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0话 正义从天而降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啾啾”两声鸟叫,从吉娜和诺娜的头上飞过。

一阵风吹过,卷起的落叶和飞过的鸟,竟然毫发无损地穿过了包围着吉娜和诺娜的火圈结界。

诺娜慌了,举着水之法杖的手颤抖不已,她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现在,保护吉娜和诺娜这里的火圈结界已经失去了保护作用,似乎是刚刚才收到的损坏,在一瞬间,火圈结界周围淡淡的火痕迹,已经消失了。

诺娜心想,这是面具男钢索那边出的问题?是他收到了血誓的攻击了吗?

魔法回路处于人体之中,所以神使才可以通过精神力,调动魔法回路中的元素因子,使用出魔法。现在,分明是面具男钢索那边,他的魔法回路,即是身体已经受损,所以才会导致精神力的调动出现了偏差,魔法消失的情况。

吉娜躲在诺娜身后,刚刚的狂妄神色依然消失,她看到姐姐诺娜脸上的血色骤然消失,自己身边的火圈结界失去了保护作用,不自觉地害怕起来。

她一张小脸几乎皱成了菊花,小声地问道:“姐姐,钢索大人怎么还没回来……我,我的……”

诺娜暗叫不好,听到吉娜支支吾吾的声音,她就猜到了,刚刚的吉娜使用了大量的炸弹棒棒糖,加上昨晚对血誓城堡外面护盾的消耗,应该剩下的不多了。

吉娜的魔法不是靠精神力调动,而是依靠着自身后期觉醒的火之源力,使用有限的,含有火之因子的器源产生的“棒棒糖”进行攻击。

这也不是可食用的棒棒糖,而是一种含有火因子的源力器源。

“吉娜,你的棒糖已经剩下不多了吧?那就由我来拖住他,你快去寻找格雷亚大人。”诺娜下定决心一般,对吉娜说道。

同时,她紧盯着那个隐身之中的比伦兹,手中紧握着水之法杖,横在身前,摆出攻击的架势。

“姐姐,我这样丢下你恐怕不妥……”吉娜有些胆怯了,她从未见过姐姐诺娜脸上露出过如此严肃,冷冽的气场。

吉娜印象中的姐姐,一直都是任劳任怨的女仆型,每天都是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穿着干净又朴实的教会袍子,对待破灭的成员和以前在贫民窟里认识的人一样,温和无害,乖巧懂事,可是今天这样……

“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我们姐妹说好了在一起一辈子的……”吉娜说道。

她将诺娜抓得更紧了,不愿意松手。

诺娜一把推开吉娜,利用水之法杖向血誓城堡上空发出一道蓝色的流线型信号。

“跟着它,它会自动指引你去破灭其他成员的身边,去寻找他们,不要跟着我了。”诺娜狠下心,说道。

诺娜的心一阵绞痛,她和妹妹吉娜在一起生活了长达十年,一直依靠着一些小小的活计为生,缺少铜板吃饭的时候就在贫民窟吃百家饭,或是在盖兰德帝国乞讨,后来因为些许小小的姿色而去往一个领主的领地,索然也受苦,但好歹每天都有固定的餐食

。来到破灭公会之后,两人都以为这是好生活要来临,终于熬出头了,每天都有丰富的餐食和安稳的住宿,过得非常满足。

‘吉娜,希望你能活下去,以后也要快乐一些,我知道你的任性和狂妄都是由于骨子里的自卑,以前都怪姐姐没能给你带来好生活,让你吃了这么多苦……’诺娜心想。

吉娜犹豫了许久,不肯离去,任由诺娜推她,或是口是心非地责怪她。

突然……

诺娜手上的水之法杖与什么触碰到,发出了金属物件的碰撞声,“锵——”的一声将不肯离去的吉娜吓住。

吉娜看不见任何人,只有使用了显微镜这个术式的诺娜才能看见。

她的魔法束缚,已经过了时限,比伦兹已经能够挣脱了,从而对她发起了进攻。

一剑接着一剑劈开,诺娜无法招架,只好一直使用回复魔法。

“姐姐……”吉娜这时才意会到姐姐的难处,不忍再为难姐姐。

可是这样能怎么办,自己的棒棒糖炸药并不能现在释放,因为吉娜看不到比伦兹的位置,同时诺娜应该是近身与比伦兹战斗,这样很难使炸药命中比伦兹,还会误伤到诺娜。

“不用管我,我有回复,吉娜……”诺娜急急说道,伸手推了一把吉娜,让她往信号弹的位置跑去。

这枚淡蓝色的信号弹,不但是作为破灭公会成员之间传递消息,更是一种紧急的信号,说明预感会出现身亡的信号。

“啊——”伴随着惨烈的悲呼,诺娜半跪在地面。

刚刚她看向吉娜的位置,一不小心分神了,比伦兹有着角斗士的敏锐,一瞬间便抓住了诺娜的弱点,比伦兹的重剑刺入诺娜的腹部,使诺娜血液不住地往外涌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见重伤敌人,比伦兹作为角斗士的战比胜斗志被彻底激发,他猛地将剑抽出,再送了一剑。

一剑穿心。

诺娜已经疼得几乎失去痛觉,虽然她有着回复魔法,可是痛觉神经仍然在作用着。

她强忍着发痛的身体,默念:“水之源,驱魔……”

淡蓝色的,一道道回复魔法从女帝西利德斯赐予的水之法杖中生成,诺娜虽然感觉到痛感,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不会就此倒下,死亡,而是依靠着精神力和对手耗着。

诺娜一边使用着回复魔法维持,一边查看着手中的盘蛇短杖。

蛇,血统必须最最纯正,血统纯正、诡计多端。无数的吵闹,无数的争斗,昔日的好朋友反目成仇。

水,净化污渍,纯净,源源不断,平定心灵。

‘女帝给我这把法杖是为什么呢?’

诺娜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她有些不知所措。

诺娜心想,虽然她正在撑着,可是对手比伦兹又何尝不是在撑着呢,她终于摸清了比伦兹进攻的频率,而且比伦兹手上的器源,正是来自于自己所在的破灭公会成员,克利切的无相魔盒

,那是她喜欢的男人的宝物。

命运可能是息息相关的,克利切死了,可是拥有他器源的人想要杀死自己,而自己的能力,正是克制克利切的能力。

被女帝西利德斯派去血誓组织当卧底的克利切曾对她说过,无相魔盒是用他的血供养着的,只要使用精神力去冥想就能使用,幻化成自己伪装的那个人,使用者并不一定是神使。那时候诺娜还不理解为什么非神使也能使用?那时,她就这样知道了无相魔盒的秘密。

诺娜口中念念有词,“克利切的命,你偿还了吧!”

诺娜手中的水之法杖,是女帝西利德斯给的,这魔杖竟然能吸收诺娜伤口处的血迹,由于这根魔杖是盘蛇短杖,即是女帝西利德斯在巴比伦学院时觉醒源力,学习魔法一直使用的。

盘蛇短杖,是利用了死在原初之神那时美杜莎的骨头,葡萄藤和一滴恶魔之血制造。传闻里,恶魔的血可以提炼出出提瓦特世界任何别的物种的血液。

“现在,克利切的血,我要收回来了,是纯正的血统?”诺娜想道。

果不其然,盘蛇短杖在吸收了诺娜的血之后,道道淡蓝色的回复魔法竟然幻化呈紫色,由于醇厚的葡萄酒,但还是没有见到别样的魔法效果。

诺娜苦苦撑着。

另一边的吉娜,跌跌撞撞地小跑着,眼见着远方就有一角应该是薇罗的衣裙。

吉娜出声喊道,可是相隔太远她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薇罗大人,姐姐,救救姐姐……”

希望就要眼前,吉娜更是加快了脚步跑去。

着急的吉娜恨不得自己一下长高二十厘米,可以跑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突然,吉娜被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拍下,直接化成了一滩肉泥。

一声龙啸。

航一郎在半空中从龙背上跃下,手掌撑地稳住身形。

枭也在化为了人形,缓缓降落在地面。自从洛芙和堕天使莫提斯马共用了一个身体后,莫提斯马的能力大部分与洛芙共用,自然,枭不再是弱小的,只会使用巨型身体攻击的龙,而是继承了大部分莫提斯马的能力。

“短腿跑得慢,没办法,都炸到我家莫提斯马大人了呢,只好轻轻打你一巴掌了啊。”枭挠挠头,看着地上化为一滩肉泥,血肉模糊的吉娜。

刚刚飞行回来的时候,航一郎在天空中,远处就已经发现了诺娜发射的淡蓝色信号弹,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敌人往信号弹的方向赶。

果不其然,破灭公会可能趁他前往庄园的时候就开始动手了。

航一郎瞧见血誓城堡已经经过了火烤一般,那必定是布鲁德大哥撑不住了,不然血誓城堡外面的护盾怎么会被毁掉。

“敌人虽小,可是也不能放过,枭,干得好。”航一郎说道。

“不过,那边还有一个,就交给你解决了……孤可没有心情再拍死一个小妹妹,感觉在欺负弱小的人类呢。”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