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零四章 迷踪归途(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牛首山本就是一座荒山,寒冬腊月,北风呼啸……

就算是有战场的古迹也没什么看头。

老朱在山头上溜达了两圈,索然无味,便打算打道回府。

此时江彬忽然上前,伏在朱厚照的耳旁,低低的说了两句。

朱厚照咧嘴一笑说道:“此时当真?!”

江彬躬身说道:“奴才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陛下啊……”

“好!”

老朱拍着巴掌说道:“有此等奇事为何不早讲,快带朕去见识见识……”

“是是是……”

江彬低垂着脑袋说道:“只是……那地方……若带了旁的些世俗之人……恐怕……”

朱厚照回头看了一眼跟随的侍从与护卫,摆手说道:“你们便在此地等我,不许跟来!”

喝退众人之后,老朱仅带着江彬钱宁二人,赶奔山涧之中。

山雾缓缓将三人的身形掩埋,不见踪迹。

蛟龙不得双翼,纵恶虎困于危崖……

山涧的雾霭弥漫了两天,这些侍从护卫便在山涧口整整等了两天……

一入夜,这荒山之上又是狼牟又是犬吠,听得这些护卫心中一个劲的打寒,陛下万一被这些畜生伤到丝毫皮毛,那我们的脑袋焉能安生的在脖子上过活啊!

终于,一名侍卫再也等不下去了,骑马赶奔南京城禀报韩彬,陛下与江大人钱公公入山涧两日未归……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一消息无异于巨石落入一摊死水之中,看似波澜不惊的南京中,终于将湖下的暗流涌向了水面。

张永,乔宁,江彬、杨和廷等几个朝中的大员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谁都说不出个成型的办法。

皇帝丢了,若此消息传将出去,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差人去找吧!”

韩彬猛然站起身来,看着四座说道:“就是把牛首山翻过来也要把人找出来!”

“还有一人……”

张永低语道:“没准他会有办法。”

乔宇一听马上心领神会,站起身说道:“我亲自去南昌将他请回来!”

乔宇为了掩人耳目,换了件寻常农家人的衣服,然后从马圈中牵出一匹快马,也顾不得客套规矩,翻身上马,喝了一声“驾”,这匹马便飞奔而出……

便是一路飞驰,这也是上百里的路程。

当王守仁被乔宁带着赶回南京的时候,活泼可爱的朱老板已经失踪七天……

七天,若是江彬有心谋害天子,朱厚照可能早已经被这位兄弟扒皮剔骨串串儿烧烤了。

老朱风流潇洒的半辈子,却没有留下任何子嗣,要是他这么不清不楚的驾了崩了,这大明的江山谁来继承?

紫禁城门口卖煎饼果子的李大爷?

老头子杨和廷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急的几度昏厥,张永韩彬也如同泡在油锅里一般几乎疯狂。

空旷的中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再刚刚进城下马,还揉着屁股的王守仁身上。

老王抿着嘴,细细的听完韩彬与张永的介绍,沉着双目思索了片刻,低声说道:“此时陛下性命应该无碍。”

“啊?”

刚才还半死不活吊着半口气的杨和廷“呼”的一下站起身来,双目死死的盯着王守仁说道:“伯安当真?这何以见得?”

王守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刚才经过外城巡防营驻地,发现巡防营与团营皆无调动的迹象。若江彬有弑君之心,七天的时间,他足可以调巡防营之兵封锁武械库,以团营人马围困南京城。但团营没有动静,说明他还没有对陛下行刺,只是以堂巧之言蒙骗陛下藏匿了起来。”

韩彬与张永听完王守仁的分析,也长出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嘴里一个劲的叨咕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感谢上帝之类的话。

老王摆摆手告诉在坐的老少爷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老朱性命无碍不假,但此时也是身处险境。

江彬在官场打拼多年,虽然近些日子嚣张跋扈,但也算是一谨小慎微之人。

诱拐天子,何等罪过?

这位兄弟难不成是吃了什么脏东西不消化,才如此以身犯险?

现在朱厚照对于江彬来说无异于砧板上的一块肉,手中刀何时下,全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独步成仙》

他如此行径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在等一个时机,也是在借此事试探百官。

若这次试探让他看到了想看的结果,悬刀即落。

那朱老板这条小命也算是要交代。

张永抬眼看着王守仁,低声问道:“那么接下来应该如何?”

王守仁手扶着桌面,扫视众人,低语反问:“各位还有多少可调遣的兵马?”

反击……就在眼前。

迷雾在众人渐渐从众人眼中散去,他们认为王守仁层层拨开的便是事情的真相。

王守仁也也是这么想的,江彬的心思若不济也是如此,若我以此计相逼,他定能将天子完完整整的送回来。

然而,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

江彬为人,肆意妄为……

这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

天色刚然有些光芒,安逸了五十多年的南京城便躁动了起来。

内城巡防营、南京守备军、甚至连南京衙门的衙役都全体出动……

军械库、武部库、城楼哨岗,各个军政要地的守备全都被内城巡防人马替换。

南京守备军全军出城,在南城府四门附近开始了大规模的搜索,具体搜索什么,没人清楚,但是声势浩大,一副要掘地三尺的模样。

江西直隶和驻江西兵马司驻军也接到兵部操练军马,枕戈待战的军令。

上万人马演练拼杀,战鼓擂动,喊杀若雷。

所有人都不知道朝廷这突然之间是唱的哪一出,但只有江彬明白……

有人识破了他的阴谋,而如此雷厉风行又阴谋诡谲的做事方法,想必王守仁已经从南昌赶回来了。

最终还是没有调开这个人……

江彬垂手站在院中,苦笑着晃了晃脑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柴房,缓缓走过去推开房门低声说道:“陛下,真人以羽化成仙,您也随我下山回去吧。”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