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百五十九 巧玲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真虽问了,但却没耐心等待回答,这是他等待已久的复仇,他已片刻都等不下去。

他出掌打向一慧的心口,迅捷无伦、包含着怒火的一掌。就连站在一旁的郭长歌都感受到了掌风的巨大压迫。他及时出手,挡住了这一掌,用双掌挡住了霍真的单掌,同时他的人向后跌去,跌在一慧的怀中。两人飞出丈许,摔倒在地,郭长歌吐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郭长歌嘴边的殷红,被仇恨冲昏头脑的霍真终于清醒了一些。

“小子,你不要命了吗?”

“我没事。”郭长歌受伤不轻,但还是能站得起来,虽然是在一慧的搀扶下起来的。

“你拦我干什么?”霍真猜想郭长歌或许和一慧有什么渊源。

“我不是要拦前辈你报仇……”郭长歌左手抓着胸口咳嗽了两声,面色惨白,“我只是想知道,一慧禅师是一位得道高僧,怎么会大开杀戒呢?”

“他都亲口承认了,”霍真看向郭长歌身后的僧人,眼神中充满了怒火,“还能有假不成?”

双手合十,微微低着头,闭着眼,低声吟诵着某种经文。

“前辈难道不想知道当年霍家堡发生了什么?”郭长歌直勾勾盯着霍真,眼神中大有企求之意。

他实在是好奇是什么让以为僧人去参与一场屠杀,如是一慧死了,这件事可能永远都是个谜。郭长歌讨厌谜。

霍真双目睁得极大,看着一慧,“那你问他吧。”

郭长歌点了点头,转向一慧,还没开口,一慧忽然睁开了眼,说道:“施主不必问了,陈年旧恨,老衲不想再提起。”

“陈年旧恨?”郭长歌目光犀利,“这么说,你杀人是为了报仇?”

一慧缓缓点头。“胡说八道!”霍真怒喊,“我霍家和你们少林寺能有什么仇?”

www.huanyuanshenqi.com

一慧又缓缓摇头,“并非是霍家与少林寺的恩怨,而是霍家某人与老衲的私人恩怨。”

“难道是因为我?”霍真一直以来都有这个猜想,“因为我当年年轻气盛,太不把你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你怀恨在心,就杀了我的亲人来出气?”

当然有这个可能,郭长歌想。当年被霍真打败,被他无情羞辱的的人有很多,借着霍真的威势,霍家也有不少人曾在武林中嚣张跋扈,横行无忌,得罪了不少人,这些人当然可能联合起来去霍家堡算账。但一来一慧禅师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会为了如此无聊的理由去参与屠杀的人;二来霍家堡屠杀惨案发生时,霍真已隐世近三十年,那些怀恨在心之人等这么久才动手,实在有些不合情理。

“施主便当是如此,”一慧说,“动手吧。”

“什么叫当是如此,”霍真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老衲若不说,施主就不杀老衲了吗?”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霍真说得咬牙切齿。

“那便不必再等了。”一慧说着,走向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霍真抬起了手,杀人的手。他冷冷地看着迎面走来的老迈僧人。风又开始呼啸,吹得头顶的枝叶沙沙作响。

情急之下,郭长歌说出了一句他一说完就感到后悔的话。

“霍前辈,你若现在杀了他,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同伙有哪些人了。”

一慧转过头来,用一种很悲凉的眼神看着他。郭长歌被他看得一颗心怦怦直跳。他忽然有一种负罪感,一慧禅师宁愿舍弃自己的性命来结束这段仇恨的觉悟,被他给作践了,而他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愚蠢的好奇心。

他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不是。他自己也曾被仇恨蒙蔽过心智,至今也难以摆脱那股想要复仇之时的被操控感,就像他不是他了,而是另外一个让原本的他感到极其陌生,甚至于有些可怕的人。所以现在的他并不会阻止他人的复仇,因为他知道那对复仇者来说太不公平了,也太残忍了。可郭长歌毕竟还是郭长歌,在经历了仇恨和失去之后,他虽然变了许多,但他仍排斥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死去。这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他的本心。

“同伙?”霍真瞪着一慧,“你还有同伙?”

一慧向他淡淡一笑,道:“我哪里会有什么同伙……老衲就把当年之事对你们说一些吧。”

他缓缓踱步,说道:“老衲的仇人并非姓霍施主,甚至并非姓霍——她是霍施主你的夫人。”

“我夫人?”霍真震惊,“巧玲她一个妇道人家,足不出户的,能和你有何仇怨?”

一慧在霍真身侧驻足,两人肩膀挨着,但面向不同的方向。

他轻叹了一声,说道:“陈年往事,老衲不愿再提起。施主若不信,不妨回想一下,可曾见过尊夫人的家人朋友,尊夫人又可曾对施主说起过她的出身来历?”

霍真抬头望着夜幕上挂着的弯月,回思。他和他的夫人巧玲,是在外偶遇的,他那时深爱着她,从没在意过她的出身来历,而她也从未主动说起过。现在想来,巧玲的确就像一个没有过去的女人,神秘至极。

那时家里的长辈们自然不想让霍真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为妻,但或许是因为巧玲品貌兼优,讨人喜欢,在相处短短几日后,长辈们便都松口了,十分爽快,甚至是十分欣然地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巧玲她,她以前与你相识?”霍真回头看着身侧的一慧。

一慧又开始踱步了,“当然了。”

“你认识她时,还不是和尚?”

“谁又一生下来就是和尚呢?”

“你和巧玲本来是……是……”霍真说不出口了。

新婚之夜,他发现他的妻子并非处女。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的他当然也纠结过,甚至暴怒过。巧玲说,她可以离开,可霍真爱她,无论如何都放不开她,只能接受了她的不完整。

一慧似乎猜到了霍真想说什么,道:“霍施主,我和尊夫人之间只有仇恨,除此之外,从未有过任何别的关系,切莫多想。”

他踱步到了霍真正面,停下来,面向他,“有十几年了吧,那时我也是偶然间得知,尊夫人便是我苦寻多年的仇人。我趁夜寻上门去,杀了她,却不慎被他人发觉,不得已只能大开杀戒,后又放火烧了霍家堡,确定没人活着逃出来,这才离……”

话音戛然而止。他的话并没有说完,而且永远说不完了。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