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907、小白之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整整两层楼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赵萌却并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

回到客厅的赵萌,也是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座椅上,整个人沮丧不已,见头埋在双手上呜呜大哭。

“赵萌。”由于家中没电,袁莎莎只能打着手电来到她跟前,拍拍赵萌肩膀安慰道:“没事的,我们这不是来找你家人了吗?”

“他们肯定是出事了,连小白都没有回来,呜呜。”

说道这里,赵萌顿时又再次哇哇大哭。

天空中惊雷阵阵,狂风暴雨下得更大。

所有人为了节省电池,因此都将部分手电关闭,只留袁莎莎手里的一盏亮着。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围拢在周围,似乎都在安慰这个可怜的姑娘。

“赵萌,你家里到底什么情况?”顾晨事先也不清楚这赵家村的情况,因此想要从赵萌这里,得到一些相关信息。

赵萌哽咽了两声,这才回道:“村里只有我爸跟我二叔,还有其他两个壮年,其他老人都已经被转移到了山下,肖书记说的那些失联人员,赵家村就这四个。”

“也就是说,你爸,你二叔,还有另外两个人?可是,名单上显示,这另外两个人不是姓赵,这是怎么回事?”

顾晨拿着手中的联络表,也是用灯光照射着说。

“他们是来建设望仙谷的工作人员,已经租住在我们村一年多了。”赵萌吸了吸鼻子,努力平复下心情说。

顾晨微微点头,又问:“那你爸叫什么?”

“赵文刚。”赵萌说。

“那你二叔叫赵武德?”顾晨根据失联名单排查得知。

赵萌默默点头:“我二叔就叫赵武德,另外两个,一个叫何旭,一个叫张凡。”

“他们现在都不在家里,肯定是上山去找那些村庄的失联者,而这些名单上的失联者,大多都是老年人。”赵萌说。

“那你刚才说的小白又是谁?”卢薇薇也是一脸好奇。

赵萌说:“小白是我家的一条狗,已经养了5年,从小就一直跟着我爸。”

“如果小白没有回来,那它肯定跟着我爸和二叔,一起上山。”

想了想,王警官赶紧说道:“现在水流这么湍急,你家小白回不来那也正常。”

“毕竟我们成年人上山,这水都得漫过膝盖和腰间,小白是一条狗,它能有多高?漂在水面上迟早得冲走。”

“依我看,你家小白现在肯定还跟着你爸待在一起,然后躲在某个村庄暂时休整,毕竟现在这里早已断电。”

“信号也断了。”这边王警官话音未落,袁莎莎便提醒着说:“刚才还是2G的信号,现在直接连2G的信号都中断了。”

“可能是信号塔出了些问题。”顾晨说。

卢薇薇一脸沮丧:“现在这黑乎乎的,信号也中断,去寻找山上的失联者还真是够麻烦的。”

想了想,卢薇薇又道:“诶?你们说,赵萌的家人,会不会也是因为信号中断和联系不上山下呢?毕竟山上的失联者,现在都是打不通电话。”

“有可能。”顾晨默默点头,继续说道:“但不管如何,我们必须要找到这些失联者,确认最终情况,然后再想办法通知山下。”

“现在泥石流冲毁了桥梁,各种泥石冲击堵塞了河流,形成危险的堰塞湖,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所以,现在我们要争取的,还是时间。”

“那还等什么?”闻言顾晨说辞,王警官直接站立起身,说道:“时不我待,反正现在也已经休息够了,大家赶紧出发,赶往下一个村庄。”

“没错。”

“现在得立刻出发。”

……

也就在此时,越来越多的警员开始呼吁。

顾晨大概观察了一下众人的情况,可以说,刚才的惊险探路,已经让众人的体力消耗严重。

许多人至今还在瑟瑟发抖。

但即便如此,大家似乎都清楚目前的处境。

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顾晨,刚才我们赶到这赵家村的时候,我大概看了一下山上的道路。”

“可以说,刚才我们从山下上来,到赵家村这段路程,是受山洪影响最严重的。”

“再往上走,水量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大,估计也就淹没在小腿位置。”

“对。”这边王警官话音刚落,赵萌也赶紧提醒:“上面的路我知道,却是没有那么危险,水量也不大。”

“因为从我们赵家村到山下这段路程,有大大小小好几个平缓地带,因此水流会有短暂停滞,造成一些树枝杂物的阻碍,形成了一些小型堰塞,但是山上的状况要好许多。”

《最初进化》

“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队形,立刻出发。”顾晨见大家都有决心,便也不再纠结。

很快,所有人都整理装备,再次以三人为一组,开始往山上进发。

根据向导赵萌的介绍,下一个村落,将是胡家村,那边住着四名孤寡老人,村落也不算很大。

由于之前的探路经验,让许多人掌握的行走规律,因此大家也加快了脚步。

冒着黑夜中的暴雨,大家一路行走了将近40分钟,这才隐约看到另一座村庄。

“是胡家村吗?”顾晨停下脚步问赵萌。

赵萌伸长脖子,简单确认了一下,这才狠狠点头:“是胡家村。”

“走,过去看看。”顾晨也来不及多想,手持登山杖继续前行。

而此时的脚下,山间的河水也果然没有之前那样凶险。

虽然水流依然湍急,但是却只淹没了大家的小腿位置,阻力大不如从前。

没一会儿功夫,大家来到胡家村的村民活动广场,一个比赵家村的村民活动广场还袖珍的地方。

此时此刻,赵萌赶紧朝着一户人家快速跑去,并重重的砸门。

“砰砰砰!”

“请问有人在家吗?”赵萌大声的叫喊。

见屋内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于是赵萌再次重重的砸门。

而其他警员也都围拢过来,躲在屋檐下避雨。

此时此刻,顾晨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微弱的动静,这才制止赵萌道:“赵萌,先等一下,有人在屋里。”

“是吗?”闻言顾晨说辞,赵萌也是重重的喘着粗气,不由后退两步。

只听见一阵打开门栓的动静,随后又传来“吱呀”一声响,一名高瘦的老大爷,一脸疲惫的探出脑袋。

见来人是赵萌,老大爷也是缓缓说道:“萌萌?你怎么来了?”

“爷爷,我来找我爸,我爸来过你们村吗?”赵萌赶紧追问。

见身边还站着不少穿着救生衣的人员,老大爷顿时秒懂,这是救援队到了,也是赶紧跟赵萌解释说:

“来过,你爸下午很早的时候就来过村里,那时候还没下雨呢。”

“那当时他跟你们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交代?”赵萌又问。

老大爷犹豫了几秒,这才努力回想着说:“他当时好像是说,山里好像有险情,而且就要下大暴雨,让我们胡家村的这几个老头,下山去避险。”

“可你也知道,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下山很费劲,感觉这么多年待在山上,什么事情没遇见过?”

“所以,大家一商量,决定暂时留在这里。”

“那赵萌的爸爸赵文刚,有没有说要派人护送你们下去?”顾晨赶紧追问。

“有,赵文刚是个好人,他问我们,需不需要派人接我们下山?我说不用,我就待在这里也没事。”

“那后来呢?”卢薇薇赶紧又问。

老大爷深呼一口重气,这才回道:“后来,赵文刚好像是说,山里的险情刻不容缓,让我们待在家中不要出去如果遇到其他救援队,那就跟着他们下山。”

“可直到现在,都已经大半夜的,我才碰见你们这些救援队。”

“是我们来晚了。”卢薇薇有些自责,但同时又道:“可能是镇里暂时抽调不出人手,看这交通就知道有多乱,现在下面是一团糟,还不如待在山上呢。”

想了想,卢薇薇有立马自我否定道:“不行,现在山上也不安全,到处山体垮塌,伴随着泥石流,已经将山上的道路冲毁严重。”

“如果你们待在这里,可能会危险。”

“大爷。”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顾晨便继续追问:“你们村现在有多少人?”

“4个,除了我,还有另外三家,都是老人。”老大爷说。

“这样吧。”顾晨犹豫片刻,又道:“我给你们留下两个小组,共6个人,在雨小点的时候,护送你们下山。”

看了眼山上果露的泥土,顾晨也是担忧着说道:“这边现在已经不安全了,你们还是尽早撤离。”

“不用了不用了,都一把老骨头了,死就死在这呗,反正落叶归根。”老大爷似乎不愿动身,依旧想要待在屋内。

但顾晨却坚决不同意道:“大爷,听我一句劝,现在下边形成了堰塞湖,需要爆破。”

“可一旦爆破,可能会引起山体震动,可到那时候,没准你们胡家村附近也会发生山体垮塌,到时候,房子可能就真的保不住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听我一句劝,让我们的人保护你们下山,去镇里跟肖书记汇合。”

也是在顾晨的反复思想工作下,老大爷顿时也别顾晨说服,立马又带着其他人,敲响了另外三家大门,将三名老人叫了出来。

于是,顾晨留下6名警员,协助4名老人下山之外,便又马不停蹄的,带着剩余25名队员快速山上。

这一次,大家需要避开河流,穿过竹林中的一条小道,去往付家村。

这个村庄处在深山当中,进出山林,依靠一条竹林小道。

而竹林小道由水泥铺成,还算平坦,但是走在竹林中,夹杂着狂风暴雨,还是让整个环境险象环生。

由于竹林有斜坡,因此大家行走起来还是小心谨慎。

行走大概20多分钟,顾晨记得这已经是自己穿过的第四片竹林,却依然看不见前方的村庄,于是将赵萌叫到身边,问道:“赵萌,付家村还要走多久?”

“快到了吧?我记得,应该穿过这片竹林之后,再走一里地的样子,因为这片竹林很大,所以需要走很久。”

“好吧。”顾晨擦了擦眼角的雨水,也是提醒众人道:“大家加快速度,继续前进。”

“顾师兄,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吉喆凑到顾晨身边,指了指竹林山下的一处物体,并用自己的强光手电照射两下,说道:

“看,白白的一坨。”

“真的假的?”

被吉喆一提醒,其他警员也都迅速围拢过来,感觉该不会是失联人员吧?

于是,刹那间,所有人都将自己的手电灯光照射过去。

赵萌凑上前一瞧,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整个人捂住嘴,声音颤抖着说道:“是……是小白,是我家的小白。”

“就是你家的那条狗?”王警官说。

“嗯。”赵萌狠狠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就是我家的小白,这山上只有我家小白是白色的,不会错的,小白,小白。”

见到自家的田园犬出现在竹林山下,赵萌顿时情绪激动,赶紧对着山下的白色物体大喊大叫。

可即便如此,却不见小白任何回应。

“小白怎么了?它不会是受伤了吧?”赵萌的脸上,泪水和雨水早已夹杂在一起。

可片刻之后,赵萌整个人就要下山,却被众人赶紧拉住。

“赵萌,你不要命了?这竹林的山坡这么陡,你要是滑落下去,可能就很难爬上来了。”

“是啊赵萌,冷静。”

“可那是小白。”也顾不得众人的劝说,赵萌坚持要爬下山坡,去找自家的狗子。

见赵萌已经不听指挥,顾晨一把将赵萌拉到跟前,也是语重心长道:“赵萌,难道你完了,山上之前跟我的承诺吗?”

“我?”

“你说你绝对服从我们的安排和指挥,不会擅自行动,你忘了?”还不等赵萌把话说完,顾晨又道。

赵萌顿时低下脑袋,也是弱弱的说道:“可是小白。”

“我去。”顾晨说。

赵萌一呆,赶紧抬头看向顾晨。

而此时的顾晨,已经从另一名队员的身上,取下一捆救生绳索,并且将绳索一头的钩子,扣在自己腰间的安全带上。

“顾师弟,注意安全。”卢薇薇紧张着说。

顾晨微微点头,也是提醒众人道:“大家拉住绳索,放我下去。”

话音落下,顾晨直接利用自己的攀爬技术,紧贴在陡峭的山坡,随后,利用绳索的收放,身体缓缓滑落到山下位置。

此时此刻,其他众人手中的手电灯光,也都齐齐照向顾晨方向,给顾晨提供光线照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晨只感觉上头的队员越来越小,声音也变得微弱起来。

“哗啦!”一个滑落的姿势,顾晨迅速依靠一棵竹子作为掩护,成功来到了小白身边。

“好!”

顾晨大声呼喊,绳索也就此止住。

顾晨重重的喘息两声,也是缓缓接近这条白色中华田园犬。

“小白!小白?”

不太清楚这条狗是否还活着?也害怕这条狗对陌生人保持警惕,不排除会突然咬人的可能性。

所以顾晨先是保持距离,并且呼叫了几声。

见面前的小白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起伏都没有,顾晨顿时眉头一蹙,缓缓接近小白,用手指在小白的身体上摇晃几下。

“死了?”见这条中华田园犬已经没了动静,顾晨赶紧将小白身体往自己身边拉扯了一下。

可就在此时,一股血腥味,很快让顾晨警觉起来。

也就在挪动小白身体的同时,顾晨发现小白身体下方有大量鲜血。

可利用自己FAST战术头盔上的战术手电灯光照射,顾晨这才发现,小白的脖颈位置,似乎是被利器砍断。

整个狗脖子,现在完成处在断裂状态。

“看这伤口,不像是摔断的,而像是被人用利器砍断的,那得多大的利器?难道是斧子?”

“可为什么小白会被一把斧子砍断脖颈呢?它不是赵萌家养的家犬吗?它不是一直跟着赵文刚和赵武德一起吗?”

想到这些,顾晨感到一阵细思极恐。

似乎这条中华田园犬的死,没有那么简单的样子。

于是顾晨再次翻转小白的尸体,发现小白脖颈上的伤口,似乎不止一处。

顾晨用手指拨开带血的毛发,这才发现,两道深深的伤痕非常明显。

“砍断小白的脖子,连续砍了两下,并且将小白丢到竹林山下,很显然是不想被他人发现。”

“这要是刚才吉喆大意没有看见,可能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小白死在山坡下边。”

深呼一口重气,顾晨眉头紧锁,也是喃喃自语:“难道说,赵萌的父亲有危险?是有人要对赵文刚或者其他人动手,小白才奋力护主。”

“而在打斗过程中,凶手这才挥舞利器,杀害了小白?然后再将小白扔到山下?”

想到这里,顾晨再次将手电灯光,对准山下位置,不断寻找。

而山间小路上,卢薇薇见顾晨在山坡下迟迟没有动作,这才赶紧大喊着呼叫:“顾师弟,你还待在那里干什么?你快上来呀?”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