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纯黑的雪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没有过去,我不知未来。

我自虚无中诞生,却不知所向何方。

我拥有着无穷的知识,却连最简单的问题也无法回答。

我,到底是谁。

“孩子,我很抱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为你送上生的祝福,但是时间紧急,还请你原谅。”

“我,这是……”

谁在说话?我只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我能违背的。

“所以,‘请’你,醒来吧!”

“这……啊!”

伴随着一阵眩晕感,我,一个全新的生命,降临到了这残酷,却又美丽的人世间……

·

“哈哈,看起来成功了!”看到已经变了样的“上官”,卡尔森仰天大笑,甚至因为过于激动,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张羽扬,你心心念念的上官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我伟大的圣战教廷的新生圣女!”

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最开始进来的五百人,现在怕是连一百人都不到了,而且仪式已经结束,就算是因为张羽扬,这场本应献祭掉所有人的仪式被强行打断,上官的“进化”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反正这些人都是必须要死的,卡尔森也就不需要做伪装了。

再者,让他们带一点不甘与恐惧去死,不是更好吗?

“你这个混蛋……”厄尼斯的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张羽扬和爱丽诺营救计划,这便直接导致整个行动的失败。上官,变成了圣女。

为了砍厄尼斯一剑,张羽扬几乎耗尽了全身的体力和魔力,如果还有什么危险发生的话,除非有奇迹发生,或者自己烧命那样再来一次爆发,否则的话,……不用说大家也都懂得。

现在的他,只能跪在原地,用凶恶却没什么用的眼神,盯着这个自己第一次见到,却已经让自己在生死间徘徊数次的罪魁祸首。

而面对张羽扬的这种表情,卡尔森却显得一副享受的样子。

再看爱丽诺这边,她低着头站在一边,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主人,主人?您现在怎么样?”突然,安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干扰通信的并非是圣域的结界,而是刚才的魔法。

“呼,计划失败了,看起来,她已经无可挽回了……”张羽扬叹了口气,“或许接下来,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张羽扬,不一定。”这时,爱丽诺站到张羽扬身旁,说道,“狄安娜的灵魂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现在的她还活着好好的!不是我们失败了,而是这场仪式,失败了!新的圣女,没有诞生!”

爱丽诺的话,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些还活着的信徒,全都瞪大了双看看着这个明显就不是被宣召而来的信徒的小女孩。而张羽扬和卡尔森,此时的表情也出奇的一致,惊讶。

刚经历过一场屠杀的大广场,此时非常安静,甚至有些渗人

“狄安娜?啊,是那个逃跑的光之精灵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卡尔森思考了一下,慢悠悠说道,“不过不重要了,就算你是女神爱丽诺,既然都回来了,那就不要再想着离开了。而且你说我失败了,那么她呢,这是怎么回事?”

卡尔森所说的她,自然指的是依旧站在大圆盘上的“上官”,此时的她,刚刚醒过来,正用着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以及周围的一切。

她的形象,已经可以说是完全颠覆上官在张羽扬心中的形象了。纯黑的长发,纯黑色的瞳孔,那个上官原本温文尔雅的气质,此刻也被推翻了。

现在的她,看上去跟一个不良少女差不了多少。

除了简单的外貌,其他几乎所有细节都被重塑了。

“这……我也不知道。”想不到,爱丽诺直接放弃了解释,看来这里面的原因也让她很是疑惑,“但是我能肯定,你的仪式肯定失败了……”

“失败?那就让你看看,到底怎么失败了!”说着,卡尔森一挥权杖,指着张羽扬和爱丽诺,冲着“上官”吼道,“去,给我杀了张羽扬和这个聒噪的小孩!”

“杀,掉?”似乎是刚刚诞生一样,她对卡尔森的命令还不能很好的理解,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迷茫,“张羽扬?小孩?”

“是的,快点动手!你是圣女,就应当听从教皇的指令!”卡尔森似乎有些着急,明明仪式没有差错,但是这个制造出来的圣女,为什么这么呆?

“张,羽扬……”但是她根本没有理睬卡尔森的怒吼,她依旧在自顾自地,重复着张羽扬的名字,而后,转动着机械质感般僵硬的脖子,寻找着目标。

就这样,两人的目光相对,张羽扬从她的眼中,明显读到了怀念与激动。

难道说,上官的意识,还保留着吗?

“张羽扬……张羽扬!”然而,就在张羽扬为此感到万分庆幸的时候,“上官”就像是突发恶疾一样,弯腰抱着头略带痛苦地嚎叫起来。

“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既然如此,你就先给我老实一会儿!”

喊出这句话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官”竟然照着自己的脑门就是一巴掌。这一掌的威力可不小,吃下这一下的“上官”,此刻连站都站不稳,差点一下子摔坐到地上。

晃了晃脑袋,“上官”总算是站稳了脚跟。此时的她,看着眼前的一切,神情也越发坚定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要说卡尔森了,就连爱丽诺都有些愣住了。

“还站在原地干什么,给我动手杀了他们!”看到这里,卡尔森才终于慌张起来,这个魔法如果正常运行下来,其产生的圣女,应该是可以受到施法者控制的啊!

但是很明显,现在的她,是具有自我心智,甚至能违抗卡尔森的命令的!

“杀掉他们?我觉得,死的人,是你才对!”说话间,“上官”高举右手,对着虚空中大声喊道,“伪神之章·虚影之尘!”

伴随着全身散发而出的恐怖魔力,“上官”的手中,无数紫色的光粒在此聚集。而后,一道光闪过,一根细长的钢锥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你难道要杀了我吗?但是很遗憾,我不会那么轻易就是死的。”在“上官”准备的时候,卡尔森一挥权杖,向着周围那些圣骑士喊道,“你们给我杀了她!”

一声令下,周围所有的圣骑士都扔掉了手里的长枪,拔出了腰间的制式长剑,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控卫在此》

虽然觉得可惜,但是这个孩子很明显已经变成个威胁了,为了保证安全,卡尔森也只能放弃这个圣女计划,直接执行最终计划了。

“啧,果然被小瞧了啊。”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圣骑士,“上官”轻轻挑了一下眉毛,轻蔑的低哼一声,便将那根原本准备投向卡尔森的钢锥,插到脚下这个大圆盘的中心。

下一秒,每个冲向“上官”的圣骑士,脚下都出现了一根钢刺。这些速度极快的尖刺,没有给敌人一点反应的时间,转眼间,所有圣骑士都被扎成了串。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人倒下,一切都是那么诡异,甚至地面之上,被穿透的盔甲之中,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切,原来是‘空壳’吗?”

感到无趣,“上官”便拔起了钢锥,而那些从地面伸出来的钢刺,也全都化作粉尘,消失在了空气中。

砰——

同一时间,所有的圣骑士都倒在了地上,而里面的人,也随着脱落的头盔,暴露在了外面。

睁着无神的双眼,没有一点血色,面无表情,就像是用陶土捏出来的一样,没有生命的人偶。

“这,所有人都是这样?”张羽扬已经快要心脏骤停了,“这到底是活人死后被控制了尸体,还是……”

“还是说,这是被抽走了灵魂与生命力的空壳。”安有些发抖的声音,张羽扬还是第一次听到,“记得终焉之战之前,世界各地都发现了这些被抽取了灵魂与生命力的家伙,只是不一样的是,那时候遇到的,拥有战斗的意思,而且各种抗性都非常高,极难被打败,而您面前的这些,只是没有意识的躯壳……很显然,这一招,没有打死他们,他们依然还‘活着’,只是卡尔森没有给予命令而已……”

“难道说,这和你刚才提到的那个空壳,是一类东西吗?”

“可以这么判断,毕竟神代的时候,大家就已经一致推断这不是简单的亡灵魔法了,我和相关数据进行比对,发现相似度非常高,所以可以做同一推断了。”

看来需要好好问一下卡尔森了,这么想着,张羽扬便将目光转向卡尔森。

然而——

“你,你居然敢……”

竟然就是张羽扬转头的一瞬间,“上官”出现在了卡尔森眼前,她手中的钢锥,直接刺中了他的胸口。

“这有什么不敢的?”她的眼中,闪动着愤怒,“不要带任何东西,下地……啊嘞,原来是魔钢的复制体吗?”

看着逐渐化为银色液体的卡尔森,“上官”拔出了钢锥。然后,她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张羽扬。

“看来,有些大事不妙了。”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