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一十九章 绿幽幽的订婚礼物(二合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传萍往右边的沙发看了一眼,有点意外林跃会给她传纸条,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他想干什么?

宫洺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心想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现在LY集团已经取得了盛古67%的股份,可以说具有完全绝对控制权,难不成……他还能翻起浪花?

叶传萍接过KITTY递来的纸条,稍微翻开一道缝。

上面写了地址和时间。

她把纸条叠好放进手提袋里,偏头望林跃笑了笑。

……

盛古集团被LY集团收购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顾里通过出售手中股份,获利将近两亿RMB。

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叫顾亿元。

林萧最近心情很好,因为医生说周崇光的手术很成功,虽然有复发可能性,不过现在看来比没做手术时要好很多。

唐宛如还是老样子,要么窝在别墅里看青春偶像剧,一副我还没张开的德行,要么去体育馆看靓仔------当然是以训练为借口。

这一天,她披着一身臭汗回到别墅,先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后随手打开电视机。

“今日凌晨,北郊一废弃工厂改装的民房里发生恶性事件,共造成两人死亡三人受伤。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民房是一个犯罪团伙用来聚众赌博的场所,因为位置隐蔽,防守严密,另有密道联通外界,多年来警方一直没有发现,打掉这个以聚赌抽成、放高利贷、暴力催债等手段谋利的犯罪团伙……”

像这种新闻,唐宛如是不感兴趣的,然而警察带着赌徒上车去录口供的画面引起了她的注意,里面那个四十多岁,看起来一脸萎靡的女人似乎是南湘的妈妈。

“林萧,你快看,那是不是南湘她妈?”

因为赌徒的脸打了马赛克,只有切换镜头的时候能看到一闪而过的真实容貌,林萧并不确定自己的猜测:“看体型的话,有八分像。”

咔嚓~

随着开门声,顾里穿着一套有着极长拖尾的黑色礼服走进客厅。

“怎么样?好看吗?”

唐宛如拿浴巾擦头的动作一僵:“顾里,你穿成这样要干什么?”

“参加订婚典礼啊。”

“订婚典礼?谁的?”

那边林萧拇指一捻,掌心多了三张大红色邀请函。

唐宛如走过去抽出一张翻开一瞧:“顾源和袁艺?”

“对啊,他们两个订婚,不该请我们这帮老朋友吗?”顾里走过去,抽出属于自己的那张邀请函,往腿上一放:“你们有没有发现。”

林萧说道:“发现什么?”

“这妞儿又胖了。”

“顾里,我怎么觉得你在嫉妒。”

“我嫉妒她什么?”

“你嫉妒她比你胸大。”唐宛如抢着说了一嘴,不过仔细一想不对呀:“顾里,顾源都要跟袁艺订婚了,你怎么一脸平静的样子?”

“我不平静,难道大哭一场吗?”

“来,肩膀借你,哭吧。”

顾里把唐宛如推开:“叶传萍想拿这事恶心我?呵,盛古集团收购战她输了,这一次也一定会自取其辱。”

……

临近圣诞节,顾源和袁艺举行订婚典礼的日子到了。

会堂里窗明几亮,温暖如春,穿着白衬衣打着蝴蝶节的侍应生手捧托盘穿行在三两成群的人流里,不时把酒水递给那些需要的宾客。

唐宛如的吃相很难看,林萧装出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然而不认识她,又能去认识谁?会堂里的名流有些是她听说过的,但更多是她没听说过的,反正都是这个总那个总,这个长那个长的,唯一的熟人顾源也被袁艺死死缠住,跟重要来宾交谈的时间都不多,自然更没机会搭理她们。

好在宫洺的到来缓解了林萧的尴尬。

“宫先生,你怎么来了?”

在之前结束的盛古收购战中,宫洺对叶传萍可不怎么友好,为什么现在顾源订婚,他会到场祝贺呢?

KITTY走后总部又调来了一位女助理HIMMY,浓妆艳抹的样子看着特别妖,一面接过老板的斗篷,一面解释道:“宫先生的祖父和顾源的祖父关系很好,他们两家是世交。”

唐宛如一看帅哥到来,用手擦掉嘴角奶油,带着淫贱的笑容凑上前:“可以告诉我你用得什么香水吗?哦,它就像初春里盛开的第一朵鲜花……”

宫洺没等她把话说完转身走了。

“好了,好了,这是冬天,还没到发春的季节。”林萧拉住她的手,阻止她去追宫洺。

“咦,是KITTY。”唐宛如看到门口走过来的女人愣住了。

“KITTY?”林萧看了宫洺和他的新助理一眼。

KITTY说道:“哦,林先生去HK了,没时间参加顾源的订婚仪式,便叫我代他过来送上一份礼物聊表祝福。”

“林跃也被邀请了?”唐宛如不知道今天演得哪一出儿,怎么盛古争夺战的主要竞争者都被邀请来参加典礼呢。

“是叶传萍女士发得邀请函。”KITTY冲接待员招招手,把一个透明盒子递过去:“这是林先生送给顾源的礼物。”

“哇哦,ROLEX!”唐宛如扑闪着一双小眼睛,超级羡慕的样子。

“我决定了,以后订婚典礼绝对绝对要请林跃参加。”

林萧在后面拽住她,才不至于跟闻到腥味的猫一样跟着那块表而去:“八字还没一撇呢,那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而且那表……”

“再见。”KITTY面无表情看了俩人一眼,转身离开。

“哎,你就这么走了?”

唐宛如没有得到回应,有点不爽KITTY的态度。

林萧说道:“她就那样。”

说话间,门口黑影一闪,一个人大步从容走入会堂。

精致的妆容、黑色连衣裙、巴掌大小的纯金胸饰、还有长长的拖尾……

从走路到着装都诠释着什么叫主角。

顾里来了!

今天是顾源和袁艺的订婚仪式,她却打扮的比主角还主角,一下子吸引了在场所有宾客的注意。

叶传萍面沉如水,袁艺脸上有不加掩饰的敌意。

这时外面又走进一个男人,西装革履,人很精神。

袁艺的脸色变了,因为那个男人除了是她们家司机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

顾源看着出丑的袁艺笑了,跟之前计划好的一样,走到顾里面前,用自以为幽默的语气说她抢走了他的舞伴,那要他跟谁跳舞。

顾里回答跟我跳,完了扯掉后面的拖尾丢给唐宛如,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订婚仪式的男主角跳了场非常暧昧的舞蹈。

“足足晚了十分钟,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是为了让你多享受一会儿新郎官的感觉。”

“几天不见,你是不是变胖了?”

“是你驾驭不了我。”

舞蹈暧昧,对话更暧昧。

袁艺她妈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叶传萍看起来也在极力压抑怒火。

一曲结束,顾里放开顾源,朝最前面的舞台走去,并在途中招来侍应生,递了一个U盘过去。

唐宛如按照计划去拦叶传萍,不让她干扰顾里讲话。

“真高兴能接受邀请,来参加我最好的……朋友,顾源的订婚典礼,我呢?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为今天的仪式准备了一件很特别的礼物,一组幻灯片,来记录这段倍受瞩目的感情的点点滴滴。这组浪漫的幻灯片,我要献给今日的主角,袁艺,和她的挚爱。”顾里面带笑容看着众人,往后方屏幕招了下手。

www.mimiread.com

其实她早就知道顾源跟叶传萍做了一个交易,如果叶氏集团顺利收购盛古,那么两人便可以名正言顺地走到一起,如果顾源把事情搞砸了,那么对不起,他必须和袁艺结婚。

顾源通过试探他妈的底线,帮助顾里抬高了盛古集团近三亿的估值,还实实在在摆了林跃一道。

而另一边,顾里要做的就是毁了他跟袁艺的婚礼。这不难做到,因为顾源发现袁艺和他们家司机有*情,只要把证据在公共场合一发,叶传萍还能强推婚事吗?就算他妈能忍,他爸也不可能答应的。

噢~

下面响起一片惊讶的喊声。

顾里笑得很开心,用看失败者的目光看着袁艺,然而这份情绪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因为林萧急得直跳脚,指着大屏幕说不出话来。

“顾……顾顾……里……”

似乎,情况有点不对劲。

顾里转回头。

看到大屏幕上的画面后,她如遭雷击,整个人呆住了。

画面里的她跟林跃躺在一张床上,手搂着他的脖子,可以说脸贴脸,嘴对嘴,亲密到不能再亲密,而且她的脸红扑扑的,一看就是喝了酒的样子,嘴角还挂着满足的笑容。

虽然下面的部分没有入镜,不过傻瓜也看得出她的身体是光着的。

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她两手紧握,指甲盖几乎扣进肉里,针扎似得的痛楚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这是真的,是真的,你跟他睡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撞翻麦克风。

回头一瞧,就看见顾源用超级超级复杂且愤怒地目光瞪着她,年中的生日宴上,他被戴了一回绿帽子,当时只有要好的几个人知道,今天……虽然别人不知道他跟顾里的关系,但是他心里明白的很,前方曾说“该是你的,怎么折腾也是你的”的女人,又给他赚回来一顶绿帽子。

刚才那句“你驾驭不了我”,从玩笑话一下子变成了嘲讽。

他驾驭不了她,谁能?大屏幕上那个男人吗?

袁艺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镇定,再后来变成了冷笑,她不知道顾里玩得什么把戏,明明说要放自己和郑华的幻灯片,却把她跟林跃上床的事抖了出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顾亿元玩儿砸了。

叶传萍站在袁艺父母身边,伸出双手拍了拍。

啪~啪~啪~

“朋友们,这种助兴方式可是少见,顾小姐,敢问你这是在告诉大家,你跟林总也要订婚了吗?”

顾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脑子成了浆糊。

她什么时候跟林跃上床了?她怎么完全不知道?在典礼上出丑还在其次,毕竟现场没有她的长辈,关键是怎么跟顾源解释?

她解释的清吗?俩人亲热的照片就摆在身后。

便在这时,她猛然想起那天在林跃家吃饭时他说过“我们俩的关系比你想象得更亲密”,似乎就是指这件事。

看看顾源,看看叶传萍,再看看无法接受这一幕的唐宛如和林萧,顾里一把推倒旁边的花篮,拽着裙摆往外面奔逃。

丢人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之前从林跃家回去,她跟唐宛如和林萧讲了南湘住进林跃家的事,虽然双方关系没有和好,但是都接受了俩人交往的事实。

可是现在呢?

跟席城睡了不成,又跟林跃睡了,她这是一直逮着南湘坑对吗?

顾里跑没影后,叶传萍上台讲了几句话安抚人心,林萧看着失魂落魄的顾源,突然很同情他,绿帽子戴了一回又一回,这个男人比他惨多了,毕竟简溪离开了,她还有周崇光。

她现在算是知道林跃送来那块表是什么意思了,ROLEX不是重点,绿水鬼里的“绿”字才是重点。

或许他还有另一个诛心表述,顾亿元的身子,值这个价!

她看了宫洺一眼,发现老板的脸色并不好看。

毕竟顾里现在是M.E的财务总监,这个位置对一家公司有多么重要,用屁股想想也知道,如果顾里和林跃真有一腿,那是不是该好好思考一下让顾里做这个财务总监,会不会给公司带来麻烦呢?

杀人诛心。

这小子太阴险了!

……

顾里从会堂出来,衣服都没有换就钻进车里,对司机报了一个地址。

半个小时后。

车子驶入黄浦江边一栋公寓的停车场,没等车子停稳,顾里便推开后车厢门,无视司机想要把外套脱下来给她御寒的动作,以最快速度钻进电梯,按下二十七楼的键位。

少时。

轿厢门叮的一声打开,她快步走到林跃的家门前面,放着门铃不按,一巴掌拍在门上。

嘭~

“林跃,你给我出来!”

“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嘭嘭嘭~

也就十秒左右,门咔的一声开了,出现在面前的是KITTY带着薄霜的脸。

“你干什么?”

“林跃呢?我要见他。”

“林先生不在,去HK了。”

顾里一把推开KITTY,直接闯入房间。

客厅的沙发上没有人,电视在放《我们结婚吧》,餐厅也没人,不过餐桌上立着一个酒杯,旁边是喝掉一半的尊尼获加蓝牌。

“顾小姐,你这是私闯民宅。”

顾里没有理睬KITTY的警告,径直往里面走去,推开书房的门,没人,又推开卧室的门,也没人。

难不成……他真去HK了?

认真想想的话确实符合逻辑,因为正常人都可以预见照片流出后她会多么气急败坏,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躲去外地避一避风头。

顾里拿出手机,翻到林跃的号码,手指悬在拨号键上停顿片刻又放弃,既然人都躲了,会接她的电话吗?答案显而易见。

谁知道就在这时,主卧洗手间的门打开,一个人穿着浴袍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腿上还有水珠,似乎刚洗完澡。

林跃!

顾里心里的火腾地一下窜起来,话也不说,走到跟前就是一巴掌甩出。

啪~

她当然不可能打中。

林跃握住她的手腕往床边一带,顾里不能维持,整个人歪倒在床上恨恨地看着他。

“为什么?”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