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九十六章 前路颠簸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凭一己之力平了宁王之乱的王守仁王大巡抚出家了……

这一劲爆消息顿时成了江西省街头巷尾男女老少的议论焦点,也不枉老王一路上替自己的出家事业做宣传。

朱厚照坐在抬轿上盯着轿下跪着的钱江二人面沉似水。

“王守仁人在九华山清泉观……”

朱厚照悠悠的说了一句,审视二人片刻,接着说道:“为何不去将他寻来……”

“他……奴才办事不利,办事不利……”

钱宁一个劲的磕头,偷眼看江彬。

江彬低着脑袋寻思了片刻,低声说道:“陛下圣听天下,臣等不及,臣等现在就将王守仁寻来。”

其实这俩兄弟前一天就已经打听到了王守仁的下落,之所以一直没有派人来找,是因为他们实在琢磨不透这次王守仁的葫芦里到底卖的的是砒霜还是鹤顶红,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药。

本想着趁王守仁在深山出家糊弄过去,没想到皇帝行在路上还能打探到王守仁的行踪。

“陛下……”

韩彬一看朱厚照情绪调动的差不多了,拱手上前说道:“王守仁抗敌平乱,却不肯领功做官,偏偏要去深山出家,难不成其中多有隐情……”

“一个为国立下大功的人,却要出家当道士……”

欠身离座,双目如炬的盯着江钱二人说道:“你说说,是什么事让他觉得在朝堂之上无立足之地?”

“这……”

江彬语塞……

朱厚照将目光转向钱宁,语意冰冷的说道:“钱宁……你告诉朕,这是为何?”

“王守仁……他……“

钱宁扑棱了半天脑袋,忽然抬头咬牙说道:“定是……定是那王守仁他……他对陛下有所隐瞒……才躲进深山……逃……逃离……”

“住口吧……”

北风呼啸,四下枯叶震颤凋零。

钱宁双膝颤抖着,险些趴伏在地上……

朱厚照起身下了抬轿,跨步走到江彬,钱宁面前,微微低俯下身子注视着二人说道:“朕要王守仁亲口来讲。”

“这个……这个……”

钱宁唇舌慌乱,忽然被江彬一个眼神止住了言语,江彬低垂着脑袋说道:“王大人乃济世之才,心中所思我等凡辈实难猜测,臣……这便将他寻来。”

“好……”

朱厚照点头转身上轿子,江彬弓着身子后撤。

两张面孔将冷峻与压抑交织在一起……

一阵秋风略过,三军将士皆为之冷颤。

朱厚照回坐到轿子上,侧目看了一眼身旁侍奉的韩彬,冷笑一声说道:“王守仁这一招以退为进之中,怕是也有你的功劳吧?”

“我……”

韩彬迟愣片刻,刚想辩解。

朱厚照将手一挥说道:“起驾吧,朕去南京等他。”

老王在九华山吃了几天斋饭清了清肠胃,又被江彬敲锣打鼓的请往南京。

路上,王守仁与江彬同车。

两个鸡贼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还是江彬先耐不住寂寞,挑开马车的车帘,看着路畔飞逝的林木,恰似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句:“道路颠簸啊……”

“是啊……”

王守仁淡淡一笑答道:“朝中修缮官道的款项一直没有拨下来,百姓贫弱,也无力集资修路。”

江彬没有一皱,心说我好心跟你聊聊天,你怎么拐着弯的戳我脊梁骨呢,世人都知道这修路的款项在我腰包里装着,你又何必要点破呢!

“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

江彬放下车帘,转目审视着王守仁说道:“听闻王巡抚身子不好,前路如此坑洼泥泞,怎不见你的家人随从前来照顾呢?”

王守仁一笑说道:“就是深知前路颠簸,不忍家人受罪,便寻了个地方安顿了。”

“哦?”

江彬靠坐在车椅上,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腰间的佩剑说道:“我看王巡抚踏步陡途,倒显得从容镇静。”

王守仁一笑道:“身在其位,当谋其政。”

“哦?”

江彬嘴角慢扬,缓缓将腰间佩剑抽出半刃,低头审视着露出的锋芒说道:“难道王公就不惧风霜路险么?”

王守仁也想手里拿个什么物件摆弄摆弄,奈何自己孑然一身,只能把腰间的裤袋紧了紧说道:“王某不识水性,但当初在鄱阳湖滔浪之中依旧独善其身,赌的就是个运势罢了,现如今行了陆路,自当更加从容。”

“好好好……”

江彬收了佩剑,拍手说道:“当世儒侠,真乃大勇之人!”

“将军缪赞了……”

王守仁摇了摇头说道:“王某着拙残的身子,又能挣扎到几何呢?”

“诶……”

江彬摆手说道:“王大人千万保重身子,我大圣天朝还需要王大人这等济世之臣,栋梁之才啊。”

“借将军吉言。”

刀光剑影的寒暄过去了,江彬双目一动,要聊一聊关键的话题了。

“哎,像王大人这样的能臣,官居四品未免太过可惜。”

江彬说完,侧目看着王守仁的眼眉。

王守仁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德行如此,足以,足以。”

“王大人,若非小人挑拨,仅此平乱一功,何愁官爵显贵。”

江彬满脸的遗憾惋惜说道:“只不过这朝中有小人不怀好意,夺功占劳!”

佩剑收起,软刀子递上来了。

王守仁圆整二目,一副“你干嘛埋汰要你自己”的表情说道:“竟……竟有此事?”

“哎……”

江彬一拍大腿说道:“那韩彬在圣上面前进言,只因他给你发过兵符令箭,便将平乱之功皆揽在自己身上,此等无耻之人,我江彬与他名讳相近都觉得耻辱!”

fantuankanshu.com

“欺我太甚!”

王守仁一跺脚说道:“此次面圣,我定要向陛下讨个公道!”

“伯安啊……”

江彬一看这磕唠的越来越愉快,所幸上前抓住王守仁的双手说道:“那韩彬权倾朝野,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远高过你,你如此说陛下又怎会帮你!”

王守仁小眼一眯,差点流出几滴心酸的眼泪,抽出手来又扣在江彬的手背上说道:“那……将军……可有办法?”

“伯安!”

江彬挑着眉毛说道:“你我既然同驾,那便是同路之人,有我助力,你又何必躲入深山呢!凭你我二人之力,定能扳倒韩彬那恶贼!”

王守仁慌忙点头:“一切听凭将军吩咐!”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小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