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百六十五 他问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餐桌上,杯盘狼藉。橘色的灯光给人以十分温暖、安心的感觉。沐浴在灯光中,百生倒是不冷,可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安心。

他心事重重地坐着,微微低着头,看着那颗吃剩下的鱼头若有所思。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不闻不问。

“你究竟怎么了,”温晴看着百生,“怎么满脸忧色呀?”

听到她问,百生猛然抬头,这才发现厅房中只剩下他和温晴两人。

他左右看了看,问道:“他们呢?”

“都回房歇息了。”顿了顿,温晴接着说:“你难道是在为霍前辈担忧?”

“我师父他武功高强,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你在忧心什么,”温晴问,“难道是因为那黑袍人的事?”

百生转正了头不再看着温晴,先皱着眉,过了片刻又舒展。看他神情先后的变化,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然后他又看向了温晴。“昨天我的确见过那黑衣人,他算是救了我吧。”他说。

“救了你?”温晴脸上现出关心的神色,“你昨天遇到了什么危险吗?”

“我在去藏书处的路上,被人打晕抓到了一个山洞里,是那黑袍人救我出去的。”

“是谁抓了你?”温晴有些奇怪他为何不早些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百生看着温晴,犹豫一阵才答:“抓了我的人,是苏姑娘。”

“苏霁月!”温晴虽有些吃惊,但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因为今晚百生行为异常的开始,就是他见到苏霁月时。

www.mimiread.com

百生点了点头,“是她。”

“她抓你做什么?”温晴有些好奇。

百生没答话。虽然他别过了脸,但温晴还是看到了他双颊颜色的变化,变得红了。温晴很了解那种脸红代表着什么,因为她所爱的男人,就是一个很容易脸红的人——成乐总是不能习惯,几乎每次的甜蜜言语和亲密举动都会让他脸红。

“苏霁月是不是……是不是勾引你?”她试探性地问道。

百生知道温晴善察言观色,她能自己猜到,他并不觉得十分惊讶。他不敢看她,低下头,轻轻点了点。

“你不会那个……”

“没有!”百生赶忙摇头,大声否认。他又低头,声音也低了,“差点……幸好好那黑袍人及时出现。”

温晴没有搭腔,她沉默着,思考着什么。百生看向她,问:“温姑娘,你说,苏姑娘她……她究竟想干什么啊?”

温晴缓缓摇头,“我看不穿她。不过,她好像也对长歌做了同样的事。”

“同样的事”,指的自然是“勾引”。

“什么!?”百生彻底震惊了。本来存于心间的,苏霁月或许对他有一些好感的想法彻底破灭。

“昨天早上,苏姑娘的父兄找来这里。”温晴说,“那时你好像还没走吧。”

“嗯,我见到他们了。”

“在你走之后,苏姑娘也不见了,我们却在长歌的房间里发现了她的贴身衣物。”

“啊!?”百生皱眉,“那岂不是得打……”

“放心吧,没打起来。”温晴打断了他。她接着说:“昨天苏霁月为什么会消失,又为什么将贴身衣物留在长歌房间里来陷害他,长歌虽没有向我们说明。但我猜想,一定是苏霁月勾引长歌,却被长歌拒绝了,因此她怀恨在心,企图报复。”

“会不会,”百生猜测,“她那样做只是为了好玩呢。她年纪毕竟还小,在苏家也是最小的孩子,肯定是受尽长辈们的宠爱,却极少有约束和责罚,以致顽皮胡闹了些。”

温晴不禁微微一笑,但随即便恢复严肃神色,“或许吧。”

百生从她的语气中,知道她其实并不同意自己的说法。他也不再多做阐释,那只是他凭空的猜测,并没什么佐证。苏霁月的想法若连温晴都猜不透,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可那黑袍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山洞?是因为你而去,还是因为苏霁月?”温晴看着百生问出这句话,但她并不期待百生能够回答,更多的,她只是抛出一个关键的问题,来引导自己的思路。

百生虽的确不能回答她这个问题,但他能把昨天他听到那黑袍人说过的话尽量细致地复述给温晴,期待她能从中想到些什么。

大体复述完后,他总结:“我觉得那黑袍人对苏姑娘有很深的敌意,若不是我用密雨威慑,他可能已经杀了苏姑娘了。所以我在想,那黑袍人极有可能是苏家的仇敌。或许陆百川就是死在他手中的。”

温晴听着,缓缓点头,对他这个说法显然还是十分赞同的。

“别忘了还有苏素染的失踪,”她补充,“也有可能是这黑袍人或者说他们这个组织在搞鬼。”

“只是,”她突然皱起了眉,“陆百川死的那天,苏霁月为何会安然无恙,是什么让她逃过了一劫?”

百生缄默地看着她,他知道她正在专心思考,最好不要打扰。温晴忽转头看向百生,凌厉的目光让他一凛。他知道,她应该是想到了些什么。

百生在等她说出思考的结果,可她开口,却又问了个问题:“你能判断出,出现在山洞中的那黑袍人是男是女吗?”

百生边回想边说道:“身材被宽大的黑袍罩着,而对于武林中人来说,嗓音又可以通过调整气息来轻易改变……”他摇头,“我判断不了。”

“那通过语气呢?”温晴提示。

“语气?”

“男人和女人说话的语气是有差异的,”温晴说,“就算刻意伪装了嗓音,但若非特别细心,一般是不会细节到去注意语气的。”

“语气——”百生喃喃着,陷入了沉思。

苏霁月再一次来到郭长歌的房间,不过这一次,她可规矩得多了。她穿戴整齐,规规矩矩地坐在桌旁,而郭长歌,远远地倚在门边。

郭长歌神色漠然,而苏霁月面带微笑,饶有兴致地看着郭长歌那张还算俊秀的面庞,似乎能从那张脸上看出某种只有她才能体会的趣味来。

“郭大哥,你不是有事要问我吗?”苏霁月语气愉快地问。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脸上带着笑容,目光跳脱而欢快。

“你似乎很开心啊。”郭长歌臭着一张脸。他为柯小艾而无限担忧,自然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嬉皮笑脸。

苏霁月赶忙收敛起喜色,“哪有,倒是你,把人家叫到房间里,却又不说话,只直勾勾盯着人家看是什么意思嘛?”

她站了起来,走到郭长歌面前,“你不是说,有事要问我吗?”

郭长歌那么说,只为了把她从厅房支出来,其实倒也没什么特别要问的。

“你不说话——那我回房了。”苏霁月伸手去开门。

郭长歌瞥了她一眼。“你为什么杀人?”他问。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