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结局章:光与原初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可杀不死我。"

眼见着剑刺入西利德斯的脑袋,西利德斯却一点都不惊慌,还笑着说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西利德斯并不害怕达摩克利斯之剑,因为她知道,欧尼斯特阁下下不了这个手,若是她说出这个事实。

洛芙就是她最大的筹码。

“洛芙,你知道的吧。”

听西利德斯提起了洛芙,航一郎手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微微一顿。

“我是恶魔之身,但是洛芙,你们在曼陀黑海海域,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我猜洛芙已经不是单纯的人类了吧,她是混合了恶魔之血的,莫提斯马。不然你们怎么会轻易地逃脱曼陀黑海的海王波塞冬。”

航一郎怔了一怔,说道:"你想怎样?这跟洛芙有什么关系。"

“我是恶魔,她当然是我的下属,我的好帮凶,莫提斯马。”

航一郎想起在曼陀黑海海域见到的洛芙,她和西利德斯一样,都拥有黑色的羽翼和獠牙,黑色的长指甲,可是洛芙和现在的西利德斯不同,洛芙那时还能变回人类的样子,淡金色的长卷发和湛蓝的瞳仁。

“洛芙不会是你的帮凶,她和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她现在应该完全变成莫提斯马了,已经失去自我意志了,若是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刺入我的身体,确实能将我的恶魔之血剥离,可是我不一定会死,反而洛芙会死。”

航一郎抓住西利德斯的衣领,怒问道:“为什么?”

他手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与西利德斯的旧日支配者相抵,双方都在算计与较量。

西利德斯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颠覆了航一郎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欧尼斯特阁下,或是称呼你别的?我时不时觉得你是两个人。一个是我喜欢的,另外一个是我讨厌的。很不巧,现在这个你就是我讨厌的。”

西利德斯随后,将提瓦特世界的真相说出。

“虽然我很少见到你,但是很有必要让你知道……”

原来,提瓦特世界里,西利德斯口中的莫提斯马,堕天使是恶魔的帮手,是恶魔创造出来的。

恶魔赋予了莫提斯马生命,为自己供应着源源不断的魔法源力,若是恶魔遭受致命的威胁,则莫提斯马必须站出来,为自己牺牲。

西利德斯得意道:“现在你知道了吧,欧尼斯特阁下。你是想杀死我,得先杀死心爱的洛芙呢哈哈哈哈,怎样?我是先让你用剑亲手杀掉她,再来和我决斗呢?”

航一郎的剑终究是下不了手。

背后一阵狂风大作。

幻化莫提斯马形态的洛芙飞了过来,直接抬手一个黑暗能量球冲西利德斯砸来。

西利德斯见状,一把挡开航一郎手上的打磨克利斯之剑,往外飞去。

“洛芙……”

航一郎制止洛芙的行动,因为这样无异于要和西利德斯同归于尽。

莫提斯马并不打算听航一郎的劝告,在她眼里,无论身体的主人洛芙和恶魔有什么勾结,她都要杀了这个背叛了自己的恶魔,就是这个恶魔让自己被封印在幽冥深渊将近千年。

莫提斯马手上未拿一器源,但是周身腾升起蓝色的源力,那是从曼陀黑海海域待会的上古器源,尼尼化做的星辰琉璃衣裳,具有强大的保护能力。

传说,恶魔使用的旧日支配者具有锁定敌人的能力,上一世,莫提斯马就是拥有着同样强大的魔法,却不作任何防御,打斗时重伤才会落网。

空中两对黑翼翻飞在云层中,一阵又一阵的魔法能量冲击着,电闪雷鸣。

洛芙手中那黑色的暗之能源与旧日支配者的暗红色箭矢相碰,使得整片天空变成紫红色交织的可怖景象,惹得特瓦特大陆上的平民尖叫不已,觉得是世界末日的来临。

忽见两人的身形都缓慢下来,彼此绕场游走。

过了片刻,西利德斯首先发出一声大喊,身形飞起,手中的旧日支配者一换方向,朝着航一郎瞄准。

她决定换一个攻击目标,毕竟莫提斯马身着星辰琉璃衣裳,可抵挡旧日支配者的攻击,她占不到任何便宜。

红莲的箭矢飞来,航一郎挺剑一挑,左掌横击,红莲箭矢直抵航一郎的剑尖,他的身子便如同悬在半空似的,左掌划了个圈,也拍将下来,看看双掌只差半寸便

要相交,航一郎忽地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倒纵出三丈开外,西利德斯仍然站在原地,但身形亦似惊涛骇浪中的小舟一样,摇摆不足。

原来是彼此都受到对方的魔法震荡,各有顾忌,不待双掌相交,便即分开。

这一招在魔法源力的较量上是航一郎胜了一筹,但西利德斯这一箭,可是挟着最阴暗的恶魔之力,光凭着光之源力无法抵挡其后续的冲击。

要驱散侵入体内的黑暗之气,光是凭借源力是不可能的。

上古器源的可怕之处就是再此。

西利德斯停下飞翔的足迹,笑看恶魔之力环绕着航一郎的身影,她对莫提斯马说道:

“看到了吧?你可以挡住,他可不行哦。”

莫提斯马感到头脑有些眩晕,内心的某种情绪翻涌,这是什么……为什么我会感到如此悲痛。

莫提斯马手中再次幻生出更为强力的黑暗法球,就要冲西利德斯砸去的时候,法球却消失了。

她捂住发痛的胸口,洛芙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强行抢过了自己的身体。

她冲航一郎飞去,并将尼尼化做的护甲给脱下。

洛芙紧张地看着被黑暗气息环绕的航一郎,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地祷告着:“木之源力……”

她感觉不到身体内有任何木之源力的流动,魔法回路并没有激起共鸣。

洛芙慌张,心想是不是被抽走了木之源力没法使用……

她的魔法,非常需要那个神秘的圣木头冠,却被西利德斯夺走,不知去向何出。

枭从天而降,一个圣洁的头冠从天空中飞落,像是有感应似的停留在洛芙的掌心上。

来得正是时候。

是圣木头冠。闪耀着圣洁的光泽,盈盈暖光如点点星河。

只有它,才能驱赶恶魔留存在提瓦特世界的杂念,将光芒和希望照耀。

洛芙戴上头冠,身体内的木之源力被激活一般,早已枯竭的魔法回路像是被水源滋养,被微风吹过,心里有烈焰般的温暖。

“复苏之力。”

神抛弃了你。我已在那更早之前抛弃了神。挣脱枷锁的剑刃,融入光与影的魔术。燃烧掠过一切的战火,撕裂梦与花火的面具;千百年来第一次,火凤于天空盘旋长鸣,在另一个世界的王座上,蔷薇和荆棘互相纠缠。吾将履行此契,臣服于汝之约。发誓。我将抹去一切。

西利德斯手上的长弓旧日支配者上,熊熊燃烧的火焰被吞没,她调动精神念力,可是西利德斯赖以骄傲的火之源力却无法使用,像是被什么压制了一般。

复苏魔法,使得航一郎身边束缚他的恶魔之力被驱除。

“现在,就交给你了,提瓦特异世界的光之源力,正是斩杀恶魔所需要的,也是唯一的办法。”洛芙道。

火之源力重回航一郎手里,此时,两种元素的混合,魔法再强大了好几倍,足够与恶魔之力想对抗。

航一郎凝结火源,火龙一般的烈焰由枭喷出,冲天地火光将天空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

洛芙静静的站在那里,当真是如原神临世一般,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就在航一郎与西利德斯再次战斗之时,洛芙手腕一翻,圣木头冠中的木之源力化出一道流光,向西利德斯飞速弹出,靠近西利德斯的时候,竟然幻化成恶魔之力无法熔断的树藤,生生将拥有黑色羽翼的西利德斯捆了个结实。

西利德斯惨叫一声,身子朝后面倒去。

航一郎紧跟其后,他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达摩克利斯之剑送进西利德斯的胸膛。

恶魔附身的魂灵飞散,西利德斯的神识回归本体。

她现在血泪津津,胸口上绽放着大朵的血花。

西利德斯咬牙说道:“我就算是死了,盖兰德的帝国也不会落在你的手里,我绝对不会承人我是篡位者,本来女帝之位就应该属于有能力的人。”

洛芙并没生气,说道:“我并不想争夺帝位,两大家族联合治理盖兰德帝国有何不可?”

“我不相信,什么和平治理,不可能的!沃伦斯

家族和你是一伙的,永远都是那么排斥我……”西利德斯絮絮叨叨间,航一郎朝地面看了一眼。

不好!大军压境。

原来西利德斯早已留了后手,纵使他们是神使,也打不过这几十万的军队。况且,这些人都是士兵,是盖兰德帝国的子民,皇室,家族之间的纷争,平民总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有我们在!”

血誓的成员被洛芙复活,并驱散了不良状态。

航一郎阻止道:“不,我不想伤害无辜的平民。”

盖兰德帝国的祭司通知了各国教会,旁边两个国家纷纷伸出援手。

在西利德斯丧失了行动力,破灭公会复生的成员也不做最后无为的抵抗,纷纷投降。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最后,战争在航一郎以坎贝尔家族和沃伦斯家族达成共识的名义下,调解并平息。

西利德斯被贬为阶下囚,由于借助恶魔之力所以最后实行绞刑。

破灭公会的成员被监管。

但是洛芙并不想做女皇,决定实施类似阿兹特克国度的分权管理。

盖兰德帝国迎来了统一。

--

一年后。

洛芙意外在坎贝尔皇宫的图书馆重新发现了那本穿越而来的书,上面已然写上了一路走过来的历程,和航一郎经历的一模一样。

只是书的末尾,还加上了一句话:如果你想回到原来的地方,请……

洛芙心想,这本克鲁苏之书,真是将一切的变数都写得清清楚楚。

“航一郎君,你想回到最初的地方吗?我们把一切都安排好,然后回去吧。”

“好。”

过了不久,尘埃落定。

莉莉丝担任盖兰德帝国最高权力执行官,负责管理着各个地方的领主和教会,并且她和布鲁德生活在一起。

艾什利带着露露回到了中立的游牧地域,每天都能吃上最正宗的羊腿子肉,金属骨龙成了那片地域最明显的标志。

尼尼成为伊蒂娜的侍女,生活在海洋,曼陀黑海海域链接幽冥深渊的大门已经被原初之神彻底堵死,不会再有恶魔和堕天使重现于提瓦特大陆。

而希娅则是和比伦兹成为了一片特别自治区的领主夫妇,享受着比尔特家族巅峰时期的荣华富贵,希娅终于懂得谁才是最能让她依靠的人。

两人再次找出这本神秘的书,伸出手触摸着封面,喃喃道最后的誓约上的嘱咐。

--

回到最初的地方。

航一郎在霓虹,而洛芙,则是回到了大不列颠。

某天。

日暮中的灿烂的晚霞,和晚风里奋力蹬着单车的少年。

他着急地奔着一年一度的夏日祭而去,刚刚收到来自远方的书信只有寥寥几语:最初的地方,东京十八点整,希望再会。

娟秀工整的笔迹,来自谁一目了然。

此时距离十八点只有半个小时。

最初的地方,不就是魂穿提瓦特异世界前,经过的那个集市么,今天那里会举行盛大的夏日庙会。

航一郎着急地在人群中穿梭逆行,寻找着少女的身影。

可是许久未见她露面。

直至夏日祭过半还未见人影,航一郎感到一丝失落,就像是中了一等奖,可是奖品是卫生纸一般。

这时,航一郎连世界上最大的单颗烟花四尺玉升空绽放都无心思观赏。

“嘭——”

四尺玉绽放出斑斓的色彩,犹如一束巨大的光照亮了整个夏日祭的场地。

“呐,航一郎君!”

航一郎闻声回头,愕然,映入眼帘的是洛芙真正快乐的明媚笑容。

面貌与初见时并无分别,现在的洛芙,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正冲他温柔地笑着,挥着手。

樱花色的和服,淡金色的发丝,湛蓝的瞳孔,还有手中握着的奶油冰淇淋。

夏天的风,天上的月,眼前的人。

航一郎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好久不见。”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是为宿命,我在宿命里遇到一缕阳光,我想我可能会记一辈子。’于公元二零二零年洛芙手记于提瓦特之书。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