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百六十一 火葬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着他们,郭长歌恍然明白了一慧之前说的不想被打扰是什么意思了。一慧害怕有人会为他报仇,去找霍真的麻烦,那样不管结果如何,总会有人死去,那是一慧所不愿见到的。

所以他才会将霍真带到这样的深林之中,他想悄无声息地死在霍真手里,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虽在众目睽睽下从超尘顶掳走了霍真,但他速度太快,当场几乎没人能认出他,而他也知道马参并不是一个多嘴的人。

一慧没想到的是,郭长歌跟了上来,而且难以甩开他。他更没想到的是,郭长歌后来生起的一堆火,还引来了更多人。郭长歌怪自己太迟意识到这一点,否则他绝不会告诉众人一慧真正的死因。

“霍真呢?”李青虹问。百生也看向郭长歌,这也是他所关心的事。

“在你们来之前,霍前辈已经自行走了。”郭长歌说。

李青虹不是个话很多的人,向来只说必要的话,而现在必要的话已经说完了。他静静地站在火堆旁,一慧的遗体前,忽然双手合十,躬下身去,虔诚地一拜,然后转身离开。

青衣剑派众人离开后,其他武林人士也都先后离开。方元仍然跪着,脸埋在干草地上。温晴走过去,想要扶他起来。可是方元并不想起来,他身子沉重,温晴也扶他不起。

在不着痕迹地抹掉脸上的眼泪后,方元终于直起身子,忽然说:“老和尚不可能是杀了霍家全家的人。”他回过头看向郭长歌,眼睛还有些红,“我了解老和尚,他……他废人武功的时候倒是挺狠的,但要说他会杀人,打死我都不信。”

郭长歌听他说完,没有回应,而是走到火堆旁添了些柴火。火旺了些,木柴爆裂的噼啪声充盈于耳,浅蓝色的烟气从火苗延伸出来向上飘去,最终溶入浓黑的夜幕之中,消散无踪。这个时节,晚上已经有些冷了,剩下的几人都围过来取暖。他们都想从郭长歌口中得知一慧向霍真坦白了些什么。

郭长歌如众人所愿,说起了霍真的夫人,巧玲。一慧说巧玲是他出家之前的大仇人,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们之间究竟是有怎样的仇,郭长歌猜想了许多不同的情况。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当然很有可能是由爱生恨,那或许也是一慧出家的原因。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方元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激动,“老和尚是自小长在少林寺的,出家前怎么可能会认得什么巧玲?”

郭长歌并不十分惊讶,只淡淡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时方元在少林寺跟着一慧学武,两人在佛前打坐练功。已经练了大半天了,方元渐感无聊,难以专心。过不惯寺院苦寂生活的他在向一慧一顿抱怨后,一边感叹,一边对牛弹琴一样地向一慧讲起了外面那个花花世界的种种好处。

一慧笑而不语,还缓缓摇头。方元看到,以为一慧是不相信他所描述的那个灯红酒绿的美妙世界,哼了一声问:“老和尚,你是什么时候当了和尚的?”

“师父我还是婴孩时,便被你师祖捡回了寺里。”

“怪不得。”方元“哼”笑了一声,“从小就呆在寺里,守着清规戒律,从未体味过酒肉和女人的美妙……”他忽然贼笑着,说:“我敢打赌,老和尚你若是吃过了酒肉,睡过了奶子有这么大的姑娘,就一定就不愿意再做和尚了。”

方元本以为自己这一番无聊且下流的话在佛像前说了出来,脸上从无愠色的老和尚也一定会生气的,却没想到一慧仍只是微笑。“或许吧。”他说。

方元脸上本来兴奋地期待着的神色变成了呆滞,放下了两只在自己胸前比划大小的箕张成爪的手。在那一瞬间,他从一慧的笑容中,好像真的领略到了一点那些僧人每天挂在嘴边的“佛”,究竟是什么样的。

方元看着一慧渐失血色的脸,那样的笑容,已经永远不会再出现在这张脸上。不知觉中,泪水又已充盈了眼眶。

郭长歌当然也同意方元的看法,在知道一慧其实从小就已出家之后,已毋庸置疑他并非造成霍家堡惨案的元凶。可是,郭长歌不想就这么糟蹋了一慧舍弃自己性命来消除争端和杀戮的宝贵成果。

www.mimiread.com

“我们把一慧禅师的尸身葬在何处?”他转移话题。

“烧了吧。”方元的声音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变得沙哑,“和尚们不都是火化的吗?”

他们堆集了许多干草和树枝,将一慧的尸身置于其上,由方元点燃。看着逐渐变大的火焰吞噬了尸身,方元泪流不止,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想用眼泪去浇灭眼前的大火。他哭得简直比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还要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他好像忽然就不怕丢人了。

看着眼前的熊熊火光,郭长歌的心里不自主又开始思索这件事的真相,霍真苦苦追寻的仇人究竟会是谁呢?

通过一慧对霍真说过的那些话,大概可以确定一慧是知道巧玲的出身和来历的,这也是让他的话变得可信的关键一环。谎话中总要掺入些事实才能取信于人,或许一慧在有关“巧玲”的这一部分并没有说谎,虽然他极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凶手,但真正的凶手或许的确是为了杀害巧玲才最终造成了霍家堡的惨案。

郭长歌转身走到了百生身前,抱着微小的希望问他可曾在《武林志》中见过“巧玲”这个名字。

既然提到了《武林志》,百生一如既往,十分认真且努力地回想了许久,才笃定地回答道:“没有。”

郭长歌一点不意外,既然巧玲没有对霍真说过她的出身和来历,那么“巧玲”这个名字当然也不会是真的。要想从这个名字入手查明真相,简直如水中捉月,实在是白费力气,可这名字偏偏就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即便这件事会在未来几十年内不停地萦回在他脑海中,郭长歌也不打算再追查下去了。麻烦事已经够多了,他现在就要回去,去面对一个麻烦至极的人物,他在心中发誓,要在一天之内摆脱了她。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