术世界里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笑容实在美丽。

笑意溢在她的眼眸里,流转在她的唇角眉梢。

她由衷地喜悦,为不曾谋面的老友,为剑术世界里的知音。

你当然会在这个笑容里感受到灿烂,也当然会为这浑然天成的一剑动容。

峡风颤抖在宁霜容的发丝间,此刻她飞扬的青丝、翩跹的衣角,每一个细节,都像是在阐述剑道的奥秘。

而秋水剑就在这玄妙的剑术世界里,在无数种可能中,秀峰突出,一指望西。

此一式,独上西楼!

世间山峰之险奇怪峻,莫有跌宕如人心者。

多年以前的遗憾,总让人不忍去回首。

多年以后的哀思,总是突如其来,飞在天外,人所不察。

这一剑太险、太怪、太突然。

姜望厮杀无数,战场也都上过几回,从无名山匪,到大国公侯,不知会过多少对手,可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剑。

它明明在目光笼罩的范围里,却逃出了目光之外。

它应该是往咽喉而来,位置错开了一厘。

遍身三十六处要害,却处处生寒!

非要论起来的话,这一式与易胜锋遁在感官外的一剑有些类似。

但是易胜锋的那一剑是逃脱了五感,宁霜容的这一剑,却似是先在心中。剑已入心,而后才显于其外。

身魂两害,有情人心伤!

这一剑刺出来,竟有一些斗战七式身魂朽的味道。宁霜容的剑术才情,真个世间绝顶。

姜望心有不朽,身如琉璃,本不惧怕这样的剑式,但此刻他停用神通、禁绝它法,却是一下子陷入了险境。

剑花未凋尽,心痕已初显,遍身要害皆为剑锋所指。

在这样的时刻,他摇身一动,如龙抬首,恐怖的威压弥漫四周!那磅礴的剑势凝成撑天之峰,此为极势之剑。

这一式绝巅倾倒之剑,斩出了绝巅,却并未倾倒。

姜望自身裹挟着磅礴剑势飞天而起,撞碎了零散的几朵剑花,身成高峰去撑天,就此摆脱了宁霜容这一式独上西楼的笼罩。

绝妙的应法!

非是绝顶的战斗天才,不可能有如此妙若天成的应对。

宁霜容剑式用老,徒然无功,却并无失意,她反而觉得惊喜,反而由此诞生了极美丽的灵感。

便是要这般世间难寻的对手,才能够碰撞出世间难寻的剑术光火。

一剑落空,又起一剑。

无言独上西楼,所见空空落落。

景也空,心也空。

她这刁钻怪谲的一剑,倏然上挑!

剑尖似飞檐勾起。

而后整支剑如灵蛇腾空。

人随剑冲天。

剑势就此拔高,像是一颗树苗,倏然略过了千百年时光,一时间巨木参天!

宁霜容的剑与姜望的剑同时冲天而起。

但她的剑并不显磅礴之势,反而有一种影影绰绰的哀意,叫人无处可躲。

这一式,寂寞梧桐!

姜望的绝巅之剑是撑天立地,宁霜容的寂寞梧桐似附骨之疽,是如影随形。

剑势绞着剑势,剑光撞着剑光,剑锋追着剑锋!

她与姜望在关乎于剑的每一个定义上展开厮杀。

非是对剑道有无匹的自信,不可能开发出这样的剑式。

青衫绿衣杀在一处,遍身剑光倾如飞瀑。

他们越杀越高,越杀越高,几乎要冲出问剑峡去。

梧桐树影笼罩小院,让人格外寂寞。

可是让人寂寞的,何曾是梧桐树影,何曾是月满西楼?

是你心中的求不得!

宁霜容的剑,像一张令人窒息的网。张罗无声,却之无门。

“人”是逃不过寂寞的。

一式寂寞梧桐,在这个特定的情境下,压制了人字剑的所有可能。

来不得,去不得,停不得。

此刻姜望感到拘束,甚至痛苦。

他以杀式为逃式,已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宁霜容的衔接却更是独见天才,妙不可言。使他剑起绝巅,反而落入尘网。

他的身心的确都被这样的剑式影响了,也再一次认识到宁霜容与众不同的剑道天赋。

脑海之中无数的应法如流光飞掠,仅止于剑术,还有多少种可能?

砰砰砰!

心脏剧烈地跳动。

痛苦的跳动。

这一刻灵光乍现!

在那古老星穹,有一座红色七层四角飞檐小楼,和一座大气堂皇的七层紫色楼宇,在这个时候,同时轻轻一动。

遥远的星穹世界里,有一种共颤发生了。

姜望的心脏倏然静止。

在宁霜容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感觉里,那一柄天下闻名的长相思消失了!

而与此同时。

她感受到极端的恐惧,一种死到临头的危机!

寂寞梧桐剑式如残云一卷,漫天剑影倏然而消。

她不得不撤剑先退。

此刻姜望所使出来的,是易胜锋那遁在感官外的一剑!

他的贪狼星楼,破军星楼,都曾经吸收了易胜锋的同域星楼为己用。但好像除了壮大星楼自身,没有其它的作用。

今日或许是一个意外。

在平日的修行中深刻道途,凋琢星楼,在方才与宁霜容的战斗中触及灵感。

姜望几次试图模彷而不可得的这一剑,于此重现问剑峡!

比起易胜锋当初的那一剑,此剑失却了对敌人警觉的抹杀,但在已成神临的姜望手上,它却连敌人的灵识也一并跳出。是真正杀敌于无知无觉的一剑。

长夜无月难开眼,不知生死降何门!

秋水剑过而复起,起而又落。

宁霜容的身形极速下坠。看不到姜望的剑,却清楚那一剑正在追来。

有形有质,却无影无踪。

这一刻她的眼神复杂难言。

她的秋水剑也变得十分复杂。

身穿绿衣的她,姿态轻灵地飘落在空中,像是一片不应飘落的、翠色欲滴的叶子。但是她的秋水剑,彷佛有了自主的灵觉,绕身飞转。

但见憧憧剑影,绰绰剑锋,煌煌剑光。

她的剑势剑意剑气,在瞬间编织出一个巨大的囚笼,把天地万物都圈禁在其中。

相见欢之千秋锁!

锁住明月,不叫人间有相思。

锁住千秋,不使有离愁。

铛!

秋水剑斩上了长相思。

剑锋交错,划出一长熘刺眼的星火。

一泓秋水开明月。

她以此剑生生斩出了姜望遁在感官外的一剑!

姜望连人带剑被斩回高空!

倒飞高空的姜望,缩身成一团,剑趋浑圆。

剑架未散,剑势仍在。

若是他对遁在感官外那一剑的力量更笃信一些,此刻便不只是这样而已,应该已经落败了才是。

恰是他始终留有余力,才能在宁霜容这一式千秋锁之下短暂脱身。

这一次短暂的错锋,背后各有筹思。

宁霜容与易胜锋是有过交手的,对易胜锋的这一剑也早已思考过如何应对,虽然惊讶姜望竟能复刻,却打算顺势在这一剑终结胜负。而姜望知道宁霜容与易胜锋交过手,故而在这一剑有所保留。

此时姜望的身形倒飞。

宁霜容已携千秋锁之势跃起,不肯放过难得的优势。

倏然间星光如瀑,铺满了整个问剑峡。

四颗璀璨强星于此映照天穹。

星路折转,一时间贯穿了北斗。

姜望缩成一团的身形骤然张开,像一张拉满而松弦的弓,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移动了道途杀剑,但以北斗照剑阁!

宁霜容一声轻叹,皓腕只是一转,秋水剑便脱手而飞,还入鞘中。

“武安侯技高不止一筹,宁某认负!”

无边剑势剑意都散去。

飞散的剑气中,她翩跹落下。

秋水剑在峭壁上不甘地震颤了几下,而后便连剑带鞘,飞回她手中。

宁霜容与斗昭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同样洞察了姜望捕捉知见的能力,也同样选择以新以奇来压制姜望的觉知,抹平姜望在战斗中的应对优势。

斗昭在战斗中不停地转换刀术,宁霜容的绝剑术也是一套接着一套。

但她又与斗昭不同。

斗昭的斗战七式乃是现世以降第一杀伐术,并不如何担心被针对。斗昭将之留到关键时刻,只是不想给姜望更多的适应机会,更是为了干脆利落的绝杀。他与姜望交锋的大部分时刻,都并不是最强的他。

而宁霜容一直在展现最强的状态,在这几套绝剑术之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只有更弱,没有更强。

所以相见欢这一套绝剑术未能击败姜望,她便已是输了。

最后的跃空追击,不过是最后一次不甘的尝试。当姜望的道途杀剑亮起来,她便再无机会,只好归鞘认负。

宁霜容收剑收得干脆利落,

姜望归鞘亦是归得云澹风轻,伸手一抹,便抹去了漫天星光,抹去了北斗独照。

足踏青云,漫步走回地面,对宁霜容一拱手:“剑阁无愧于古今剑魁,宁道友也当得剑术无双。这一战,姜某大有所得!”

当然,这一次两个人都未用神通,未用道术,未用灵域。在这三个方面,他确然是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是仅以剑术交锋而论,这一次斗招斗意斗势,他都并未压过宁霜容去。最后移动道途杀剑,也是打算以力强破。

宁霜容说自己输了不止一筹,他却是不好意思承认的。

这一场斗剑,从各方面来说,都称得上是精彩的一战。

尤其对交战双方而言。

他们是太虚幻境里屡次交锋的知音,他们是彼此论剑次数最多的对手。现实里虽然缘悭一面,但彼此早已相熟,也算得上是良友。

当然今日身有各属,不得不以剑相横。

但从个人的角度,彼此却是都没有恶意的。

姜望第一剑,出的是霜雪明,表达他执剑在手的纯心,请宁霜容明晰。

宁霜容的最后一应,是相见欢,是剑客遇剑客,英雄惜英雄。宁剑客与独孤无敌,相见亦得欢。

ranwena.net

可谓酣畅淋漓,各自无憾。

直到此刻,褚幺才催促着白牛,巴巴地将牛车赶上前来,细长的眼睛透着机灵,殷切地道:“师父,仙女姐姐,上车坐,我为你们赶车!”

宁霜容笑了笑:“我与你师父同辈论交,你叫我姐姐,岂不是把我叫小了一辈?”

“那……师娘!”褚幺石破天惊地大喊。

笃!

姜望一记脑瓜崩,叩得他当场抱头闭嘴。

褚幺委屈地瘪起嘴,疼得泪汪汪。

他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单纯地觉得这个姐姐太好看,想着要是天天看到,该有多好?而且只有这样美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家师父。

此刻吃了教训,恨恨地在心里想,这么好看的你都不抓紧,叫你以后找个猪婆那样的媳妇!

那是瓦窑镇上喂猪的好手,腰围胸围一般粗。嗓门一扯开,能从镇东头吼到镇西头。皮肤黢黑,比他褚幺还要黑个几筹。

这样凶恶地幻想着,脑门上的疼痛也缓解了许多,不由得傻笑起来。

宁霜容看着这小男孩又哭又笑,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也便没有太在意他的无心之言,只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对这对师徒道:“请随我来。”

姜望按剑与宁霜容并行,白牛老老实实地拉车,跟在两人身后。

漫长的问剑峡,便随着日光移转,渐渐走到了目的地。

这里大概是整条问剑峡的末段位置。

在两侧峭壁高处,都挖穿山体,筑造有坚固的堡垒。诸如材料如何坚实、阵纹如何强大、构造如何巧妙,自是不必多说。

值得说的是,两座堡垒都有名字。

西北一侧曰“藏锋”,东南一侧曰“罔极”。

两座堡垒里,都很明显地有强者坐镇。藏锋堡中寂如无物,罔极堡中剑气冲霄。

仰首而望,从东南到西北,两座堡垒之间,只以一条栈道相连。

这也是问剑峡中唯一的一条栈道。

它横在此间,像是与两侧峭壁一起,形成了一座天然的门户。

“它叫天门栈道。”宁霜容介绍说:“自古以来造访剑阁,只有此路。”

褚幺辛苦地仰着头,左看看,右看看,垮着脸道:“那我跟白牛怎么上去呢?”

他当然是想师父背着他飞起来,但白牛块头大,这个仙女姐姐应该很难扛得动吧?

宁霜容笑了笑:“车可以暂时卸在这里,不会有人动。至于你和白牛嘛……可以自己走上去。”

她并食指中指为剑,只是轻轻一绕,便指向半空。

忽然间锐声四啸。

一柄柄长剑横空飞来,一时间几乎铺满了视线。

在让人眼花缭乱的飞行中,又自有美妙的秩序存在。最后又齐整整地在天门栈道下,列成了一道宝剑搭建的阶梯!

……

褚幺九岁至问剑峡。

仙人指剑为阶,以登剑阁。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