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百零二章 杀人诛心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冯凝霜双钩离手,五抓银钩如同长眼一般忽地从花无香胁下钻出,眨眼间蛟龙出渊似的直奔承安面门。

离魂钩乃五爪银钩,每个钩子的大小粗细各异,每一钩皆锐利无比,人的面门有七窍,一旦被勾住轻则容貌受损,重则剔骨抽筋。鉴于冯凝霜曾经就用这招“苍龙探珠”来擒过她的琵琶骨,这次承安早早设了防备,一直小心的提防冯凝霜的举动。即使如此她还是被迫近的离魂后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地心中暗赞一声,冯凝霜使得一手好钩法,既阴毒又狠戾。

承安在离魂钩抵达之际火速后退两步,边退边御剑迎击,看似柔婉退让,实则以退为进,且她锐意内藏,意志坚忍。一阵铮铛的金属交接之声后,承安手腕倏地一转,变守为攻,节节紧逼,红玉从身侧斜出,只听"铮"的一声,离魂钩突然转了向,如离弦之箭朝花无香射出。

一切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饶是花无香功力高深反应迅速,也仅是堪堪避开,但凡再慢一瞬,顷刻就被离魂钩穿心而入。失去目标的离魂钩没有阻碍,径直没入石壁之中,紧余半寸钩柄在外。

"放肆。"花无香拂怒,广袖鼓鼓生风,袖下纤指蓄积内力,一掌破空将冯凝霜结实地击拍在石壁上,目光幽森骇人,"她只有我能杀,她只能死在我手中。"

冯凝霜挨了结实的一掌,从石壁上撞落下来。她弛缓地爬起来扶着胸口吐了口鲜血,另一手指着断断续续道:"花无香……你……疯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承安看傻眼了,这是唱的哪出呀?——狗咬狗骨头。她心中不由地拍手称快,这总算是入古墓之中对她唯一利好的事情了,这花无香的执念够深。

"佛挡杀佛,魔挡杀魔。"花无香仰天长笑,她没疯,世人皆醉唯有他独醒。此刻她的双眸腥红而嗜血,衣袍猎猎作响,如同一朵鲜红如血的彼岸花盛放在黑暗中,凄楚而疯狂。

这种状态濒近走火入魔,承安现在有七八分确定,这花无香多半服用了秘药来短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只是秘药效果虽好,能短时间最大程度的拔高修为数倍,却不好控制,心智不坚之人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花无香心魔成疾,情志大起大落,以致无法凝神疏导,内力在体内流窜暴走,稍加刺激便容易走火入魔。

"安凌蓉,你永远是我谭紫颜的手中败将,你是赢不了我的。"承安借用他娘的身份说话,"你没有轩辕拓磊的喜爱、没有中宫之位、没有孩儿承欢膝下、被家族视为耻辱、被抛弃……"

花无香狂躁的打断承安的话,"贱人你闭嘴。"她接连数掌朝着承安的方位乱轰。

她猜对了,花无香变得更加激动狂躁了,虽然五步烈心掌的威力依旧,却失了准头,承安轻巧得避开了,从这一点看,她自己开始不受自身控制了。这是一步险棋,却也是她的时机,只是将已逝的娘亲搬出来,实乃罪过,不过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偏要说。"承安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傲地说道:"你是只见不得光的过街老鼠,只配待在阴暗的角落。若让人知道你没死,楚大哥定为我报仇,轩辕哥哥定将你挫骨扬灰,你的母族必不容你,这样的你活着有何意义,没有人希望你活着,大家都盼着你从这世上消失。"承安用内力将每字清晰的送出,在密闭的空间内,音波被放大,字字在古墓里回荡。

"别说了,你别说了……"花无香捂着耳朵,面容痛苦的扭曲在一起。

"爱你者因你而死,你爱者求而不得,不如归去。你那苦命的孩子在那边等着你,听,他说他在那边好冷,好想母后呀。"承安嘴角讥诮,杀人诛心。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花无香口中呢喃。

"花无香你醒醒,不要中了妖女的计谋。谭楚颜已经死了,这是她的女儿,你睁大眼睛看看。"冯凝霜半依在石头壁喘气,她正在奋力拔着嵌入石壁上的离魂钩。

花无香强撑住颤抖的身子,缓缓睁开眼睛,左右偏头地盯着楚承安,行尸走肉般的向承安步步走来。

承安急中生智,指着冯凝霜道:"安凌容你不要相信华妃娘娘,她在为她的儿子轩辕靖扫平道路。现在她的儿子是太子,不久就是无上荣光的九五之尊了。你本是中宫之主,只有你的孩子才是嫡子,你的孩子才该荣登宝座。皇帝百年之后,只有帝后才配合葬。"

"杀了她,再杀了太子。拿回你的中宫之位,夺回把本属于你孩儿的荣耀。"承安言语步步紧逼。

花无香喃喃自语,"杀了她,把我孩儿的一切都拿回来。"

"是的,只有这样你才是赢家。"承安给她注入一剂强心剂。

" 只有本宫的孩儿才是嫡子,只有本宫的孩儿才是正统。尔等庶子,妄想东宫之位。"花无香如睡醒的雄狮,立即精神亢奋,转头朝冯凝霜走去。

冯凝霜低声咒骂一句"蠢货!"三言两语就被人做了筏子。冯凝霜焦急忙慌得晃动着嵌入墙体的离魂钩,越是焦急,那离魂钩越是挣脱不了,她紧张地脑门冷汗直下。

花无香步步逼近,冯凝霜感受到了末日的恐惧,瞳孔剧烈收缩。她与花无香两张对比实力悬殊,毫无反击之力。不,她不想死,她还有最后的底牌。

冯凝霜看着楚承安,刚要张嘴发声,便被一只冰冷的手死死擒住了脖子,直挺挺地拎了起来,双手离开地。她本能的求生欲爆发,双手死死地拽住花的手腕,给自己争取一丝呼吸,瞪得滚圆的眼珠死死地死死地的带着些许祈求地看着楚承安。

冯凝霜喉头一丝微弱不明的声音发出来只是嘶嘶喘气声,承安却从她翕动的嘴型中读懂了她的话。冯凝霜亦知道承安看到了,亦看懂了,终于她脸上浮现一出渗人的笑容。

钟直在冯凝霜手中,多待一秒就多一分风险。现在冯凝霜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就多留她活一阵罢了。承安迅速脱下外衣,揉成一团在火把上点燃,然后连同火把一起抛向她之前中过机关的耳室。

ranwena.net

室内隐约有嘤嘤地哭声,"母后救我,母后快来救孩儿。火好大,烧得我全身好痛呀!"

耳室的火光亮起,烧焦的气味蔓延至主室。花无香转头倾耳细听,那明明灭灭的火光投映入她的眼中,刺得她眼睛一痛,不知不觉中松了手。

"咳咳咳……"脱离桎梏的冯凝霜摔落至地面,嗓子生疼难受,半晌抚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承安站在门口,借着内力将声音输送至外头的耳室,"娘亲快来,我在这里。"

"咳……咳……咳,娘亲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这种传声变音技巧只能哄哄孩童罢了,可对于被梦魇了的花无香来说,明知道是海市蜃楼,哪怕万劫不复,仍会前行。

"乖孩儿,母后来了!"花无香义无反顾的奔赴耳室,她出去的那一刹,承安开启机关,落下石门!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